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驯兽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周家的各个房间都堆满了凌乱的衣物,连床底下,角落里随时都会蹦出来一件。潘朵雅的眉头皱成了一朵花,她打包收拾了一堆,按照衣服色彩分类,扔进了洗衣缸。看到了周亦扬的内裤,她的脸顿时羞得通红,她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私人物品,闭着眼睛扔进了洗衣缸。

  而后她拿起了拖把,她发现自己做劳力也不是一把好手,对于拖把这个物品非常陌生。

  白色的大理石地板稍微有一个黑印就特别的醒目,两只小魔兽拼命制造着重叠的脚印。他们的精力真是旺盛,拿着手枪等武器,扮演电影里的强盗、警察人物,就像两只不眠不休的青蛙,从地面蹦到沙发,又从沙发蹦到凳子上,追逐打闹个不停。混合着电视里的声音,动物的叫声,构成一首难以入耳的烦心曲。

  潘朵雅不知疲惫的拖被弄脏的地面,她的眉心还没有舒展开,就又凝住了,刚拖过的地面被他们轻轻一踏,又得从新来过,如此反复,一个地板拖了一个多小时。难道她今后的使命就是被无休止的家务缠身,被这两个小魔兽折磨吗?她委屈的想大哭,想立即逃跑,带着一种悲怆感,她在心中狂喊:我不属于这里的,我一定不属于这里!

  洗衣缸里的衣服洗好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就像一个个彩旗,挂满了整个阳台。

  小鹦哥在笼子里兴奋地大叫:“美女,美女。”

  潘朵雅绷紧了一天的情绪总算舒展,她对着小鹦哥嘟起嘴唇,拿鸟食放到它的小杯子里。

  小鹦哥挥动着彩色的翅膀,以欢快的舞蹈作为回报。

  “叽叽叽”小鼯鼠拖动着小小的身体跑过来,它粗粗的长尾巴在潘朵雅的脚上扫射了一番,小小的舌头对着白嫩的脚趾开始舔食。

  潘朵雅吓得一声尖叫:“快走开,不要碰我。”

  小鼯鼠可不吃这一套,反倒舔的更起劲,吓得她脸色苍白,连声急唤周黎梦。周黎梦吹了一声悠长的口哨,小鼯鼠这才转移了目标。

  潘朵雅喘着粗气说:“黎梦,以后把这个恐怖的东西放进笼子里,它这样公然的在我脚上跳上跳下成何体统?”

  周黎梦扬起婴儿肥的小脸,小嘴嘟起:“把小鼯鼠关进笼子里太残忍,要给动物一个自由的空间,明智一点,当个仁慈的老妈OK!”

  “动物身上有很多细菌你不知道吗?”

  “人身上都还有几百种细菌呢,更何况是小动物?而且,我都天天给它们洗澡呢。”周黎梦抱起了小鼯鼠,在它的脸上轻捏:“小鼯鼠乖,跟着我一起捉强盗去。”

  周黎轩手持喷水枪在客厅里打起了流水仗,周黎梦也兴高采烈的加入其中,刚刚打扫过的房间又变成了一片水痕狼藉。

  这一刻,潘朵雅恼怒的拍着自己的头,努力运转大脑,自己怎么生了这样两个孩子?她严重怀疑这两个孩子有多动症,他们的肢体简直就是一个兴奋的陀螺,一天了都不见他们停歇下来,这要真是她生的孩子,一定要施行驯兽计划。

  “周黎梦,周黎轩,不要闹了,家庭会议开始了!”

  两个孩子闹得不可开交,潘朵雅的声音淹没在杂乱无章的烦心曲里。被无视的感觉不好受,她的眼睛急速的扫射着四周,跑去了厨房,干脆将平底锅和锅铲亮相出来,“当啷”一声长响,小雪球和小鼯鼠闭上了嘴,小魔兽们手里的水枪掉在了地上,他们惊愕的望着手拿锅铲、举着平底锅、红太郎般的潘朵雅,齐声叫道:“老妈,这里没有灰太狼,你举着把平底锅做什么?”

  潘朵雅哭笑不得,看小魔兽们看她的那副神态,估计她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她放下平地锅,深吸了口气说:“黎梦,黎轩,你们就像旋转的陀螺一样运转不停,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破坏了我的劳动成果,都一天了还不见你们做功课,难道你们制定的学习计划表是空的吗?”

  周黎梦对着她行了一个军礼:“报告老妈大人,我的暑假作业已经做完了,余下的时间就只剩下玩了。”

  “做完了功课总得温习吧?难道你不想在班里名列前茅吗?现在是下午时间两点整,是你们学英语的时间。”

  听到英语两个字,周黎轩的头开始变大,他脑袋摇晃的像个小波浪鼓,立即反抗:“最讨厌英语,叽里呱啦的表达不清,真不明白,放着好好的国语不说,非学英语做什么?”

  潘朵雅背起了手,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们,听你们老爸说,黎梦的功课在班里排前十名,黎轩的功课一团糟,分数都是5字开头,上了三年学,卷子上连6字开头都没有看到过?这些是不是事实?”

  周黎轩垂下了小脑袋:“老妈,你要是想让我喜欢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不怕学不会,就怕不学,自己放弃自己等于慢性自杀。”潘朵雅瞪了他一眼,继续依然耐心开导:“学海无涯,学无止境,学习不分年龄,老人是不是就该去天天享乐?可是有多少老人都不甘腹内空空而去了老年大学?你刚十岁不到,正是学知识的时候,越是学不会的东西越具有挑战力,这个暑假我负责补习你的全部功课。”

  “不!我不要补习,我只管写完我的暑假作业。”

  听到补习,周黎梦顿时来了精神,她是一个不甘失败的要强女生,在班里是学习委员,她不甘心一直都进不了前三名。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潘朵雅:“老妈,你要给我们补习功课?你能行吗?”

  潘朵雅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长长的数字,飞来飞去的字母和无数个化学符号,她腹内好像积满了很多知识,正在不断的往外膨胀。

  “别说是小学,就算是大学我也能教。你们的功课就交给我了,我每天负责给你们补习功课,我争取让黎梦排到前三名,黎轩的卷子上变成7字开头,怎么样孩子们?这比单纯的玩乐要有意义吧?”

  周黎梦做梦都想把排名往前靠,她当即高举双手大呼:“我赞同!”

  周黎轩的头部继续发胀,眼睛发黑,他多想轻松潇洒的做他的猪头大侠,不用伤脑筋,不用费心思,他握紧双拳抗议:“我反对!”

  “黎轩同学,你的学习才刚刚起步,现在就对学习产生了抵触情绪,那以后怎么办?”

  “我不管,我就是要当我的猪头大侠。”

  “如果你不好好学习,连猪头大侠都没得当,长大了只能去捡破烂,难道你愿意天天拎着一个烂袋子在肮脏的垃圾箱里转悠吗?”

  “老妈讨厌讨厌,我不学习就是不学习!”

  “好,不学习晚上罚你不许吃饭!”

  “哼,不吃饭就不吃饭,我正好需要减肥。”

  “要彻底的忌口,零食也不许吃!”

  “老妈可恶,等老爸回来找你算账!”

  给这个小子当老妈不是一件易事?潘朵雅气得浑身火星,胸口起伏,瞪了他一眼:“黎轩,你先去闭门思过,好好思索我说过的话。”她回头对周黎梦说:“黎梦,我们现在辅导英语,把你的课本拿来。”

  周黎梦非常乐意的点头,她是英语课代表,最感兴趣的就是没有翻译过来的动画片,还经常用英语和周亦扬交谈。

  潘朵雅将英语课本掀到第一页,很流利的念起了英语单词和句子。

  周黎梦惊呼:“哇!好纯正的美音,老妈的声音好美,比我们英语老师读音还标准。”她兴奋的跟着潘朵雅朗读起来,小雪球和小鼯鼠停止了追逐,它们潜伏在周黎梦的脚下,瞪着亮晶晶的黑眼睛,静静地观望她读书。

  “放着好好的中国话不说,非要说什么叽里呱啦的鬼语言?神经!”周黎轩就像小和尚一休一样,盘坐在沙发上,两个手指在脑袋上画着圈儿,斜着眼睛,歪着嘴巴,舌头伸了出来。

  潘朵雅的教学方式带有趣味性,她在写字板上连写带画,使人不由自主跟着她的思路去思考问题,暑假让周黎梦的心像放松了的琴弦,现在她的心重新拉紧,像是回到了课堂上,认真地记录着笔记。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