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措手不及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市政府大楼,正举办着一年一度的新人评选活动,作为主任周亦扬第一个要发表演讲,演讲前他先温习演讲稿,工作中他是一个尽善尽美的人,自从少了办公室瘟疫,他的干劲十足,工作更加出色。手机响了起来,是周母打来的电话:“扬儿,你现在工作忙吗?”“妈,单位正在进行新人选举活动,我马上就要演讲了,你有什么事快说。”“那算了,还是工作重要,你这个主任可要当好,你就不用来接我们了,我和你爸自己回家。”“妈,你在说什么?你和我爸来上海了?”“我们刚下车,想我们的宝贝孙子孙女了,来看看你们啊。”“妈,你们怎么说来就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说来一下子就到上海车站了?”“扬儿,爸妈又不是外人,想来还用提前打招呼吗?好了,你快去准备发言稿,别让领导等急了,我和你爸打车回家。”“妈,你和爸在车站等着,我让子刚接你们回家。”周亦扬的父母都在宁波,两人都是退休高干,三个孩子一个在天津,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老两口可有得地方去了,在大女儿家里住段时候,又到二女儿家里散散心,儿子家更是去的频繁,他们最疼爱的就是这两个小魔兽。这怎么办?两位老人突然给他来了一个措手不及?潘朵雅的事情还没有给他们打预防针?还有两分钟会议马上开始了,周亦扬急出了一头汗,他十万火急拨打周子刚的电话:“子刚,紧急情况,马上去车站接你伯父伯母,而后,你告诉他们朵雅是我刚娶的老婆,还没有来得及办理手续,千万不要说漏嘴了…….”旁边同事推推他:“周主任,该你发言了。”周亦扬赶紧挂了电话,他的心情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发言的时候喉咙像被东西卡住般断断续续,还念错了几个字。平时的演讲他向来流利顺畅,无可挑剔,但他今天的表现却令在坐的人眼珠都齐刷刷泛起了诧异的光,只有吴玉幸灾乐祸地冷笑。潘朵雅望着突如其来的“公公婆婆”,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可是没有一丝的印象。自从知道了周亦扬的身世之后,她更加敬重这两位老人,看到他们也倍感亲切。周母和蔼和亲,从一进门脸上一直挂着慈祥的笑容,她皮肤白细,看面貌年轻时候少不了是个美人,衣服得体大方,头发整整齐齐,身上带着一股股淡淡的皂香。周父平易近人,瘦削的脸,面色黝黑,浓浓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爷爷,奶奶,几月不见你们又添白发了,我们好想你们。”小魔兽们一蜂窝围上去,抱着两位老人又亲又跳,小雪球、小鼯鼠也跟着乱转,闹了大半天。潘朵雅张张嘴,终于叫出了口:“爸,妈,您们来了?累了吧?快坐下来休息。”周母眉开眼笑,亲切的拉住“儿媳”的手,爱不释眼地说:“朵雅真是年轻漂亮,扬儿好眼光,好福气呦。”周父笑容可掬,带着一丝愧疚的表情:“朵雅,我们周家怠慢你了孩子,都怪扬儿不早告诉我们这事,等会他来了,我要批评他,给他上一堂政治课。”潘朵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应该回应些什么?周子刚趴到她耳边说道:“嫂子,你前段时间走失的事,伯父伯母很生气,把责任全都怪到了老哥的身上。”原来如此,看来这对公婆真是视她为女儿,潘朵雅心里甜滋滋的,切水果表示心中甜意。这个潘朵雅真是一幅画,从各个角度欣赏都有不同的韵味,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周子刚不时的欣赏这幅画,周父周母的眼光也时不时对着她瞟了过来。潘朵雅被他们看得脸上飞起了红云,低下头削着菠萝,削好放在盘子里,细心的用水果刀切成一块块,插上小叉子递给他们。两只小魔兽分坐在爷爷奶奶的身边,周父周母满脸堆笑地望着他们年轻漂亮的“儿媳”,菠萝菠萝蜜,真是蜜到了心里面。周母亲切的拉着“儿媳”的手说:“扬儿这孩子真是不会办事,找了个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这多委屈我们朵雅啊,等他来了给他商量一下,赶紧选个黄道吉日把喜事给办了。”潘朵雅睁大了眼睛,不解地问:“妈,我本来就是您的儿媳妇,还办什么喜事啊?”“哎呦,你瞧瞧这儿媳妇多好,多懂事,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委屈了人家,一定要给他们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通知我们周氏家族。”“妈,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周子刚把潘朵雅拉到一边,小声说:“嫂子,当初你和老哥结婚的时候,经济不宽裕,婚礼简朴,伯母一直觉得很委屈你。加上你上次出走到杭州,伯父伯母着急的差点犯病,这次看着你回来,他们也是想图个吉利,想重新给你们补办一次婚礼,整点喜庆。”原来是这样,潘朵雅恍然大悟,低头浅笑:“爸妈,孩子们都这么大了,还办什么喜事,传出去让人笑话,这样不挺好吗?”周黎梦兴奋的跳起了草裙舞:“老爸老妈结婚,我和黎轩可是要当花童的,为自己爸妈当婚礼花童,可是一大新鲜话题,传到**一定大红。”“别闹了孩子们,传出去让人笑话。”周母开始给周父唠叨了:“哎呦,你瞧我们这儿媳,多么的舍己为人,处处为扬儿着想,不行,这个喜事说什么都要办,这要是让娘家人知道,还不骂我们周家不懂事?人家凭什么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嫁给我们?”潘朵雅急出了一身汗,连连摇头:“爸,妈,你们可不要误会,我不计较这些,只希望我们一家四口安乐的在一起,你们就不要拿婚礼吓我了。”周子刚转头偷笑,小雪球和小鼹鼠也跟着乐起来。两个半小时的选举会,周亦扬真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父母那摊该如何应付?潘朵雅这件事如何自圆其说?实说不可以,可是又该如何掩盖呢?“周主任,对此你有什么意见吗?”处长在对周亦扬进行问话了,他还在那里苦思冥想,同事小许推推他的肩膀,他立即站起身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意见!”同事们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吴玉瞥了一下嘴。一散会,他心急如焚就往外冲刺,差点没撞到墙,踢翻了脚下的凳子,一连串的凳子跟着倒坍。“周主任今天吃错药了?”向来稳重的领导,突然一反常态,许多人都不解,只有吴玉发出了一声冷笑。周亦扬十万火急地赶到了家中,打开门,却看到了一副家庭和睦其乐融融的画卷,潘朵雅如同一个合格的媳妇般,笑吟吟地坐在父母身边,高兴地谈论着什么。看见儿子回来,两位老人的眼睛一亮,争先恐后的去拥抱周亦扬,还是周母占了上风:“扬儿啊,几月没见瘦多了。瞧你,找了个这么优秀的儿媳都不晓得给我们报喜?赶紧选个好日子把喜事给办了,可别委屈了我的好儿媳。”周亦扬对着母亲眨眼睛,咧开嘴笑了:“这喜事是要办地,可饭更是要吃地,爸,妈,你们先歇着,儿子给你们做饭去。”“亦扬,我来给你帮忙。”潘朵雅一脸的贤惠,跟着跑进了厨房。第二十五章措手不及(二)丰盛的团圆饭过后,潘朵雅安排小魔兽们做测试题,以检测这一个月来的补习情况。“黎梦,你目前的分数需要达到95分以上,黎轩,你目前的分数需要达到75分以上。若是目标都达到,我带你们去欢乐谷玩一天,另外还有意外的欣喜送给你们。”小魔兽们齐声高呼:“哇!欢乐谷耶,老妈万岁,万万岁!”“开始做题,60分钟的时间,如果发现又作弊现象,惩罚可是重重地。”潘朵雅把书和本子全部没收,坐在他们对面监考,小魔兽们低头认真的做题,只听到刷刷的写字声音。周黎轩这个机灵鬼怪的小家伙在潘朵雅的教导下,也能像模像样地当起好学生了,他这副认真的表情,是开天辟地从未出现过的。周亦扬感动得鼻子酸酸的,他想哭又想笑,西湖漾春光,捡得美娇妻,儿女享母爱,但愿永无离。看着潘朵雅和孩子们亲热得不分彼此,周父周母感动的老泪纵横,他们常常担忧儿子娶了新媳妇后,孙女孙子会遭殃,万万想不到潘朵雅和孩子们相处的这么其乐融融。周母满含泪花的把儿子拉到了客房,在一阵鼻子抽搐后,发出激动的声音:“真是想不到,朵雅这姑娘真是善解人意,能干又懂事,别看年纪轻轻,外表娇嫩,对孩子们还真是上心,我真是打心底佩服她,能把我那鬼灵精怪的孙子给整的服服帖帖!扬儿,你这孩子还真是嘴严实,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还藏着掖着,也不告诉爸妈一声?好运来了真是势不可挡,扬儿啊,这么好的姑娘在哪找的?她家里是做什么的?”周亦扬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他的回答就像背书般流畅:“朵雅是一个的南方小家碧玉,独生女,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她的父母都在机关上班。我们是在一次团委会议中认识的,我的发言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朵雅开始对我产生了好感,后来接触多了,就擦出了爱的火花。为了避免朵雅有压迫感,我就干脆让孩子视她为亲生般对待。”“南方佳丽,果真是气质非凡!不明白的是她哪根筋不对看上你了?你比她大了十几岁,离婚带两个孩子,现在女孩现实的狠,哪个不选择年轻有钱的主嫁?”“妈,对你儿子就这么没有信心嘛?我好歹也是硕士毕业,市政府的主任,小有积蓄,人长得也有魅力,也就是离婚落俩孩子呗,其他没有哪里不好。朵雅就是看重我的人品,感情专一,老实可靠,成熟稳重,爱孩子,孝敬父母,我就是她这生要找的人。”“嗯,我儿子这条件也是打着灯笼难找,那个赵颜宁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舍弃自己的孩子,去给别人的孩子当妈?放心吧,这个女人的日子还过不了,有她后悔的一天。”“个人有个人的追求,妈,你看问题太片面了,我倒觉得离婚对我们是一种解脱,我还得感谢赵颜宁,给我留下了这么可爱的一对儿女,让我下半生有了依靠。倒是她,自古豪门多恩怨,虽然锦衣玉食,可心里未必是快乐的,人可以没有钱,不可以没有快乐,钱财如山,也买不来快乐。”“这个傻儿子,那个女人让你戴了绿帽子你还感激她?你想气死我是吗?”“妈,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开始她和那个老总并没有做任何出轨之事,是我先提出的离婚,你不要妄自菲薄。”“我说老伴啊,事情都过去七年了,还翻出来做什么?我看哪我们的儿子命里就是和赵颜宁不合,自从他们离婚后,扬儿去了市政府工作,荣升了主任,苦尽甘来。一直发愁他找媳妇的事,现在他有了潘朵雅,真是皆大欢喜,我们再也不用连做梦都给他发愁了。”“由此可见,赵颜宁这个女人就是一个丧门星,离开她我儿子就转运。提起她我就一肚子的气,都是她害了我的儿子和孙女孙子。”“妈,既然生气就别提这件事了。”“这个女人来看过孩子吗?”“每年孩子的生日,她都会寄来礼物,在两个孩子的储蓄卡存一笔丰厚可观的学习基金。她毕竟是孩子的亲妈,不管她现在多么富贵,心里也永远忘不掉孩子,她将永远背负着心灵的包袱,这点将永远写在她的脸上。妈,遇事你要换位思考,我们不能剥夺她爱孩子们的权利。”“这个我懂,我只是担心现在你有了朵雅,切忌不可让她引发出什么事端来。”“妈,你和爸操心了一辈子,养大了我们三个孩子。现在该是享受的时候了,就别操心我的事了,你们没事打个太极,溜溜狗,散散步,研究点健康饮食,这比什么都强。”周亦扬陶出大中华递给周父,周母连忙抢了过来,连声嚷嚷:“你爸现在戒烟了,已经坚持了三个月,你要是拿烟诱惑他,可就功亏一篑了。”“爸,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舍得戒烟了?”“去检查身体,发现五项指标都严重超标,心里恐慌就主动戒了烟酒,我还想快快乐乐的多活几年呢!”周父原先的烟瘾很大,每天十几根,不管如何说他他都听不进去,看来还是用事实说话最有分量。“爸,人生在世,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强。”“嗯。你小子也把烟戒了吧,别学老爸,等发现了问题在去解决问题。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已经受损,自己受罪不说,还连累家人。”“男人口袋里不能没烟,但自己不一定要抽。自从你们儿媳妇警告过我之后,我已经主动把烟给戒了。”“扬儿,朵雅是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姑娘,我们可不能怠慢了人家,我和你妈商量好了,下月16号是黄道吉日,等你们办了喜事我们再走。”“爸,妈,不妥,朵雅今年本命年,不适宜结婚,命相里说她今年结婚必定要离婚,要不这么好的媳妇,我能舍得不跟她结婚?我离婚七年,相亲无数都没有合适的,就是为了在等潘朵雅的出现,我可不想失去这么好的媳妇。”周亦扬早就想好了这套的说辞,周母做事一向谨慎认真,不好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去做。她沉思了一下说:“下年结婚也不是不可,可我总觉得心里不安稳,我是怕夜长梦多,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万一跟别人跑了岂不是苦了你吗?那个赵颜宁不就是个例子吗?”提起赵颜宁,总有几许酸楚在其中。那是一个单纯美丽的季节,大学四年酿酒了爱情的美酒,他们顺利地恋爱,顺利地结婚。婚后,周亦扬接着读研,两个孩子相继来到了人间,日子虽然有些清苦,一家四口却也其乐融融。安宁的生活只持续了三年,工作期间,赵颜宁结识了一个房地产富商。富商丧偶多年,比赵颜宁大15岁,她的美貌和智慧深深吸引了他,对她展开激烈的追求,赵颜宁一边拒绝一边心动,她爱周亦扬爱孩子,却抵不过生活的威逼。在这件事上周亦扬做了一个成人之美的君子,履行了当初他在婚礼上的誓言——给这个女人幸福,虽然这个给予幸福的人已经换位。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爱财,潘朵雅不会是那样的人,周亦扬认真地说:“妈,你想哪去了?朵雅受过高等教育,她对待感情很认真,她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搬进韦家,她喜欢这个家,早已经把孩子当成是自己生的了。有的时候她甚至产生幻觉,感觉这两个孩子本来就是她生的。记住,爸妈,切记你们在朵雅面前不要在提结婚这个事情,你们就把她当成我们周家的正宗儿媳,把她当成你们孙子的亲妈。这样,朵雅反而会更加高兴,认为你们已经把她当成了周家的人了。”两位老人听后重重地点头,还没有结婚就把别人的孩子当成是自己生的,这么好的媳妇真是万里挑一,可敬!可赞!老两口感动的泪光闪闪,他们一向行善积德,上天就派遣一个天使过来报答了。“儿子,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加倍珍惜,否则将会遭受天谴。”周亦扬的眼泪掉下来,如果潘朵雅的记忆恢复,这一切都将成为海市蜃楼,可怜的他会重新跌入第二次人生低谷。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