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突来风波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自从潘朵雅来后,周家的一日三餐就变得丰富起来,周亦扬全然奔着把潘朵雅养肥的信念,制定了科学的营养餐,羊脑、猪脑、鱼脑,今天的晚餐就是一个微型的全脑宴。

  在食补和药物的结合下,潘朵雅的恶梦减少,气色明显变好,每次举筷后她会先给两个孩子夹菜,全然一副合格老妈的姿态。

  一家四口餐桌上的气氛非常融洽,一百个人看到99%会认为这是幸福的一家四口,只有周家男主人心知肚明。

  男主人细心的剔弄着一块大鱼头,他取鱼脑的功夫干净利落,两个孩子同时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诱人的鱼脑会**?那盛着鱼脑的勺子在空中转了一圈,最后送到了女主人柔滑的嘴唇边。

  小魔兽们看的只挤眼,连声呼叫:“老爸偏心!”

  周亦扬继续剥第二只鱼脑,一本正经地说:“不对你妈好点能行吗?万一她一不高兴再离家出走,这么好的妈,你们到哪里找去?”

  潘朵雅白了他一眼:“别给孩子们制造紧张气氛,我又不是小孩,哪能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周亦扬笑了:“这就对了,乖乖地在家,这才像个当妈的样。”

  潘朵雅用筷子在他脑门上敲了一把:“我本来就是个当妈的样。”

  打是亲,骂是爱,周亦扬心里乐开了怀,潘朵雅能当他的老婆,天天挨骂也甜蜜。

  门铃声打破了乐融融时刻,“我去开门。”周黎轩跳下了餐椅,意想不到,进门来的竟然是吴玉?

  “好儿子,亲一个。”她托住周黎轩的小脸蛋,在他面颊沾染了一个口红印,发出嗲笑:“晚餐好丰富啊,我可不可以也加入一个?”吴玉的香水味和餐桌的香味犯冲,众人顿感胃部不悦。

  周亦扬的手变得痉挛,鱼脑滚落到桌子上,他的声音发抖:“小吴……你怎么来了?”

  “周主任,别紧张,我已经吃过饭了,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这个女人今晚特别修饰过,化了夸张的妖装,一件米黄色露背晚装,两只大波被紧紧的挤压在一起,大半只都呈现在外面,真是春光乍泄,抵挡不住的诱惑,男人看到定会浮想翩翩,少不了要犯错。

  这个女人太过妖艳,她身上的香水味就像毒药一样侵蚀了小雪球那狭小的胃部,它扯着嗓子吼叫,希望能把她赶出门去。小鼯鼠也抗议的爬到了她的脚上,用小爪子去挠她的脚背,将口水洒满她的脚。

  小魔兽们的眼光“刷”的一下聚集在吴玉的身上,潘朵雅好奇的望着这个成熟妖艳的女人,周亦扬浑身不自在,他耷拉着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吴玉环顾着四周,眨巴着眼睛问:“怎么你们都不请我坐下?不欢迎我吗?”

  潘朵雅连忙指着沙发说:“你请坐。”

  吴玉展开红唇,露出一个别有心计的笑,摆了一个优美的姿势坐下,两条腿一长一短交叉,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性感的造型。

  尴尬在周亦扬的眼角蔓延,必须要缓解这个僵局,他慌忙给潘朵雅引荐:“朵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同事吴科长。”

  潘朵雅礼貌的点头微笑:“吴科长好。”

  “表妹好。”吴玉仔细观望潘朵雅,这个女孩真是美若西子,清丽脱俗,不施脂粉居然也能肤若羊脂?她妒忌的舌头发烫,接着她大脑灵光一闪,好像想起了什么,这不是周亦扬电脑屏保里的女子吗?他为什么说那是一个大明星?

  潘朵雅不解地望着她:“表妹?谁是表妹?”

  周亦扬狠拍了一下脑袋,完了,这下可怎么收场?他连忙打断她的话:“小吴,你突然登门有什么事吗?”

  吴玉的口气又变成了娇滴滴的林志玲,抿着红唇说:“亦扬,你遗落了一件东西,我特地登门送来。”

  这个女人真是放肆,居然连主任都不叫了?气得周亦扬狠狠咬着牙根。

  “什么东西?”他想不出自己遗忘了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东西啦,我用沐浴露洗好给你送过来了。”吴玉面带勾引男人的狐媚之笑,缓缓地从包里亮出一件暗红色的惊世物品展示在大家面前。

  小魔兽齐声高叫:“老爸的内裤!”

  潘朵雅的脸迅速由白变红,怒气冲上脑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生气?当即将目光转向周亦扬:“周亦扬,你给我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内裤怎么跑到她的手上?”

  周亦扬更是傻了眼,这个内裤是他的不错,怎么落在吴玉手里?看潘朵雅怒气冲冲的样子,吓得他浑身直打颤,他几乎是用哭腔说道:“小吴,我没有得罪过你,你可不要无故害我,你快给我洗清冤屈,快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天晚上你做的事这么快就忘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奇怪,这个表妹怎么连内裤都要管?莫非暗恋表哥?吴玉故意挑战性的把内裤绕到食指上,来回的晃动。

  “小吴,当着孩子的面你可不要胡说害我,前天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开完联欢会我就回家了。”

  “亦扬,我还真是佩服你,虽然你当时喝的酩酊大醉,被酒浇湿了裤子,还晓得换上我送你的新内裤?”

  “吴玉,请注意你说话的分寸,你要是再胡说,我立刻马上将你赶出门!”

  “我没有胡说,前天晚上的事情,你好好想想,你为何要换内裤?”

  那条暗红色的内裤一直在潘朵雅眼前摇晃,晃来晃去变成了一种刺目的颜色,潘朵雅似乎感觉脚下有一股粘液,她闻到了腥味,仿佛是一滩血水蔓延到了她的脚下……

  她头部的血液急速地运转,她捂住头部失声尖叫:“啊……我的头……要裂开了,好痛。”

  “朵雅,息怒,快息怒。”

  周亦扬最怕看到潘朵雅这幅痛苦模样,他宁愿替她分担一半的疼痛,他慌忙抱起她放到长沙发上,按住她的太阳穴轻轻的按摩。

  两个孩子带着哭腔喊:“老妈,你可别吓我们,我们胆小。”

  “老妈?”吴玉惊讶地望着潘朵雅,转头问小魔兽们:“你们怎么管她叫老妈?”

  “她本来就是我们的老妈,不叫老妈叫什么?”

  “周亦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又结婚了?”

  怪不得几次挑逗周亦扬他都能坐怀不乱,原来在家里金屋藏娇?养了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小老婆?要是真的结婚,还不光明正大进行宴请?上次来周家他就鬼鬼祟祟的把她赶走,可见心里肯定是有鬼?

  瞧那张嫩的能掐出水来的皮肤,那双亮的可以和星星同辉的的眼睛,那张粉嫩的像玫瑰花瓣般的嘴唇,吴玉气得只想去找一个矿泉水的瓶子,偷偷更换上硝镪水,对着这张小嫩脸一浇,哗!立即开花!

  这一刻,周亦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马步半蹲,双臂施展,从肺部发出愤怒的声音:“吴玉,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老婆万一有个好歹我让你赔命!”

  多留这个女人一分钟都是危险,必须要把她弄走。小雪球正在欢快地玩弄着主人的健身球,看到主人心急火燎的模样,它会意地伸出前爪滚出了健身球,球身重重的砸到了吴玉的脚面上。她疼得“哎呦”一声,另一只球紧接着滚过来,她的裙子太瘦,紧紧的困在身上迈不开步,凉鞋一下踏在健身球上,那对大波的重量导致她前倾,身体来了一个“狗吃屎”,裙子刷地一下被撕开,倒地呈难看的“大”字形状。

  小雪球欢快的鼓掌叫好,小鼯鼠也跟着“唧唧”直叫,就连小鹦哥都跳起了舞,小魔兽们也乐得开怀大笑。

  吴玉痛的呲牙咧嘴,身下的两只大波简直要摔碎了,胸部这么多累赘的肉,难怪!

  “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周亦扬,你等着瞧!”她双手撑地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狼狈的逃出了周家。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