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挥剑断情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稀疏的星辰洒下点点清辉,落在绵延起伏的群山之间。柔和的光线透过茂密的树冠,给凌晨前的森林染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又在林间的空地上点缀了几许淡淡的斑驳。整个林子里静悄悄的,山风偶尔吹动树叶的轻响,让森林逾显幽静。

  由于前半晚下了一场细雪,此刻树林中还残留着一些稀稀落落的冰雪,踩上去很容易让人滑倒。身为不擅战斗的药师,梅雪在这样的环境里自然走得不快,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后山的半山腰部分。

  不过,并不止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已。

  让他脚步变得沉重的,还有他怀中的那本日记。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都已经决定斩断尘缘,从此进入佛门的怎么也放不下这本日记,还特地把它带在了身上去见那位慧果大师。

  果然,要斩断自己过去的思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或许,真正进入佛门后,这样的烦恼会自然消失。抱着这样的想法,梅雪的脚步加快了一点,隐隐约约已经可以看到山顶的轮廓和那个屹立不动的身影。

  果然,那位大师早在那里等他。不知道他等了多久,或许从两人分开后就来这里等了,让一位这样修得真法的大师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等这么久,梅雪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抱歉,大师我来晚了。”有些气喘吁吁的登上山顶后,梅雪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慧果大师道歉。

  在他面前的慧果大师脚下已经有了一层薄雪,山顶的气温可是比山下低很多,从雪完全没融化甚至过了慧果大师脚边来看,他一定是一晚上没动在这里等他。

  在这下雪的晚上等了他一夜,光是这份心性修行就足以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这是位真正的有德大师,绝非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酒肉和尚。

  他并不是一时冲动选择进入佛门的,而是真正明白了自己的体质缺陷,从而决定告别自己的过去,踏上新的人生之路。

  或许,真的和这位慧果大师说的一样,他和佛有缘。

  “不晚,一点也不晚。”看着梅雪那清澈的眼神,慧果越发感觉到此行不虚。

  别说一晚,只要能渡眼前的少年入佛门,就是等上三天,三年,三十年又何妨。

  阿弥陀佛,我佛在上,今天弟子有幸能引渡一位身具慧根的有缘人入我佛门下,当是佛门之幸。

  此子精神坚定,心神****,正是中兴我佛门的人才。如今仙道昌盛,正需要这样的英才保持我佛传承不断。

  “你是否已经决定入我灵山法门?”尽管明白身具慧根的人是佛门不世出的人才,但是慧果大师依然按照规矩询问梅雪。

  佛度有缘人,哪怕是身具慧根之人,如果拒绝佛门经义也只能让人叹息一声,此人今世和我佛无缘。

  “是的,我意已决,斩断尘缘,进入佛门修心。”梅雪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九百九十九次的告白,九百九十九次的失恋,或许这正是警示,他不可再执迷不悟,放下这些尘缘,进入佛门修行明神才是正道。

  “甚好,甚好,那么我这就开始你的入门仪式。”慧果大师白色的眉毛一阵颤抖,多年修炼的静心禅在再次接近失守。

  入佛门修行百年,本来早以为已经修至不动心之境,可遇到拥有慧根的梅雪后,慧果的静禅几乎形同虚设。

  现在想起来,经过这个海路中转点的小山时一时心动游历这天台山的决定实在是佛祖的提示,拥有慧根的人可是千百年都难得出一位。

  所以哪怕有些不合规矩,慧果大师也决定就地就简举行梅雪的入门仪式,以免节外生枝。

  “大师,我是药师,修炼过一些初级的炼药仙法,这样没关系吗?”对于佛门的事情梅雪不是很懂,在这之前他修行的可是正宗仙道,并且还成了一位初级的药师。

  “无妨,无妨,我佛中有东方药师琉璃佛,施药慈悲普渡众生,佛门一样有炼药之术。”

  “那就好,我准备好了。”梅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心静气的等待着佛门入门仪式的到来。

  只是,怀中的那本日记似乎有些发热,这是错觉吗?

  “你可听好,我佛门有经卷万千,但是唯有一卷可称本经,为佛之会门,此经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随着慧果大师的念诵,天空渐有异象呈现。明明离日出还有一些时间,可是天台山上已经有无数绯红的云彩出现,云彩中有千万宝光呈现。

  阿弥陀佛!这是怎么回事!慧果很清楚自己的修行程度。

  虽然在别人眼中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高僧大德,足以开山立派的宗师。可他修行之地是西方灵山的小雷音寺,佛门总本山。在那里他的修行连前一百都排不上,离念诵禅经就可以引发天地异象的层次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这……这到底怎么了?难道眼前的少年慧根居然如此出众,居然只是一个入门仪式就引发了天地变动,这可是佛门千万年来都没有的盛事。

  照耀在无数的光辉中,梅雪更加肯定眼前的慧果大师是有德高僧,光是念诵心经就可以引发天地元气变动,这已经是传说中的大修行者的手段。

  恐怕,这已经是这个世界最顶级层次的力量,至少梅雪从来没听说过如此惊人的佛门神通。

  不,不可能!在梅雪心目中的神僧慧果大师已经惶恐不已,长久以来修行的静心禅彻底崩溃,因为这般天地异象绝非他所念的佛经所引起。

  在天台山的其他地方,早起的人们惊愕的看着天空,看着这万千妙象。

  “啪!”一个木桶打翻的声音引发了一连串的噪音,扁担,渔网,锄头,无数杂物落在地上,然后几乎所有的凡人都跪了下来。

  “仙人在上,保佑我们出海平安,保佑我家娘子出产顺利!”这是出海的商人们,长年走海路的人有几条命都不够用,怎么能不拜。

  “佛祖在上,保佑我家平平安安,保佑我家孩子考试顺利。”这是守家教子的妇人们,大都是平民,也是支持佛门最多的人士。

  “佛祖,神仙显灵了啊!请保佑我诸事顺利,发财成家。”这是不管什么仙佛都拜的人,只求一方富贵。

  而没有跪倒的自然是那些仙道的修行者,他们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佛祖神仙显灵,而是某位大修行者在显现神通。

  但是,能够覆盖整个天台山千里方圆的神通,并且是直达天空之上的威力,那究竟得是何等的无上神通!只是想象一下这样做需要的灵力,所有人就倒抽一口凉气。

  这样的大修行者,不管是仙道还是佛道的,恐怕随意就可以把整个天台山从海域中抹去,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人。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心目中的“神仙”“佛祖”,从西方灵山小雷音寺而来的慧果大师已经被吓到了。静心禅被破的他甚至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按照习惯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继续念了下来。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梅雪重复着这佛门无上真言,越发的感觉到某种神秘力量正在蔓延他全身。

  没错,这一定就是慧果大师所说的佛缘,斩却尘缘的因果。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梅雪轻声的将最后的真言念了出来。

  随后,风云变色,位于他怀中的日记开始热得像烙铁一样,直接烧起了火焰。

  那火不是凡火,不是三味真火,不是天地灵火,而是智慧之火。

  在天空中,无数金色的光剑越发密集,将天边的夜幕彻底射穿。终于,一****日从天边浮出,浑身上下努力地散射着金光,无数日光欢呼雀跃着攀向流云四散的青天。金红相辉的日光汹涌澎湃地烧遍了整个天地。

  大日,既佛之象征,佛门至高果位尊称既为大日如来。

  被那****日照耀着,梅雪发现自己心中所有的忧愁和悲伤自然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障壁。

  那是束缚他的心之障,那是他的过去,那是他的罪,那是他的尘缘。

  九百九十九次的情缘,九百九十九次的叹息,终于化为此刻的魔障,是他入佛门前最后需要面对的罪业。

  “观自在菩萨……”念诵着慧果大师传授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梅雪心意已决。

  无声无息中,那代表过去的九百九十九次尘缘被梅雪挥剑斩断。

  这剑从哪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手中,梅雪一概不知,但是他就是用这把剑斩断了那看不见的一切,斩断了自己的九百九十九次情缘。

  在梅雪斩断那九百九十九次尘缘的瞬间,天地之间洪钟大响,隐隐约约中有无数禅音回荡,那正是慧果大师也未曾听过的佛音,大日如来琉璃唱。

  “大师,我……”梅雪眼神清爽的看着传授自己佛门经典的慧果大师,终于斩断尘缘的他如同丢掉了无数的包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的轻快。

  “阿弥陀佛。”慧果大师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弟子,正要拈花一笑。

  然后,在梅雪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慧果大师的全身化成了无数金光,在这天地间散了个干干净净。

  西方灵山小雷音寺大殿,诸多上师突然一起从静坐中站起来,一起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小雷音寺大殿里的那座金身。

  那是佛门修行者功德无量,修至此世大圆满之境的金身法相,是所有佛门子弟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自佛门复苏以来千万年,诸界亿万修行者中,只有数万年前被称为天生佛体的一代活佛天生大师达到了这个境界,在大殿里留下了金身法相。

  据说那位大师天生就具有慧根,年仅十岁就感悟到了佛光,脱去尘缘进入佛门,而等到他圆寂成就金身法相,世间已过千年。

  “这……这是哪位活佛成就了果位?”

  “阿弥陀佛,我佛有灵,这是我佛门大兴之兆啊!”

  “这,这个金身怎么那么像我们寺里的慧果禅师?”

  留下金身法相的慧果大师面容惊愕,如同遭遇了极度不可能的巨变,和面露莫测微笑圆寂而去的那位活佛完全不同。

  但是,金身法相就是金身法相,为千万年来佛门大功德,大造化,是只有将佛门大道修行至最高点才会出现的真迹。

  于是,后来被确认身份的慧果大师就这样被认定为一代神僧,活佛转世,其金身法相和天生活佛一般在小雷音寺受万人朝拜。

  这个时候,梅雪正苦恼的看着自己老师消失的位置,用自己手中突然出现的小剑扒拉了半天,最终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自己的老师放鸽子了。

  “这……我到底算不算入了佛门啊?”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