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床上三八线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周亦扬的兴趣广泛,不止喜欢动物,还喜欢植物,阳台上摆满了清一色的植物。部分植物的叶片边缘呈干枯状态,垂头丧气的蜷缩在盆中,从盆内泥土干裂的程度看,周黎梦根本就没有遵守照料植物的嘱托。

  他怜惜地用手掌给予它们生命力,用清水细细浇灌,用肺部发出的力量给予它们安慰。

  “啊……蛇……”潘朵雅的尖叫声差点让他和仙人掌接吻,他急速丢掉喷花壶,看到床上多出一条深绿色的竹叶青蛇,正弯弯曲曲向前蠕动着身体。

  六层高的楼怎么会爬来蛇?他如跳水运动员般纵身投入床上,一把握住蛇的七寸,擒蛇这项工作他从小就比同龄人做的好,想不到这条蛇的手感麻木,他大笑起来,洋洋得意的在潘朵雅眼前晃悠:“朵雅,害你浪费表情了,这是黎轩的玩具,一条塑胶做的仿真蛇,这个欠扁的小子,好端端搞条塑料蛇放在床上做什么?一会我非把他的屁股打成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不可。”

  “这种惊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潘朵雅的脸色绯红,安抚着紧张的胸口。

  “对不起朵雅,我以后会对孩子严加管教。”

  “子不教父之过,教育孩子必须从小抓起,从点滴抓起。”

  “朵雅,你教训的极是,以后我负责挣钱,你就多花心思在孩子身上,好好调教他们好不好?”

  “既然我是他们的妈,就会协助你调教他们。”

  “谢谢老婆。”终于有女人愿意为他照顾孩子了,周亦扬激动的眼一热,差点落泪。

  潘朵雅打开了衣橱,在里面翻了一阵,又开始尖叫:“周亦扬,怎么衣橱里全都是你的衣服?我的衣服在哪里?”

  “这个嘛?”周亦扬抓着脑袋想了想:“朵雅啊,或许你记不起来了,有天你发病,发疯般把衣橱里的衣服全都拉了出来,从阳台上扔了下去,等我下去捡的时候,衣服已经被捡破烂的老大爷给捡走了。”

  “我发起疯来会扔衣服吗?是这样的吗?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潘朵雅迅速运转大脑,拼命极力在回着想一些事情,她不能把这样的疯女人和自己联想在一起。

  “朵雅啊,你发起疯来连你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又如何会记得这些衣服?”周亦扬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

  “喔?”潘朵雅呆呆的坐到了床上,她举目四望这个很男人的房间,找不到一丝女人的气息。

  周亦扬在衣橱找了半天,找出一件蓝白斜纹的睡衣递给她:“朵雅,我发誓这件睡衣我从来都没有穿过,今晚暂且属于你,明天我带你去商场大批量选购衣物。”

  在这个男性化的家里,只有先将就了,潘朵雅接过睡衣去了浴室,刚打开门,又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尖叫,连忙蒙住了眼睛。

  周亦扬飞一般冲进浴室,看到周黎轩正在淋浴下冲洗着身体,还没有发育的小身体显得瘦弱,他两只手捏住脸蛋,红红的舌头耷拉到下巴上,“嘿嘿……”望着老爸邪笑不停。

  “臭小子,你怎么洗澡也不关门?”

  “我不是给忘了吗?”

  “家里有你妈和姐姐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以后洗澡可要记得关门,穿衣服也要注意整齐。”

  “谨记老爸圣旨。”周黎轩关上水笼头,裹上了白色的浴巾。

  周亦扬拍着潘朵雅的肩膀安慰:“好了朵雅,黎轩还是一个小孩子,自家儿子怕什么?快去洗澡吧。”

  潘朵雅望着这个小魔兽,圆眼睛,圆头圆脑,圆的可爱,大有其父之风。她在小家伙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留下一个自认为具有母爱象征性的笑容,带上浴室的门,一会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嘿嘿……老爸老妈,你们洗澡,我就不打扰了,我去睡觉了。”

  “小兔崽子,躺在床上必须关灯睡觉,要是敢偷玩游戏,看我不把你屁股打成炉火纯青?”

  周黎轩吐出了长长的舌头,“飕”的一声跑进了卧室。

  周亦扬去厨房煮牛奶,潘朵雅的身体瘦弱,必须把她养得白胖一些,以免有朝一日她的亲人寻来,也不能留下一个虐待妇女的罪名。他把香喷喷的牛奶放到床头柜上,掏出大中华点燃了一根,棘手问题出来了,一男一女同处一室,如何睡觉?

  沐浴后的潘朵雅就像是新鲜出水的芙蓉,肤如羊脂,她那自然散落的诱人秀发上滴落着珍珠般的水滴,那件男性的宽大的睡衣将她优美的身姿掩盖,袖口和裤脚卷了好几圈。

  玉如意蓦然发出一道红光,周亦扬瞬间浑身热血沸腾,尤其是下面肚皮处,打一只生鸡蛋在上面,保管两分钟就变成了熟煎蛋。

  她被烟雾呛得咳嗽一声,锁起了眉心,嘟起红艳艳的小唇:“烟油有害,我既然是周家的女主人,你就必须尊重我。”

  “这话我爱听,身为周家的女主人你有权利管制我,听老婆的话准错不了。”周亦扬乐得掐灭了烟蒂,这有老婆管着的滋味还真不错,纵然这不是真格的老婆,最起码也可以过把老婆瘾。

  潘朵雅怯怯地望着宽大的双人床,两个连理枝般并立的蚕丝枕头,迟迟没有上床的意思。

  “朵雅,牛奶能安神,喝了上床睡觉。”周亦扬打了个呵欠,向床左边欠身,给她腾出了一大块地方。

  牛奶的香味让潘朵雅放轻松,喝空了杯子后她还是站着不动,眼前的这个床似乎藏有玄机,仿佛一睡上去就会发生意外。

  “朵雅,我知道你那玲珑的小心在想些什么,你放心,在你没有想起我是你的老公之前,不经你的允许,我绝对不会越雷池一步,倘若你改变主意我没有意见。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就在床上划分出来一条精确的线,我们各占据二分之一,虽然我睡觉会不受肢体的控制,但我会在梦里提醒自己。如果你想越线,我自然也是没有意见。”

  “想得美!提前声明,你若是敢对我有任何不轨的迹象,我可是不客气,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学过功夫的,觉得满身都充满了潜在的力量。”潘朵雅握起拳头,在空中猛烈击打了几下,展开了一朵笑颜,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一块诱人的奶油蛋糕,甜味自内而外散发。

  “女侠饶命。”周亦扬被他逗笑了,装作恐慌的样子连连退缩。

  她这才放心的将修长的玉腿移上床,拉过薄被盖在了身上,闭上了眼睛。

  这次杭州之行极具挑战性,艳遇西子佳人,捡回一个失忆女,并且闪电般成为自己的“老婆”?这个戏剧性的转变让周亦扬兴奋的大脑不停的游走,翻来覆去,眼皮就像用火柴棒撑住似的,怎么都阖不上。此刻,他想放声高歌!想开怀大笑!想打开电脑写博文!想大声呐喊!一个孤单六年的男人,身边突然多了一份陌生的呼吸,一个柔若无骨的女孩躺在他的身边?对于她的状况一无所知?这个故事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潘朵雅的呼吸均匀而细腻,就像是只漂亮的猫,周亦扬连翻身都变得小心翼翼,折腾了大半夜,他的眼皮终于打架了。

  “啊……放开我……”一声尖叫在黑夜里显得异常刺耳,打破了黑夜的沉默。

  周亦扬像军人听到了军号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紧张的拧亮台灯,看到潘朵雅那张苍白无助的脸,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流淌,胸脯急剧的起伏。

  “朵雅,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梦到…..很多坏人将我绑起来,对我用酷刑……”

  “朵雅,你这些天被那些色魔吓坏了,才会夜有所梦。不要害怕,都过去了,我会竭尽所能保护你。”

  “我的头要裂开了,痛,好痛……”潘朵雅娇颜失色,美丽的五官上挂满了痛苦,她的头剧烈的摇摆,长发被折腾的杂乱无章。

  “朵雅,不要激动,安静一下。”周亦扬按住她的肩膀,用手指帮助她梳理长发,这种细腻的感觉令他想起了赵颜宁,她当年也有一头瀑布般的柔顺青丝,片刻后,她安静了,在他怀里变成了一只小乖猫。

  他的身体后退,把她的头部放到了膝盖上,细心的将她的乱发掖到耳后,具有专业手法的按摩她的太阳穴,他有着气功功底,对人体的穴位也略懂皮毛。

  “按摩太阳穴能促进血液循环,缓解你的脑部神经,朵雅,让你大脑安静下来,专心睡觉,进入一个轻松的空间。”

  “嗯。”潘朵雅吐气如兰,轻轻的回应了一声,一会呼吸就均匀了。

  周亦扬万分温柔地将她的身体放回原位,给她盖上了被子。躺在尤物的身边,他的身体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提醒自己,睡觉!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