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辅兽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潘朵雅做事情极具规范性,她撕下了墙上小魔兽原先的学习计划表,重新给他们制定了新的学习计划表。为了不给他们增添学习负担,辅导时间是全天6个小时,和课堂一样,45分钟休息一次,还增添了丰富的课间游戏。

  在正式辅导前,她还郑重地给小魔兽们签订了一份书面学习协议。周黎梦的协议内容是保证在新学期赶到前三名;周黎轩的协议内容是新学期保证分数能以9字开头;两份协议的前提都是和正规学校一样,必须是上课遵守纪律,专心听课,认真完成作业。周亦扬为公正人,两个家长也都郑重的签了字,按了手印,把协议分别贴在了学习计划表两边。

  如此正规的方式,让人多少都有压迫感,有压力就会产生动力,潘朵雅就是想借此给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对学习的态度反客为主。

  周黎梦冰雪聪明,一点就透,辅导她易如反掌。她最喜欢上英语课,喜欢看潘朵雅那张花瓣般水润的嘴唇,一张开就会吐出纯正优美、流利的美式英语来,每次都让百听不厌,羡慕不已。潘朵雅美的就像画中人,英语顶呱呱,说的和中文一样好,声音美的就像是港台言情剧里的女主角,周黎梦开始视为明星般的崇拜,将她的照片列入众明星的海报之中。

  最让人头疼的还是周黎轩,这个小子只要往学习桌前一坐,前15分钟还能像好学生一样,胸脯挺得像面墙,眼睛瞪得像包子,一会身体就像散架了般,双脚开始厮杀,双手开始打架,浑身就像在坐船来回摇晃,眼神变得飘忽不定,一会看窗外的小鹦哥,一会支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只要是球球和小鼯鼠一叫,他的头非要往门口看,一会各种理由就开始了。

  “老妈,我口渴了,我去喝杯冰水。”

  “老妈,我想去卫生间放水。”

  “老妈,我的屁股好痛,让我站起来活动一下。”

  “老妈,我饿了,让我吃口蛋挞。”

  “老妈,小雪球饿了,不及时吃食物它就会咬前爪来折磨自己;小鼯鼠需要晒太阳,太暗了它身上会生出虱子,万一咬到老妈就麻烦了;小鹦哥需要洗澡,你听它在乱扑翅膀了。”

  “老妈,我想…….”

  等所有的理由用完,这个小子还是坐立不安,一双眼睛骨溜溜地转来转去,不知道又在酝酿什么坏主意?

  潘朵雅淡然地看着他,拿起临时教杆—衣架,狠狠一敲桌子叫道:“周黎轩同学,所有的理由都如你所愿了,可以静心来上课了。现在是上课时间,不允许有任何小动作,否则晚上罚写500个汉字,500英语单词,100个毛笔字,你是愿意专心听课?还是愿意被罚?你自己选择。”

  “嘿嘿……老妈,我当然选择专心听课了。”罚写字可是一项苦差事,老实听课才是王道,周黎轩坐直了腰板,抬起头盯着写字板。

  潘朵雅拿着记号笔,给他图文并茂地讲述着一道应用题:“果园里梨树的棵数是桃树的3倍,苹果树比桃树多280棵。果园里有苹果树820棵,有梨树多少棵?桃树、梨树、苹果树一共有多少棵?”

  “梨子,桃子,苹果这三种水果当中,我超级喜欢吃桃子,苹果排第二,梨子排第三。”周黎轩盯着写字板上画的水果树,流出了口水。

  潘朵雅拿起临时教杆衣架敲打桌子:“周黎轩同学,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学习协议已经给你签了,只要按我指引的去做,我保证你分数开头数字是9,你难道就不愿做一个优秀的学生?你不希望让老师和同学都称赞吗?我画图给你讲解,是为了给你更好的分解题意,你若做好这道题,我马上就去给你买水果去。”

  周黎轩重重地点点头,他也不甘心一直被老师批评,被同学嘲笑,他的思绪努力回到了讲台上。可是过不了几分钟,他又开始抓耳挠腮起来,他的手开始在课桌下玩起了小动作。

  “看到了吗?这道题的和就是这样求出来的……”潘朵雅一回头,不见了周黎轩,却看见一张恐怖的骷髅脸,一条血红的舌头垂在嘴边。

  “啊……”她惊恐的扔掉了手里的记号笔,捂住脸连声大叫,头部的血液急速的运作,脚底下的大理石仿佛变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浓烈的腥味弥漫了房间……

  她胃里一阵翻滚,想吐,头部被剧烈的疼痛所蔓延。

  又闯祸了?周黎轩被她的举动吓坏了,赶紧摘掉了面具,拉着潘朵雅的胳膊大叫:“老妈,老妈,这只是小孩子玩的一个面具而已,你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吓到啊?”

  “臭小子,你明知道你妈身体不好还吓唬她?一会我再收拾你。朵雅,你怎么痛成这样?可别吓我啊?我送你去医院。”周亦扬看到这幅场面,吓得心脏高速运转,心紧紧纠结在一起,急忙去掐她的人中。

  潘朵雅脸色苍白,痛苦厮打着头发:“头好痛,要裂开了,我不想去医院,我讨厌医院。”

  “别怕朵雅,我会保护你。”周亦扬急忙抱起她来到了卧室,把她放到了床上,在两太阳穴间轻轻的按摩,力度慢慢的加大,头部的整个穴位都按摩了一遍。

  “我没事了,现在感觉神清气爽,扶我起来,我要给黎轩上课。”潘朵雅恢复了平静,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这个时候她还想着给小魔兽上课,感动中,周亦扬的鼻子变得酸酸的,她来周家半个多月,不知不觉渐渐融入了这个家,虽然她有时候面冷,可是心还是热的,看来她还真是天赐的老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