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险情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老婆好,老婆妙,有了老婆妙妙秒……”厨房里传来愉快的歌声,这是周亦扬自创的“老婆谣”,有了老婆他就连做早餐时候都是精神抖擞的。

  绝不能辜负周末好时光,他打算带心爱的“妻子”去公园游览,去商场给她买喜欢的东西,带她去美食一条街品尝小吃。

  潘朵雅身穿一件七分袖紫色绸缎睡衣,衬托着乳白色的皮肤,腰身被丝带系住,长发如云缎般散开,这种意境又把周亦扬带到了烟波飘渺的西子湖畔,产生了无限飘逸的遐想。

  “光看我能吃饱饭吗?”潘朵雅在盘子里拿起一块菠萝小蛋糕,毫不客气的塞到他嘴里。

  周亦扬“嘿嘿”乐得心花怒放,大口嚼着,把两边的脸给撑得鼓鼓的,连噎带咽下了肚。

  “笨!谁让你一口都吞下的?”她端起牛奶递给他,他幸福的一饮而下,在心里哼着有老婆就是好,打也好,骂也好,心里还是香甜甜。

  周黎梦在一旁偷着乐,边吃便玩着游戏。周黎轩搞起了小动作,他偷偷的把烤肠扔给球球,小雪球会意,立即叼起烤肠和小鼯鼠去一边分享了。潘朵雅禁止小动物来餐桌前,更不允许人和动物一起共食。

  门铃响了起来,周亦扬在口袋里拿出钱包,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说:“今天是25号,少不了是来收水费的,黎轩你去把水费给交了。”说完他起身收拾桌子,去厨房洗碗了,随着水龙头敞开的声音,他的老婆谣也来了:“老婆好,老婆妙,看见老婆我呱呱叫……”

  只要他在家绝不会让潘朵雅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做家务,女人天生就是需要呵护的角色,更何况潘朵雅本身就是一首诗,一幅画,这样诗情画意的女孩又如何能和炒菜油烟联系在一起?

  一副尖嗓门如炸弹般,轰地一声在这个小家响起:“啧啧啧!瞧这炯炯有神的一对大眼睛,还有这一副大脑门,简直就是你老爸的再版。”

  周黎轩稚嫩的脸颊冷不防遭到了一个陌生女人响亮的吻,他吓得小身体后退,这个收水费的女人怎么像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他怯怯地掏出钱:“阿姨,这钱是交给你的。”

  “宝贝儿,快把钱收回去,阿姨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见面礼。阿姨给你带来了好玩的玩具,看看喜欢吗?”

  周亦扬的“老婆谣”卡在喉咙中,手里的盘子“咣当”一声跌落在地,摔成了两半,吴玉这个闷骚女竟然闷骚到他家里来了!他不顾身系围裙,两手油腻,箭一般冲出厨房。

  岂料这个闷骚女人早已经反客为主坐到了沙发上,双腿翘起,晃动着高跟鞋的水晶球。

  小雪球不满地冲着这个陌生女人吼叫,小鼯鼠毫不客气的爬到吴玉的腿上,吴玉丝毫没有惧怕的模样,还很得意的抚摸着小鼯鼠的头,嘟着猩红的嘴唇逗它玩耍。万幸的是潘朵雅这会没在这里,她在卧室换衣服。

  “小吴,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不打声招呼就来家里了?”

  “亦扬,你记性怎么这么差?我说过周末到你家里来拜访,你就没有一点印象了吗?”

  “小吴,抱歉,我一会就带孩子们回老家,没有时间陪你,你改天来我会好好招待你。”

  “回什么老家?不要骗我了周主任,你儿子才说你们没有回老家的计划。”

  这个死小子,关键时候竟添乱?气得周亦扬真想赏给他一巴掌。

  周黎轩坐在窗台上,手里拿着一根香蕉,张开嘴夸张的消灭了一大口,幸灾乐祸的“咩咩”叫了几声。

  这个局面如何收拾?谁都知道他离婚七年,这家里突然多了个女主人,该如何解释?当务之急,要尽快让吴玉离开,他知道这个女人吃软不吃硬,立即换了一副笑脸相迎:“小吴啊,我真有重要的事情要出门,你先回去,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在聊。”

  “哪有驱赶客人出门的道理?更何况我今天来还推掉了两个重要约会,我体谅你一个单身男人带着孩子辛苦,特意来帮你当一天女主人的。”

  “我的家我来照料,不用辛苦你了吴玉。我真有重要事情马上要出门,你改天在来,我一定会好好招待。”

  周亦扬急得脑门子直冒汗,潘朵雅快要出来了,没有时间给她蘑菇了,得尽快把这个闷骚女人打发走。

  “小吴,我们去门外说话,快跟我走。”他如老鹰捉小鸡般一把提起吴玉的衣领。

  这个闷骚女的身体趁机倒在他的怀里,激动的周身都在颤抖,难道嫌他儿子在家不方便,要带她去外面开房?她用几乎叫床的音调说道:“好……你说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老爸的怀抱除了能容纳老妈、姐姐和他,其他闲杂女人休想碰!周黎轩一看这个女人倒在了老爸的怀里,顿时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绷起,小拳头握紧,身为猪头大侠绝不可坐视不管!

  他拿起遥控汽车按动了开关,“呜”地一声汽车窜出了老远,窜到了吴玉的脚面上;接着,他又按动了遥控飞机的开关,飞机呼啸而过,盘旋在吴玉的头顶,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紧紧追随着吴玉不放。

  这场面相当热烈壮观,周黎轩呼叫鼓掌,兴致勃勃地指挥着遥控器。

  飞机上天入地,一会在吴玉的头顶盘旋,一会又窜到了吴玉的脚上,吴玉的目光应接不暇,一会看脚下一会看上面,胳膊死死抓住了周亦扬。

  周亦扬虽然强烈排斥那两团**扑入,可却摆脱不了她那黏人的手臂。

  她的小细鞋跟踩在腾空而来的香蕉皮上,她胸前的那对重物载着身体的整个负荷,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

  卧室的门响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周亦扬把吴玉的身体像滚雪球一样推到了窗台下,迅速揭下沙发巾覆盖住她的身体。

  “亦扬,你看我穿这件衣服行吗?”潘朵雅换上了新买的宝蓝长裙,上身很好的突出了曲线,裙摆就像朵喇叭花,姣好的展示了她的完美身材。

  “好看,你就是一个活模特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周亦扬一边欣赏,一边惊魂未定大喘粗气。

  “你怎么了?神色慌张?那下面是什么?”潘朵雅的眼光向沙发边瞟过来,落到了那个起伏的沙发巾上。

  周黎轩对着她扮鬼脸:“这可是老爸的杰作,想欣赏吗?”

  周亦扬扭过头,呲牙咧嘴的对着儿子进行了一阵哑语后,转身对潘朵雅说:“朵雅,我忽然觉得嗓子很痛,你去给拿金嗓子喉宝来,在床头柜下面的第二个抽屉里放着。”

  “怎么回事,刚刚我还听到你在厨房里唱歌,这会嗓子就疼开了?你等一下。”

  潘朵雅跑进卧室拿药,那个窈窕动人的倩影,更加衬托了吴玉的缺点,坚定了不管这个瘟疫女人如何施展伎俩,他也绝对不会让其得逞的决心。

  周亦扬神速把吴玉拉起来,连拖带拉把她弄到了门口,连沙发巾都没顾得拿下来。吴玉像惊弓之鸟般大喘气,她张嘴刚想大叫,却被周亦扬捂住了嘴,他打开了房门,将她拖到了门外,“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吴玉吐了一口气,气愤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这么折腾我?为什么这么躲躲藏藏的?那个女孩是谁?”

  “她是我表妹,来给我孩子辅导功课的,让她看到你可是不好。”这个问题周亦扬真是不好回答,说潘朵雅是前妻,年龄不符,说是未过门的新老婆,这一没宴请,二没办手续,更加不合适,反而让吴玉抓到小辫子到处乱说,岂不是玷污了主任的名声?

  “我哪里知道你表妹在家?要不我晚上再来?”吴玉转怒为喜,她那让人恐惧的红舌在口中搅动了一圈,舔着厚厚的红唇,做了一个诱惑的姿势。

  这个姿态让周亦扬刚吃的早餐翻滚,他紧张地说:“小吴,千万使不得,我表妹放暑假,是专门来给孩子辅导功课的。”

  “那我们去别处?找一家商务宾馆,要不你去我家里……”她那****般的身体步步逼近。

  他的脚跟险些后缀,及时打住她:“小吴,你现在必须离开,否则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哼!”满腔热情化为零,满胸激情冷冰冰!吴玉不甘心的晃动着空虚的大波,不情愿扭着屁股走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