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黑夜偷窥者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及其灰暗的一个夜晚,轻雾如纱般淡淡的蒙上了一切景物。潘朵雅身着一件轻纱似的长裙站在阳台前,透过那缈远的薄雾寻找月的踪迹。片刻,月亮探出了身体,轻扣在云端,一处闲愁的样子。星星不是那样的明媚,只是微闪,因为月的光华掩住了他们的闪烁。一排排的楼房紧密相连,一个个的窗子就像是一间间“格子铺”,万家灯火似繁星闪烁,“格子铺”陆续地亮动起来。楼房和楼房之间的距离很近,一个小红点在跳跃,那是一架红外线夜视仪,正瞄准了这个房间,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沐浴在灯的海洋,潘朵雅的思绪跟着跳跃,似乎她的身边曾经有个人陪她看过万家灯火,脑子里只是灵光一闪就消失了。一件外套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一双大手细心的把她的长发拿出来,一句温柔的话语传来:“朵雅,在想什么呢?”“我在看万家灯火,这个场面好眼熟,我以前好像经常看。”周亦扬轻抚着她轻盈的肩头,望着那一排排灯火,若有感悟:“朵雅,那不是简单的一盏盏灯,那是一个个温暖的家,每盏灯下都会有一个爱的故事。朵雅,你是我们周家独一无二的女主角,故事因你而精彩,人生因你而辉煌。谢谢你朵雅,谢谢你给我和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亦扬,为什么要谢我?这是我的家,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一直以来,潘朵雅都没有细看过这个成为她“老公”的人,她转过身来仔细凝望他。第一次发现他有一副健壮标准的运动员身材,胸前鼓起两块肌肉在睡衣下若隐若现,他还有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刚毅,络腮胡是那么迷人,虽然称不上怎么英俊,可也绝对是一个魅力难挡的男人。“朵雅,这是我们永远的家,我甘愿做你黑夜里的那一盏灯,只要你愿意,这以后漫长的一生我都会陪你看万家灯火,陪你度过每一个日升日落。”周亦扬伸出左臂揽住她的香肩,眼光继续望着闪闪烁烁的万家灯火,万家灯火那一双双充满了温情的眼睛,柔柔地包围着他们。“我喜欢万家灯火,更喜欢灯下面的故事。”潘朵雅的头靠向他的肩膀,她感觉身边这个男人越来越亲切。周亦扬拥紧了她,这一生只要有潘朵雅,他什么也不要了,他感觉眼角湿润,一些尘封的情感回来了。“朵雅,你知道吗?我六岁以前在孤儿院里成长,常常含泪望着住宅区的一排排灯火,多么希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家!直到我的养父母收养了我,那个时候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所以他们很希望有一个儿子,养父母视我如己出,给我倾注了全部的爱,培养我上大学,供我读了研究生,又帮助我安排了一份稳定长远的好工作。我很感激他们,也由此更加珍惜我们的儿女,更珍惜这盏灯火。”他的话让潘朵雅震惊万分,作为妻子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曾有过这段凄凉的往事?“亦扬,那你亲生父母呢?他们为何遗弃你?”“听孤儿院的院长说,我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还不到四岁,送我来的是一个推着小车卖油条的老大娘,她在路边捡到了我,又没有能力抚养我,就好心把我送到了孤儿院。在此,我曾有过一丝模糊的记忆片段,记忆里有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陪我玩耍、给我洗澡、喂饭、哼着歌儿哄我睡觉,我想她应该就是我的亲生母亲。”“你被送进孤儿院的时候,身上有什么物件吗?”“就是这块红色的玉如意,从我进孤儿院的时候就一直戴在身上,这应该是父母留给我的信物,这块玉如意我找人鉴赏过,至少有五百多年历史了,价值连城。”“五百年的历史?这么久远?”月光下玉如意变成了酒红色,潘朵雅的手刚一触到玉如意,大脑突然灵光一闪,她见过有人戴着同样的一块玉,那个人是周亦扬吗?刹那间,玉如意颤动,光芒亮起,将他们的脸照耀的通透。“朵雅,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离开孩子们。”“我是周家的媳妇,孩子们的老妈。在我失忆时候经历了这次西湖磨难,我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

  “那我们打钩为证。”周亦扬兴奋的伸出了小指,两个拇指对碰印章,勾勒出两张笑脸,天上星光闪闪,也跟着笑了起来。

  “亦扬,你恨你的父母抛弃你吗?”“小的时候我恨过他们,等我自己做了父亲以后才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所有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没有人会舍得丢弃自己的孩子,其中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和隐情。他们有理由赋予了我新的生命,也有理由选择放弃。他们遗弃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不会快乐,一定被无边的痛苦和内疚所折磨,我没有力量去恨他们!”“你想过要找寻你的亲生父母吗?”“世界之大,我不知道他们在哪个角落?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我不知道那一颗属于他们?夜晚,我常常望着夜空祈愿,祝福他们一生平安。血缘不是最重要的,养大于生,我爱现在的父母,有他们我已经很知足。”“亦扬,上天对你是公平的,虽然你被亲生父母抛弃,可是养父母对你倾注了全身心的爱,有得有失,有喜有悲,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朵雅,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得到了养父母无私的爱,又遇到了你,我会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我也会珍惜你和孩子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当他们回到房间的时候,红外线夜视仪也跟着拉长了距离。周亦扬给她倒了一杯水,从瓶子里倒出药片:“朵雅,把安神药吃了。”潘朵雅一仰头吃下了药,宋正立开的药起到了辅助作用,最近她的头痛缓解了好多。“朵雅,你先去换衣服,我去看看洗澡水烧好了没有。”每次洗澡,周亦扬都是要提前给她烧好水,调好温度。潘朵雅拿起梳妆台上的发卡,将瀑布般披散下来的长发盘成一朵蓬松的菊花。接下来的镜头她要脱衣服了,红外线闪烁的更加厉害了。脱掉了外面的长裙后,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和配套的黑色蕾丝内裤,几缕发丝垂在圆润的肩头,微微凸起的肩胛勾起诸多性感,那对丰满浑圆看不出半点缺憾的双峰,骄傲地耸立着。纤细得小蛮腰下面连接着突然隆起的翘臀,这夸张的曲线就像是卡通片里故意用笔勾勒出来的,这已经不是画笔所能表达的美,只存在于这个独一无二的玉体上面。她打开衣橱,里面挂着六件睡衣,粉蓝、深紫、神秘黑、湖蓝、玉白、橘黄,都是周亦扬给她精心选择的。她从中选了一件紫色的睡衣,解开了胸罩的袋子,那对白玉无瑕的圆球完全呈现在外面,她快速的换上了睡衣,走出了卧室。洗完澡回来,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睡前一杯奶,这是周亦扬每天晚上为她制定的必修课。远处的那架夜视仪还在黑夜里继续潜伏,紧密监视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