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小相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第二天,梅雪满怀憧憬的来到和小柳约好的沙滩边,再次看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不断翻转的海波中,她独自一人站在水波之上,冷冷的注视着那无边无际的大海,背影稍显寂寞。

  在看到那个寂寞背影的第一眼时,梅雪就发现了今天的小柳和昨天的完全不同了。

  昨天的小柳,沉醉于海浪的声音中,欢笑着,和那片水之色融合在一起。

  今天的小柳,只是站在那里,就散发出无尽的威压,如同要征服大海一般毫不相让。

  那股气势,那股压迫感,梅雪以前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

  好像,有哪里不对?

  面对着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红衣少女嘴角露出了沉醉的表情。

  但是,那并非小柳那样单纯喜欢的表情,而是无比渴望,无比贪婪的眼神。

  她身体中所流动的血液正在躁动,对这巨大的海洋,对这亿万水波发狂。

  因为她身体中的血乃是上古水神后裔的神血,河流,海洋全部都是她所控制的领域。

  可惜,那已经是遥远过去的事了,现在她身体中所拥有的力量不足以支配这片大海,甚至会被这诸海群山的法则压制住,连秘境都不能离开。

  这真是可笑的命运,身为水神后裔的她居然无法自由操纵这片海洋。

  这种不爽,该怎么发泄才好?

  “小柳?”身后传来了陌生的声音,红衣少女转过身,看到了那个穿着布衣的少年。

  她知道他是谁,正是因为他她才特意来到这海边。

  大海真好啊,用来毁尸灭迹再好不过了。

  “很遗憾,你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梅雪。”转过身来的“小柳”用充满煞气的眼神看着还不知道自己必死命运的少年,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血色的长剑。

  那剑一出,她身后的整片海洋都在颤抖,那正是水神之力沸腾的象征,连破界珠也无法隐藏的杀气。

  “你在说什么,小柳?”梅雪奇怪的看着站在水波之上的少女,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面临了绝境。

  “不会疼的,一下子就好。”“小柳”手中的血色长剑轻轻的颤抖,渴望着鲜血的滋润。

  下一秒,“小柳”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梅雪的身后,手中的血色长剑上多了一丝温暖的血色。

  “再接近小柳,我就吃了你。”这是梅雪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秒,梅雪的表情彻底凝固了,然后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

  “小柳”,不,小相的出手和她所说的一样快速,准确,无情,手中长剑贯穿梅雪胸口的时候甚至没有让他感觉到痛苦。

  一切在一瞬间就结束了,小相以超绝的剑术秒杀了梅雪,梅雪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秒掉了。

  “很好,这样的话小柳就安全了。”小相收起手中的剑,然后仔细捏了捏梅雪的脸颊,看了看欺骗小柳的人类长什么样后,潇洒的离去。

  半个小时后,梅雪咳嗽一声,从海浪中爬了起来,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前。

  被揍了?梅雪只记得“小柳”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秘境中清醒过来的小柳鼓起嘴,将一直戴着的九头蛇水晶发饰用头发封住,编织出了一个小笼子算是无声的抗议。

  “啊,是我的不对,不过一切已经结束了,小柳你还是忘记那个叫梅雪的人类吧。”自己犯下的事东窗事发了,小相却没有丝毫的内疚。

  那个叫梅雪的人类必须死,这是天地的至理,是无上的大道,她这可是替天行道了。

  “梅雪又没有死,我为什么要忘记。”小柳眼睛红红的,只有她知道小相的攻击是多么的可怕。

  那一剑,只要再偏左一点点,梅雪的心脏就要被贯穿了。

  巧妙的通过心脏和胸腔之间的空气,制造出瞬间断绝心脏血流的伤口,封死对方的神经和灵力,这已经是接近神技一般的技巧。

  这就是小相,青墟主宰的可怕实力。

  相信被那一剑贯穿身体的时候,梅雪感受到的是真正死亡来临的恐惧。

  …………

  “还真是危险。”梅雪检查了自己的那个伤口,得出了和小柳一模一样的结论。

  这一招,再过一点就会让他再也醒不过来,是名副其实致命的一剑。如果不是对方最后手下留情,恐怕自己就完蛋了。

  这么说来,是被讨厌了吗?梅雪看着已经接近完成的长生木牌,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这样一来,那个人类也该死心了,难道他还敢冒着生死的大恐怖接近小柳?在秘境中的小相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

  然后,在那个熟悉的沙滩边,小柳又看到了梅雪。

  “早上好。”梅雪微笑着看着昨天才给了自己致命一剑的少女,丝毫看不出是才渡过生死危机的人。

  “那个……昨天……对不起!”小柳拼命的低下头,向被误伤的梅雪道歉。

  小相什么都好,就是对她太过保护了,以前就发生过接近她的秘境种族被她驱逐的事件,没想到她会突然对梅雪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小柳?”梅雪有些困惑的看着眼前拼命的道歉的少女,完全弄不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

  “昨天的不是我,是我的姐姐小相。我们是多胞胎,姐姐总是很爱护我,不喜欢我和别人说话,而且特别的讨厌人类。”断断续续的,小柳将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难怪昨天总觉得哪里不对。

  太好了,昨天的不是小柳,还以为被讨厌了。

  这样的话……或许……还有希望……

  梅雪的身体摇了摇,然后倒了下去。

  “梅雪!”小柳被吓到了,仔细看她才发现梅雪身后的足迹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细小的血迹。

  对了,小相的那一剑所造成的致命伤是不可能这么快痊愈的,她怎么这么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

  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按照约定来这里等她,呜呜呜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小柳手掌上开始浮现温暖的血光,那光是她自身的血神之力,无尽血海的根源。

  “小柳!你疯了!”看到小柳要消耗本源之力给梅雪治疗,小相终于看不下去了,本源之力可不是能轻易补充的东西,用掉一点可是要用千百年的时间来恢复的。

  “还不是因为小相你乱来,我,我即使要睡过去,也一定要救梅雪。”小柳用充满牺牲的表情将双手按在了梅雪的胸前,然后滴下了一滴本源之血。

  一,二,三,三滴鲜血滴落,梅雪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而小柳的脸色却变得无比的苍白。

  “小柳,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才凝炼出这几滴本命精血,这样的话你很快就无法保持意识了。”小柳的九头蛇水晶发饰中传出小相难以置信的声音。

  这已经不是什么人类陷阱程度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小柳性命的危机,而这危机居然只是因为她要威胁这个梅雪的人类造成的。

  “没关系,一切都因为我,小相没有错,梅雪也没有错,都是我的错。”小柳的眼中有泪光在闪动,那是内疚和后悔的泪光。

  如果她不是太过得意炫耀着自己和梅雪的事,如果不是她没注意到小相的不安,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所以,她必须负起责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虽然这会让她失去接下来在人类世界的时间,或许要睡上很久很久才会醒来。

  “小柳……对不起……”小相沉默了,为自己的失误而感到不知所措。

  “没关系,但是我好想好想继续看下去,继续和梅雪在一起,姐姐,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小柳的声音慢慢的变得虚弱起来,那是她的意识逐渐溃散的征兆。

  “我答应,什么都答应。”一切都因为自己的那一剑而起,小相怎么可能不答应。

  “破界珠剩下的时间,姐姐请代替我使用,姐姐所看到的东西,姐姐所记下的东西,等我醒来后,再给我看,说给我听。”

  “姐姐,请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好好照顾梅雪,用我的身份。”

  “姐姐,接下来就拜托了……”小柳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变弱,最终了无生息。

  然后,“小柳”的瞳孔里燃烧起通透的血色,那是属于青墟主宰的色彩。

  但是很快的,这锐利的眼神就变得柔和起来,里面充满了悲伤,后悔。

  “好的,从现在开始到离开人类世界,我就是小柳,代替你好好的看这个世界,和这个人类在一起。”

  梅雪从晕迷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胸口的伤势突然痊愈了,眼前的是一个微笑着,眼神中有些不安和担心的少女。

  “我晕过去了吗?小柳。”梅雪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果然太过逞强了点。

  “这点伤就晕过去可不算男子汉,起来吧。如果你没有力气的话,我就把我的手借给你。”小柳拉起了梅雪的手,将他的身体从沙滩上拉了起来。

  “谢谢,小相那一剑还真不客气,我差一点以为我要去另外一个世界……啊哟……”

  “抱歉,不小心踩了你的脚。”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