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万分自责

  • 小说:首席的甜宠小青梅
  • 作者:清水丫头
  • 更新时间:2016-07-07

听完,原田脸上现出了微怒说道:“我们原家是不需要联姻,可是取个背景好的也是必要的。我看金小姐就不错,你要是没什么意见就这么定了。

  “好啊!你说选谁就选谁吧,我没意见。除了多多,我和谁订婚结婚都无所为,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你安排吧。”

  原田微怒的脸上己经变成了愤怒说道:“臭小子,说得是什么话呀!是你订婚,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慧在一旁听着父子两的谈话,又看着愤怒的丈夫出声安慰道:“老爷子,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青野不是答应了吗,你也就別气了,也别太难为青野了。”

  原田听完林慧的话,怒气稍稍减轻了些说道:“好了就这么定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就赶紧走吧,我要休息。”

  青野脸色阴郁地看着父亲说道:“我只有最后一个要求等我把多多送走,再喧布订婚,再这之前我不希望出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原田冷着脸说道:“好,依你。不过越快越好,托时间长了我不保证能不能不走露消息。”

  听完原青野站起身来,脸色灰复平静地说道:“那你休息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离开病房。

  出了医院,原青野坐进了车里,伸手摸出了身上的香烟,点燃,然后狠狠地吸了一口,以此来缓解心目中的痛,他此时,此刻非常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明明相爱,却要被逼着分开。

  更痛恨自己的自以为是,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无论什么阻拦,也分不开自己和多多。可现实却是如此惨酷的,自己不但不能和多多在一起,还得把她送到偏远山区去吃苦。

  想着多多从小,自己就宠着她,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帮忙收拾,从不需要任何人伸手帮忙。

  她连袜子都不会洗,做什么事都一踏糊途,离开自己该怎么办,由其是去偏远山区,那里没有电话,甚至连电视都没有,她该怎么办,想到这,原青野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悔恨的无以复加。

  平时并不抽烟的他,却狠狠地吸起了烟,闭着眼睛,倚在车背椅上,满脸的痛苦与懊悔。

  车门突地被从外面打开,快速地坐进了副驾驶坐,关上车门,手脚麻利地摇下车窗,嘴里却说道:“姓原的,想自杀这么死不了,烟太小了,只能受罪。”

  原青野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坐进车里的人说道:“令二少,你是鬼吗?为什么总会在我不想见到你时出现。”

  “我只是恰巧路过,看到你的车停在这里,过来瞧瞧,不想看到某人半死不活的样子,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或者做梦了呢!没想道真是你啊!”

  原青野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狠狠地抽着烟。

  令二少看着原青野,脸上那招牌示的妖媚笑容以经不见,伸手毫不客气地抢掉了原青野手里的香烟,气愤地说道:“原青野这么点屁大的事就把你逼成这样,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腹黑冷酷的原青野吗?”

  “你还是那个刚大学毕业冲满斗志,步步为营的原青野吗?还是那个在这个城市一提黑帝两个子,人人尊敬,黑道惧怕的老大吗?”

  原青野看着气愤不己的令二少说道:“你为什么生气,你不是应该高兴吗?我要是一厥不震,你不正好接守,我所有辛苦建下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产业吗?如果我没记错你不是以经惦记很久了吗。”

  令二少听完,愤怒的脸上又露出了妖媚的笑说道:“行啊,我还以为你为情所困,智商变低了呢!没想到还挺聪明,这么早就看出了我的目地。”

  原青野冷哼一声说道:“就你那小耙戏也能逃出我的眼,你也太高估自己了,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胡扯,下车。我想静一静。”

  令二少脸上又挂上了妖媚的笑,像是没听见原青野的话一样说道:“开车,去喝一杯,我请客。”

  原青野冷着脸,说道:“你想打架吗?不想就下车。”

  “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来吧!你先下车,咱两在比划。”

  原青野冷着脸,没有下车的意思,而是起车,加油门,蹭地一下把车子开了出去。

  令二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他嗳呦一声,撞上了车窗的玻璃上,待到坐稳,记上安全带,用手摸了摸额头,有些起包,他没好声地冲着原青野喊道:“你要谋杀啊!我可告诉你,我的脸要是留下一点点疤痕,我这辈子跟你没完,姓原的。”

  原青野没有理会令二少的唉嚎,收起脸上痛苦的表情,车子加速地快速开了起来。

  令二少唉嚎过后,心疼地用手轻轻地扶摸着额头,像是在抱怨原青野在,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完了,我的脸悔容了,都是你害的,要是泡不到美人,我非抢你的不可。”说着还不忘瞪了,原青野一眼。

  很快,原青野把车子停在了城东的娱乐城门前,下了车,面无表情地进了娱乐城。

  令二少紧随其后,脸上还是挂着那永久似的妖媚地笑。

  进了娱乐城两人直接坐到了吧台处,看着大厅里行行色色的男女,搂脖抱腰的,疯狂疯跳舞的,再加上阵耳欲隆的音乐声,真是热闹非凡。

  原青野让调酒师调了杯醉梦一生,端起杯摇晃了晃,仰头一口喝了下去,坐在旁边的令二少直皱眉,也没说什么。而是也让调酒师,调了杯普通的鸡尾酒,慢慢地喝着。两个人之间并没有说话,各自喝着各自的酒。

  直到原青野喝醉,令二少扶着他走出酒吧,把他扶到车里问道“你去那?”

  “回家,我要见多多。”原青野醉熏熏地说。

  令二少哧池以鼻地说道:”还是个情种,怎么不醉死你呢。”说着开车直奔原青野的别墅而去。

  到了别墅门前,令二少把车停住,下了车,打开原青野这边的车门,扶着醉熏熏的原青野下了车。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