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骗个老婆带回家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四天的会议结束后,周亦扬溜达了杭州的几条小吃街,杭州的特产琳琅满目,为了犒劳小魔兽们,他各类食品都没有放过,不惜装满了购物车,付款的时候,营业员没有零钱,递给他一份杭州日报。

  他的眼睛只是那么随意的一瞟,竟然带给他一段天赐的缘分!一幅美女大照映入他的眼帘,那是一条刊登在醒目的头条新闻,那上面刊登的内容更让他吃惊不已:“该女子在游览西湖时昏倒,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家在哪里?现在该女子在公安局,等待其家属认领。”

  瞬间,周亦扬的眼神静止,照片上那双如梦如幻的大眼睛,不正是在西湖边遇到的那个西子佳人吗?回想起她迷离的眼神和古怪的举动,难道她脑袋有毛病?或者失去了记忆?

  周围的几个买东西的小伙子也都看到了报纸,眼球集体发出色迷迷的发出亮光。

  “哇!这女孩比明星都漂亮?真是人无完人,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家在哪里,少不了脑袋有问题?听说,她在公安局呆三天了,没有家人去认领,反倒去了一大堆想占便宜的人。”

  “好事啊,正好哥们我发愁找不到漂亮媳妇,我看就她了,我马上去公安局认领她回家。”

  “你小子尽想好事,就凭你那小样,也敢认领美人回家?你凭什么证明她是你老婆?”

  “这好办,我就说我的老婆一心只想做明星,想着想着就想成了虚幻症,常常不知道自己是谁,常常会离家出走。”

  “你小子真能幻想,我们几个就你是单身,我们支持你去试一试,看能不能把老婆领回家。”

  周亦扬听的心惊肉跳,这么美丽可人的西子佳人若是被这些市井之徒领回去,岂不是羊入虎口?政府部门的领导也相当于古代的清水衙门,他绝不能坐视不理,绝不能让女孩落入坏人之手,公安局也不是安全的地方,他的思想容不得他在这里多留一秒,飞奔而跑。

  “先生,你的东西!”营业员在后面大喊。

  周亦扬凭着一双长腿和长臂,不友善的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半小时后,来到了公安局。

  西子佳人花容失色,长发凌乱,眼神楚楚可怜,披着一件公安局赐予的大衣,如惊弓之鸟蜷缩在凳子上。

  一个警察坐在凳子上看报纸,他面黄肌瘦,瘦的像一根竹竿,就像旧时饥荒年代的人穿越而来。

  周亦扬那光辉的形象望他身边一亮相,立刻构成一个鲜明的对比,瘦警察顿感眼球压迫,脚尖不由自主的踮了踮。

  周亦扬亮出自己的证件:“警官哥你好,我是来认领家属的。这名女子是我的老婆,她小的时候脑子被烧坏了,她经常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记得我是谁,这次她发病从家里跑了出来,我找了她三天,方才看见了报纸,就急忙过来认领。”

  “什么?她是你的老婆?她叫什么名字?”瘦警察激动地扔掉了手里的报纸,他这几天见过的认领者不少,大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面对这个成熟满脸络腮的男人,瘦子的眼睛瞪成一个铜铃,盯着周亦扬的脸看了半天,又望了望女孩的脸,年龄上明显存在着严重的不匹配性。

  周亦扬脱口而出:“她叫潘朵雅,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是我孩子的老妈。”潘朵雅是他初中的英语教师,人靓,名字靓,也是他当时心目中的女神,所以这个名字一直深印在周亦扬的脑海当中,想不到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周先生,自从她的事情被登报,这两天别有用心的人很多,你凭什么来认领她?请把有关证据拿出来。”

  “她的身份证被她发病的时候撕了。”

  “那结婚证呢?”

  “唉!结婚证被她当衣服给洗了。”

  周亦扬脸不红心跳平稳,恐怕就是此刻给他运用扯谎仪也测不到什么。

  “周先生,你必须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她是你的老婆,我们才能让你把她领回家。”瘦子打了个呵欠,显得很郁闷,现在他正面临升职的竞选大潮,因为这个失忆女孩他挨了上级不少批。

  证据?面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对于的她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更别谈什么证据了?突然间,周亦扬的大脑灵光一闪,有了!枯木逢春!

  周亦扬故意表现出一幅难为情的模样,欲言又止:“警官大人,有关隐私,本来我是不想说的……现在不得不说了,事关个人隐私,请你必须答应为我老婆保密。”

  “我答应保密,别罗嗦了,快说。”

  他趴在瘦警察的耳边:“在我老婆的右屁股上,也就是右臀两公分处有一颗梅花痣,淡红色的。”

  瘦警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什么?在你老婆**有一颗梅花痣?怎么不早说?来人,快带潘朵雅去验身。”

  一名五大三粗的女警察走过来,拉起失忆女孩的手,女孩听到“验身”两个字,吓得面无血色,挣脱了女警察的手,头晃的像个拨浪鼓。

  女警察不耐烦了:“怕什么?大家都是女人,我又吃不了你,你要是不配合就在公安局里住着吧。”说罢,她伸出铁钳般的手臂,老鹰捉小鸡般把女孩拖进了里屋。

  一会功夫,女警察出来汇报:“已经验身,在潘朵雅的右臀两公分处的确有一颗红色的梅花痣。”

  “周先生,像你这种案件很特殊,在没有证件的依据下,身体也是一种证据。”

  说得这么精确无误,警官无话可说,类似失忆女孩这个案件,拖久了对他的前途会有影响,早早完结反而显得他功不可没。他当即挥手:“周先生,你这个老公当的很失败,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真是有失我们男人的颜面。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老婆领回家好好照看,要是再走失了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警官大人教导的极是,以后我就什么也不做了,一天24小时看护我的老婆。谢谢警官大人这三天来的照应。”周亦扬掏出两包大中华扔给警官,拉起椅子上惊慌失措的女孩。

  女孩尖叫:“喂!你不就是帮我捡脚链的人吗?我不认识你,我不跟你走。”

  “可怜的老婆,连老公都不认识了。我发现你走失,疯一样四处寻你,还差点葬身于车轮下,现在找到了你,我死都不会放手。”

  瘦子看到大中华,眼放亮光,抽出一根点燃:“潘朵雅,事实证明周亦扬就是你的老公,你就别闹了,这公安局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快跟你老公回家吧。”

  “我不是潘朵雅,我不是她老婆,我不认识他!”女孩脸色苍白,惊声尖叫。

  “老婆,老公带你回家。乖!表情温柔一点好吗?不然会影响你的明星形象,你可是向来最注重修养的。”周亦扬连哄带劝拉起她的手,拖行李搬拖出了公安局。

  迎面正好遇到特产店的几个青年,他们的嘴巴大的能塞下一个鸡蛋,诧异的望着他们。

  “呦!被领走了?我终于知道美女为何出走、又为何假装失忆了,原来是不想和这个老男人在一起?一朵鲜花插在了莫某处,真是可惜了!”

  哼!什么眼光?周爷我相貌堂堂,身材壮壮,今年英龄36,不就是长着一圈络腮胡子吗?真是没有品位,竟把胡子和老扯在一起?周亦扬蓦地转过脸来,眼睛变成了一把利剑,刺得几个家伙落荒而逃。

  第五章骗个老婆带回家(二)

  “快放开我坏蛋,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里?”

  三天来,失忆女孩可被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吓怕了,每个人都说是她的老公,争着抢着要带她回家。她惊惶未定地望着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为了能挣脱他的手,她伸出长长的尖指甲刺进他的皮肤。

  顿时,周亦扬的胳膊上出现了一条条深深浅浅的红痕,他痛的咬紧牙关,任由她把手掌的力气使完,拍拍她的肩膀说道:“老婆,我可是你千真万确的老公,我告诉你,在你的右屁股上有一颗淡红色的梅花痣。”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那里有一颗梅花痣?”失忆女孩面飞红云,手臂下垂,警惕性的护住了外胯。

  “因为我是你的老公,我当然知道你身上的特征。”

  “你……我对你没有一点印象?我告诉你,我不是潘朵雅?”

  “老婆,你的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美,叫潘朵雅,因为你失忆连你自己都不记得,又怎么会记得我?”

  为了谨防吓到潘朵雅,周亦扬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有亲和力的笑容,用非常温柔的语调说:“乖,朵雅,跟老公回家去吧。”

  “你骗人,你这个年龄怎么会是我的老公?”潘朵雅不信任地上下打量着他,眼睛定格在他那一脸的沧桑之上,还有那圈络腮胡子,她疑惑的说:“老公不像,老爷又太年轻,老爸倒是有几分可能。”

  周亦扬被差点没被她逗晕过去,周爷我今年周岁36,成熟男人的黄金年龄,不就是长了圈络腮胡子,肤色暗了点,面相显成熟了点,也不至于像她的爹吧!唉!这话外在幽默,内在却有些伤男人自尊。对面橱窗上反射出他们的身影,仔细观看,的确蕴含着一老一少的嫌疑。

  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眼睛一眯,继续耐心劝导:“朵雅,我明明是你老公,你却给我升级做老爸?你老公我今年36岁,只是长相成熟,又没有时间保养所致。不像你天生长着一张吃祖师爷饭的脸蛋,其实。你也就比我小两岁而已。”周亦扬做久了政府领导,说话的语气诚恳,态度认真,很具有说服力。

  “你说什么?我只小你两岁?我34岁了?你又在骗人了?”潘朵雅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信任的摸摸自己紧绷白皙的脸蛋,看看自己的纤纤玉手,女人不怕自己不漂亮,最怕容颜流逝;青春无敌,不管长相多平凡的女孩只要年轻就是最大的财富。

  “天地良心,我说的话句句属实。老婆,你嫁给我的时候,逼着我发誓,不能让你的肌肤走样。所以,为避免受到惩罚,我主动把每月的工资贡献一半给你做美容,十几年来如一日,功夫没有白费,总算挽留住了结婚前的样子。”

  “你是说,我的肌肤完全都是保养的结果?”

  “是的,天地良心,这点我最有成就感。我们结婚11年了,家里还有两个孩子。”

  “什么?还有两个孩子?你胡说!家里怎么还会有两个孩子?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五年前,你得了一场大病,而后就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潘朵雅皱起眉头苦苦思索,望着这个自称她老公的人,她的脑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记,她秀丽的脸上冒出了一层汗珠,光洁的额头凝成了一朵花,她痛苦的按住了太阳穴:“啊……我想的头好痛,我还是想不起来,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啊?”

  这个女孩年纪轻轻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连记忆都丧失了?周亦扬计划先把她带回家,一来可以照顾家里那对小魔兽,二来可以替她慢慢寻找家人,最起码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在他家里绝对比公安局安全。如果无视这件事,她的下场会很惨烈,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冒领走苦苦折磨呢!身为政府官员,用这种方式“骗”女孩子回家,想想作风很卑劣,可全局着想,没有其他好的选择,这是一个保护她的万全之策,等有天找到了她的家人,他扮演的是一个被感恩的角色!

  “朵雅,不要着急,慢慢来,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潘朵雅听到了肚子里的抗议声,这几天在公安局都是吃食堂打开的饭菜,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口味。

  周亦扬带她去了杭州最有名的特色酒店,点了杭州的几道特色菜。潘朵雅举起筷子,风卷残云般吃了个底朝天。

  望着她这幅让人生怜的模样,周亦扬突然间多了份心疼,看她那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蛋,最多不会超过24岁,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打击丧失了记忆?他脑海里浮现出电影里的情节,女主遭歹徒追杀,跌落到山崖,头撞击到了石头上造成了失忆……为何她的家人不找寻?行善积德为根本,一定要帮潘朵雅找到家人。他发现她的蕾丝短衫像是被人扯拉过,肩膀处已经开线,难道她遭遇了暴力?

  “朵雅,你的衣服烂了,吃完饭我带你去商场买件衣服。”

  七年没有陪女人进过商场,周亦扬早就对女人的流行服饰及品牌全然陌生。潘朵雅似乎更加偏爱古风的服饰,在众多琳琅满目的衣服里,她选择了一条具有江南特色的长裙,袖口和裙边点缀着长长的流苏,腰身上系着一条纤细的丝麻腰带,别具一格,古味浓重。穿在她的身上,惹得韦名扬目光频繁流连,很多双目光都在这个特殊的古风女子身上流转。

  潘朵雅的眼底眉梢变得欢快,笑容如花,长裙迎风飞荡,带着一种飘的意境。

  古城杭州带着一种烟笼寒水月笼沙的诗情,紧紧环绕着她。

  她那飘逸的长发,精致的脸庞,清澈的眼眸,清新自然的气息由内而外散发,绘成一幅清美的画卷。

  周亦扬拉起这双柔若无骨的手向火车站进军,他的脚步分量非常重,从这一刻起,他将带着这个冒领的老婆走向他的生活。

  拥挤嘈杂的候车室,南来北往的旅客川流不息,这个狭小的空间有很多种混合气味往鼻子里钻,直往衣服里钻。潘朵雅好奇的望着一群拖着各种颜色行李箱的人,不解他们为何不把行李寄存,而是带上了火车?她的眉心一片波动:“火车站为何这么拥挤不堪,为何这么多人坐火车?”

  看样她还没有坐过火车,就像一个没有出过家门的小女孩,周亦扬笑着说:“火车是一个便利的交通工具,许多人外出会选择火车,安全又快捷。”

  潘朵雅的目光有些不懈:“要说速度,坐飞机才是一个最快捷的交通工具,火车根本就排不上边。”

  “飞机固然快捷,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起飞机的,所以才有人会选择做火车客车。”

  看样子她坐过飞机,看她气质高贵,举止高雅,不是个豪门千金少不了也是个小家碧玉。

  周亦扬买了两张发往上海的动车票,拉着潘朵雅的手走进了检票口,他买的票是上等舱,空间开阔,整齐卫生。

  潘朵雅坐下后,终于舒展开了紧锁的额头。空调上方的凉风拂来,掀起她前额的发丝,她右手托起小巧的下巴,倚靠在窗边,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

  她的大脑别无选择的跟着车速旋转,车窗外飞过一大片火红的石榴林,她的眼神变了,这个红色好奇特?红的像血,转眼,那一抹红变成了一片血林,她似乎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身体在她眼前逐渐放大,放大……

  “啊……”潘朵雅的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恐惧地畏缩着,头部跟随着火车“咣咣”的节奏摇晃,她几乎要晕厥了。

  周围的目光齐刷刷被她吸引过来,周亦扬顿感就像一个拐卖少女的“人贩子”,脸部肌肉僵持,一边对着周围人露出干笑,一边搂住了她的肩膀,关切地说:“老婆,你的头又疼了,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潘朵雅惊惶未定,语无伦次地指着窗外:“车窗外……有一大片血林,还有一个流着血的身体,我好怕……”

  “车窗外除了山就是绿色的植物,不要怕,是刚才那片石榴园让你产生了幻觉。”周亦扬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揉动:“朵雅,放轻松,不要胡思乱想。”

  潘朵雅突然眼冒凶光,伸出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狠狠地问抓住他的胳膊:“我是谁?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周亦扬脸不红心不跳,很镇定的回答:“你忘记了,你是我的老婆潘朵雅,我两个孩子的老妈。”

  “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我想的头好痛,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朵雅,记不起来就不用费心记了,闭上眼睛休息,以后我就是你的保护神,时刻都伴随在你左右,决不让坏人欺负你。”

  潘朵雅慢慢平静下来,她把散落的长发整理放到了脑后,小鸟依人般靠在周亦扬的肩头,一会就闭上了眼睛。

  一股女人的幽香钻进周亦扬的大脑,震撼得他浑身发抖,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在发挥着作用,胸前的玉如意发出通透的红光。六年来,他没有接触过女人,面对如此美眷要想做到不心神荡漾实属一种和尚境界!

  旁边的几双眼睛又在注视周亦扬了,其眼光还是带着“拐卖少女”的嫌疑,他镇定地发出领导之笑,在心里暗暗咒骂自己:“正人君子绝不可以在人家落难的时候想入非非?让她做老婆只是权宜之计,如果他不收留她,一个孤身女孩很容易会落入色魔之手,若是自己先做了色魔,还不如直接从火车上跳下去。”

  潘朵雅处于熟睡当中,这个女孩子周身就像一副画,两排小扇子般的浓密睫毛盖住了下眼帘,秀气挺直的鼻子,花瓣般的嘴唇。

  一路上,周亦扬的眼睛都在转动,不时的欣赏着这幅赏心悦目的美人图。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