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决意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又飘起了细雨,少年加快脚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的家是位于天台山脚下最下层的居住区中,这里居住的都是些没有仙法天赋,靠出卖苦力赚生活费的普通人。

  可以想象,这里不可能有什么云楼画栋,更不会有什么上等人居住,其中最偏僻的一角就是少年的家。

  这是一座破旧的石制小院,编号是五七,是位于天台山阵法最角落的建筑,也是少年唯一的家产。

  院子里稀稀落落种了些低等的药草,身为炎族出身的药师,种植药草几乎是天然的本能。即使是没成为药师的炎族后裔,也会在院子里种些药用的花草,用来养心明神。

  药田后面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小石屋,石屋的上面早就爬满了藤蔓,几朵懒洋洋的牵牛花挂在上面,舒服的享受着秋雨的滋润。

  虽然简陋,虽然破旧,但是这就是少年的家,也是他的药田,炼药工房。

  他用不起学院需要付费的高级炼药工房,只能在自己家里炼药,连材料都舍不得在学院买。除了几种必要的主料只能用学院的,其他的都是他自己种植的。

  还好,这个院子的前一位主人也是从初级仙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在这里留下了不少种子和没成熟的药材,让他省了不少功夫。

  从孤儿院离开用微薄的收入买下这个院子后,有一段时间他一贫如洗。那阵子他窘迫到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有接近一年的时间都穿着学院的制服。还好初级仙法学院的制服也具有简单的除尘功能,否则他可没衣服换了。

  其实身为药师的他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收入的,但是那些炼药赚来的钱都被他用来买了各式各样的花朵和礼物,用来在自己告白时送礼。

  手折的千纸鹤,据说能带来幸运的黄色缎带,代表爱情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闪闪发光的海星,七色的信纸,这些漂亮可爱但是价格一点也不亲民的礼物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财力。

  而回报,不用说也知道是零,以投资回报来说,他已经不能用亏本来形容。前脚接下礼物,后脚就拒绝他的告白是常态,恶作剧的连要他好几次礼物再拒绝的也有那么几个。

  不过那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即使知道这份爱恋是没有回报的,他也依然给予她们自己的真心。

  爱情,没有对错。

  命运,也没有对错。

  只是,他没有抓住那只爱情的青鸟,眼看着代表幸福的鸟儿在自己面前飞走。

  “唉,果然是我的错吗?”叹息一声后,少年推开了简陋的木门,走进了自己的家。

  说是家,倒不如说是炼药工房更加合适,除了角落里的那张床和上面的几本书有些生活的气息,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处理中的药草。

  房间中央有着一座一人高的大鼎,正是用来炼药不可或缺的药鼎。

  “火灵草,七蛇果,三月藤。”来到药鼎旁边,少年习惯性的将周围的几味处理好的药草投入沸腾的药汤中。

  这药鼎里的药汤已经有了三年的火候,尽管品级并不高,但是用来炼制几味初级药剂却是足够了,这几味初级药剂也是少年这些年来用来维持生计的商品。

  不过等到药草投进去,少年才想起来,明天过后自己可能就不用炼药了。

  进入佛门之后会是什么样?少年想象了一下,应该是念经打坐修禅之类,总之和炼药没关系了。

  说起来,他其实也不是狂热的喜爱炼药。虽然身为炎族的后裔他天生就具有炼药天分,可也只是比一般人强那么一点的程度,远称不上优秀。

  几乎每个炎族子弟都是半个药师,继承自伟大炎帝先祖的血脉具有天生的抗毒性和植物亲和性。只要是炎族人的聚居地就少不了各种药草,炎族也是出神药师最多的种族,历史上有名的神药师十个里八个都是来自炎族。

  他之所以成为炼药师,只是因为那是还小的他最快自力更生的方法。他不喜欢拖累别人,哪怕战场孤儿院是所有种族共同设立的公立机构,他也不喜欢那里的气氛。

  独立,自主,不管什么都由自己来做决定,这就是他的性格。在察觉到孤儿院的人们眼中那怜悯的眼神后,他就再也不想继续待在那里。

  自己去选择自己所走的道路,不管那是多么艰难的道路也不后悔。

  九百九十九次的失恋,并不代表他已经绝望,而只是发现自己走进了死路而已。

  迷宫中遇到了死胡同怎么办?那么就去走另外一条路,寻找自己更多的可能性,这就是他先前做出的决定。

  坐在自己有些冰凉的石床上,少年拿出了自己的日记。

  这本日记是他第一百次失恋时买下的,不多不少正好是九百九十九页,不过后来他又在最后粘上了一张书签,凑足了一千页。

  为什么特意选择这样一本有着九百九十九页的日记本,那是因为他在一百次失恋的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奇怪体质,并且预感到了自己后来的更多次失败。

  每一次的失恋都会在他的内心刻下一道伤痕,那道伤痕并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会不断的加深。

  因为他从来都是全力以赴的投入真心,所以失恋时就更加的痛苦。

  即使是这样,他也一直在努力,在心动的时候为了不错过机会而勇敢的去告白,示爱。

  然后,就是失恋。

  重复了九百九十九次的恋爱,重复了九百九十九次的失恋,拖着病弱的身躯去约定之地等待了三天三夜后,他终于叹息着写满了日记的第九百九十九页也是最后一页。

  至此,这本记载着他全部失恋回忆的日记再也没有空白的书页,而他也终于觉悟到,自己的恋爱或许是永远也无法成功的。

  因为他和她们的身份差别太大,因为平凡的他完全配不上她们,他只是战场上被捡回来的孤儿,在这个小小的天台山初级学院学习的学生。

  她们是偶然从这里经过的美丽身影,身边大多有护卫和玩伴,和孤单而平凡的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是恋爱是没有理由的,他和她们相遇了,向她们勇敢的告白了。一切都发自真心,没有任何的虚假,仿佛他和她们之间有着剪不断的缘分一样。

  翻开日记的第一页,那是一个身材修长,有着青色龙角的少女,他最初的恋人。英姿飒爽的她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也是他第一个告白的人。

  现在想起了,他和她之间其实只是单恋,那时候还小的他只是被她当小孩子的对待。虽然也曾经被她抱过,不过那显然不是男女间的亲近,而是年长者对孩子的关爱。

  她就是那样温柔的人,他最初喜欢上的人,正是她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恋爱。

  可惜,他和她之间的身份差距实在太大,并且她早已经去了遥远的战场,已经很多年没有她的消息。

  还记得还小的他对憧憬的她告白的时候,收到的回答。

  “乖,等你长大了以后姐姐会考虑的,现在可不行。”

  那是他第一次被拒绝,虽然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他确实早熟得莫名其妙,但是第一次告白就失败也确实给他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

  继续翻下去,第二,第三的少女也是那个时间段认识的,那时候的他和她们都还小,不过女孩子在恋爱这种事情上似乎总是早熟,所以他的告白失败得很惨烈。

  “哗!哗!”的翻页书中,少年将自己的过去一一翻开。

  甜蜜的回忆,苦涩的回忆,哭笑不得的回忆,这里的每一张书页都是一段岁月的痕迹。从孤儿院到天台山的学院,他和她们相遇,分开,短暂的缘分留下的是无法忘怀的回忆。

  其中很多少女他甚至都不知道名字就冲动的上去告白,结果闹出了不少笑话。直到现在,这九百九十九张书页中也有很多人是他不知道名字的。

  或许,她们中绝大多数人早已经忘记了他这个出身平凡却莫名其妙对她们这些淑女告白的少年,但是他却记得她们中的每一个人。

  那都是满满的回忆,他的恋爱岁月。

  终于,日记翻到了第九百九十九页,也就是最后的神秘少女。

  她是和他最接近的少女,是和他渡过最快乐岁月的人,是他冒着病倒和被野兽袭击的风险等待了三天三夜的人。

  可惜,他没有等到她,甚至再也找不到她的任何痕迹。

  神秘的她,就如同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中。

  她现在会在哪儿呢?其他九百九十八位又在哪?他衷心的祝福她们,感谢命运让他和她们有过交错的瞬间。

  他不后悔和她们相遇,不后悔曾经喜欢上她们。

  即使是在决定放下尘缘,进入佛门的现在,他也没对她们有丝毫的怨恨。

  “愿你们幸福,平平安安—梅雪。”在最后的那张书签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剪短的祝福语,少年轻轻的将日记合起,并且决定再也不打开它。

  秋日天空的细雨无声无息中变成了白色的细雪,一如十六年前的那个冬天,一个小婴儿被率领大军征战的将军发现在染满鲜血的梅花下。

  在冰凉的白雪中,婴儿身上却落满了梅花,如同被梅花所守护一样。

  将那个小婴儿抱起来的将军,就在那朵梅树下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梅雪。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