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加油,小柳!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这……这难道是……梅雪退后一步,用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

  对于这种状况,梅雪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比任何人都熟悉。

  这代表,他的那种冲动又出现了。

  大自在慧剑斩却了他过去的九百九十九段全部以失恋为结束的情缘,却没有办法改变他的这种奇怪体质。

  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从太过容易喜欢上美丽少女的冲动中解脱出来。

  正是因为这种仿佛被诅咒了一般的体质,他才最终决定不再喜欢任何少女,亲手斩断这无尽的循环。

  所以,当诅咒再临,梅雪毅然拔剑。

  剑名大自在慧剑,佛门的无上至宝,斩断一切情缘的慈悲之剑。

  只有梅雪可以知道的世界中,一道代表大自在,大智慧之力的金光落下。

  才刚刚萌发的些许情愫瞬间被无情的斩断,刚刚才发芽的小小恋爱种子还没有孕育成型就消失在梅雪的心湖中。

  于是,梅雪可以安心而坦然的面对自己面前的红衣少女,单纯的欣赏她的美丽和纯真,而不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这就是大自在慧剑所具有的大神通,大智慧。万千情愫,千般缘分,当梅雪挥剑后,全部会被切断。

  梅雪已经放下了,不再执着,因此当那诅咒般的冲动再现他必然会挥剑而出,斩断这些终究不会有结果的情缘。

  挥剑断情,明确自身所持之道,求得大自在,大智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是梅雪给自己选择的道路。

  他已经不愿意再陷入无边情海之中,在自身的的奇怪诅咒体质改变之前。不管再有多少次冲动,遇到多少美丽可爱充满魅力的少女,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挥剑。

  对于他来说那单纯的憧憬着恋爱的时光已经是遥远的往事,现在的他面前有更远大的理想,更广阔的世界。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挥剑斩断和眼前红衣少女之间的情缘后,梅雪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小柳,却不知道这个温暖的笑容让小柳的心跳加速得有多么厉害。

  是梅雪!

  是真正的梅雪!

  是她所喜欢,最最喜欢的梅雪。

  不是梦也不是幻想,梅雪就在她的面前,微笑着看着她。

  啊,多么的幸福,刚才那一点点刺痛一定是错觉,因为现在对着她笑着的梅雪,明明就是那么的温暖,丝毫没有那转身而去的冷漠。

  这是她所知道的梅雪,总是带着淡淡的温暖,总是和她在一起的梅雪。

  “你好,你也是药师吗?”将自己心中不该出现的东西斩断后,梅雪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自己面前的红衣少女。

  不看还好,这仔细一看他不禁吓了一跳。

  这,这是哪里来的仙家千金,名门淑女!

  他不是瞎子,更不是一无所知的笨蛋,眼前红衣少女身上所穿的仙衣,那古老的九头发饰所代表的是什么他一清二楚。

  这样的仙家淑女,怎么会跑这种地方来?只是看了一眼,梅雪心中就浮出了这坊市中所有人一样的疑问。

  “那……那个……我不是药师!”小柳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梅雪,抱着的两个药鼎差一点要掉下来。

  不是药师,那么买这些二手药鼎做什么?梅雪的疑问也是坊市中所有人的疑问,这等身家亿万仙石的仙家千金,怎么会看上这种二手货色。

  小柳有些委屈的看着梅雪,通透的红色眼睛中快要掉出眼泪来。

  因为……这是你想要的啊……梅雪。

  为什么,不记得我了?我明明就在你的面前,为什么在你眼中完全看不到再会的眼神。

  “啊……是我多事了。”看到小柳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梅雪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失礼。

  别人想买什么,想拿这药鼎做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眼前的这位少女可不是他这样的平民子弟,而是一件衣服就可以买下好几个城市的仙家淑女,随便买几百上千个药鼎砸着玩都行。

  果然,还是放弃算了。这个四方鼎即使有着单独使用失败率飙升的缺陷,但是本身的品质绝对是完美无缺的,对于他这样穷得叮当响的药师来说已经是物超所值,再奢望什么就太不知足了。

  “谢谢了,老人家。”梅雪抱着略显沉重的四方鼎,向卖鼎的老人告别。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早些炼好药的话他今晚可就要露宿街头了。

  然而,当梅雪准备离去的时候,他的衣角被轻轻的捏住。

  转过头来,梅雪看到的一双蕴含了太多太多感情的美丽眼睛。

  委屈,不安,害怕,如同快要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光是看着这对眼睛,梅雪就感觉自己似乎犯下了什么天大的罪孽。

  可是没有啊!他和眼前的少女明明是第一次见面。

  他是出身孤儿院的贫寒子弟,她是身穿仙衣的仙家淑女,两人的身份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应该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平行线才对。

  可是为什么她的眼神会那么的悲伤,委屈,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一样。

  “那个……有什么事吗?”梅雪小心翼翼的试探对方的心意。

  “我……不认识了吗?我是小柳啊。”小柳忍住想哭的冲动,用足以将钢铁融化眼神看着眼前的梅雪,她所喜欢的少年。

  “小柳?”梅雪把自己记忆中极少几个和自己有关的女性名字翻来覆去的想了一遍,百分之百的确定里面没有这个名字。

  “抱歉,想不起来了,是以前我的病人吗?”梅雪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接近不可能的解释了,虽然他印象中从没治疗过如此美丽的病人。

  小柳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但是她却拼命的忍耐着,用力的手都快将梅雪的衣角捏破。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小柳,你是为了什么而冲出秘境,来到这里的。

  小相牺牲了那么多,付出了快要丧命的代价才让她走出了秘境,不是让她来这里哭泣。

  人类不是有那样的谚语,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她和梅雪之间能够再次相遇,已经是跨越了世界障碍的奇迹。

  所以,要努力,要加油,绝对不能就这样放弃。

  因为,她最最喜欢的人就在这里,就在同一片天空下,她和他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沐浴着同样的阳光。

  过去,是梅雪主动走进了她的世界,给予了她阳光和温暖。

  这一次,她要完成那时候没能完成的梦想,完成那时候没能完成的约定。

  擦掉眼角边湿湿的痕迹,小柳对着梅雪笑了,那是灿烂如夏花一般的幸福微笑。

  “不是,但是我想和你一起炼药,好吗?”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