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王者陨落之地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什么,你再说一遍!”黄龙道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苍海三兄弟。

  “不会有错的,我们三个都可以证明,他没有使用任何证明。”

  “青龙锁没有任何拒绝反应。”

  “他恐怕是……”

  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身为青龙学院的副院长,黄龙道长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情况下不需要任何证明就可以通过青龙锁。

  那是连他也未曾拥有的资格,被青龙群山之力选中的证明,青龙鸣动中的天赐者—青龙血觉醒者。

  …………

  雨,一直在下。

  红色的,鲜艳的,清新的雨声。

  “嗒!”

  “啪嗒!”

  在柔和的雨点声中,偶尔混杂着什么柔软的东西被抓住,扭断,撕开的声音。

  “嘭!”又一具血怪的尸体倒在了梅雪的脚下,全身上下都被混杂着血色的银水晶所包围,然后从心脏开始结晶化,变成了漫天的银色光点。

  梅雪抬起头,周围已经看不到一具血怪的尸体,只有他身后那条血路代表着那群力大无穷,拥有不同特殊能力的凶恶怪物曾经存在过。

  现在,它们在这个世界最后留下的痕迹只有那些血迹,那些从树叶上,树枝上缓缓滴落的鲜血。

  那声音,很美丽,很清脆,就如同在下着小雨。

  此时此刻的梅雪,既不知道什么青龙血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到这里来。

  他只是按照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走入了这里,仿佛在追逐着什么。

  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来这里?那些东西奇怪的都想不起来了,只是心中有种冲动,想要到这里来。

  挥剑的时候,身体比任何时候都更轻松,明明从来没有习惯过这样的杀戮,但是斩杀那些怪物的时候却比呼吸还轻松。

  这,是“森罗”的力量吗?

  不,这是他的力量,是山海经之主梅雪的力量。

  斩杀起这些怪物的时候,身体慢慢的变得轻巧起来,原来不习惯,不曾练习过的动作一一变得熟练起来。

  从青墟第一层到第九层的过程,正是让他从对战斗一无所知的初学者,觉醒成掌握杀戮法则的绝世强者的过程。

  这些战斗的知识和方法,并非来自依靠本能战斗的九幽种“森罗”,而是山海经给予他的另外一份神秘奖励—天台。

  这是曾经纪录过无数大修行者战斗经验,甚至连那无上天剑轩辕泓的战斗方式也有纪录下来的奇物,曾经只差一步就可以摆脱诸海群山法则限制,成为悬浮在苍穹虚空中的“仙台”的异宝。

  现在的梅雪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完成他的愿望,山海经为他打开了全部的门,为他展示出他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现在的梅雪,是将他此刻身体中的所有可能性以最完美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后的产物。

  金毛玉面九尾狐的绝世之姿,九幽种“森罗”的破坏法则,“天台”中纪录的无数古往今来大修行者留下的记忆,以及那把驱除一切外障,直面本心的大自在慧剑,这些全部加在一起后,成就了现在的梅雪,创造了让青墟外的人们无法想象的奇迹。

  现在的梅雪,手中有剑,那是一把可以震撼诸海群山,破坏天地万物的森罗魔剑。

  现在的梅雪,心中有剑,那是一把可以斩断万千情缘和心魔,成就大自在,大智慧的菩提慧剑。

  现在的梅雪,是梅雪也非梅雪。

  这是山海经为梅雪开启的道路,是回应梅雪自身的愿望为他所展现的未来。

  因为梅雪需要力量,所以山海经为他显示出了何为“力量”。

  所以,梅雪的耳中,一直回荡着雨声,那是洗涤心灵的雨声,也是召唤来腥风血雨的杀戮之声。

  完美的智慧,完美的杀戮之力,这就是现在的梅雪,展现出此刻他所拥有的最恐怖力量的梅雪。

  魔性森林中的怪物无法理解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当在它们眼中无比强大的血怪一一倒在梅雪面前,鲜血染红了半个魔性森林后,所有的怪物都恐惧了。

  在它们的眼中,那个并不是人类,而是无限杀戮之力的化身。

  没有任何一只血怪曾经碰到过梅雪的身体,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梅雪的身上甚至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

  这不是战斗,而是一面倒的虐杀,在梅雪的杀戮之路上,所有怪物都只是一个简单的影子,被他所斩却的心魔。

  梅雪所走过的路,是一条大彻大悟,明确本心的杀戮之路。

  这是他的心灵之路,是山海经回应梅雪的心声,让他的身体去理解,记忆什么是杀戮,什么是力量的觉悟之路。

  剑是凶器,剑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杀人武器。

  剑是本心,剑是为了超脱自己,达到心灵彼岸的伙伴。

  剑既是道,是在茫茫苦海之中救赎自己的依靠,是天人合一的道器。

  剑即是自己,是映照自己的一面镜子,什么样的人,就会拥有什么样的剑。

  这些都是对的,因为剑本身就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三千大道,诸天万象中,每一条路都可以达到最终的尽头。

  只不过,任何人在找到自己的道路前,都不会知道真正属于自己的路是哪一条。

  然而这个规矩对于山海经来说不成立,身为诸天万界的最高天书,太古洪荒的遗产,山海经可以准确的给自己的主人选择出最合适的那一条路。

  对于梅雪来说,现在最适合他,能在最短时间内为他提升力量的,正是此刻他脚下的这一条路。

  以吞噬的九幽种“森罗”的生命本源之力为基础,融合天台上那无数强者的记忆,最终出现的,就是此刻的梅雪,掌握了杀戮规则,将青墟如履平地的梅雪。

  但是,这还不够,远远的不够。

  因为这种力量不可能持久,这种违反了常理的恐怖状态是以消耗九幽种“森罗”那庞大的生命本源之力为代价显现出来的。

  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梅雪终将掌握这种姿态,但是现在的他还不行。

  哪怕这条杀戮之路上,他吸收了不少血怪的生命力,可对比消耗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不足以补充失去的生命本源之力。

  但是,这是必须的,因为山海经聆听到的梅雪的愿望是“变强”,而不是“替他报仇”“杀死黑狐长老”。

  如果是以梅雪现在的这个姿态,恐怕可以在十秒之内就杀掉黑狐长老青丘玄冥,但是那不是梅雪的本心。

  梅雪唯一的愿望,所需要的可能性不是这种昙花一现的强大,而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强大。

  所以,山海经毫不犹豫的就消耗掉了无比珍贵的九幽种生命本源之力,开启了这次的试炼。

  这是梅雪第一次如此真心的渴望属于自己的力量,那么山海经就会尽一切力量让他明白,何为真正的力量,何为真正的强大。

  已经没有任何血怪敢再出现在梅雪的面前,这些曾经杀戮过无数仙术士的强大怪物只要一出现在梅雪面前,就会被那把银色水晶剑如同切水果一般切开,撕裂,然后连原地复活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结晶吞噬。

  冷静,抛除无谓的感情,一心一意的专注于战斗中,那柔和的表情不像是在杀戮,而像是在完成什么艺术品。

  每一剑,都如同在画布上画出纤细的线条,让那冰冷的红色彻底染红了魔性森林的大地,在梅雪的身后铺开了一层血红的画卷。

  这副画卷一直蔓延到了魔性森林的最深处,然后在一处空地前停了起来。

  在到处生长着魔性之物的森林中,这块空地显得非比寻常,只有这里没有任何杂草,也没有那些总是散发出血雾的植物。

  整个空地除了那些破碎的石头只有一样东西—一把斜插在地面上的青色长枪。

  长枪上铭刻着无数古老的仙术符文,透漏出古老的沧桑气息,显然是一把来历非凡的仙宝。

  让人扼腕叹息的是,这把青色长枪已经断了,断掉的部分裂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折断一般,上面甚至还有一道指痕。

  正是这把青色长枪所散发出的气息,让周围的魔性植物无法生长,甚至连那些血怪都无法靠近这里。

  在这片魔性森林里,这里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小的孤岛,述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那是一场惨烈无比的战斗,是一位意气风发,正处于人生顶峰的绝世强者的最后一战。

  枪名“凌云”,意为壮志凌云,气破苍穹,是一把真正的王者之枪,而这把枪的持有者也不负所望,在他所在的那个时代中登顶青龙王者之位,获得了青龙传承之力。

  然而,这位王者却没有完成他的壮志,在还没有扬名诸海群山之前就陨落在了这里,陨落在了青墟的最深层中。

  从那一天开始,这里就成为了诸海群山最恐怖的禁地之一,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一只强到足以杀死王者的大妖怪就栖息在这片魔性之森中。

  这里,是王者陨落之地,已经被人遗忘的地方。

  “很近了……”梅雪虚无的眼神中破天荒的产生了一丝渴望,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