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新生的天地(上)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看着面前小小的萌萌,梅雪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身高只有自己十分之一,如同小小人偶一般的她和刚才温柔拥抱自己的衔烛之龙联系起来。

  尽管两人面孔的轮廓异常的相似,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但是小小的萌萌身上理所当然的找不到衔烛之龙那温柔而包容一切的气息。

  化成人身的衔烛之龙,拥有着梅雪所梦寐以求的一切理想,仿佛将天地间所有的美好之物集合在一起。

  那温暖的拥抱,柔软的胸怀,以及如同大海一般包容一切的温柔,如同妈妈,如同恋人,如同梅雪憧憬的全部。

  姗姗来迟的第一千次恋爱,是梅雪最大的幸福,最美好的回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甚至让梅雪快要无法相信这是现实。

  失去了九百九十九次后才得到的第一千次完美恋爱,就如同要补偿那九百九十九次的伤痛一般,让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让他千疮百孔的心变得温暖起来。

  这一次,不是那种会突然出现的“冲动”,而是在冲动爆发之前就和他心心相印的甜蜜,那种双方身心合一,互相接受对方一切的快乐,是以前那九百九十九次恋爱都不曾有过的奇迹。

  这就是梅雪的第一千次恋爱,来的突然却又结束得更突然的奇迹之爱。

  衔烛之龙给予他的,是不求任何承诺的真心,是将自己的一切对他开放,也接受他一切的平等倾诉。

  两人拥吻,亲热的那些许时光,或许在现实中只是几次眨眼的短暂时间,但是在梅雪的感觉中却过去了仿佛一生相恋相爱的时间。

  衔烛之龙将自己过去的一切全部展现给他,让他看到了那片无比古老,无比神秘的洪荒天地,也看到了那世界最终的七天七夜。

  这其中,他记下了的只有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他的能力不足以解读那么庞大的信息,但是衔烛之龙没有强迫她。

  她只是单纯的,没有任何目标的将自己的全部开放给他看,在神魂结合之仪中,主动的,没有任何隐瞒的带他进入她的心中。

  同样的,她也进入了他的心中,感受着属于他的一切,感受着曾经一度沦陷进黑暗中的他心中的自卑,不安,恐怖。

  那是谁也不曾知道的梅雪的过去,在他离开孤儿院到入学天台山初级学院之间的断层,梅雪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噩梦。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梅雪,她也完全接受了,她包容了他的一切,不管是好的他,还是不好的他,她都全部拥抱在自己的怀抱中。

  她告诉梅雪,整个世界都抛弃梅雪,她也会和梅雪在一起。

  她告诉梅雪,那些黑暗并不是结束,也不是终点,而只是人生中的一段旅途,他已经走过的风景。

  她告诉梅雪,他要去的门后面会有更好的风景,会有更自由的天空,那是诸天星辰一起闪闪发光,大地和海洋再无隔阂的广阔世界。

  她告诉梅雪,喜欢和被喜欢,都是很美妙的事情,慧剑并非是为了泯灭人性,而是为了明悟自身而存在,所以不需要为恋爱而烦恼。

  如果喜欢,那就是喜欢。

  如果失恋了,难过了,可以用慧剑,也可以不用。

  梅雪是自由的,是不会被束缚的。

  该怎么使用慧剑,要不要使用慧剑,都是梅雪的自由。

  在相爱,相知的结合中,梅雪知道了很多很多东西,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最让他幸福的,永远是那一句:

  “我爱你,梅雪。”

  那是梅雪梦想过无数次,失败过无数次,一直一直想要听到的一句话。

  其实,他所想要的幸福,就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不需要风风雨雨,不需要死去活来,甚至不需要鲜花和礼物。从始至终,他所想要听到的,想要获得的,就只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一个梦而已。

  失败了九百九十九次,甚至自己都以为不可能再爱,所以挥剑斩断了过去所有的九百九十九次情缘后,最后的幸福却悄然间不期而遇。

  终于,有人对他说:

  “我爱你,梅雪。”

  终于,有人温暖的拥抱住他,包容了他的一切,和他心心相印。

  只是,这样的幸福未免也太过短暂,太过灿烂,如同一生只展开一次的花朵,在刹那芳华之后就凋零在了他的面前。

  梅雪很想哭,但是却没有办法在萌萌面前哭出来。

  或许,是因为他还没有放弃希望?

  或许,是她最后留下的话让他心底还怀有一丝丝的侥幸。

  “梅雪……难过吗?”萌萌看着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梅雪,轻声的说道。

  “你……是她吗?”这是梅雪最后的希望了,他想获得一个明确的答案。

  萌萌很困惑的看着眼前的梅雪,她已经把可以说出来的全部告诉了梅雪,那是她的妈妈衔烛之龙消逝前给梅雪留下的遗言,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理解的东西。

  她是妈妈,但是也是妈妈的女儿,梅雪的女儿,妈妈和梅雪所生下的女儿。

  她是妈妈给梅雪留下的最后的礼物,也是妈妈之前的妈妈。”

  她没有妈妈的记忆,但是可以做到妈妈做不到的事情,正是因为妈妈做不到,所以她才会出生,和梅雪在一起。

  她是萌萌,非人非神非圣非天非地,她的种族不是烛龙,而是“鸿蒙”。

  她是梅雪的,永远的,唯一的萌萌。

  这种时候,她要怎么做?虽然没有任何过去的回忆,记忆如同白纸一般,但是看着那么痛苦,难过的梅雪,萌萌总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什么在动来动去。

  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

  如果这时候,是妈妈该怎么做,会怎么做?

  似乎不需要思考,萌萌小小的身体随着手中的长明灯一起浮上了空中,然后吻上了梅雪的唇。

  没有理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萌萌本能的就知道,这是唯一让梅雪不再哭泣的方法。

  香香的舌头轻轻的滑进梅雪的口中,让梅雪的一切言语都停了下来。

  这是萌萌的初吻,她小小的脸蛋悄悄的红了起来,似乎有什么说不出的感情在心中涌动。

  “我……会和梅雪一直在一起的……”提起手中的长明灯,萌萌的大眼睛中洋溢着让梅雪心疼的坚定眼神。

  啊,真是不像样,居然会被这么小的女孩子,或许还是自己的女儿安慰了,梅雪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眼神也变得坚毅起来。

  没错,不能在这里放弃,烛龙最后的话语绝不可能是空穴来风,一定有什么玄机。

  或许,现在的他还无法领悟,但是只要不断的前进,他一定可以知道她最后想要告诉他的是什么。

  看到梅雪的精神回复了,萌萌的小脸蛋也开始充满活力。

  她提起手中的长明灯,看着大部分区域处于永恒黑暗的大地,轻声的说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最重要的起始之语:

  “萌萌说,要有光。”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