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个清晨有点乱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当万丈晨曦将房间点亮,小雪球用它独特的声音唤主人起床,若是以往周亦扬会准时一跃而起,如今被不明来历的尤物精神折腾了一夜,他睡得四仰八叉,形象具毁,呼噜声还在起起伏伏。

  潘朵雅的睡姿就像醉美人,醉中春光外泄,一条玉腿毫无遮拦地敲在周亦扬的腰间,宽大的睡衣领子松开,那对代表女性骄傲的圆球随着呼吸此起彼伏,晶莹剔透的胸部曝光了一只。

  周亦扬的睡衣带子松开,敞开着肌肉发达,毛发密布的胸膛,玉如意垂在了一边。他在睡梦中翻身过来,自然而然的翘在潘朵雅的臀部,两个人就像连理一样自然服帖地搂抱在一起,脸挨着脸,胸贴着胸,有了支撑物体反倒睡得更香甜。在如此妙不可言的时刻,是男人肢体就会起反应,身体空虚了六年的男人,下体像是一个威猛的将军,雄赳赳气昂昂,充分做好了随时冲锋上阵的准备。

  门外,小雪球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墙上的钟表犯了嘀咕,平时这个时候主人应该在厨房里,今天多了一个美女反倒不出来了?它伸出前爪不停的扒门,吐出舌头呼唤:“汪汪汪…..主人再不起床就要迟到喽。”

  床上的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对方的身体。

  “啊……”潘朵雅的尖叫声在卧室里久久回荡不息,她拉住被子遮挡住身体大叫:“周亦扬,你竟敢不履行约法三章,越过了我的界线?”

  周亦扬用手指按住床头的中接线,衡量了一下他们的位置,大笑:“朵雅,我没有超过线,是你的身体超越了界限,不信你自己看。”

  潘朵雅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身体睡在周亦扬的这一侧,她蛮不讲理地说:“我睡着了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我靠在哪个位置就是哪个位置,谁让你的身体也跟着我靠过来的?”

  “嘿嘿…...我也是睡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要是你怕我的身体再靠过来,干脆睡觉时候把我绑成粽子得啦。”

  周亦扬大笑着穿衣服,这个女孩可真是逗,明明是她在不经意间越了雷池,还来指责别人。

  潘朵雅的脸上飞起两朵小红晕,像熟透了的烟台水晶苹果,周亦扬看得眼睛直放光,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幅少女娇羞的姿态。

  她赶紧避开这个火辣的目光,,留一个背影给他,迅速将衣服整理好。

  周亦扬那2.0的眼睛一下就看到她的臀部,盛开着那颗淡红色的梅花痣,点缀在她白玉般的肌肤上就像雪中寒梅,孤傲美丽!

  他不禁脱口而出:“太绝了,若是长在别人身体一定是赘物,但在你那里却是锦上添花。”

  “你说什么?”潘朵雅转过身,一双火眼喷向他。

  “我的意思是说,其他女人身着男式睡衣一定很丑,而你却能穿出一种独特的韵味来。”周亦扬边说边打开了房门。

  小雪球还以为主人被美女绑架,看见主人不但完好无损,还精神抖擞的走出来,激动的它的两只小眼睛都快冒出水来,“汪汪汪…...”一个飞身扑到主人的怀里。

  周亦扬捏捏球球的小黑鼻头,说道:“小雪球,看你有黑眼圈,昨晚睡的一定不好,今天晚上争取早睡。”

  赢得了主人的关心,小雪球开始在他的怀里撒娇。

  “别闹了小东西,上班要迟到了,我可没有时间和你亲热。”

  想不到这个大男人也有其可爱之处,潘朵雅被他的举动逗笑了,露出了珍珠白的牙齿。

  小鹦哥看到潘朵雅,顿时来了精神,抖擞着漂亮的羽毛,一时来性突然张开小尖嘴,意外地喊了一句:“美女,美女。”

  周亦扬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惊呼:“朵雅,这可真是神了,小鹦哥之前只会说一句单一的话,现在看到你,不用人教就知道你是美女?看来动物也好色!”

  想不到一个小鹦鹉也能辨出美丑,有意思!潘朵雅好奇的观察着这个红身子绿尾巴的可爱小东西,拿起袋子里的鸟食喂它。

  看到美女喂食,小鹦哥更加开心了,它的身体转了一圈,对着潘朵雅又叫开了:“美女,美女。”

  “小鹦哥,你终于开窍了,放下你的思想包袱吧,取笑对你的淘汰制。”周亦扬跟着笑了一阵,匆匆跑进卫生间洗了脸,细心的擦拭脖间的玉如意,拿起剃须刀对准他的络腮胡子扫射一番,交代潘朵雅:“朵雅,本想给你亲自示范早餐,可是时间来不及,如果你能操作自如的话,以后一日三餐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把孩子们养的肥肥壮壮的,就是你当妈的功劳。来,我告诉你孩子们喜欢吃什么…..”

  潘朵雅听的头晕,众口难调,每人一个口味,每人一份不同的早餐,一个家里要做四份早餐?

  周亦扬从冰箱拿出一瓶玫瑰蜂蜜,以一勺花粉,一勺蜂蜜的比例,冲调了一杯芬芳的玫蜂蜜水。

  “朵雅,每天早晨喝一杯玫瑰蜂蜜茶,保你健康又美丽。我去上班了,你做好早餐叫孩子们起床,我今天中午开会不回家吃饭,冰箱里的菜够吃了,你秀外慧中,曾经也是厨艺惊人。另外,洗衣机里的衣服麻烦你洗了,卫生也劳驾你打扫一下。”

  周亦扬换上了一件红白相间的T恤,从今天开始,他的穿衣风格必须改变,必须选择色彩夺目的颜色,他也想让自己有活力一些,特别是带回了这么一个年轻美貌的“老婆”后,他必须有责任做到协调化,他换上了皮鞋,拿起公文包出了门。

  潘朵雅的肚子开始抗议,“咕咕”作响,她的大脑灵光一闪,仿佛看到了豪华餐桌上的早餐,有蛋香土司,香菇鸡肉粥,浓香咖啡等。不知道有没有这些配料?她打开冰箱,找到了火腿、面包、鸡蛋、熏鱼,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自己关进了厨房。

  “猪头大侠来也!嘿……哈……猪头大侠的使命就是斩剑除恶,你们这些人,快不快给猪头大侠道早安?”

  周黎轩的额头缠着一根红丝带,脸上贴着一个红猪头,手执一把宝剑,一步一个姿势,门在他身后关严,震得小骷髅差点掉落。

  “汪汪汪…...”小雪球拖动着圆鼓鼓的身体,昂起脖子,合并着前爪给小主人请安。

  “叽叽叽…...”小鼯鼠跑到了小主人脚下,舔了一下他的脚面以示早安。

  小鹦哥欢快地跳着它自创的鹦舞,就是不说话。

  “天外飞仙来也,还不跪拜?”

  周黎梦的长发收起半屡,用蓝丝带缠住,身披着自制的白床单长裙,外披了一件蓝色长纱巾,双臂举起,做了一个飞的姿势,像一个不伦不类的仙子。

  “汪汪汪…...”

  “叽叽叽…...”

  小雪球和小鼯鼠连忙支撑前爪,后腿跪地称臣。

  “猪头,胆子不小了,看见本仙子还不跪拜?”周黎梦飞身上前,要抓周黎轩的脖子,周黎轩一个闪身躲过,周黎梦不甘示弱继续追赶。

  “老妈,救命,女魔头要杀我。”周黎轩推开了厨房的门。

  厨房里散发着浓郁的咖啡香,潘朵雅那鲜嫩的身体正处于油烟的弥漫包围当中,锅里煎着一个鸡蛋,抽油烟机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被卡了壳,呛得她是嗓子发痒,眼泪直流。

  厨房狭小,周黎轩无处藏身,一把抱住潘朵雅的腰身,潘朵雅正端着刚倒出来的咖啡,被他一摇晃,杯子跌落在地。

  几滴滚热的咖啡汁溅落到她的脚上,她的眼眶瞬间变红,随时都有眼泪滴落下来。

  这对小魔兽一看闯祸了,马上变乖,齐声叫道:“老妈对不起,失手了,我们来帮你涂药。”

  周黎梦抓起酱油瓶,周黎轩拿来一管黑人牙膏,俩人争先恐后往潘朵雅的脚上涂抹。

  看到脚上流淌着黑乎乎的东西,潘朵雅感觉像小虫子在爬,又热又痛又凉,极不舒服。她忍住怒气,极力使自己变得耐心一点:“黎梦,黎轩,以后你们不可以进厨房,锅飞盘打都是小事,万一伤到人就是大事了。”

  “谨遵老妈意旨。”看到潘朵雅的不悦表情,两个孩子立即见风转舵,过怕了没有妈的日子,这么美的妈可不能丢了。

  早晨做好后,潘朵雅把食物端到餐桌上,一进厨房他才发现,自己的厨艺糟糕透顶,煎蛋别说什么菊花心了,一副黑炭的模样,躺在盘子里没有一点鸡蛋样;火腿和肉被煎成了黑乎乎的肉干;牛奶燕麦汤稠糊的就像面酱,到达喉咙都有些费尽,紫菜蛋花汤咸的几乎把嗓子堵塞。

  “天神啊,怎么是这个色调?这是外星球的饭吗?恐怕小雪球饿三天都不愿意去舔一舔?”

  “天神啊,老妈,你真是太有才了,把饭做成了这种黑乎乎的新品种,老爸回来一定奖赏你。”

  潘朵雅报以尴尬的一笑:“对不起孩子们,老妈连做饭都忘记了,不过我可以从新学,尽快让自己进入状态,你们先将就填饱肚子吧。”

  小魔兽们面面相觑,呜呼哀哉,迅速把各种鬼脸扮了个遍。

  “猪头大侠的使命就是,一阵风吃完面前这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周黎轩端起盘子,痛苦地往嘴里扒食物。

  周黎梦也皱起眉头,闭紧眼睛,去啃黑乎乎的煎蛋。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