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极乐时分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夜雾低垂,一辆白色本田停靠在街道路边,车里的青年长得酷似一位韩国明星,帅气有范,打眼一看就是女孩子心目中的最佳偶像。

  他的手机响了,传来一个男人的焦急的声音:“子刚,你这个死小子怎么还没到?怎么慢的像蜗牛?我都在窗台后潜伏多时了,蚊虫都快要把我给吃掉了。”

  “老哥,没办法路上堵车,现在刚刚停下车,正要驶进小区了,大约十几分钟后开始行动。”

  “记住了,D号楼三单元105室。”

  “D号楼四单元105室,吴玉。记下了老哥,等着瞧,我一定要让这个女人爽后死翘翘。”

  “故事精彩与否,全看你小子的了,一定要让她精彩施展,看情况,东西找不到无所谓,只要你将她引到窗前,尽情表演就行了。”

  “OK!”

  看到车灯,小区的自动门打开,本田缓缓驶进小区,在C号楼前停下,下了车,周子刚向着三单元走去。”

  105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周子刚轻轻的推开门,听到了神秘园序曲的轻柔音乐,客厅只开了小壁灯,暗蓝色的灯光,映照着他脸部的线条,显得神秘诡异。

  他轻轻地呼唤:“小吴,玉玉,宝贝,我来了。”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简直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如今你真的来了,我感觉就像一个梦。”一个柔软的身体从后面扑过来,像蛇一样缠住周子刚的身体,胸前的两团肉紧紧顶住他的后背。

  周子刚的嘴角发出小小的冷笑,回头捉住她那张猩红的嘴唇,对方以强势他一倍的力量将他纠缠住,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她的舌头就像猎人的陷阱,逮住他不放。

  他托着她的脑袋,连推带撤,总算逃脱了猎人的陷阱。

  “宝贝,这儿不合适,我们去卧室。”

  吴玉睁开眼睛,看清楚了吻他的人并不是周亦扬,而是一个和他身形差不多、比他更年轻有形的年轻人,她的脚跟发软,咬住了手指,惊慌地问道:“你是谁?怎么敢私闯民宅?”

  “吴姐姐,我知道你等的人并不是我,可我比你等的人更再乎你,我比他更解风情。我想,你不会忍心将我拒之门外的对不对?”周子刚轻轻的牵动嘴角,唇边露出一个男性优美的弧度,这个笑容足以能倾倒所有的女人。

  吴玉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他,的确是面如冠玉,英俊不凡,望着他胸部鼓起的健美肌肉,她已经呼吸急促了,她想发怒,可那对不争气的大波在透明睡衣里面不安分的晃悠悠,花尖挺立,似乎随时等待男人去采摘。她的声音明显的温柔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吴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是周亦扬的堂弟周子刚。”

  “周亦扬怎么没来?你为何来了这里?”

  “下班后我就拦截住老哥去喝酒,兄弟俩很久没见面,一时兴起他就多喝了几杯。他迷迷糊糊说今晚有一个重要的约会,一个女人约了他,他如何失约事情会非常严重,非让我开车带他去,我见他醉的不省人事,觉得把他带到你家里是件麻烦事,为怕你等着急,我只好代替堂哥来了。吴姐姐,你觉得我的决定是对的吗?”

  “做的对,你很聪明子刚……”吴玉无力拒绝这个送上门来的“猎物”,她的声音颤抖,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伸出双臂勾住这个美男子的脖子,又送上了她热烈的唇。

  “吴姐姐,别这么着急嘛,我们去卧室慢慢享受。”

  “好,快快快。”吴玉拉住他的手走进了卧室,如饥似渴地搂住了他

  周子刚的鼻子耸动,左右观望:“等等,这屋里什么香味?我的嗓子受不了,我快要被呛死了。”

  “这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太冲鼻子了。”周子刚咳嗽了两声,来到窗前把窗户打开,拉窗帘的时候他故意留了一个缝隙,拧开了床头发壁灯。

  吴玉急忙惊呼:“亲爱的,这个时候可是不需要光亮哦。”

  周子刚伸出食指在她的大波顶尖由左往右滑过,用挑逗的眼光望着她:“开着灯有情调,尤其是和你这样具有诱惑力的美女,你那魔鬼般的身材淹没在黑暗里实在是可惜,我要边做边欣赏你的身姿,欣赏你的每一个表情……”

  他的手指尖似乎带着一股巨大的魔力,刺激的吴玉气喘吁吁,一把撕掉了身上的障碍物,雪白的胸脯如肉食鸡般一览无遗,下面是一片黑黝黝、亮晶晶的私密花园,她里面竟然没有穿打底?

  周子刚的手变成了神奇的花匠,正拿着锄头从上至下有节奏地挖掘着她身上的宝物。“花园”的景象极为壮观,一片汪洋泛滥,黑色丛林的中央是一片嫩粉色,亮晶晶,璀璨璨,被挖掘过的地方还能发出水波的声响。

  吴玉带着强烈的饥渴度拉下他的腰带,这个女人就是一片久旱的沙漠,很久没有被男人滋润过,如今看到一片水源,便迫不及待得跳进水里进行鱼水之欢。

  她粗暴的把周子刚推翻在床,伸出血盆大口狂卷他身下那条蟒蛇,津津有味的舔食,那感觉就像是在含着一根蜜糖棒。

  她的猛烈度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内,他推开她的头,深吸了一口气。

  这股气还没有呼吸上来,这个女人已经将他作为跨下的坐骑,快马加鞭般狂奔,她在狂奔,她在咆哮……三十如虎这句话没错,吴玉就是一个标准的性旺盛代表,几乎能把男人吃了,她一边狂奔不休,一边高叫不止。

  周子刚经历过的女人不少,像这等欲望奇强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过,他要被她抽空了,在最后紧要关头,吴玉死命的抱着他的身体,各类想象不到词汇从她口中源源不断地喷发而来。

  大蟒再也经受不住这一连串的狂击,终于战败,软踏踏从洞口爬出来,吴玉这才死人般倒在他身上。

  窗外,有道红光一直在监视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周子刚出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吴玉的精力还是异常旺盛,临走又舌唇相吸,大波相击,花园相擦,在门口纠缠了他十几分钟,才肯放他离开。

  他一出门就连连打喷嚏,这个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水味太难以忍受。他打开车门躺在了后座上,腰酸背痛,疲惫不堪。他的精元完全被她抽干,真怀疑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的欲魔附体,她激情起来和别人不一样,必须要各类招式都玩一遍,刚满足没有多久,激情便又开始膨胀,一夜来回被她攻击了十几次,把他折磨的筋疲力尽,灯尽油枯。

  手机响了,周子刚苦不堪言的描述:“老哥,这真是一个苦差事,你拍完就回家自在了,可我被这个女人纠缠了整整一夜,累得我腰酸背痛,严重肾虚,今天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是睡觉养肾了。”

  “辛苦了子刚,东西找到了吗?”

  “我就连上卫生间放水她都特务般跟着,我哪里有这个机会?”

  “东西拿不拿不重要,这已经够精彩的了,这个女人已经离不开你了,下次你可以再去她家……”

  “你饶了我吧老哥,这个老女人会吃了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哈哈……我吓唬你的,老哥哪里舍得你再次羊入虎口?我手里有这个铁证据,还岂会怕她的照片?作战辛苦了老弟,明天到我家来吃饭,老哥给你炖补品补身体。”

  “新嫂子我还没有见过,我正好去拜访一下。”

  “记得不要说漏嘴了,知道该怎么说吧?”

  “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ly: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