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九层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轰隆!”深红色的电光划过天空,照亮了这片雾气沉沉的大地,也让无数双血红色的眼睛盯向了天空。

  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有许久许久的时间未曾看见那道深红色的电光。

  那是警示,也是信号,代表有外来生物从上层区域来到了这里,青墟的最深层—“魔性森林”。

  这里是被万年血雾所笼罩的死亡之地,巨大的森林无边无际,大小超过了前八层的总和,里面生活的怪物更是前八层总和的千百倍。

  可以这么说,整个青墟世界都是由这片拥有魔性力量的森林所孕育出来的,青墟前八层的怪物十之八九都是这片魔性森林原住民的后裔,剩下的一小部分则是外来者的遗产被魔性力量扭曲后的产物。

  越接近最深层死去的仙术士就越多。当初青龙王者陨落的那一战后,所有人都明白了这片魔性森林的可怕,在那之后这里成为了令人胆寒的死亡禁地,离上次有人进入已经隔了上百年的时间。

  一旦进入这一层,就代表着没有任何界塔可以当成坐标锁定自己的位置。进入第九层的人想要回去必须从魔性森林里杀出一条血路,找到第八层和第九层的天然通道才能回归界塔所在的区域。

  秘境各层之间的天然通道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那里经常会出现一些空间裂缝,偶尔甚至会跑出不属于这个秘境的怪物来,甚至有时候比秘境本身还危险。

  在人类的仙术士们发明了“界塔”这样的秘境专用空间节点后,那些天然通道就成为了摆设,只有开拓新秘境的时候才不得不闯。

  没有界塔的第九层,等同于彻底的未知区域,谁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些什么怪物,存在着什么样的致命危险。

  在秘境中会杀人的可不止是怪物而已,秘境本身往往就是外来者最大的敌人。在过去曾经有大势力试图用人海战术攻陷一处强大的秘境,发动了百万大军,结果导致了那处秘境自我崩溃,将进入秘境的百万大军全部葬送在无尽的虚空中。

  在那之后,诸海群山所有的秘境都开始自觉的限制进入人数,以少量精锐探索,征服秘境成为了所有人公认的规则。

  而如同青墟这般极其危险的秘境至今也没有被任何人征服过,位于最深层的魔性森林更是只存在传说中的禁地,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栖息着何等可怕的怪物。

  不过今天,已经安静了太久的魔性森林突然骚动了起来,一只又一只血色的怪物跳上了树顶,用狂热的目光看着天空中打开的一道光环。

  那正是界塔特有的传送仙光,是从上层进入下层的连接通道。一般来说有两个界塔在的话,这道仙光是无声无息的,会将试炼者瞬间从上层传送到下方区域

  但是这里是青墟的第九层,是不存在任何界塔的最深区域。从第八层落下的传送仙光也就是纯粹的单行道,所以根本不可能掩饰得住。

  从那道七色的光环中,一个白色的身影慢慢的落下,他脚下踩着看不见的阶梯,一步步的向青墟的最深层走来。

  柔弱的身躯,纤细的双手,除了一把银色小剑以外再也没有任何武器,在魔性森林的怪物们眼中,这简直就是送过来的美食。

  人类的味道,这些血色怪物已经有上百年没有尝过了。

  “最深区域……”梅雪的眼神依然空虚,只是似乎找到了某个目标一般,闪过一丝冰冷的银光。

  “嗷!嗷!嗷!”大群血色的怪物兴奋的朝着梅雪将要降落的位置冲了过来。

  在冲刺的过程中,这些怪物开始如同蜡烛一般融化,变成了一种灼热的血色粘液,然后又汇聚在一起。

  当第一只血怪出现在梅雪视野时中,已经变形成了一只身高三米,双爪足有一米长的异型血怪。

  “嘶!”这只捷足先登的血怪双爪爆出一道燃烧着的血焰,旋转着向梅雪杀了过来。

  它的速度比声音更快,双爪上的火焰更是可以瞬间融化钢铁,并且还带有剧毒,比那些只具备细微血焰之力的血纹巨蟒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事实上,这些血怪正是那群血纹巨蟒的祖先。

  那巨大的躯体中,蕴含着的是人类无法想象的气血之力。

  梅雪轻轻的退后一步,间不容发之间闪过了血怪的利爪,然后反过来握住血怪的手腕。

  手腕被擒拿住的血怪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无形的声波荡漾开来,将周围的土石都一起炸飞。

  但是梅雪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他握住了血怪的手腕,然后以不符合外表的恐怖力量将血怪巨大的身躯狠狠的反摔在了地面上。

  一声爆响中,血怪巨大的身体硬生生被摔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看上去惨不忍睹,简直就像将一堆内脏不经处理的堆积在一起一般。

  如果是人类,被这样一摔恐怕是已经脊椎断裂,全身骨折,死得不能再死。

  但是血怪的生理构造和人类截然不同,本来就具有群体生物特性的它们只要身体中的核心精华没有丧失,就可以不断的重组,再生。

  对付它们这种诡异的生物,最好的办法是施展真火类的仙术或者神通,如同“青琉璃”射出的青色琉璃火就是此类生物的天敌。

  但是,梅雪没有那种神通。

  “嘎!”似乎是在嘲笑梅雪的攻击力不足一般,地面上已经接近四分五裂的血怪身体开始飞快的重组,双爪的轮廓已经完成,身体,头也在飞速成型中。

  十秒,不只要五秒时间,这只刚才看上去还如同垃圾一般的血怪就可以完成重组,原地复活在梅雪面前。

  然后,它看到了一道冰冷的银光,一道蕴含着不属于诸海群山法则的致命寒光。

  “唰!”如同经过千万次的练习一般,梅雪手中的银色水晶剑在血怪接近修复完成的身体上画出了一个符号,一个不属于诸海群山体系的九幽符文。

  如果将这个符文翻译成诸海群山中的某个文字,那就是“灭”。

  那是九幽种“森罗”的天赋神通之一,曾经将驾驶“天青”的梅雪都逼进绝境的恐怖力量。

  “叮!”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从血怪的身体上响起,已经接近修复完成的血怪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何时缀满了银色的结晶,而那个声音正是它心脏位置的银色结晶开始破碎的声音。

  随后,血怪的身体就如同水晶的饰品一般从中间的部分一点点的碎裂开来,沾染着血色的银水晶在悦耳的破裂声中碎了一地。

  这一次,血怪没有再复活,因为它生命的本源已经被那些银水晶彻底吞噬,分解,最终只留下了一地的水晶碎片。

  很快的,那些水晶碎片就化成了无数银色的光点,一一回到了梅雪身上,补充了梅雪刚才和那把具有“深渊”之力的魔剑一战后的损耗。

  “唰!唰!”第二只,第三只血怪从树林中冲了出来,然后看到了只拿着一把小剑的梅雪。

  “嘎!”

  “嗷!”

  它们各自的姿态并不相同,有和刚才那只一样强化利爪的瞬杀型,也有双拳如同大锤一般的强攻型,还有背后长出翅膀,拥有第三只眼幻术型。

  不过,不管是哪一型的血怪,看着梅雪的眼神都是一样的—恶狠狠的,贪婪的眼神。

  人类的肉,到底有多少年没吃到了。

  而梅雪看着它们的眼神,和踏入青墟第一层时没有任何改变。

  那是,倾听着雨声,空虚而淡然的眼神。

  …………

  “已经一个小时了,那家伙是怪物吗!”看着代表试炼者的位置在最后一格,也就是无法亮起界塔之光的最深层已经停留了一小时后,苍海天喉头好半天才一动,表情僵硬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底话。

  “总之,我觉得这家伙很酷,酷毙了。”从最开始的吃惊到现在的狂热,苍海龙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变成了神秘少年的有力支持者。

  “没错,这简直神了。”苍海蛟舔了舔舌头,握住手中长刀的手指绷得紧紧的,全身上下的气息都和刚才不同了。

  那不是认输的气息,而是看到强者后兴奋起来的气息。尽管苍海蛟知道现在的自己和这神秘试炼者的实力有着天壤之别,但是却没有让他丧失信心。

  别人能做到的事情,他为什么做不到?

  “我们要不要向学院报告?”苍海天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个标志,那个在第九层位置闪耀的光点。

  “不用,即使我们不报告,学院那边恐怕现在也知道了。”苍海龙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显然已经不在他们可以处理的范围内,他们只是一个见证者,一个奇迹的见证者。

  “来了!”苍海蛟耳朵一颤,听到了很多人破空而来的声音。

  漆黑的雨夜中,一道又一道划破黑暗的仙法之光向“青墟”冲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不是别人,正是青龙学院的副院长,诸海群山仙术士中的宗师级人物,修炼出了“黄龙法身”的黄龙道长。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