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周家奇葩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朵雅,醒醒,我们到站了。”如果不是上海站到达,周亦扬真不忍心叫醒这个睡美人,他的胳膊被压得酸痛红肿都不忍心动一下。

  潘朵雅就像一个在酣睡中的婴儿,脸颊粉扑扑,鼻腔发出细微的气息。密集的长睫毛抖动,黑宝石般闪亮的眼睛亮相开来,她站起身,惬意地伸展了下手臂。

  周亦扬拿起行李,拉着她柔软的手走下火车。

  她就像一个被前线的木偶,茫然的跟着他走,在拥挤的人流中他们挤出了出站口,一辆出租车在他们身边停下。

  上了车后,潘朵雅斜过头,眼睛中画上了疑惑句:“喂!突然间跟你回一个陌生的家,我的心里有些紧张。”

  “朵雅,你怎么老是忘记我的名字?我叫周亦扬,你要是不愿意叫老公就叫我亦扬,千万不要叫我喂,免得让孩子们笑话。”

  “孩子?你还没告诉我那俩孩子叫什么名字?”

  “周黎梦,周黎轩,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了。”

  潘朵雅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得了失忆症,只会忘记在这之前的事,之后的事我当然会记忆犹新。”

  周亦扬暗笑,看来这个女孩的智商不低。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他绅士般打开车门,隆重的将潘朵雅扶下车,严肃地对他说:“朵雅,你记好了,上海市虹口区平乐嘉园E区6单元6楼606室就是我们的家,这个地址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谨记心中。”

  潘朵雅流利的重复了一遍地址,弱弱地望着这里来回出入的人群,他们都用一种欣赏美景的眼光望着她。

  周亦扬刚搬来不到一年,这里的邻居都是大门紧关,二门紧闭,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认识谁。对于他身边突然出现的漂亮的女孩,谁也不会想象到夫妻的位置上去。

  电梯在6楼停下,来到了家门口,周亦扬手掌前推,深呼了一口气,他必须先酝酿情绪,做好心理准备工作,否则当着潘朵雅的面发火可是不好。一周没有回家,不知道这对小魔兽会把家弄成什么鬼样子?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汪汪汪……”小雪球第一个嗅到了主人的气息,它激动的扔掉了口里的骨头,滚雪球般滚到了主人脚边,亲切的舔着他的脚面。

  周亦扬抱起雪球在它小脸上拍了一下:“小东西,这些天我不在家,你看家辛苦了,我带了你西湖的鱼罐头作为奖励给你。”

  小雪球听到有罐头吃,伸出了小红舌头,激动的一蹦三尺。

  “小东西,再这么贪婪的吃你就该减肥了?我现在我要先介绍美女给你认识。”

  “汪汪汪……”小雪球的眼神转向了主人身后,咦!这个美女不是电视里的明星吗?小雪球的业余生活很丰富,除了吃喝玩耍就是看跟着小魔兽们看电视,它对美女有着特殊的好感,每当屏幕上有美女出现,不管小雪球在玩耍什么,它都会及时停下来欣赏美女。现在小雪球看到了现实版的美女,激动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一定要和这个美女握手亲热,它一下从周亦扬的怀里冲到了潘朵雅身上。

  “啊…...不要碰我,我讨厌小动物。周亦扬,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家里有动物?”潘朵雅吓得花容失色,一声惊叫,把小雪球推出去好远。

  可怜的小雪球,圆圆的身体被迫滚到了沙发后面,第一次遭此“暴力”,它的眼睛红红,委屈地“汪汪”大叫。

  “动物能给人带来乐趣,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朵雅,你要重新认识它们,你瞧这只小博美多可爱,雪白的毛,圆圆的身体,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小雪球,它来我们家两年多,及通人性,能帮助我们做很多事情。朵雅,你要好好和雪球相处,慢慢你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周亦扬,请不要给我讲述动物的好处,动物身上有很多细菌,我永远都不会喜欢。”

  潘朵雅瞪了他一眼,望望四周,这个客厅真是糟糕透顶!沙发上放着乱七八糟的积木,茶几上摆满了奥特曼和宇宙飞船,地板上滚满了五颜六色的蜡笔和画纸,窗帘掉下了大半个身体……

  “哪里跑?猪头大侠来也,看镖…...呦,是我那帅气无敌的老爸回来了?”说那时,那时快,一个白色的东西控制不住地穿过客厅,从周亦扬的耳边呼啸飞过,最终落脚点是在潘朵雅身上,她衣服的胸口有些低,胸部的鸿沟若隐若现,幸好她眼疾手快,在落入鸿沟之前,她双掌合十,夹住了飞来之物。立即,她的胸前被污染了一片,别看小女子身材纤瘦,可胸部却十分争气,总是骄傲的挺立着。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潘朵雅吓得高声尖叫,高跟鞋跺的地板呱呱叫,被她喊开以后的嗓音圆润有力,好像歌剧里的唱腔。

  周亦扬傻眼了,儿子竟然用这种独特的“吃奶”方式来迎接他的“老妈”?这个飞来的“镖”竟然是一根冰棒!还是一只剥了纸的冰棒!冰棒里的水遇到了温热的皮肤,迅速的融化开来,浸透了潘朵雅的纱衣,把两个圆球衬托的更加圆润,更加有立体感。

  周黎轩的眼睛和嘴巴惊讶成了O型,发出“砸砸”的音调:“妈呀!猪头大侠的飞镖撞上咪咪了!”这小小子记性相当好,就连他小时候吃奶的印象都还有。

  “小色魔,懂得还不少,跟谁学的?”周亦扬当即挥掌,对着他的屁股一阵噼里啪啦,

  “咩咩……”周黎轩对着父亲扮羊羔叫,直翻白眼。

  气得周亦扬胡子歪向一边,脸涨得通红,双眉拧成一个大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狠狠教训这个小魔兽一顿,他会越来越无法无天。可教训谈何易事?关进黑屋,绑起来重打一顿,他下不了手。轻打?吓唬?开导?根本不起作用,在潘朵雅的面前他要温柔,他努力提醒自己淡定,要做一个慈父。

  “朵雅,你是长辈,可不要给小孩子一番见识,这小子看见日思夜想的老妈,不知道如何表达那翘首以盼的心情。”

  这个家庭太雷人,这个欢迎仪式也太雷人!老天,为何要安排她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潘朵雅脸色绯红,胸口剧烈的起伏,沉浸在这飞来的一“镖”中没有转过神来,双掌如祈愿般紧贴胸口,那根冰棒还“罪证”般紧握在她的手掌当中。

  她胸前那根东西晃的周亦扬眼晕,他伸手漫过潘朵雅的胸前,猛然把冰棒抽出来,将一条毛巾递给她。

  她满含委屈地擦拭着胸前的“蜜汁”,眼睛中冒出晶莹的泪花。

  周亦扬揪住儿子的耳朵小声说:“臭小子,连你妈也敢袭击?还不去给你妈道歉?”

  “啊呀,她真的是老妈啊?”老爸硬是给这位年轻的美女扣上了“老妈”的头衔?怎么看都不太符合常理,虽然老爸在电话中已经给他们姐弟千嘱咐万叮咛,这次出差回家要给他们带一个“妈”回来,让他们不要乱说话,只管当成是亲妈来对待。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个“妈”会这么年轻?周黎轩转动着一双玻璃球般灵活的眼珠,惊愕地望着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老妈”。

  忽然间,一阵疾风驰来,空中又飞来了一个大型的暗器。糟糕,周亦扬飞般冲到了潘朵雅的身边,一个凉飕飕湿漉漉的东西量身定做般扣在了他的头上,这是一枚半圆形的西瓜皮,鲜红的瓜瓤大面积的分散在他的脸部,还星星点灯般点缀着几颗黑瓜子,活脱脱一个恶搞版的西瓜太郎。

  “哇,老爸版的西瓜太郎一定卖座!”周黎梦的嘴里还含着一大口西瓜,舔着嘴角流出的瓜汁,啧啧赞叹。

  这是什么样一个家庭?这是什么样的两个孩子?潘朵雅急速运转大脑,想的头痛,也不曾想到什么时候生过这俩孩子?

  周亦扬努力提醒自己做一个慈父,尤其是在潘朵雅面前,他临危不乱的用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面部表情怪异,嘴角条件反射般痉挛了一阵,挤出一个痛苦的笑容:“卖座,老爸出马直接把西瓜太郎给PK下去了。”

  而后,他的额头挤成一个川字,眉毛像两把小斧头怒冲冲翘起来,眼睛冒出红光,将手指放在嘴边,吹出了悦耳的军号声:“紧急集合,家庭会议开始了!”

  两个孩子变得严肃,立即军人般整齐站好,在一阵“立正稍息”的军人仪式过后,将目光齐刷刷转向了周亦扬。

  “周家大事宣读,在你妈出走了一个月后终于回来,空缺的女主人的位置终于尘埃落定,忙碌的老爸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以后家里的大事小事全权由你妈做主。”

  两个孩子再一次将疑惑的目光转向潘朵雅,带着专业性的审核。

  “愣什么啊,叫人啊。”周亦扬的面目表情又一次丰富,拼命对着两个孩子挤眉弄眼。

  “哇!美女老妈,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出走了,你去寻找不老丹去了,你这不老丹也寻到了,人也到家了,真是一举双得!”周黎梦立刻会意,亲热的大叫。

  “欢迎美女老妈回家。”听到姐姐已经称呼这位美女为老妈,周黎轩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张开叫起来,老妈这个这个词再不叫可就要生锈喽。

  “朵雅,我现在隆重给你介绍,这就是我们的两个孩子。女孩叫黎梦,10岁,男孩叫黎轩,8岁;虽然是顽皮了一点,可还算属于乖孩子行列内。你可不要忘记他们的名字,不然孩子们会很伤心,你出走的这几天,孩子们可都伤心坏了,听说你回来,你瞧他们都高兴的不知所措了,特别是黎轩,他都乐疯了,所以,就出现了刚才的那幕欢迎仪式。”

  这两个孩子可爱起来就像两个乖巧的瓷娃娃,眼前的这一幕是如此煽情,容不得潘朵雅继续冷漠,她极力酝酿着做母亲的情绪,抚摸着两个孩子的脑袋表示爱意。突然间,她条件反射般瞪大了眼睛,嘴巴半张,表情古怪,手指着脚下高声惊叫。

  这声惊叫悠长而绵延,小雪球吓得连忙躲到了沙发后面,周亦扬的耳膜差点没被震破,小魔兽们连忙捂住了耳朵。

  他们的眼光同时转向潘朵雅的脚下,小鼯鼠正对着那双白嫩剔透的脚趾津津有味的舔食着,那上面有冰棒流出来的甜汁。

  周黎梦舌头一吐,及时抱走了小鼹鼠。

  潘朵雅那悠长而绵延的惊叫声终于告一段落,她那被小鼯鼠舔过的脚面红红的,湿湿的,痒痒的,她委屈的眼眶发红,一副想要哭的趋势:“周亦扬,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家里是动物世界?”

  “娇气老妈!”两只小魔兽笑的前俯后仰,对着潘朵雅扮了十几种古怪的鬼脸。

  周亦扬拳头握的铮铮直响,胳膊上的肌肉突起,他弯起胳膊,从肺部发出了声音:“你们闹够了没有?你妈坐了一天的火车累了,你们不要添乱了,若想让老爸不发火,统统去给我回房间做功课。”

  “嗖”的一阵冷风,两只小魔兽都不见了踪影,只听到两个房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阳光上,小鹦哥在叫:“老爸下班了,老爸下班了。”

  潘朵雅抬起头,惊讶的小嘴大张:“天!家里怎么还有一只动物?”

  凭空出现了一个美女,小鹦哥目不转睛的瞪起了小黑眼珠琢磨其来历,神态相当的认真。

  看来这天下的雄性动物无论高级低级都有雄的天性!不愧是个雄鹦鹉!没有白长一身五颜六色的毛,看见美女都有连锁反应,大有其老子的风范!

  “哈哈哈哈…...”周亦扬霸气的昂起头,发出一阵英雄得意的笑声。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