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恶作剧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你们那帅气无敌、慈爱无边的老爸回来喽!给你们买了好多好吃的,你妈爱吃的糖炒板栗,黎梦爱吃的酱牛肉,黎轩爱吃的大闸蟹,小雪球爱吃的罐头。”

  周亦扬手里拎着几个塑料袋子,全然一副模范丈夫、好老爸的形象。自从潘朵雅来了周家,他是精神倍增,吃嘛嘛香,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劲。

  “老爸下班了,老爸下班了。”小鹦哥兴奋地叫着。

  小雪球连滚带爬的迎接主人,小鼯鼠也“叽叽”地跑过来,不见了小魔兽们的欢声笑语。

  “黎梦,黎轩,你们都不饿吗,怎么没人出来迎接我?”

  周黎轩坐在窗台上,晃悠着两条腿,狠狠捏打着一只会“嘎嘎”叫的橡皮青蛙。地上躺着一大片被折磨受伤的玩具,连苏荔芯买给他的宝贝遥控舰艇,都被他摔成了两半。

  周亦扬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黎轩,怎么回事?为什么虐待玩具?”

  周黎轩将矛头指向潘朵雅,撅着嘴说:“你问她,她最清楚。”

  潘朵雅身上系着一条蓝色碎花的围裙,长发在后面随意的扎起,她保持沉默,正在认真的抹着桌子。

  好一个贤淑美丽的小主妇!越来越像周家的老婆、孩子们的老妈了,周亦扬在心里乐开了花。谁要是对敢他的准老婆不敬,他绝对不轻饶,他板起脸指责儿子:“什么她?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小子,她是你老妈不知道吗?”

  “她不是我妈,我妈不会舍得虐待我,她是个坏女人,她不许我吃饭。”

  “黎轩,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这样说你妈?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无法无天了,你妈哪会无缘无故不让你吃饭,一定是你又闯祸了?”

  周黎梦抢着回答:“老妈今天要给我们辅导功课,黎轩说什么也不配合,老妈一生气就罚他不许吃饭。”

  一直以来,这两个孩子的学习是周亦扬的心头大患,离婚的时候,他答应过赵颜宁,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顶尖人才。平时这对小魔兽根本就不会安心坐下来学习,周黎梦聪明好学,都是先紧着功课做完才去玩,周黎轩似乎天生和学习有仇,写不几个字就叫屁股痛。给他报辅导班,他一上课不是给同学交头接耳,就是把飞机扔到老师头上。打不起作用,好言相劝他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把周亦扬折磨的是苦不堪言。平时他的工作太忙,没有时间管理这个小子,只想着把潘朵雅带回家,打理一下家务就已经满足,想不到她还自愿担负起辅导这个重担来,这可是周亦扬做梦都不敢想的,他激动的眼睛又是一热,差点掉下泪来。

  “老爸,你可是不知道,老妈的英语水平是相当的高水准,比我们英语老师都强几分呢。”因为潘朵雅的语音纯正优美,朗读标准,周黎梦佩服这个“老妈”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这个当然了,你忘记了你妈是外国语学院毕业的吗?英语自然是呱呱叫了,好好学着点吧,长大了好去国外念书。”周亦扬一洋洋得意不当紧,便信口拈来一个外国语学校。

  “外国语学校毕业,我说怎么对英语如此娴熟?能让我看看毕业证吗?”潘朵雅的精神来了,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周亦扬。

  “这个?”周亦扬抓抓脑袋,弱弱地说:“朵雅,为了避免你伤心,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在你发病的时候,撕过烧过很多东西,当然也包括毕业证…….”

  周黎梦及时捂住了嘴,避免发出笑声。

  潘朵雅的表情尴尬:“如此说来,我发病的时候真是不可理喻,对了,你能给我一些同学的联系方式吗,我想和她们叙叙旧。”

  “朵雅,自从你生病后你的一些同学都不再联系了,主要是她们都去了外面发展,不过她们春节都会回来看你的。”周亦扬清清嗓子,将谎言编织到底,反正都是善意的谎言,不会接受天打雷劈。

  “那我的娘家人呢?”

  “你爸妈是机关干部,他们在广东,等中秋节我带你去看他们。”

  老爸真是无敌,竟然将坟墓里的外公外婆给翻了出来?周黎梦使劲给老爸翻白眼。

  “噢。”潘朵雅大梦初醒般点点头。

  周黎梦转头偷笑,小雪球伸出小红舌头,对着主人的裤脚撕了一下,它讨厌说谎的人。

  “老爸说谎的水平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竟然到了脸不红心不跳的地步,哼!大人觉得我们小孩子好欺负,就爱骗小孩子。”周黎轩撇起了嘴,将青蛙捏的“呱呱”叫,对着空中一甩,小雪球兴奋地跳跃起来迎接这个玩具,还高兴的用头顶了一下。

  “呱呱…...”橡皮青蛙竟然飞到了潘朵雅的头上,又从头上滑落到她的胸前,她羞得脸若红云,夏天本来衣衫薄如蚕丝,四肢胴体难免哪里会露肤,加之她的那对圆球弧度深幽,小青蛙被那道深深的沟沟卡住,只剩下一个青蛙头露在外面,“呱呱”小青蛙好像很安逸这个温柔乡处所,看来,它少不了和小鹦哥一样,也是只雄的!

  周黎轩自知闯祸,眼睛瞪成了玻璃球;周黎梦也惊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奇观;周亦扬爱不释眼的盯着那只青蛙头,确切来说是青蛙头部往下的嫩白半圆体部分,玉如意跟着他发出了耀眼的光泽,就像一颗火热的心在扑通直跳。

  “太过分了!”潘朵雅恼羞成怒,一把抽出橡皮青蛙,砸到了周亦扬的头上,气咻咻地走进了卧室。

  带门的声音把周亦扬吓了一跳,他现在可是英雄气短,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潘朵雅生气。

  “臭小子,都是你惹的祸,看把你妈气成什么样了?一会把你的屁股打成炉火纯青!”他慌忙跑去追潘朵雅。

  “重色轻子!”周黎轩伸出长舌头,施展开长爪子,扮鬼吓唬老爸的背影。

  潘朵雅坐在镜子前,望着镜子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自己生闷气,气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气自己做了顽劣儿子的老妈。

  周亦扬小心翼翼地站在她背后,弱弱地说:“老婆大人请息怒,黎轩过于淘气,但是本性不坏,请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好不好?”

  “这儿子你是怎么调教的?淘气,鬼怪,恶习一大堆,不爱学习,还管我叫坏女人?”

  “朵雅,你的身体一直不好,平日里我一个人兼顾爹妈两个角色,工作又忙,难免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我都不敢对你说,每次给这小子开家长会我都恨不得戴着口罩和墨镜,我受不了老师批判的眼光,好像我是他的后爹。以后这俩孩子全权交给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你知识丰富,教他们不成问题。黎轩是我的心头大患,我们必须要耐心一点,不着急,慢慢来,我们先对他制定一个合理的学习计划。”

  潘朵雅的神情缓和了,点头,没有办法,驯兽计划还是要施行,谁让周黎轩是她儿子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