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离去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不,不要啊!”少女哭泣的声音回荡在无尽的血海中,控诉着梅雪对她的蹂躏和暴行。

  已经插入了多少次了?一百,一千?梅雪的全身已经被鲜血所覆盖,这些珍贵的妖神之血全部被他的肌肤所吸收,然后化为了改造他身体的力量。

  这次不是临时性的爆发提升,而是真正的脱胎换骨,将梅雪属于人类的身体部分彻底的强化。

  九幽种的生命法则和诸海群山的生命有决定性的差别所以无法用来做这件事,所以梅雪才来到这里,追求这片诸海群山最强大的妖神之血。

  就单论气血的力量来说,九头巨蛇的气血之力哪怕放在太古洪荒时代也是一等一的,这片无尽血海就是最好的证明。

  对于需要大量生命之力来改变自身生命本质的梅雪来说,这正是最适合他的猎物。

  吞噬,同化,直到身体再也容纳不下,无数无法现在消化的生命本源之力甚至在身体内形成了千百个细小的血珠,梅雪手中的剑才停了下来。

  没办法再吸收了,再吸收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把身体撑爆而已。现在梅雪身体中储存的生命之力,已经等同于九头巨蛇的一半以上。

  要知道,那可是太古洪荒的神血后裔的生命本源,这无尽血海的力量根源。

  其中改造梅雪身体只用了很小的一小部分,而其余的绝大部分以血珠的方式存在于梅雪的身体中,为以后的晋级做准备。

  那正是梅雪渴望的“真正的力量”,不是借助九幽种的遗产,不是让天台中的无数战斗记忆支配自己的身体,而是来自他自身的力量。

  在梅雪的成长过程中,这些血珠会一点点的渗透入他的身体中,让他拥有接近无限的体力和战斗力。

  没错,就如同这操纵无尽血海的九头巨蛇一般,血海不枯,战力永存,除非有如同天剑一般压倒一切的神通,否则在同级别甚至越级的战斗中梅雪都永远不会落入下风。

  “不要……不要这样……我的……我最重要的东西……”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本源之力被略夺,少女哭得更厉害了。

  那本来无穷无尽的血海,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一小半,代表着九头巨蛇的生命本源已经被梅雪夺走了一大半。

  梅雪手中的银色水晶剑再次举起。

  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击了,为了不留后患,当然是要将这恐怖的九头巨蛇彻底的杀死。

  这没什么难的,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生命本源之力连反抗都做不到的九头巨蛇,现在只要再贯穿一次,就可以彻底的摧毁掉这颗血珠,让这片无尽血海永远的消失。

  失去了无尽血海的生命之力支持,不用做任何事情,这拥有神血之力的九头巨蛇就会自我灭亡。

  “嗤!”锐利的银色剑刃插入了血珠的最深处,然后在某个部分遇到了最后的阻挡。

  那是血珠最核心的部分,构筑无尽血海的根源,银色的水晶剑碰到了什么东西,并不拥有生命本源之力的死物。

  “不要啊!”少女的声音如同死去前的天鹅发出的哀鸣,让铁石也为之心动。

  “停手!我答应你的全部要求!”另外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那是回荡在青墟最深层的主宰之声。

  一切,只因为梅雪手中的银色水晶剑即将切碎那块小小的木牌,上面铭刻着美满姻缘诗文的长生木牌。

  木牌上用写着这样一行字。

  “青木在上,长生永春,将这送给小柳。”

  山海经中代表九头巨蛇的那一页突然亮了起来,然后呈现出了一行细小的笔迹,那是失落在梅雪记忆中的过去扉页,九百九十九失恋中的一页。

  “三月二十日,晴。”

  “那个女孩真是奇怪,为什么周围的人都看不见她,她却那么欢快的走在大街上,不管是什么都好奇的去看一看。”

  “她的头上戴着从没见过的发饰,九个一模一样的水晶蛇头,看起来有些古怪的样子。”

  “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显得很寂寞的样子,是因为大家都无视她吗?”

  “那么,我去试试看。”

  “失败了,她好像被吓了一大跳,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三月二十一日,晴。”

  “天台山发生了一件大事,据说是天台山秘境的通道出现了扭曲,有什么很大的东西从通道的入口跑出来了。”

  “今天也遇到了那个奇妙的女孩,她穿着红色的衣服,赤着脚偷偷看着集市里的大家。”

  “明明不是赶集的日子,那个女孩却看得那么高兴,好像只是这么简单的看着,她就已经心满意足。”

  “真是奇怪的女孩,总让人放心不下,所以我去和她说说话吧。”

  “三月二十三日,雨。”

  “天台山的秘境通道听说出了大问题,学院已经紧急请求黄山的仙门来处理了,不过似乎需要至少一个星期才能解决。虽然是和我们这样普通的学院生没关系的事,但是那个通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出问题的样子,希望这一次不会出事。”

  “今天,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叫小柳,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而且只能在这里待几天的时间。”

  “真不知道小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大家为什么都好像无视她的样子,明明是这么天真无邪的孩子。”

  “不,更正,小柳好像真的有一点怪,今天被她给揍了一顿,说是敢欺骗她的妹妹的话就吃了我,还说自己吃了很多人了。”

  “可是,昨天的小柳和今天的小柳不都是一个人吗?”

  “三月二十四日,雨。”

  “小柳向我道歉,说昨天揍我的是她的姐姐,小相,她们是多胞胎。这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原来昨天的真的不是小柳,难怪脾气那么粗暴,还爱揍人,该不会她说的要吃人……”

  “奇怪,今天的小柳好像和昨天的又有点不一样了,两天前告诉她的事情总要重新解释一遍,不过性格还是一样的温柔,和小相完全不一样。”

  “三月二十七日,今天又和小柳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天都和小柳在一起,但是每天的小柳好像都有一点点不一样,不过不管哪一天的小柳都是个性温柔的小淑女,和她在一起总是很容易忘记时间。”

  “三月二十九日,我决定了,向小柳告白,将我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

  “为什么,遇到的会是小相?小柳去哪了?今天被打得好惨,小相根本不听我的话,直接揍了我一顿,好疼。”

  “三月三十日,天台山秘境的通道被封闭了,小柳不见了,小相也不见了,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我,果然又失恋了吧。”

  梅雪看到了,看到了位于那颗透明血珠中的木牌,然后手中的剑停了下来。

  其实,早已经想不起来了。

  其实,早已经放下了。

  不过,那字迹却不会忘记,那木牌上的纹路也不会看错。

  因为,这是他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是他选好木料,用还不熟练的手工一点一点完成的作品。

  不过,是送给谁了?是为了什么而制作它的,全部都已经忘记了。

  小柳,是送给拥有这个名字的少女吗?梅雪看着那块小小的木牌,终于没有再插入进去。

  虽然,只要贯穿这块木牌,对方就必死无疑。

  因为这块木牌所在的位置,正是对方的生命核心,是被无尽血海所守护,隐藏着的最珍贵的宝物。

  “青木在上……小柳……”收起手中的银色水晶剑,梅雪转过了身,不再去看那枚半透明的血珠。

  “吼!”在梅雪转身的瞬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一个头的九头巨蛇咆哮起来,以恶狠狠的目光看着远去的梅雪。

  但是,那目光很快变成了惊疑,不解。

  因为梅雪身上的九幽种之力正在慢慢散去,那头银发慢慢变成了黑色,不属于人类的绝世之姿也恢复了梅雪本来的样子。

  在九头巨蛇蛇尾的血珠中,那个未完成的轮廓也看到了那个背影,突然全身颤抖了起来,然后开始拼命的撕裂自己周围的血幕,试图从里面出来。

  “不行,小柳,你还不能出来!”九头巨蛇剩下的一个头赶紧护住血珠,想要阻止那少女的轮廓从里面出来。

  但是,为时已晚,一只雪白的小手已经从里面伸了出来,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那块小小的长生木牌。

  “不要走……留下来……”依然是哀求的声音,但是这次不是因为痛苦,而是来自内心最深处的祈祷。

  她希望那个人能听到,希望那个背影可以留下来。

  “小柳!停下来!”九头巨蛇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中,但是却阻止不了恋爱中的少女。

  穿着红色仙衣的少女最终还是从血珠中走了出来。

  她的名字是小柳,是九头巨蛇拼命想要守护的女孩,也是真正的神血后裔,无尽血海真正的主人,青墟第九层所孕育而出的神之子。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