第26章 惊悚十分钟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这次测试的成绩均在潘朵雅制定的范围之内,周黎轩的卷子分数开头破天荒第一次划上了7,得了75分,周黎梦得了99分,由于疏忽只错了一道小题。周黎轩激动的身体不听使唤,就像小雪球般在沙发上连滚带爬。周亦扬对着他的屁股拍了一下:“小子,这都是你老妈的功劳,也是你努力的结果,以后继续加油,还会朝着更高层次发展。别乐了,快换好衣服,子刚叔叔开车来接我们了。”周黎轩滚下了沙发,欢呼雀跃:“噢,去欢乐谷了!”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出了门,周亦扬拉起潘朵雅的手,小魔兽趁机一边一个,小鸟般欢快地拉起了他们的手。小区里人一眼就能判断出这是一家四口,很明显潘朵雅是路人眼里的小继母。周黎梦对着众人扮鬼脸,故意大声嚷嚷:“有爸有妈是块宝,幸福一家乐呵呵。”旁边的几个女人瞪大了眼睛,这男人好福气,娶了个一个漂亮的小媳妇;这后妈真会做人,这么招孩子喜欢?周子刚打开了车门,小魔兽一前一后上了车。最近周父周母在,他来他们家的次数增多,他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能看到潘朵雅比什么都快乐,不过他的心还是纯洁的,他时刻谨记潘朵雅是她的嫂子。他在后车镜里偷眼看潘朵雅,她今天穿的牛仔短裤搭配玫红色的蝙蝠衫,长发自然的飘散在肩头,映衬的皮肤更加白皙。当她的眼光和他不经意相遇,周子刚赶紧躲开,笑道:“嫂子,我长这么大没有佩服过人,现在我无法不佩服你,周黎轩这个小魔兽,我们周家人没有谁能奈何住他的,嫂子你一来他就变成了乖乖猫,卷子上的分数开头居然划上了7!真是太令人佩服了!”周黎轩的成绩在家族是出名的,提起他谁不皱眉三分?他现在终于可以腰杆直立说话了:“子刚叔叔,以后不许谈论我那不光彩的过去史,这会影响我今后的发展嘛。”这个小子开口这么成人化,把众人都逗笑了,潘朵雅笑的最灿烂,辅兽让她很有成就感,她抚摸着周黎轩的头说:“黎轩这孩子虽调皮捣蛋,可脑子聪明着呢,只要他乐意学没有学不会的东西,是不是啊黎轩?”“老妈比老师教得好,开学我要去给校长说,聘请老妈过去当老师。”周亦扬哈哈大笑:“让你妈去当老师,那等着老爸先当了校长再说。”“贫嘴。”潘朵雅伸出纤细的手指,在周亦扬手背上轻轻一捏。打是亲骂是爱,周亦扬乐呵呵的憨笑起来,小魔兽也跟着乐起来,只有周子刚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周亦扬爱不释眼的望着潘朵雅,她的侧面就像是希腊神话里的爱神维纳斯,挺直秀气的鼻子,花瓣般的嘴唇,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欢乐谷到了,骑车驶入停车场,几个人下车,买票进入了欢乐谷。暑假期间,游玩的人几乎爆满,去哪里玩都要排队。韦晓翩韦晓然首选玩过山车,排了一个多小时,才轮到了他们。周子刚说:“老哥,嫂子,你们也一起去玩吧。”周亦扬摇头:“你嫂子的头部太脆弱,怎么能接受这个挑战?我陪着她观看就行了,你们三个人上去玩,我们在下面给你们呐喊助威。”上车前周黎梦安排道:“老爸,记得把惊险刺激的画面我们录下来,我要上传**,给那几个胆小如鼠的同学示威。”“放心吧,你妈录像,老爸拍照,保准给你们把精彩的瞬间记录下来。”只要是出去游玩,周亦扬都不忘带着DV和DC。周子刚带领小魔兽上车,系好了安全带,周黎梦姐弟对着他们招手,大声呐喊:“老爸老妈,准备好了吗?看着我们一起飞吧。”潘朵雅望着高高的车体,起伏波折蜿蜒盘旋的轨道,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征兆,一阵类似恐怖的感觉,像铁钳似的紧紧钳住了她的心,一层薄汗从额头冒了出来。“不要紧张朵雅,孩子们经常玩这个刺激的游戏,他们胆子比老虎都大。”周亦扬拧开矿泉水的盖子,把水送到潘朵雅的嘴边。她机械般的喝了一口。上午的太阳很是毒辣,照射得她眼睛想流泪,周亦扬慌忙撑起了太阳伞,他不允许阳光晒坏潘朵雅精致的脸。“嗞”的一声响,过山车启动,铁索拉着过山车到顶,又“哗”的一下利剑般冲了下去,全车的人都在尖叫。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弯,接着极速地冲上了一个85度的坡,又从一个75度的下坡直冲了下来,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把人吸离了地面,又从高空中滑落下来,又来了一个360度大转圈,所有的游客都惊声尖叫……潘朵雅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大脑、四肢都仿佛不听她的指挥,她极力睁大眼睛找寻韦晓翩他们,乘客都变成了一个个黑点,车体在不断扭转、转弯和急堕,乘坐的人们高声尖叫连声呐喊……她的脑波发现了变化,这一幕在她眼前变成了一部4D电影,在过山车翻过来的一瞬间,她看到周围的人一下都不见了。只有三个人坐在车上,一个是她自己,左右边有两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胳膊上纹着龙的刺青,正用眼光恶狠狠地挟持着她。车身急速转弯开始了,她的安全带被一个男人解开,车身来了一个360度大旋转,她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她的惊叫声悬在了半空中,那两个刺青男人在大声狂笑……醒来的时候,潘朵雅的身体飘到了一个岛屿上,四周长满了荒草,处处都是虫鸣鸟叫之声,一条青花蛇对着她吐出了血红的舌头,她吓得爬起身体就跑,身上被两边的荆棘刺出一道道血痕。突然,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块黑布蒙住了她的头,她的身体被绑起来,又被强迫塞进车里,摇摇晃晃的好像在走山路。半晌,车子停下来,她像个包袱般被人连推带拉弄到了一间房里,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她浑身剧痛。她的面罩被人撕开,她看到了那两个刺青男人,旁边站着一个黑衣冷艳女人,她发出一声怪笑,瞬间美丽的脸变成了一具骷髅,手指变成了一具九阴白骨爪,向着潘朵雅的娇腮抓过来……“啊……不要……”潘朵雅惊吓的魂不附体,毛骨悚然,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恐惧,她的身体瘫软下去,失去了知觉,灵魂脱离了躯壳飘出了窗外……“朵雅,朵雅,你醒醒,你快吓死我们了。”这是周亦扬的声音,他吓得面如土色,紧张得神经错乱,拼命用双手给潘朵雅按摩着头部穴位。小魔兽和周子刚都站在她身边,个个都是一副心急如焚的神态。潘朵雅不安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绿树成荫的长椅上,远处过山车在急速的运转,大幅度的扭转,360度大翻身。她的眼光避开那个恐惧的地方,惊叫:“我不要看到过山车,快带我离开这里。”“好,我马上带你走朵雅,你刚才突然望着过山车惊叫,而后就晕倒了,你刚才想起什么了吗?”潘朵雅的脑子里又闪过那副恐怖的画面,她从过山车上摔了下来……过山车来来回回大幅度地扭转,记忆的芯片在减弱,脑波对于外界的干扰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她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大叫:“不要逼我想任何事情,我不记得,我什么也记不起来。”“朵雅,别激动,记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子刚,你带领孩子们继续玩,我带你嫂子到车上休息会。”“老哥,我看还是把嫂子送医院吧?”“前几天去看过了,拿了药,她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们不该带她到这种地方来的。”“那快带嫂子去休息,需要我帮忙吗?”“你只管照顾这两个孩子,你嫂子我一个人能应付的了。”周亦扬扶起潘朵雅,弓下身体小心翼翼把她放到了背上。这是他第二次背女孩子,赵颜宁是第一个,恋爱时期他们常常晚上散步很远,累了时候他就把赵颜宁背回来,那个时候,周亦扬发誓这一生只背赵颜宁一个人,想不到世事多变,他的背上还是容纳了第二个女孩。潘朵雅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这种感觉很温馨,记忆中好像有个高大的背影背过她,记忆里灵光一闪便消失了。从游乐场到停车场,需要20分钟的路程。周亦扬大汗淋漓,他没有休息一下,一口气来到了车边。潘朵雅从小包里掏出手帕给他擦拭汗珠,这可是个幸福时刻,妻子在给丈夫擦汗,周亦扬心里那个痛快劲儿就甭提了,全身每一根汗毛都活跃得跳了起来。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和风细雨般流淌进他身体的每个毛孔,他深情的注视着她的眼睛,在她的眼底,缓缓流转着一弯情感的清泉,轻轻地向外流淌着,在嘴角聚成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