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青墟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青龙锁”会攻击一切没有得到许可进入青墟的人,哪怕学院长来了这里也不会有任何例外。

  但是,唯有一种人可以做到不被“青龙锁”攻击,那就是每次的青龙鸣动时,和自身的龙玉完成百分之百融合的人。

  这种人,又被称为青龙血脉的继承人,身体中毫无疑问有着一部分青龙血脉的力量。在历代的青龙传承中,这样的人寥寥无几,而每一个都是青龙王者之位的最强竞争者。

  如果说获得龙玉的人是幸运儿的话,那么觉醒了部分青龙血脉的人就是天赐之才,天才中的天才。

  历代的青龙王者中,有一半都是这样的青龙血脉觉醒者,能将龙玉的力量发挥到百分之百极限的他们,在竞争青龙王者之位的战争中等于是被选中者一样的特殊参与者。

  即使没有获得最终的青龙王者之位,他们也是诸海群山的宠儿,青龙血脉可是诸海群山最顶尖的神通血脉之一,哪怕是部分觉醒也足以纵横诸海。

  “这次可来了个了不得的新生,我们赌赌看他可以在第一层试炼多久才出来。”好不容易有了个可以打发无聊时间的对象,苍海天的赌性又上来了。

  “我赌十块仙石,一个小时!”苍海龙跟注了。

  “十五块,三个小时。”苍海天觉得那个新生不会那么简单,加了三倍时间。

  “那我赌二十块,到明天早上!”苍海蛟没有明说到底几小时,但是却赌上了全部身家。

  然后,三人开始一起关注那块代表试炼者位置的水晶。

  …………

  “嗒!啪嗒!”

  雨声在梅雪的耳边不断的响起。

  那是红色的,鲜艳的,触目惊心的雨。

  “嘶!”沉闷的吐舌声中,数十条身长十米多的血纹巨蟒从四面八方向梅雪游了过来,巨大的蟒身擦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烧焦的痕迹。

  无声无息中,天空中有巨大的蜘蛛张开了大网,透明的蛛丝不断的蔓延,隐隐约约透漏出某种奇异的纹路,那是天然生成的迷宫阵,迷惑人心的神通。

  梅雪的耳中,回想着一个奇异的音律声。

  那是柔和的,清脆的,如同少女的歌声一般美妙的旋律,如同爱的呢喃一般让人沉醉。

  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前?

  已经想不大起来了,似乎在这里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又似乎才刚刚踏进这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区域。

  为什么来这里?理由,只有一个。

  他,冲动了。

  银色的剑刃划出奇妙的弧线,精确无比的将一条即将缠上自己身体的血纹巨蟒从中间分开。

  由于切割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准确,这条血纹巨蟒甚至都没能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分解,依然气势汹汹的朝着梅雪卷过来。

  然后,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响声响起,整条血纹巨蟒就那样变成了两条—被分割得一丝不差。

  在梅雪的脚下,类似的巨蟒残骸已经多到堆积成没过脚底的程度,简直就如同一层血海。

  忘记了是从哪里开始的,漫步入这个奇怪的区域后,一只又一只的强大怪物出现在梅雪的面前。

  其中最多的,就是这种皮糙肉厚,对任何攻击都具有极强耐性的血纹巨蟒,这种在青墟第一层大量出现的怪物向来有着天才杀手之称。

  坚韧无比的鳞片,全身几乎没有任何要害,哪怕心脏被贯穿都不会轻易死去,那强大的生命力和恐怖的力量不知道扼杀过多少青龙学院的天才学员。

  要战胜这种血纹巨蟒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只有用绝对的实力将这些皮糙肉厚的大家伙轰杀。可以说这些血纹巨蟒就如同一块试金石,所有实力不够的人在它们面前只有被虐杀的份。

  然而,今天在这些血纹巨蟒的面前出现了更恐怖的怪物。

  那是认识到自己的弱小而不甘心的少年,是身体中潜藏着万千可能性的唯一“洪荒种”。

  在心底不断涌现出来的不甘面前,梅雪唤醒了“它”,唤醒了那只被他所吃掉的怪物。

  于是,梅雪开始了杀戮,以手中唯一的这把武器。

  他没有修炼过任何使用武器的战斗仙术,除了和九幽种那一战以外甚至都不曾感受过生死之间的恐怖。

  不过,那并不是问题。

  因为,他这一次唤醒的不是那只还幼小的金毛玉面九尾狐的力量,而是来自那只撕裂了诸海群山无数大修行者的防御网,将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令主杀得血流成河的九幽种“森罗”的能力。

  这把银色的剑刃,就是“森罗”在梅雪手中展现出来的姿态。

  过去的“森罗”已经彻底粉身碎骨,从梅雪的身体中获得新生的这一只“森罗”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粒子都属于梅雪。

  它是梅雪的剑,是梅雪的愤怒,是梅雪的杀意。

  当它在梅雪身体中觉醒,它也是“梅雪”,掌握了无限杀戮权责的九幽种的变身姿态。

  这就是山海经赋予梅雪的第二种变身“森罗变”。

  那银色的水晶剑,正是九幽种“森罗”所持有的法则,冰冷而无情的杀戮之剑。

  当梅雪握住这把剑的时候,除了战斗以外的多余感情就自动消失了,甚至感受不到愤怒,悲哀,那黑色的瞳孔中,有的只是安静的虚无。

  “森罗”的力量非常的纯粹,那是为了捕食智慧生物而发展出来的单纯猎杀力量。

  猎杀生命,猎杀一切敌对目标,在“森罗”的概念里,只要有必要,连“世界”也可以去破坏。

  深海无限之梦魇,不可名状之恐怖,永恒沉睡之灾厄,都不足以形容“森罗”。

  绝对单纯的破坏力,没有任何多余感情的杀戮,这就是“森罗”的本质,一切生命的天敌。

  雨,继续下着,红色的雨中,银色水晶的光辉显得格外的柔和,剑刃上倒映着的少年面孔,也因此显得安静下来。

  继续,前进……当淅淅沥沥的雨声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梅雪抬起头来,看到了那白色的界塔。

  在他的身后,是一条遍布残骸的道路。

  血纹巨蟒,暗魔蛛,裂爪犬的尸体铺满了这条道路,所有怪物的伤口都出奇的相似,被锐利的凶器切开了核心,连同身体一起。

  鳞片也好,皮毛也好,蛛丝也好,一切的一切在代表绝对“破坏”的银色水晶剑面前都不堪一击,那是连超级仙术法宝“青琉璃”也可以破坏的力量。

  并不是剑有多么锋利,而是因为剑本身所代表的概念“破坏”造成了这可怕的杀戮,这种不属于诸海群山法则的力量,简直就是所有生灵的天敌。

  …………

  青墟入口,苍海三兄弟面面相窥的看着标注试炼者层数的水晶,半天说不出话来。

  “开,开什么玩笑,这是人吗!”苍海天全身颤抖着指着那块水晶,在总共八个格子的水晶中,第四格的水晶已经被点亮了。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那个新生已经通过界塔进入了第四层,那可是连正式仙术士都必须组队才能涉足的危险区域啊!

  “已经到第四层了,这是新生的话,我生吞三块仙石。”苍海龙将手中的长枪狠狠的柱在地上,真的拿出了三块仙石。

  “好,好快,第五层了!这……这是什么人啊!”看着第五格亮起,连对梅雪最看好的苍海蛟都变了脸色。

  第五层,那是什么概念!那已经是大修行者的领域,仙术士中炼出“法身”的顶尖人物才可以探索的禁地。

  然而,震撼没有结束,随后苍海三兄弟们有幸看到了代表试炼者位置的格子从第五格开始连续移动。

  第六格,第七格……当最终的第八格亮起来的时候,苍海三兄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因为发生在他们面前的事情,已经超越了他们可以理解的范围。

  …………

  “叮!”梅雪的银剑终于遇到了一只可以抵挡“破坏”规则的敌人。

  不,说一只或许有些不对,因为那是一把剑,一把拥有着血色眼睛的魔剑。

  红黑色的剑身,诡异的魔眼,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吞噬进去的无数符文。

  这里是青墟第八层,被称为“剑域”的世界,在这里埋藏了无数的仙剑,魔剑,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残缺不全的,只有极少数能保持着完整。

  而出现在梅雪面前的,就是这一层的剑中之皇,凌驾周围无数仙剑之上的魔剑。

  挡下梅雪手中银剑一击的,是和“破坏”法则抗衡的另外一种法则“深渊”。

  没错,这是一把使用九幽种躯体制造而出的魔剑,具有“深渊”法则的诅咒魔剑。

  然而,这把剑也不是梅雪的对手,准确来说不是“森罗”的对手,因为这把剑所拥有的“深渊”之力早已经到了尽头,只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靠吸收其他仙剑的力量苟延残喘。

  银色的剑光闪过,梅雪踏入了最后一层,背后是那把血色魔剑的灰烬。

  青墟第九层,到了。

  梅雪的长发已经及腰,银色的发质让他看起来充满了冰冷的气质。

  那是冻结灵魂的冰冷和虚无,纯粹的破坏和杀戮所显现的九幽之姿。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