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消失的身影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青墟最深区域,梅雪的背影渐行渐远,眼看着就要消失在小相和小柳的眼帘中。

  “等等!”不顾自己的身体依然没有复原的现实,小相驱动着那巨大的九头蛇躯追了上去,而位于蛇尾的小柳则是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大大的眼睛中眼泪不断的落下来。

  那块古木的长生护符被她紧紧的攥在手心,却无法相信刚才那个用冰冷无比的银色水晶剑贯穿血珠的人是自己无数次梦中牵手的少年。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梅雪?

  你,是梅雪吗?

  混蛋,你伤到小柳了!相比起迷惘的小柳,小相则是更加的愤怒,同时无法相信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和梅雪再会。

  那一天,她不得不离开天台山秘境返回青墟后,呆呆的沉浸在无尽血海的最深处七天七夜。

  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感受,仿佛自己已经变成真正大海深处的鹅卵石,只有这样才可以忘却那些不该有的感情。

  直到七天七夜后,小柳醒了过来。

  虚弱的小柳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掉眼泪,而且是大滴大滴的掉眼泪。

  明明她还没有哭,但是她却替她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光了。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小柳的恸哭,因为小柳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或许再也见不到的宝贵之物。

  人类的生命是很短暂的,身为青墟主宰的她只要秘境不灭,几乎可以永生不死,但是是人类只需要一次灾难,一次病痛就可能猝死。即使无病无灾,不是仙术士的人类也很少有能活过一百二十岁的。

  或许,正因为生命短暂,人类才会那么努力的想在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

  或许,正因为珍惜时光,所以那个少年才可以在相遇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勇敢的对她说出“我喜欢你……”

  然而,后面的那个名字不是小相,而是小柳。她最珍爱的妹妹,愿意牺牲生命保护的人。

  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小柳时,她是多么的高兴,将那块普普通通的长生护符藏在了她性命相连的血珠核心中。

  那可是连她都未曾进入的区域,小柳生命的核心,将那块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护符放在那里,代表着什么实在是太过明显。

  如果,如果那一天不是她去那里,如果那一天小柳醒了了,想必一定会对他说:

  “我愿意,我也喜欢你,梅雪。”

  啊,如果是那样该多好,如果她没有给梅雪那致命的一剑,让小柳可以快快乐乐的和他渡过十天时间该有多好。

  一切都是她的错,因为她的插手,两情相悦的一对错过了互相爱慕告白的机会。

  因为她的大意,那珍贵无比的时间就那样被错过了。

  梅雪喜欢小柳,小柳也喜欢梅雪,明明是这么简单的幸福,只是十天时间的初恋,却毁在了她的手中。

  所以,不隐藏起来不行,她并没有任何资格去接受那样的告白,哪怕她说谎将那块长生护符藏起来小柳也不会有任何疑心。

  纯真,善良,总是为他人着想,比起那样光辉灿烂的小柳,她就如同黑暗中的血色梦魇,没有任何资格去玷污她的真心。

  所以,这样就好,将那份告白,梅雪最后的心意全部告诉小柳,就那她曾经抓在手里久久无法松手的长生护符送给她。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她最重要的妹妹,比自己更重要的人。

  这一点点难过,一点点想哭的感觉,就全部锁在内心的最深处,谁也无法触碰的地方。

  记忆中那个少年的笑容,温暖的手,甜甜的糖果,全部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只有在难过到无法忍受,无法控制的时候,才拿出一颗轻轻的舔一舔,回忆那阳光明媚的时候,那深藏在心中的柔软。

  这几年的时间,她已经吃掉了两粒糖果,当那些堆积成小山的糖果消失的时候,大概她也就可以不再难过了。

  这样就够了,她不允许自己奢求更多,只是舔着那甜甜的糖果时,总是忍不住的有些眼疼—那一定风儿太过喧嚣了。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

  为什么,你会变得如此的强大?

  为什么,你会对小柳视而不见,你明明已经发现了!

  你这个大骗子!梅雪!

  …………

  身后似乎传来什么愤怒的声音,似乎还有少女悲哀的哭泣声。

  但是梅雪听不到,他的脚步稳定而有力,没有丝毫的迟疑,甚至眼神也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如同深邃的大海。

  虽然九幽之姿已经悄然褪去,但是变回了本来样子的梅雪身体中夺取自九头巨蛇的血珠爆开几颗后,很快又发动了山海经赋予他的另外一种姿态—金毛玉面九尾狐变。

  朦胧的雾气中,梅雪的头上多了一对金色的狐耳,身后多了一条柔软的金色狐尾,行走之时身影如梦如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青墟第九层的尽头。

  拖着残破不堪的躯体赶过来的小相和小柳看到的,只是那一缕缓缓散开的白色雾气,再也找不到昔日那个少年的身影。

  “呜……呜……呜……为什么……”小柳到现在也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但是,她不可能会认错那个背影,更不会认错那一剑停下来的瞬间,那双叹息的眼睛,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的双眼。

  即使眼睛的颜色变了,甚至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但是只要看到那个眼神小柳就知道是他,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那个曾经牵起她的手的少年。

  对于长生的秘境种族来说,几年的时间几乎一眨眼就过去了。小柳还才刚刚设计出新的破界珠的轮廓,拼命的寻找着去人类世界的新方法。

  她怎么也想不到,是梅雪先找到了她,并且是用如此非同寻常的方式。

  “梅雪!”已经恢复了三个头的小相对天狂吼,震得青墟第九层地动山摇,然后不顾一切的裹着小柳向通道冲了过去。

  她要他给她一个答案,她不在乎他砍下了自己的九个头,但是绝对无法原谅他对小柳的无视。

  是你,对小柳伸出了最初的手。

  是你,呵护着小柳,让她的心跳加速,变得幸福。

  是你,即使面对她发出的死亡威胁也没有放弃和小柳见面。

  是你,亲手将那代表恋爱证明的长生护符交到她的手中,向小柳告白。

  那么,你怎么可以这么的不用负责,难道你听不到小柳声音,看不到小柳伤心的眼泪!

  然而事实的真相确实是如此。

  在梅雪的世界中,听不到小相愤怒的声音,听不到小柳忍不住哭出来的声音。

  在梅雪眼中的世界,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除了那从未停下的雨声。

  雨,一直下。

  梅雪,依然独自一人走在大道之路上。

  “杀戮”之路已经结束,获得了足够战利品的梅雪此刻接受的是即将改变他一生的全新道路。

  “滴!滴!”轻灵的雨声回荡在梅雪独自一人的世界中,一点一点的向他述说着天地万物的奥秘。

  梅雪的每一步,都伴随着这蕴含天地之理的雨声。

  他的脚下本来没有路,但是他走过的地方却自然的变成了路。

  每一滴雨点落下,都在梅雪平静的心湖溅起一道波纹,映射出一段过去的记忆。

  那是天台记忆中的最绚烂的风景,是那些朝着天台前进的大修行者最巅峰时刻的回忆,是天台最宝贵的宝物。

  这些记忆,现在的梅雪只能惊鸿一瞥,无法真正的理解其中的奥秘,但是其中的一切都已经落了梅雪的心湖中,等待着再次浮现的那一刻。

  当梅雪解开了天台所有残缺大道脉络的迷锁,也就是那个“连连看”的游戏的时候,这一切都会成为他的东西,现在只是提前展现给他看而已。

  而光是如此,就已经让梅雪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光影中。

  他时而化身为只有一手的独臂剑客,挥手之间无数剑气纵横,切割天地。

  他时而化身为身高三米的巨人,一拳之下大地崩裂,粉碎山河。

  他时而手握画笔,以天地为画卷,以诸海群山之力为颜料,画出天地阴阳八卦图,镇压地水火风。

  他时而身穿黑色仙衣,挥手之间即是万鬼呼啸,天地恸哭。

  最后,君临这一切之上的是一个孤独的白衣剑影,一剑出,天地碎,山河崩,阴阳颠倒,星河卷落。

  那就是天剑,无上天剑。

  “轰隆隆!”在梅雪的身后,无尽的血海开始淹没一切,血海之中九头巨蛇的身影咆哮着,护着那哭泣中的少女追赶着梅雪的背影。

  然而不管她怎么努力也追不上,明明看得到笼罩着梅雪的那一缕白色雾气,可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如同隔着一整个世界那么遥远。

  平时只是一个念头,一次摆尾就可以冲过去的简单距离,此刻却变成了咫尺天涯,不管她使出多大的力量也无法再靠近一步。

  然后,梅雪停下了脚步,一直轻轻落下的雨声也停了下来。

  “再见。”这是梅雪对小柳,小相的告别,哪怕他已经想不起她们的名字。

  下一步,梅雪的身影消失在了青墟中。

  “是他!就是他!”苍海三兄弟中的大哥第一个发现了从入口出来的梅雪,看到了那朦胧的白色雾气。

  雨停,心静,因为一切已经结束,这次的大道领悟已经自然到了尽头。

  梅雪微微一笑,然后白色的雾气中出现了一面水镜。

  金毛玉面九尾狐大神通,镜花水月,发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谁也没有看穿白色雾气中少年的真面目之前,梅雪的身影飘然远去,悄悄的融入了山水之间。

  至此,彻底改变了梅雪一生的“青墟试炼”结束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