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艳门照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周亦扬正在拟写一份重要的文件,整个办公楼就他文采独特,只有他是被上级看好的苗子,随时都有被提升的可能性,越是这样,他越要不断的突破自己,争取做到今年主任,明年书记。

  办公室的门带着噪音被推开,浓烈刺鼻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强烈刺激着他的大脑和全身的感官器官,他一阵心烦意乱,错字连锁反应的打了一连串。

  “亦扬,瞧我魅力多大,我一来激动得你心情都错乱了。”

  那嗲声嗲气的语调,刺入人的器官激起了愤怒的火焰,周亦扬猛然一推键盘,严肃地说:“小吴,这是在办公室,请你叫我周主任,也请你自重!”

  吴玉厚着脸皮说道:“哎呦,还得时刻谨记你的官衔啊?那好吧,周主任,我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她鼓起了猩红的嘴唇,手指从大腿滑到腹部,又从腰部至大波间划过,这个姿势是钢管舞里的一个片刻,若是青春美女表演效果一定很佳,换成吴玉怎么看怎么作呕。

  周亦扬差点没吐出来,要是再不制止这头发情的母牛,她说不定还会掀起裙子晾出最后的“底线”,他掏出大中华,“啪”的一下打火机的火苗窜出老高。

  吴玉被吓住,本能的后退。

  用这个方法也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他也答应过潘朵雅戒烟,他无奈的放下烟,这个女人让他忍无可忍,他又一次厉声呵斥:“吴玉,你是有丈夫的人,请你自尊!”

  吴玉的脸马上拉长,眼睛一下变得比兔子还红,愤愤地说:“周亦扬,你少来给我伪装,你自己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在别人前面摆着领导的臭架子,在家里却金屋藏娇,偷养了个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在家,还恬不知耻的让孩子叫她老妈?”

  “不要胡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潘朵雅她就是我的老婆,是我孩子的妈。”

  “老婆?亏你叫得出口?登记了吗?宴请了吗?人证?物证?法律上能做证明吗?”

  “两个人有缘分就在一起,其他并不重要,我的私事不用你来管。”

  “知道吗周亦扬,我之所以没有公开你的丑闻,是因为我对你还抱有情分,你若是依了我,你在家里怎么风流快活我都不管,否则,我就把你的丑事公诸于众!”

  “住口,本人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有个性!好,你不让我管我就不管,在家里有小老婆照顾你,在这里有我照顾你……”

  吴玉施展开最后的底线,她准备孤注一掷,毫无廉耻的解开了短衫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胸罩,两个**紧紧的被挤压在一起,勾勒出一条黑黝黝的深沟。

  这招就是周亦扬的致命威胁,他吓得魂不附体,血液急速奔腾,语调颤抖:“吴玉,你疯了?这是在办公室,快把衣服给穿上,一会来人了就麻烦了。”

  “怕什么?这个时候科室的人都在写材料,况且你的门我已经反锁,谁也进不来。”

  这个空虚得发疯的女人,可不管在哪个场合,在办公室巫山云雨岂不更具挑战性,更刺激?她不怕,她的社会关系强大,有一定背景,要不怎么快速升为副主任?

  “上班时间你怎么能锁门?让人知道你在里面也解释不清啊,你穿不穿衣服?不穿衣服我马上去开门了?看谁丢人?”

  “周亦扬,你敢开门,我马上将你包养小老婆的丑闻公开于众。”

  “随你便,本人就是不怕被人威胁。”

  “你有种!不怕威胁是吧?那好,我今晚去你家里,去给你那美丽的小老婆上一课,我要让她看一张精彩的照片……”

  “什么照片?”

  吴玉得意的狞笑,解开短衫的扣子,从胸罩里面亮出一个比内裤还震惊的东西,竟然是一张晃人眼帘的照片。照片上的男女像是在苟合,男人闭着眼睛把头贴在女人的大波上,胳膊享受的放在椅背上;女人则裙子掀开,双腿跨在男人腿上,一脸需求的急切表情……

  周亦扬夺过照片细看,照片上的男人不就是他吗?上面的背景就是这张办公桌,连电脑屏保上的潘朵雅都给拍上了。天神啊!这一幕是何时上演的啊?这副姿态是如何产生的?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他想起吴玉送她内裤的那天,哪个女人掀开了裙子,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幕,难道她故意将银幕捕捉下来?

  “哈哈哈哈……看到了吗?这个照片要是往你小老婆面前一亮相,那会是什么轰动效应?需要我去试验一下吗?”

  “卑鄙!下流!无耻!”周亦扬气得牙齿打颤,把照片撕个粉碎。

  吴玉更加的得意的狞笑,“撕去吧你,我一连冲印了几十张呢,要不要我给单位里每个人都发一张?我手机还有呢,也可以集体发彩信给他们看。”

  “吴玉,你真是一个无耻下流的小人,你都盘算好了,故意那副姿态扑在我身上,故意用手机拍下来。我不怕你,你去散发照片吧,看看谁最丢人?”

  “这个我可是比你又说服力,我可以说你多次仗着主任的身份对我进行******,连连恐吓我,最终把我强暴。”

  “吴玉,你这么有心计,到底想要干什么?”

  “理由很简单,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这个女人吃软不吃硬,和她硬拼的结局少不了是两败俱伤,这个照片就是一个致命的武器,一定要把她手里所有的照片骗过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周亦扬立即换了一副哭笑不得的笑脸:“小吴啊,你也真是的,喜欢我也没有必要采取这种无聊的行动?你想想看,留着这个照片多危险啊?万一被你老公和同事亲友看到?岂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讨苦吃?

  “我只顾喜欢你,其他的我都不怕。”

  “小吴,可不要意气用事,你可是要顾及你的老公,他那么多财产,如果留给了外人你多亏?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是要多为自己着想才对,千万不能为了一张照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我老公一年回来不了几次,照片我放的可严实着呢,谁也不会找到。”

  “好了小吴,别激动了,先把衣服给穿上,有话我们好好说,这是在办公室,我们两个又都是领导,我们混到这个职务来之不易,可得要注意影响,不能因为这个耽误了我们俩的前程。”

  “老是拒绝人家,我也是被你气急了嘛?你先吻我一下,我就穿上衣服。”

  吴玉的脖子伸的像只长颈鹿,她嘟起了猩红的唇,闭上了不安分的眼睛,等待周亦扬来滋润她。

  哇!周亦扬的嘴唇好柔滑好甜蜜,她伸出舌头忘情的舔着,一直舔着……

  “接吻完毕,快穿衣服。”

  周亦扬收起了手里的奶油棒,这是周黎轩偷放在他口袋里的,还真派上了用场。

  “我还要嘛。”这种女人撒娇起来令人招架不住,连连反胃。

  周亦扬忍住火气,轻声说:“别闹了小吴,以后工作时间我们可不要这样了。”

  “晚上你去我家,九点之前不见你,我只有把照片交给你小老婆了。”吴玉穿上衣服,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笑。

  “好,我去,我去,这样好的机会我怎么能舍得放过呢?”周亦扬对着她挤眉弄眼,形成一个皮笑肉不笑难看的笑容。

  “宝贝儿,晚上人家等你哦。”吴玉的手指在他的络腮胡上划了一圈,颤悠着一对大波,满意的走出了门。

  卑鄙!下流!无耻!龌龊!周亦扬愤怒的表情就像一只野兽,拿起杀虫剂在屋里乱喷一气,掩盖住那股令人作呕的香水味。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