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西子佳人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杭州不愧为人间天堂,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用尽其华美的诗句来形容杭州的美,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安步当车,湿润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周亦扬陶醉地迎合着这种空气,耸着鼻子深吸了一口气。

  杭州不但景美,更是一个盛产美女的地方,瞧瞧这街上的女孩个个是肌肤如雪,就像鲜嫩的荷花花瓣,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观来望去也找不到一个面相难看、身材臃肿的女人。

  周亦扬欣赏到眼球发涩也不知疲惫,一方水土一方人,杭州美女真养眼,生活在此乐融融,他触景生情,当即定下了晚年计划,在杭州买一栋房子,拉着一双细腻的手养老于西子湖畔。

  走在苏堤的树阴下,眺望着波光粼粼的西湖和树木掩映的雷锋塔,寻找着那些古老故事的遗迹,他再一次感慨于西湖迷人的水光山色,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他终于明白西湖为何能倾倒众生了。

  他激动的举起相机,贪婪地按下了快门,从各个角度捕捉着西湖之美。

  突然,一副如梦似幻的景象闯进了他的镜头。那是一名清丽脱俗的女孩,长发瀑布般倾泻而下,映衬着一张精致标准的瓜子脸蛋;皓肤如玉,在绿波的映照下变得透明;嘴唇就像两片水润的花瓣,在淡淡阳光的照射下晕染着瑰丽的色彩。藕色蕾丝搭配白色短裙,她的身体似有烟霞轻笼,在湖光山水间犹如一个仙女,给人一种宛若处子般的纯洁和唯美,更带着一种“冰雪少女入凡尘,西子湖畔初见晴”的意境。只是,她那双如梦如幻的大眼睛里带着几许迷离的色彩。

  周亦扬的心一跃而起,一种久违的情愫升腾而来,这种情愫除了十年前和前妻赵颜宁恋爱时有过,而后就被岁月所封闭,再也激不起一点涟漪。他迅速对着女孩按下了快门,定格住这幅永恒的美景。

  拍照的距离有一米之远,相机的闪光灯和按快门的声音并没有惊动女孩,她就像一个完美的希腊雕像,两只玉璧呈好看的弧度搭在栏杆上,呆呆地望着湖面,任由风缭乱了她长至腰间的秀发。

  秀色,真乃秀色!周亦扬激动的手臂颤栗,相机颤抖。西子佳人的风姿远远盖过了西湖,脖间的玉如意都跟着他的心悸动,他倚在旁边的栏杆上,装作欣赏湖里的金鱼,眼神不断的搞小动作偷窥美人。

  西子佳人突然间眉头紧锁,面露痛苦之色,一双白嫩的纤手按住头部,拨浪鼓般摇晃起来。

  “小姐,你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帮你吗?”机会来了,周亦扬一个箭步冲上前,开始了关心的旅程。

  佳人的手从凌乱的发丝中解脱出来,她的美瞳如西湖的水,睫毛如岸边的水草,她排斥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在她的脚上戴着一条精致的链子,边缘点缀着几颗亮晶晶的紫钻,一走路便发出叮铃的清脆声响。

  西子佳人款款离去,风景一下变得空荡荡。周亦扬顿感失落,一个亮晶晶的物体随着阳光的照射刺到了他的眼睛,他发现那条链子遗落在了地上。

  机会又来了,他急忙捡起,一路追过:“小姐,等一等,你的东西掉了。”

  “你怎么确定这条链子是我的?”女孩接过那串链子,辗转望着,发出了梦呓般的声音。她的声音圆润动听,像台湾电视剧里的声音,一口流利的国语里带着重重的南方口音。

  “小姐,你不记得自己的东西了吗?”

  女孩的眼神疑惑,摇摇头。

  “我刚才亲眼看到你的脚上戴着这条链子,走路的发出的声音很好听。”

  “你既然你看见我戴着,那大概就是我的。”女孩那微吐香舌的双唇间展露出一抹洁白,她的牙齿十分诱人,如珍珠般透亮,她优美的弯下纤腰,将链子戴在脚上。

  现在女孩子穿的衣服,是怎么省布料怎么来,瞧那腰身短的?她躬下身体的时候都快“显山漏水”了。他的一双慧眼发光,不安分的眼珠子几乎要跳跃出来,女孩那若隐若现的臀沟呈现在眼帘,诱人且具有神秘的想象力,他并且十分清晰的看到她雪白的臀沟右方两公分处闪烁着一颗红痣,形状很特殊,像一朵盛开的小梅花。

  他还想深一步观察,女孩却站起身,连声谢谢也没有,就徐徐前行而去。

  西子佳人如冰雪般孤傲,难以接近,周亦扬耸耸肩膀,依依不舍的目送她步步生莲,消失与西湖的尽头。

  美人走了,还有美景,只得继续欣赏。他心不在焉的坐上了游船,眼睛还在游客中极力寻找那个靓丽身影,直到眼睛发涩,他才为自己的举动而傻笑。望着碧蓝澄清的湖水,看着许许多多五颜六色的鱼在湖里跳跃,听着船浆激起水花的声音,他的大脑并没有被美景锁定,还在时不时的开小车,希望女孩能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帘。

  看到几个跟随家长游览的小孩子,周亦扬想起家的那对小魔兽,拿起了手机,半天周黎梦才来接电话,她的声音非常干脆:“老爸,我们正一步步朝着独立之路迈进,我一定会圆满完成你交代的任务,照顾好弟弟,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操我们的心,我正在做饭,啊呀,饭快要糊了,就这样吧,老爸拜拜!”

  “喂,黎梦,等等……”电话听筒那边传来“滴滴”的声音,这个孩子!

  游览了一天,西子佳人的身影再也不复出现,周亦扬就像丢失了一件爱物般,神思恍惚的回到了酒店。真是中邪,浴镜前、杯子里、大理石地面、墙壁上、水波般浮现出佳人的身影。

  带着海市蜃楼般的遐想合上眼帘,西子佳人步步生莲走到了他的身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秋水般的大眼睛盈盈欲滴,他顿时浑身血液沸腾,情绪高昂,下体魔术般“腾地”变成一个威武的将军,他没能把持住,一股凉凉的液体飞流直下……

  醒来他暗笑自己,不愧是寂寞了七年的男人啊,情迷到了梦中!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