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崩溃的世界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轰隆隆!”整个世界都在动摇,一条又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在荒芜的大地上,将这本来就支离破碎的世界一点点的分割开来。

  “你,要死了吗?”看着那本来蜿蜒不见尽头的巨大龙躯开始断裂,崩溃,梅雪本能的就察觉到了这个真相。

  “嗯,我的寿命其实早就到了尽头,只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保护而苟延残喘了下来。一切其实早在那时候就结束了。”衔烛之龙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柔和。

  是啊,其实它早就已经死了,它所守护的洪荒世界已经彻底崩溃,它的身躯也随之生机断绝,现在的它其实只是躲藏进了山海经中的一缕神魂而已,连把头抬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或许,这也是那只灭世的灾厄黑鸟最终没有追杀它的原因,因为不管是它的身躯,还是它的神魂,都不可能再恢复了。

  在洪荒世界崩溃的那一刻起,它其实就已经陨落,在这里的其实只是它最后的执念,无法瞑目的亡魂而已。

  之所以还能和这块洪荒世界最后的碎片一切残留下来,恐怕完全是因为《山海经》的庇佑吧,否则生机和本源之力都已经断绝的它,连苟延残喘都做不到。

  现在,该是它回报《山海经》,并且将自己无法完成的愿望和未来托付给《山海经》新的主人的时候了。

  梅雪为什么会被《山海经》选上,在看到金毛玉面九尾狐和相柳被他带来这里的时候,它似乎终于明白了一些。

  有些事情,是只有梅雪可以做到的,除了梅雪以外其他人都不行。

  所以,他被《山海经》选中了。

  所以,他继承了那把大自在慧剑,拥有了智慧之光。

  这不是偶然,那是梅雪和《山海经》的缘。

  “不必伤心,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结束,我只是做出了一个选择。”在梅雪的耳边,衔烛之龙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那古老而沧桑的声音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只是,梅雪并没有察觉到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不是说可以继续沉睡下去吗?”虽然眼前的远古巨龙和自己相处的时间总是匆匆忙忙,甚至还被开过玩笑,但是梅雪依然尊敬这古老的生命。

  在它的身上,他感受到的是一种经历了无数岁月后的智慧,那是老师,是大道的先行者,是他无法企及的强大生命。

  他应该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它学习,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山海经》他还有太多的不明白,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衔烛之龙比起来,他就如同牙牙学语的婴儿一般。

  “确实,但是那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我的时间和你是不一样的,如果等我沉睡的话,再过千年万年你也无法彻底掌握山海经的力量。”

  “所以,我不应该继续拖下去了。”

  “新的山海经,是属于你的山海经,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

  “现在,准备好接受我最后给你的礼物。”

  大地碎裂,无数炽热的岩浆从地底喷射而出,肆无忌惮的流淌在荒芜的土地上,将那一片片的血迹全部蒸发。

  一声声的巨响声中,太古洪荒世界最后的一块碎片终于也走向了终结。

  “最后的礼物?”梅雪不明白衔烛之龙要给自己什么。

  “是的,虽然可能你会有些不那么愿意,但是这是我唯一可以留下的东西。”衔烛之龙的龙躯已经彻底从大地上消失,和那无数炽热的岩浆融合为了一体。

  现在的衔烛之龙,只剩下了那位于天空最中央的长明烛还可以证明它的存在,那曾经蜿蜒不知道多少万里,化为群山守护这这最后洪荒世界碎片的巨大龙躯已经彻底消失了。

  大地上,只剩下血和火的熔岩之海,以及那洒遍了每个角落的水晶泪珠,那是在这片熔岩之海中唯一无法被融化的东西。

  “好好看着,这是一个世界最后的样子。”衔烛之龙略显悲伤的看着那片血和火的熔岩之海,这是世界最终的样子,也是世界崩溃时必然出现的光景。

  当地壳再也无法压制大地之下的岩浆,那蕴含毁灭之力的熔岩全部从地底喷射而出的时候,也就是世界再无挽救之法,所有生灵失去立足之地,走向灭亡的时刻。

  地,水,火,风全部失衡,天崩地裂,就是相容此刻的末日光景。

  只是,它从未想过,最终是由自己来结束这片洪荒世界最后碎片的生命。

  哪怕这块大地只剩下它残破不堪的身躯在苟延残喘,再也没有其他的生灵,但是亲眼看着它的灭亡,依然是衔烛之龙无法承受的伤痛。

  每一块地面的碎裂,都如同它身体的一部分被剥离,每一次熔岩的爆发,都是它在流血。

  这片世界的灭亡,也代表着那遥远的太古洪荒世界终于彻底淹没,再也没有剩下来自那个世界的大地。

  这一切,都是为了新的开始,为了那个梦想。

  那血和火所奏响的,是终结的序曲,是通往未来的道路。

  “梅雪,准备好了吗?”衔烛之龙的声音轻轻的缠绕在梅雪的身边,再也不复最初的古老和沧桑。

  那是一种充满希望的声音,是万物萌发,生命起始的声音,是为了将新的世界所创造出来而向过去告别的声音。

  “嗯。”梅雪的声音充满不舍,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和这从远古而来的巨龙说,有很多事情想和这大道之路上的先行者请教。

  和这不知道渡过了岁月的远古巨龙比起来,他还太过浅薄,太过无知。

  他不曾想过,这么快就要和它告别,从此在完成《山海经》的路上只能一人前行,独自一人去看那诸海群山无限的风景。

  和小狐狸不一样,这衔着长明烛的巨龙是他的老师,是一直指引着他的引导者。

  在即将别离的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以至于根本没想过这么快就迎来了别离的时刻。

  “天地初生,我生天地分,我灭天地陨,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衔烛之龙的声音再次响彻天地,将这个世界所剩下的全部本源之力召唤了过来。

  “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第一道血色熔岩柱冲天而起,化成了一根直接连接天地的天柱。

  “轰隆!”同样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一根又一根的血色熔岩柱从早已经支离破碎的大地上拔地而起,回应衔烛之龙的召唤,在天地间形成了一大片血色的森林。

  “梅雪,和我结合吧。”衔烛之龙的声音包裹着梅雪,说出了那最后仪式所必须的步骤。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