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狐狸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两年前,天台山脚下的小院中。

  “又失败了。”梅雪叹息着,在自己的日记上又写下了新的一页。

  这本记载着他失恋次数的日记见证了他又一次的告白失败,又一次的和自己的真爱擦肩而过。

  明明那么的喜欢,喜欢到一见钟情,完全无法自拔的地步,但是总是没办法顺利的进行下去,或者说连开始都没办法进行就直接失败了。

  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那位名门的淑女,但是恋爱的感觉一旦出现后是无法抗拒的。

  所以即使知道结果必然是如此,他还是鼓起勇气去告白了,并且送上了代表思念的勿忘我,然后眼睁睁看着那小小的花束被践踏,踩碎,凋零在灰尘中。

  这束小花并没有能送到她的手中,在他的面前有着无法逾越的大山。

  “小子,滚远一点,别吓到我们家小姐了,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将花束踩在脚下的是保护她的保镖,背后背着六把奇门法剑的剑修,光是泄露出来的气势就让人如芒在背,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但是梅雪并没有就此放弃,类似的场景他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他只是看着自己告白的对象,那位芊芊弱质的少女。

  她的脸色比起常人来说稍显苍白,但是却不是营养不良的那种白,而更像是玉石一样的洁白。她的眼睛是梅雪看到的最美丽的眼睛,那清澈的眼眸就如同湖水一般不含任何杂质。

  那双雪白的双手上,各自铭刻着梅雪没见过的符文,那是交错在一起的数柄古剑的符文,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有多少柄剑在那符文中。

  “对不起……我……不能……”少女的回答显然是梅雪最不想听到但是却听过无数次的那一种,所以他只能黯然离开,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哼……哪里来的穷小子,居然想对天剑……”中年保镖手指微动,六把奇门法剑中快要飞射而出的那一把悄悄停止了颤鸣。

  梅雪再晚走三秒,等待他的就是一剑穿身的剑光。

  “我……是不行的……”看着梅雪消失的背影,被告白了的小淑女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不行,不能哭出来,天剑是不允许哭泣的。她没有资格接受任何人的告白,哪怕,这一生或许只有这么一次的幸运。

  她,并不是人类。

  但是,好伤心,好难过,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随着少女身体的轻微颤抖,整个天台山的范围内,所有的剑一起悲鸣起来,越是强大的法剑,颤抖得就更厉害。

  异状最明显的自然就是少女身边的剑修,他背后的六把奇门法剑几乎要从他身后挣脱出来,拜倒在少女的脚下。

  “糟糕!那小子闯大祸了!”感受到自己性命相连的法剑有失控的迹象,剑修大惊失色,赶紧一掌打晕了心神动摇的少女,然后带着她连夜离开了这个见鬼的地方。

  见鬼,只是来这个偏僻的地方休息一下而已,怎么会遇到这种大麻烦!

  小子,我记住你了!

  “啊呀呀呀呀呀呀!”不幸中枪的还有另外一位淑女,一位偷偷从家里溜出来想要偷吃天台山特产“马猴烧酒”的妖族少女。

  本来一切都顺利的,她已经顺利的迷惑了那几头白痴大马猴,舒舒服服的躺在马猴们的巢穴里喝了个半醉,没想到突然之间一股锐利的剑气瞬间扩散到整个天台山中,直接将她那半调子的魅惑术和变身术破了个干干净净。

  “唬!”从被魅惑状态中醒过来的大马猴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家洞窟中那只正在偷吃它们最宝贵的“马猴烧酒”的小狐狸,怒不可遏的挥起大拳头就砸了过来。

  “啊呜!”处于半醉状态的小狐狸一拳就被砸飞,空中转了个七百二十度后酒醉的脑袋才稍微清醒了那么一点,意识到事情大大不妙。

  于是,山林里一只青色的小狐狸开始慌不择路的逃窜,后面是不断怒吼中的大马猴群。对于爱好收集各种珍贵果物酿酒的大马猴们来说,集合各种异果加上地火高温酿成的“马猴烧酒”可是它们最宝贵的珍藏,一年也就能酿出那么几两而已。而这只来历不明的小狐狸一偷吃就是好几年的份量,如何能让它们不怒。

  “啊……呜……”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小狐狸觉得今天恐怕是倒霉到家了。以她的天赋能力,对付那群大马猴本来是轻而易举,但是现在喝多了的她脑袋晕晕的,别说使用法术神通,连维持人型都做不到了。

  万般无奈之下,小狐狸钻进了人类的聚居地,哪怕族里的老人们告诫过她无数次在没能稳定化为人型前绝对不允许以本体进入人类聚居体。

  对于能化成人型的狐族,人类自然知道这是诸海群山中鼎鼎有名的强大种族—妖狐族,拥有顶级灵山的远古妖族,绝不敢随意冒犯。

  而没办法化型身边又没长辈护持的狐狸—那不就是一头狐狸吗!人类可没少抓来做狐皮袄子,狐皮领子,狐皮披肩……妖狐族历史上不止一只这样的不幸小家伙遭了毒手。

  但是,这不是没办法嘛!小狐狸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那是“马猴烧酒”酒劲全力发作的症状,这可是连成年大妖狐都会喝得酩酊大醉的好酒。

  于是,逃到一个偏僻的小院里后,小狐狸再也经受不住酒劲,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今晚怎么这么热闹,那群大马猴又跑来偷东西了吗?”整理好心情的梅雪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看到镇子上敲锣打鼓,灯火通明闹翻了天,不时还有几声马猴大吼的声音。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天台山后山那群大马猴隔三差五就会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偷东西吃,一般都爱偷些果物酒水什么的。

  久而久之,人类也就习惯了这群不请自来的客人,一旦发现这群小偷直接丢些水果劣酒,然后敲锣打鼓轰走就是。

  不过今晚那些大马猴看起来闹得很厉害,半天后才让镇里的人们鸣锣息鼓,想必是最近饿得厉害。

  “咦,哪来的小狐狸?”准备回房间的梅雪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家的院子里躺了只全身脏兮兮的小家伙。

  青色的皮毛,白白的小脸,软软的尾巴,这是梅雪以前没看过的品种,小小的,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摸一摸。

  不过此刻这只小狐狸看上去很糟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气息几乎听不到。

  “受伤了吗?”梅雪将小狐狸抱了起来,发现它身上到处都是伤。

  虽然都不是很严重的伤,但是其中很多伤口都流血了。从伤口的形状来看,大都是被山中的荆棘和尖刺弄得,略显条形的伤口代表这恐怕是小家伙拼命钻过荆棘丛所留下的痕迹。

  大概是被什么猛兽追得乱跑钻进了荆棘丛里……那群大马猴?梅雪很简单就推算出了事情的真相,在这天台山里最霸道的也就是那群大马猴了,堪称猛兽中的猛兽。

  “可怜的小家伙,我来给你治疗。”身为药师,梅雪自然不会看着小狐狸不管。这只小狐狸慌乱之中跑到了他的院子里,算是找对了人。

  诸海群山中,生灵亿万,能在这小小的院子里相逢,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三叶草,白药,四灵花。”将药材投入沸腾的药鼎中,梅雪开始掐起炼药所用的法决,控制着药鼎里药液的浓度。

  身为炎族后裔,他拥有天生的草药灵觉,可以轻松的感受到药液的融合,纯化程度。这也是药师基础中的基础,炼药术的根源。

  将天地之间的灵材炼成不同类型的灵药,提取其中的有益成分,去除不需要的杂质,这就是药师的工作,也是诸海群山中各族都欢迎的职业。

  “好,成了。”梅雪伸出手来,轻轻一拍沸腾中的药鼎,药鼎一角的龙口自然张开,绿色的药液从中缓缓流出,灌满了下面早就放好的玉脂小瓶。

  摇了摇玉脂小瓶,听到了其中清脆的动荡声后,梅雪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这制作成功的灵药液涂在空白的绷带上,制成了品质上等的灵药绷带。

  “小家伙,稍微会有点疼,忍一下。”清洗了一下小狐狸的伤口后,梅雪开始帮这不幸的小家伙上绷带,将那些小伤口一一包住。

  “啊……呜……”喝得酩酊大醉的小狐狸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看着为自己细心治疗的梅雪,眼睛眨了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原来是只小淑女。”梅雪熟练的翻过小狐狸的身子,然后在它的尾巴下面也涂上了药液,然后绑好绷带。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发现自己被凌辱的小狐狸发出尖锐的叫声,一口咬上了梅雪的手腕。

  混蛋!趁人之危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她可是妖狐族最受人宠爱的青丘公主,拥有着上古妖脉—金毛玉面九尾狐之血的伟大存在!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