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男人难做

  • 小说:我的艳遇谁的妻
  • 作者:海韵hy
  • 更新时间:2016-07-07

  清晨,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雾气,柔柔地喷洒在大地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意境。小雪球扯开它独特尖锐的喉咙打破了清晨的宁静,趴在周亦扬的门外“汪汪汪……”叫唤个不停,只要是主人不开门,它就不停地喊叫。这个小东西可比闹钟都灵,每天早晨六点半就会像定时炸弹般同时响起来。周亦扬揉着昨夜因赶文件而熬到12点的兔子眼睛,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军事化的快速穿衣,趿拉着拖鞋走出了房门。

  小雪球看到了主人,小黑眼睛发出了亮光,兴奋地双爪合十扑过来,欲要给他一个拥抱。

  “早上好,小雪球,昨晚睡的好吗?”周亦扬抱起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捏着它毛茸茸的小脸蛋,手感真好,就像是上好的羊绒毛毯。

  得到主人的青睐,小雪球得意地晃动着圆身体,有规律的欢叫,抬起前爪梳理他的络腮胡子。

  “老爸下班了,老爸下班了。”小鹦哥看到主人激动的小黑眼发光,连蹦带跳,恨不得冲破笼子给他一个吻。

  周亦扬的眉头皱成了三条线,他伸出手指捏住小鹦哥的红尾巴:“小鹦哥,我都教了你N遍了,早上要叫老爸起床。”

  “老爸下班了,老爸下班了。”小鹦哥的舌头还是不会绕弯,它也想换点别的词,可就是干着急叫不出来。

  周亦扬拿起花盆上的树枝,拨弄着小鹦哥的尖嘴巴,语重心长地教导它:“小鹦哥,你真是白长了一身漂亮的毛,难不成你想做花瓶?我同事老牛家的小鹦鹉是他们家的外交官,都会用英语简单对话了,现在单位都还考虑竞争上岗呢。小鹦哥,你要是再不努力,看来我得考虑淘汰制度了,或者赶明带你到医院去做手术,把你的舌头切细点,这样教你说话就会省力很多。”

  太残忍了主人!小鹦哥赶紧闭上尖尖的嘴巴,必要的时候还是当哑巴为妙,它眨动着一双小黑点,可怜兮兮的望着主人。

  “小鹦哥,好好反思我说的话吧,我得去给孩子们做饭了。”

  脚上痒痒湿湿的,有个软东西在舔他的脚,原来是那只小鼯鼠。周亦扬低头抚摸着它小小的脑袋说:“小鼯鼠,你是黎梦偷买回来的,也算是个不受欢迎的小东西,要想让我喜欢你必须要好好表现,不能太着急,这需要一个过程,懂吗?”

  小鼯鼠的舌尖滑下他的脚,小眼睛懂事的望着他,知趣的跑去找小雪球玩了。

  周亦扬在冰箱里拿了一大堆东西来到厨房,开始了他们家那难以伺候的早餐。

  周黎梦的早餐是煎蛋,火腿,牛奶燕麦汤。听着简单做起来可难,煎蛋要煎单面,必须是八成熟,蛋黄必须是透明状的菊花心;火腿要烤的外焦里嫩,恰到好处,牛奶燕麦汤必须香而浓郁。

  周黎轩的早餐是煎蛋,煎肉,紫菜蛋花汤。煎蛋要煎双面,七成熟,蛋黄必须要流出来;煎肉要煎十二层熟,颜色必须达到橙黄色;紫菜蛋花汤必须是紫菜和鸡蛋完全脱离,味道要香而不腻。

  只有周亦扬的早餐最简单省事,常常是煮面条,或者豆浆、面包和鸡蛋。

  这些东西他早已经驾轻就熟,不一会就全部搞定,摆了满满一餐桌。

  “孩子们,起床吃早餐了!”

  周亦扬拿起军哨猛力一吹,两扇门同时打开,两个孩子迈着整体的脚步走出来,在一阵“立正稍息”的口号声过后,他们整体的坐到了餐桌上。

  “老爸要去给你们挣钱了,你们必须严格执行暑假计划表上的安排,好好做功课。黎梦,你的责任就是看好弟弟,如果失职,罚做十个仰卧起坐。”周亦扬用手敲打着墙上的写字板,上面用红色的碳素笔写着“暑假时间安排表”。

  “是!”周黎梦军事化的行了一个军礼:“老爸再见。”

  大门刚关上,两个小魔兽就相互击掌,一声欢呼:“今天玩海盗船的游戏,赶紧更换装束,顺便把小鼹鼠和小雪球也武装一下,让它们扮演虾兵蟹将。”

  到了单位,周亦扬开始了他一天的忙碌工作,36岁混到了政府部门的主任,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周主任,这个文件请你签字哦。”

  一股刺鼻浓烈的香水味飘过来,不用抬头就知道是科长吴玉驾到,周亦扬敏感的打了一个喷嚏,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用手掌护住了肺部。

  这个女人外表略显沉稳,头发盘在脑后,额前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乱发,总是穿一件大方得体的雅白套装,较好的塑造出了一位女科长的形象。人不可貌相,别看吴玉表面一副正统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是一个道地的闷骚型女人。每当她看见周亦扬,女科长形象一扫而光,眼睛很快就折射出“浪”的气息来,修炼了30多年的女人是一个彻底熟透的桃子,红透至极,她的个头不高,胸前的那一对大波可是高耸入云,人还未到波却先到了。

  此时,这个角度映入周亦扬眼帘的不是她的脸,而是那对张扬的大波。开着空调他身上都控制不住的冒汗,真是悲剧,在家里有小魔兽折磨,在单位这个女人同样将他折磨在水深火热之中,他浑身的各个细胞都开始紧张,手心也跟着冒出了汗,紧张地提起笔,匆匆在文件上签了字。

  吴玉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一双细长的眼睛不安分的游动。都说女人是老虎,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可周亦扬越是躲避,“老虎”越是得意忘形地黏着他,期初还只是简单抛个媚眼,谈话涉及到性幽默什么的,后来发展到肢体接触。她总是利用工作之便,在他的身体上“沾光”,现在,她的身体又做出了熟悉的动作,渐渐向着他靠拢,双臂支撑在他的办公桌上,发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周主任,我有个大胆的提议。”

  “什么提议?”

  “你明天去杭州开会,一个人多孤单啊,不如你就带上我,我可以陪你解闷。”

  那对大波中央的****,如同一个黑黝黝的深洞,刺激得周亦扬眼睛直疼,他赶紧低下了头,装作看文件:“小吴啊,开会又不是去游玩,这可使不得,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吴玉一双含笑的桃花眼微微上挑:“下次我要等多久啊?下次太渺茫了,周主任,干脆你明天就带上我吧。”

  周亦扬赶紧打住:“小吴,这个事情我可做不了主,我去开会是上面领导的安排,你要是真想去,去找领导审批吧。”

  她眯起了媚眼,明显带着挑逗性:“周主任,你是真晕还是装晕?我可以私底下跟你去,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回知道。”

  “小吴,别开玩笑了,你可是有丈夫之人。”周亦扬惊出一身冷汗,脖间的玉如意发出一道排除的光。

  “丈夫,一丈之内是夫,现在他离去亿万丈远,已经脱离了‘夫’。再说了,他在外面不知道拈花惹草多少次,我偶尔一次也是天经地义。”这个女人眼放浪光,放肆的伸出手指抚弄他的胸前,表面上是在欣赏玉如意,暗地里是在为营造肢体接触做出的前奏。

  周亦扬躲开她放肆的手,身体靠后,转椅跟着靠到了墙根。

  “呦!我又不是鬼,瞧把你给吓得?周主任,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你,又不计较什么名分,我们最大限度也只能是暗渡陈仓,出去风流快活几天有什么不好?”

  “小吴,我们的关系最大也只能是同事朋友,其他那是不可能的。”

  “周主任,也许你觉得太唐突,没有关系,我会给你时间的,谁让我这么死心塌的喜欢你呢!”

  吴玉伸出食指在他的肩膀上划了一下,这可是一个明显的诱惑姿势,弄得他浑身汗毛竖起。她晃悠着肥臀和大波来了一个自认为优美的转身,桃花眼放射出两道电波,“周主任,听说杭州的丝绸最有名,你就给我稍一套丝绸内衣来吧,听说穿着很柔滑很舒服…..”

  这个女人提出的条件真是放肆!周亦扬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差点没给喷出来,他的脸涨成了关公,他从来没有给女人买过内衣,就连赵颜宁都没有过此待遇,他吓得拼命摇头:“不妥,不妥,我对女人的东西不懂,你还是找别人帮忙去吧。”

  “周主任,你不会买没有关系,我教给你如何买。”她突然一把拉开了外衣,露出里面粉色的胸罩,一对颤悠悠硕大的半圆体预要破衣而出。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政府女干部公然在办公室“晒”大波!虽然周亦扬六年没有近女色,即使是给他十个胆,像吴玉这样的女人他也不敢招惹,她丈夫常年在外经商,她就像一条寂寞难耐的母牛,看到男人就像看到了猎物。

  无论她如何施展魅伎,周亦扬都能坐怀不乱,此刻,他表现的像唐三藏一样淡然,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吴玉遭此冷落,气得大波晃动,狠狠白了他一眼,大叫:“假正经!”她拉上衣服,气呼呼的走出了门。

  周亦扬连忙摊开手掌,深吸了一口气,把肺里的“毒气”用气功给逼了出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他抽出一张纸巾,细心地擦拭玉如意,将这个女人的痕迹擦掉。

  当务之急,他最发愁的是去杭州开会一周,留两个小魔兽在家,他们不把家给掀了才怪!他厚着脸皮给老姐电话,老姐用其放鞭炮般的声音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工作难做家庭难养之类的怨妇话,将他的耳膜震的一起一落;刚拨了老妹的电话,还没等他开口,老妹就迫不及待地说去外地度假了,将“滴滴”的尾音留给他;父母在宁波刚过了上安稳日子,这点小事怎能忍心劳驾?

  真是没辙!提起周家的这对小魔兽谁不胆怯?

  周亦扬郁闷的掏出大中华点燃,狠命喷出一口烟雾,想想他们三姐弟小时候个个调皮,却能早早自力更生,现在不也照样混的有模有样嘛。他决定采取独立制,让这对小魔兽自己磨练!

  他买了一周需要的食物和用品,在本子上记录了各个时间段需要做的事情,身为他周爷的儿女,他相信他们会遗传老子那拼搏奋斗、顽强不息的血液,不但会独立照顾好自己,还会将自己的人生演绎的有滋有味。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