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那时候的离别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啊!”被无尽血海卷进去的偷猎小队除了沙河以外,一瞬间就被化成了一滩血水,成为了这片血海的一部分。

  “你!你是……”展开血河印苦苦支撑着的沙河全身抽搐着快要说不出话来,和这片无尽血海相比,他所吸收的那点人类精血简直就是萤火虫和太阳的区别。

  那细小的躯体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血海之力,这片无尽血海中蕴含的气血之力以人数来计算恐怕足有亿万之多,那是血河印神通修炼到十全大圆满境界也达不到的高度。

  这已经是传说中的无上神通,人类之躯几乎不可能掌握的逆天之力。

  “啪!”支撑了十几秒时间后,沙河周围的血罩终于也化成了一滩血水,被这片无尽血海吞噬了进去。

  “你是……主宰……”在最后的最后,修炼神通力有成的沙河顿悟了小相的真正身份,甚至从那无尽血海中看到了一个拥有九个头颅的巨蛇身影。

  “阿弥陀佛……原来这就是我的果……”临死前的那一刹那,沙河想起了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被自己屠杀过的那些秘境种族,为了修炼血河印不择手段吞噬的人类精血。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被这片血海吞噬就是他的报应。

  “不可回……不可知……观自在菩萨……”身躯融化成血水前,沙河拼尽全力念出了人生最后一句佛言,一道金光在无尽血海中一闪而逝。

  “混蛋!你居然敢做这种事情!”小相勃然大怒,但是却迟了一步,没能拦截下沙河最后的这道佛光。

  这不是用来攻击的佛光,而是大彻大悟后的沙河对秘境“周冲”的空间通道施加的舍身大咒,将这个被小相硬生生用大神通力撕裂的通道开始复原。

  本来这个通道就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小相所撕开的口子每一天都在缩小,而沙河最后的舍身大咒更是让这个过程加快了好几倍。

  其结果就是通道被撕开的口子已经快要无法容纳小相的本体出入,她所能停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直接被缩短到了可以开始倒数计时的阶段。

  如果不在倒数计时结束前回去,她的本体就要被半永久的困在这个秘境中了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她并非这个秘境的主宰,在这个秘境中的实力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甚至待久了以后力量还会不断减弱。

  本来像她这样强大的秘境主宰就不该出现在这个小秘境中,所以这种减弱是不可逆的,甚至可能会给她的本体带来巨大的伤害。

  还有多少时间?一小时,半小时?小相驱动着自己的本体来到半破裂的通道前,发现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

  甚至,如果她现在不赶快回去的话,马上就会受到必须沉睡的伤势,空间风暴的滋味可不是一般人有资格承受的。

  但是,明明现在就必须回去,小相却迟疑了,虽然已经命令着自己的本体挤进了空间通道中,可却迟迟没能踏出那离开的一步。

  只要一步,她就将和自己的本体一起离开这个秘境,然后告别这里的一切,回到安全无比的青墟中。

  在青墟中,她是唯一的主宰,万物之主,没有任何需要害怕的东西。

  可现在,这个心情是什么?

  悔恨,沮丧,焦急,为什么她会这样,为什么她的心这样的酸涩。

  “只是一点点时间,给我一点点时间。”对着自己挤在入口处本体痛苦不已的本体说了声抱歉后,小相飞快的冲出了秘境。

  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该告别了,小柳,对不起,没能完成你的约定。

  最后,最后再见他一面,然后这一切就结束了。

  初生的太阳照耀在不断拍打着海洋的波涛上,落下点点的碎金色,在那个充满回忆的沙滩边,梅雪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小柳的到来。

  手中的长生护符被他擦了又擦,已经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但是梅雪还是忍不住又擦了一遍,用来缓解自己的紧张。

  今天的小柳好像迟到了一些,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为什么,总有些不好的预感,好像已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小柳,你还好吗?

  “轰!”一道巨大的波涛从近海的方向高速拍来,将等待着的梅雪全身浇了个透心凉。

  浪花飞舞中,那熟悉的红色身影出现在了梅雪的面前,眼中是说不出的焦躁和悔恨。

  “小柳,你来了。”梅雪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水珠,露出了略显羞涩的笑容。

  “对不起,我想……”心情异常沮丧的小相看着似乎很开心的梅雪,几乎无法将自己马上要离开的消息告诉他。

  明明,这些日子是这么的愉快。

  明明,她已经很顺利的将小柳扮演到了最后,甚至快要分不清楚自己是小柳,还是小相。

  明明,破界珠的时间还没有完全用完,她还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情。

  但是,都结束了,因为她的一时大意,没能注意到那个和尚最后的舍身咒,她不得不吞下自己所酿成的苦果。

  这开心,无忧无虑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所以,她来向梅雪告别,并且要说出来。

  今天的她不用再扮演小柳了,她是小相,现在可以说出来,要马上说出来,因为她已经没有时间。

  人类的生命是那样的短暂,等她再得到破界珠从青墟中出来恐怕已经是百年之后,和眼前的他大概是再也没可能见面了。

  离别来得是如此突然,她甚至不知道这时候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好,明明想笑着告别,可鼻子却总是酸酸的。

  为什么没能注意到呢?明明是小柳这么期待的时间,她却因为那么简单的失误而葬送掉了最后剩下的这几天时间,连她自己都快要无法原谅自己。

  “小柳,我想送你一样东西。”梅雪认真的,用灼热的眼光看着自己面前的红衣少女。

  此刻,在他的眼中,她就是阳光,就是大海,就是那世界上最美丽的少女。

  他不在意她的身份,种族,出身,此时此刻的他只是单纯的喜欢着她,真心的爱着她。

  所以,他将手中散发出古木清香的长生木牌送到了她的手心。

  “小柳,我喜欢你。”

  很简单的话语,不需要其他任何的甜言蜜语,这是梅雪真心的告白,毫不掩饰的心意。

  小相呆住了,看着梅雪那清澈的大眼睛,一瞬间迷醉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天真而热情,看不到丝毫的虚假,在他的眼睛中只能看到那温柔的红衣少女。

  那个少女她很熟悉,却又很陌生。

  是她吗?

  不,不是,因为梅雪喜欢的是那温柔,可爱,不知世事的少女,而不是她这个手中沾满鲜血,刚刚才将一整堆人类用无尽血海吞噬的青墟主宰。

  梅雪眼中所看到的,所喜欢的,从来就是那个纯真的少女,而不是她这个满手血腥的怪物。

  是啊,梅雪喜欢的是小柳,从一开始,这件事情她不是早明白了吗?如果不是她和小柳是一体同心的,只要不露出杀气,装成和小柳一样谁也分辨不出来,她根本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因为她可是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他致命一击的凶手,那贯穿心脏边缘的一剑可不是玩笑,而是确实的要下杀手。

  如果那时候的梅雪露出了丝毫仙术士的波动,等待他的就是彻底贯穿心脏的绝杀。

  没错,她就是这样的凶手,为了守护小柳哪怕杀得血流成河也不会有任何手软。

  残酷而暴虐,对人类赶尽杀绝,这才是青墟主宰,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所以,当然不可能被喜欢的,更不可能被告白,甚至连接受这个礼物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她的一切都是谎言,都是伪装,她不曾拥有过和小柳一样的温柔,她不曾想过用温柔的心对待人类。

  在她的眼里,一切的人类都应该是敌人,是可以随手杀掉的对象。

  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她会这么的心痛,会这样的悔恨,甚至眼睛中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要落下来。

  是羡慕,还是嫉妒?不,不可能的,只是区区一个人类而已,只是她为了完成小柳的心愿不得不暂时照顾一下的软弱人类而已。

  他没有任何的神通力量,没有任何可以和她相提并论的东西,没有任何资格可以和她在一起。

  只是给她买了好吃的糖果,只是和她一起去河边抓河蟹,只是总是会说些让她笑出来的笑话。只是一直一直和她在一起,平等的看着她,倾听她的声音,让她不再寂寞而已。

  只是,这么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只是,做了以前没有任何人对她做的事情而已。

  只是,小柳喜欢,她也……的人类而已。

  只是,再也见不到了而已。

  心中的某处,某个脆弱的东西终于碎裂开来,那是小相以为自己从来不曾拥有的东西,无比珍贵却从来没有发现的东西。

  将梅雪的护符紧紧的抓在手心,将那上面的字迹一点一点的记在心中永不忘记,小相对着梅雪露出了最后的笑容,酸涩而快要哭出来的笑容。

  “笨蛋!你认错人了,我是小相!”

  随后,血影一闪,小相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梅雪的身后。

  “你要付出代价!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当我下一次出来后,一定一定会来找你。不管你多少岁了,是不是老头,只要你还活着,我都会找到你。”

  “小柳是天才,真正的天才,她一定会找出办法的,到时候,我会带你去我的世界。”

  “时间,到了……”

  “再见,梅雪。”

  红色的身影低下头,在初升的阳光下轻轻吻了晕迷过去的梅雪一下。

  那是告别的最后之吻,也是少女一生一次的初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