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紧急出手!

  • 小说:终极高手
  • 作者:秋风123
  • 更新时间:2017-11-08

小偷!

  叶枫自然知道这黄毛青年的身份,火车上这样的小偷有很多,很难杜绝,他倒是并没有多管闲事的打算。

  只是在叶枫看到这小偷慢悠悠的向着两位老人的方向走去之后,眉头还是皱了一下。

  这两位老人显然是乡下人,一身衣服满是污垢,头发灰白凌乱,面色坳黑,眉头紧皱,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

  在这两位老人怀里抱着一个骨瘦如材的小男孩,小男孩面色泛黄,眼窝深陷,神色萎靡,似乎生了病。

  “洋洋,你先吃点东西,我们很快就到江南市,一定能将你的病治好!”一直抱着男孩的那位老婆婆眼睛通红,话语哽咽,像是刚刚哭过,此刻对着男孩安慰道。

  “奶奶!洋洋疼,洋洋难受!”男孩努力的睁开双眼,看向憔悴的奶奶,说道:

  “奶奶,你怎么哭了!洋洋不好,洋洋现在不疼了!洋洋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奶奶,奶奶不哭!”

  小男孩很懂事,见到自己奶奶流泪,安慰道。

  见到这幕,周围的很多人心中不忍,当下有人问道:“老人家,这孩子得了什么病?怎么这么严重?”

  头发灰白的老婆婆听到别人问起,眼泪哗哗流下,哽咽起来。

  而坐在他身边的老汉,则是长叹一声,双目通红:“败血症,俺们县里的医生说要尽快截肢才能保住性命!只是俺县里的条件不行,要想止住病毒扩散,必须去江南市那里的大医院!”

  败血症!

  其余的旅客听到之后,皆是面色一暗,知道这孩子就算是截肢成功,这辈子也算完了。

  “孩子的父母呢?怎么只有你们老两口带孩子去?”

  听到这话,老汉的面色更加黯淡,深深透着一丝灰败绝望:“俺儿和儿媳妇在三年前出了车祸,没了!”

  老汉的话语虽然极短,但是话语中的绝望让周围的每一个人心中凄然。而那老婆婆听到提起自己的儿子,哭的更加厉害。

  “真可怜!这一家子算是彻底完了!”

  “是啊!即便是孩子手术成功了,他的后半辈子也毁了!”

  “哎!他们不会是骗子吧?”

  旁边的旅客大多数都异常同情两位老人,但是还有一些则以为他们是骗子,在骗众人的同情。

  不过那老两口根本就不在意周围旅客的态度,他们的心思全在自己孙子身上。

  叶枫听到那两位老人的话语,心中不由暗叹一声。他看到那男孩的腿上有很多瘀点和瘀斑,确实是败血症的症状。

  “那两位老人真可怜!”

  方清雪显然也听到了老人和旅客的谈话,美眸泛红,显然也在替那男孩感到难过。

  当下方清雪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张纸,而后在上快速写了一串号码,这才说道:

  “叶大哥,我出去一下!”

  叶枫一愣,不过紧接着站起身来,让方清雪过去。

  方清雪快步走到两位老人身前,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拿出两千块钱和那张写有号码的纸一起递给老人:

  “老爷爷,老奶奶,这些钱你们收下,到了江南市,若是遇到困难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帮你们的!”

  “姑娘,这……”

  两位老人此刻有些不知所措,刚才有人问起孩子的病症,他才随口一说,却压根没有想过搏取旁人的同情。此刻见到方清雪将钱和纸张递到自己面前,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老爷爷,老奶奶,你们收下吧!我身上带的钱不多,这只是我的一份心意!”方清雪看到两位老人要拒绝,便将钱塞进老人的手里。

  “好人啊!好人……洋洋,快!快谢谢这位姐姐!”两位老人感动的热泪盈眶,而在他们怀里的男孩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向方清雪:

  “这位姐姐,洋洋……谢谢你!”

  “洋洋乖!安心养病吧,姐姐相信你一定能够好起来的!”方清雪看到男孩可怜的模样,美眸中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掉落下来。

  紧接着又安慰了男孩一翻后,方清雪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只是在方清雪刚刚坐下,对面的赖宏斌便忍不住说话了:

  “我说清雪啊,你怎么无缘无故便给别人钱呢!你要知道,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骗子,尤其是在火车上,利用旅客的同情心,来骗财骗物!我看啊,你这次八成是上当了!”

  赖宏斌一脸精明的模样,只是他的话语,在方清雪听起来却异常刺耳。

  “这个社会上骗子是多,但是亲情却是骗不了的!那两位老人和那孩子之间便是亲情,他们不是骗子!”

  方清雪对着赖宏斌淡淡的说了一句,便神色清冷,不再说话。

  赖宏斌讪讪一笑,知道自己的话惹怒了方清雪,不过他的意识里依旧认为,那两位老人就是骗子。

  “我……我的钱,不见了!”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传来,瞬间引起众人的注意。

  周围的旅客转目看去,发现说话的人却是刚才那位老汉。

  此刻老汉面容惶恐的看着自己的口袋,他刚才想要将那两千块钱装进口袋之时,却发现口袋已经被人用刀片割破,里面给孩子截肢的一万块钱消失不见。

  老汉只感觉脑袋一晕,颓然摔倒在地。这一万块钱是他厚着脸皮借遍了整个村子才凑齐的,这是自己孙子的买命钱,可是现在……

  “奶奶,奶奶,你怎么?你别吓洋洋……”

  就在这时,男孩的哭声响起,却见那位老婆婆已经惊吓过度,昏倒在座椅之上。

  “孩他娘,你怎么了?孩他娘,你别吓我啊!”

  老汉一个轱辘爬了起来,扶住自己的老伴,凄声喊道:“救命啊!快救命啊!”

  “怎么了!怎么了?”

  周围旅客也慌了神,一边帮忙扶住老婆婆,一边七嘴八舌的问道。

  “我……我老伴有脑梗塞,怕是刚才受了刺激了!”

  老汉焦急的眼泪直流,手指颤抖着去掐老伴的人中,可是对方依旧没有醒转。

  “怎么办!怎么办啊!”老汉急的直抓脑袋,面孔之上满是绝望和无助。

  自从得知自己孙子得了败血症之后,老两口便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们砸锅卖铁,借遍乡邻,总算把孩子的救命钱凑齐,却不想在这里被人偷去。

  而现在自己老伴又昏迷过去,这接连的几重打击,几乎断绝了老汉的所有希望。

  “脑梗塞若是治疗不及时,很有可能落下偏瘫,甚至死亡!”

  “是啊!这种病现在太多了,而且很难根治!”

  “快叫乘警,或许他们有办法!”

  “对!叫乘警!不然真的完了!”

  周围旅客这才缓过神来,当下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立刻去找乘警,而余下来的旅客有的帮忙抱住男孩,有着帮忙扶住老婆婆。

  一时间,整个车厢乱作一团。

  “让我看看吧!”

  就在众人慌张之际,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嗯?莫非车上有医生!那真是太好了!”

  众多旅客还以为有医生在车上,当下大喜,只是在他们看到,说话之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之后,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老汉也是一愣,不过现在的他像是一个无头苍蝇,哪里还会多想。

  “小伙子,你看看我老伴,她怎么还不醒啊!”老汉急的眼泪直流,现在的他真的没有丝毫办法。

  青年正是叶枫,此刻对着老汉点了点头,而后便对老婆婆细细查看起来。

  方清雪和赖宏斌也早已围上前来,在看到叶枫走上前去查看老婆婆病症之时,二人都是一愣。

  “对了!叶大哥,你报的是临床医学,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方清雪美眸大亮,急声说道。

  看着方清雪对叶枫的热情程度,赖宏斌面色微微有些难看,当下嘴巴一撇,阴阳怪气的说道:

  “叶兄弟,你虽然报的是临床医学,但是一节课还没有上!我劝你还是不要那么冒失,不然出了什么事,你这辈子就倒霉了!”

  赖宏斌的话语虽然听起来像是好意劝说叶枫,但是实则告诉方清雪和周围的旅客,这叶枫只是一个大学还没上的学生,根本就不可能把老婆婆唤醒。

  方清雪刚才一直处于焦急状态,听到赖宏斌的话语,这才清醒过来,当下俏脸之上闪现一丝失望。

  不只是他,其余的旅客也是面色难看,若是真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治出个好歹,那可怎么办!

  老汉此刻也有些犹豫,不过看到叶枫热情的模样,不好阻止。

  “我相信大哥哥!”

  就在这时,洋洋却是说话了。他那小眼睛中满是热切,仿佛恨不得奶奶能够立刻好起来。

  孩子就是这么单纯!

  叶枫似乎也知道周围旅客对自己并不放心,却也没在意,只是对着洋洋一笑,而后将自己的双手贴在老婆婆的太阳穴上。

  “嗯?他这是干什么?”

  “是啊!要是医生不可能这么做的!”

  “……”

  众多旅客虽然惊疑不定,但是看到叶枫满脸严肃的面容后,却是没有打扰。

  脑梗塞是由于脑部缺血缺氧所引起的局部脑组织坏死或软化引起的,而叶枫现在要做的便是让这些坏死和软化的脑组织重新恢复活力。

  他的手掌紧紧贴着老婆婆的太阳穴,一丝丝肉眼看不见的能量渗入老人的脑部,缓缓清除和修复这些坏死的脑组织。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缓缓过去!

  周围的旅客尽数没有说话,他虽然感觉叶枫不靠谱,但是心中还是希望有一份奇迹发生。

  而在过去十多分钟,见到老人还没有醒转之后,众人再也不报什么希望。

  见到这幕,一直抱着看好戏心态的赖宏斌,嘴角浮现一丝浓浓的讥笑。

  哼!这个家伙是在故弄玄虚,想要引起方清雪的注意!只是……呵呵!

  “好了!我说叶兄弟,你就别在那装模作样了!我可告诉你,你耽误了这位婆婆的治疗,这后果现在必须要由你来承担!”

  赖宏斌双手环抱,面带冷笑的对着叶枫说道。

  听到这话,方清雪却不乐意了。俏脸寒霜,怒视赖宏斌:

  “叶大哥只是好意,若是救得了这位婆婆最好,即便救不了,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

  方清雪冰冷的话语让赖宏斌有些难堪,他的面色更加阴沉,将这恨意尽数记在了叶枫身上。

  只是在赖宏斌刚要继续反驳之际,突然有着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快看!老人醒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