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前天晚上单位开联谊会,周亦扬想起来中间发生过的一段小插曲。

  联谊会举办的极其火爆,很多青年主动上台献艺,气氛搞得十分活跃,周亦扬边喝酒边欣赏节目,数杯酒精下肚,他的大脑已经呈晕眩状态,带着一种飘的意识。

  吴玉生气归生气,怎么舍得放过这个与周亦扬亲近的机会呢?她看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异性同事搂抱在一起跳贴面舞,兴奋的浑身发颤,娇嗲嗲地拉住了周亦扬,周亦扬还没有看清是哪个女人,就迷迷糊糊被吴玉拉进了舞池,晃晃悠悠的搂着她跳了几支舞。

  一曲结束,周亦扬东倒西歪地回到酒桌上,两个同事正端着酒杯敬酒,他脚底一滑,正好和他们撞了个对面,两只酒杯撞翻了,满满的两大杯啤酒全倒在他的裤子上,湿的位置正好处于重要部位,看了非常的尴尬。

  同事小张是个热心肠,把自己新买的裤子都给贡献出去了。周亦扬趔趄着跑去卫生间换衣服,里面湿淋淋的好难受,他忽然看到包内有一盒新内裤,忘记了是谁送的,想都没想就撕开盒子换上。

  换完衣服浑身都感觉舒畅,他发现吴玉站在卫生间门口,她眼神****,大波贴近他的身体,浪声**地说:“亦扬,衣服换好了啊,怎么不让我帮你呢?”

  “换衣服这事应该亲力亲为,哪能劳驾你?”

  “把脏衣服给我,我拿回去帮你洗。”

  “可不用了,我自己会洗。”

  看到她这幅姿态,周亦扬的酒立即醒了一半,他紧张得衣物掉落在地上,怕这个女人的身体借机靠过来,慌忙捡起衣服落荒而逃。内裤就是那个时候掉在地上的,吴玉偏偏小题大做,故意把内裤送到家里来,引起了这场内裤风波。

  他拼命地给潘朵雅解释这件事,谁知道却是越描越黑。

  “朵雅,我跟吴玉完全是工作上的关系,我是主任,她是科长,我们的接触难免比其他人要多,你可不要想歪了啊。”

  “一看她那副眼神我就知道不正常,你还解释什么?要是单纯工作上的关系,一个女同事会帮你洗内裤?会打扮成那副妖艳模样,选择在晚上给你送家里来?”

  “吴玉这个人你不了解,做事雷厉风行,一丝不苟,只要是发现事情,不管时间地点,哪怕是不睡觉也会及时去解决。别说是条内裤了,就是有只扣子掉了,她也会连夜送过来。”

  “给你洗内裤暂且不说,她出差稍什么东西不好,偏偏给你捎了条内裤?而你竟然还厚着脸皮收下女人送的贴身物品?”

  “这个已经很明显了,因为内裤便宜,又起到送人纪念品的效益,她何乐而不为?她这次去杭州出差,给许多同事都买了内裤作为纪念,人家都乐意不绝地收下。我当时一看是这个东西,连连推脱极力不收,她很生气,说我看不起她,要从窗外扔下去,我一时心软就塞进了包内。”

  “我不相信她会给其他同事也送了内裤?正常关系谁会送男人这个东西?”

  “朵雅,我这一生有你别无所求,哪怕让我折寿我都心甘情愿。其他任何女人在我眼里不及你一根手指,这辈子我就只爱你一人,就算是天仙美女下凡我也绝不多看一眼。”

  “口腹蜜剑,不要因为我失忆就在这里信誓旦旦。”

  潘朵雅可不吃他这一套折寿理论,她气呼呼地来到卧室,拿了一条薄被和枕头扔到了沙发上,而后又“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朵雅,你不能把我关在外面,万一你晚上做恶梦你会害怕,万一你头痛,谁给你按摩?只要不赶我出门,怎么惩罚我都行。”

  “你要是睡在我身边,我更要做恶梦了,我们先分居几天,你好好的反思。我现在失去了从前的记忆,但事实证明我又是你的妻子,你孩子的妈,我又权利和义务替你严把女人关,像吴玉这样的女人我强烈排斥,孩子们、小动物们、植物们都会跟着排斥。”

  任由周亦扬敲的手背痛,胳膊发酸,潘朵雅也不予理睬。想不到这个小丫头还挺有个性,想着他突然间心花怒放起来,如此看来潘朵雅已经将他放在心间,如果她不再乎又何来生这么大的气?他对潘朵雅这份无声的爱,就是石头也会被捂热,就是块冰也能迟早被融化。他兴奋地掏出大中华,又赶紧放回去。不抽烟!为了朵雅坚决不抽烟!凡是她不喜欢的事情坚决不做。“老婆好,老婆妙,有了老婆呱呱叫!”

  他打开电视打发时间,他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就是迟迟不敢入睡,恐怕潘朵雅在半夜被恶梦惊醒。

  最终他的眼皮变沉,似乎听到了门铃声,他起身去开门。一位身材高大、身穿名贵西装的年轻帅哥站在门外,他那立体的五官凝固刀刻般的俊美,周身发出一种王者之气,目光中带着凛冽的冷气,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是潘朵雅的未婚夫,赶快把潘朵雅还给我。”

  潘朵雅闻声走了出来,看到了帅哥她一脸的陌生,茫然的后退:“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朵雅,我是你的未婚夫,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我不认识你,我不能跟你走。”

  帅哥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婚纱照片,女主角便是潘朵雅,她的笑容在珍珠白的婚纱下衬托的光彩夺目,半躺在新郎的怀里尽情展露幸福的笑颜。

  “朵雅,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的记忆,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们的婚礼定在了十月,我就是接你去完婚的。周亦扬他是一个伪君子,他利用你的失忆把你当老婆骗回家,而你却任由他摆布?如果你不想我去告周亦扬窝藏妇女罪,就赶紧跟我回去。”

  该来的始终躲不过,想不到幸福的光阴如此短暂?在潘朵雅刚刚将他视为重视对象的时候,一切便戛然而止!周亦扬的心开始滴血,脸上却挂上了男人那成人之美的笑容:“朵雅,我带你走的初衷你也明白,就是为了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我对你的爱不参杂一丝杂念,你在我心中就是一个高高在上圣洁的女神,只可远观而不可侵犯。既然你的未婚夫找到了你,我完好无损把你交给他,祝你们幸福。”

  潘朵雅手里的照片掉落在地上,她不可置信地望着所谓的未婚夫,拼命运转大脑幻想着有关这个人的一切,最终还是一片茫然,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她需要足够的时间思索。

  帅哥强制性地拉起潘朵雅的手:“朵雅,不要怀疑了,我就是你的未婚夫,跟我走,我带你回我们的家。”

  “我现在只认识周亦扬,我不认识你,我不走。”

  “你莫非是爱上他了?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走不走?”

  潘朵雅的眼神变得坚定,语气更是坚决:“我-不-走!”

  “不走我就杀了你,我得不到你他也休想得到你!”帅哥的双眼眯起,面目泛出凶光,猛然掏出了一把枪,对着她扣动了扳机。

  “朵雅小心……”对方的枪法快如闪电,还不容周亦扬眨眼,就已经血浆四溅,潘朵雅美丽的身躯倒在了血泊之中,她的胸前盛开了一朵血莲花……

  “朵雅,求求你不要死,我和孩子们都需要你……”周亦扬扑在她身上嚎啕大哭,惨痛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不怕丢人,深更半夜的哭喊什么?”

  一双温柔的小手给周亦扬拭擦掉泪水,感触到湿淋淋的枕头,他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个梦!刚才的心痛和惊恐还有余悸,他的心还在狂跳不已。

  潘朵雅身穿睡衣完好无损的坐在他身边,神态自若,眼神中带着疑虑。

  他激动的一把揽过她的肩膀:“朵雅,看到你平安我好高兴,我刚才梦到你被人……”

  她安静的呆在他怀里没有动,声音比白日里温柔了许多:“半夜突然听到你的哭喊声,我很纳闷你一个大男人也会哭?想不到我今晚没有做恶梦,该轮到你做恶梦了?”

  “朵雅,不要离开我好吗?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们不能没有妈。”

  潘朵雅愣了片刻,回答:“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走了?这里不是我的家吗?”

  “是你的家,当然是你的家,只要你愿意,永远都是你的家……”

  周亦扬搂紧了她,男人的眼泪狂奔而下,男人哭吧不是罪,谁让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女孩?这一刻他希望潘朵雅的记忆永远都不要恢复。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