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恶梦萦绕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夜阑人静,万物都进入了梦乡,周家的人、小动物、植物都处于熟睡当中,只有钟表在“滴滴答答”不知疲倦地游走着。

  “救命…..快放开我……”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划破了夜空,在静谧的午夜显得相当刺耳。

  熟睡中的周亦扬浑身的器官立即惊醒,他就像听到军号的军人,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自从潘朵雅来了后,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她在半夜惊醒,他随时都做好醒过来的准备。

  他扶住了身边的女人,紧张地问道:“朵雅,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我梦到几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把我绑起来,拿鞭子往我身上抽打,还拿热水往我身上浇,我浑身火烧般的疼痛,我快要被他们打死了,我好害怕…..”

  潘朵雅的眼珠抽搐,急剧的心跳声,把胸脯顶的上下起伏,汗水浸透了睡衣,发丝贴在脸上,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恐怖的追逐一样。她的身体向后畏缩,周围的一切仿佛顷刻变成了魔鬼,狞笑着要将她吞噬掉。

  周亦扬给她擦拭汗水,像哄孩子一样拍打着她的肩膀,轻声地安慰:“没事了朵雅,不怕,这只是一个梦,不要胡思乱想,躺下继续睡觉。”

  “窗帘后面有人!”潘朵雅的眼神恐惧转动,落地窗帘随着风左右摇摆膨胀,后面就像藏匿了一个人似的。

  周亦扬下了床,一把拉开了窗帘:“朵雅,你刚做了恶梦,难免会产生心理作用,你看窗帘后面除了窗户什么也没有。”

  这扇落地窗在灯光的反射下,带着诡异的色彩,流露着一条条诡异的马赛克,就像是一道道被刀划过的痕迹,那玻璃后面似乎有锋利的尖刀要刺过来……

  “啊……快把窗帘拉上!”潘朵雅惊恐的指着窗户,身体像猫一样缩成一团。

  “别怕朵雅,我马上拉上。”

  周亦扬刚坐上床,潘朵雅就如慌张的小鹿撞到他的怀里,还是一副惊恐的表情:“亦扬,我总觉得窗帘背后藏着一个人,快抱紧我。”

  话音还没落下,周亦扬就伸开了男人有力的臂膀拥紧了这个柔弱的小女子,这个美差他太乐意做了,就是让他不睡觉抱一夜他也乐此不疲!

  潘朵雅的心跳还在加剧,脆弱的心脏简直要破胸而逃了。周亦扬听到了那颗“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无限柔情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语:“朵雅不怕,我会保护你,有我在绝不让你受一丁点伤害。”

  她还没有从惊恐的情绪中走出来,依然像只惊恐的小鹿,惊魂未定的在他的怀里颤抖着,她不敢看窗帘,不敢看被台灯晕染下的穿衣镜,她把脸藏到了周亦扬的怀里。

  周亦扬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七年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身体的饥渴度绝对超乎常人。在潘朵雅刚扑入他怀抱的时候,他的身体便起了连锁反应,她的胸部偏偏压挤在他的胸脯上,他能感觉到那两团肉的盈韧度和弹性,欲望的火焰越燃越旺,点燃得他几乎要爆炸。

  不妥!这种举动非君子所为。要时刻谨记带潘朵雅回家来的初衷,避免她落入色魔之手,如果他不守城规和色魔又有何区别?不能趁人之危,除非潘朵雅真正爱上自己才可以碰她,否则一切免谈。

  周亦扬咬着牙在心里警告下面的小兄弟:“现在不是你出来威风的时候,一二三,数三下,赶紧给我下去!”果不其然,十几秒后下体变成了软踏踏的小蛇。

  他的心在无奈地叹息:“小兄弟,暂时收起你的锋芒吧,现在不是你冲锋陷阵的时候,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憋屈,忍字头上一把刀,忍一忍更健康。”

  潘朵雅柔弱的身体还在颤抖,她呜咽:“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每天都会做这些可怕的恶梦?我好惧怕黑夜,一闭上眼睛我就看到那些恐怖的画面,总觉得我曾经发生过什么大的事情?”

  周亦扬的心在刺痛,这个女孩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导致了她失忆?她的家人为什么不寻找她?

  “朵雅,其实你的生活很简单,你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妈。五年前你得了一场大病就遗忘了所有的事情,可能是你太急于要想起以前的事情,造成思想压力超负荷,所以你才会做这些梦。朵雅,不管你记得不记得我们,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既然这样,又何苦非要记起?”

  “我不想这样稀里糊涂的过日子,我要记起以前的事,周亦扬,你要帮我记起以前的事情。”

  “朵雅,你不要着急,我一定想办法会帮你恢复记忆。”

  一陷入到想象的空间,潘朵雅的额头深颦,露出痛苦挣扎的神色,头部就像拨浪鼓般摇晃起来。

  “啊……我一想就头疼欲裂,我的头要爆炸了.…..快救我啊…...”潘朵雅猛地推开他,用手粗鲁的厮扯着头发,发疯般朝着床头撞击。

  周亦扬吓坏了,死死拉住她的身体:“朵雅,不要虐待自己的身体,冷静一点,不要强迫自己想事情。”

  她发起疯来力气了得,周亦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弄到怀里,她感觉到肩膀上冰冷一片,眼见美人哭得一片雨打梨花,他更是心疼不已,他最怕看到女人的泪水,连忙给她擦眼泪。

  潘朵雅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眼泪纷飞哭得更厉害了,鼻涕眼泪弄了他一身,周亦扬紧张的手忙脚乱。

  “朵雅,记得不要强迫自己想过去的事情,否则你的头会痛,我的心也会跟着痛。”

  他的身体向后退,轻轻的把她的头放到了他的膝头,按住了她的太阳穴,均匀的用力,一会,潘朵雅就阖上了长长的睫毛,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轻轻的把潘朵雅平放好,给她盖上薄被,触到她的胳膊冰冷,就把空调的温度调高。发现一只蚊子在她的香腮边徘徊,他抬手想拍,又怕拍蚊子的声音会惊动到他,就用手将其挥走。为防止听到了蚊子再来作怪,他拿来避蚊花露水,洒在她的周围,他自己这一边却没有洒,蚊子咬他可以,咬潘朵雅那细嫩的皮肤绝不轻饶。

  周亦扬的心突然悸动起来,他从来没有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过一个人,连赵颜宁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他的心已经尘封了七年,从潘朵雅到来后,那种心底久违的情感又回来了。如果真能娶到潘朵雅这样的妻子,就算是这样照顾她一辈子也乐此不疲!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