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慧根

  • 小说:萌萌山海经
  • 作者:肥面包
  • 更新时间:2016-07-07

黑暗的街角小巷,只有周围零星的灯火,如果不是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位眉发须白的老和尚,还真会让人有种遇鬼的感觉。

  老和尚身披一件黄色袈裟,胸前挂着一串古旧的念珠,手持一根莲花禅杖,两眼眯起,正用惊喜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少年,似乎看到了什么绝世宝物一般。

  “大师,你是在和我说话?”少年驻足看了看左右,发现除了他似乎就没有其他人了。

  他肯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虽然现在是仙法昌盛的时代,但是佛门也依然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在下层人民中,不需天赋的佛门修行之路更受贫苦人民的欢迎。

  毕竟追求仙道若无绝顶天资或者大量天材地宝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佛门的修行讲究的是佛理和前世今生的修行,不乏有人一朝顿悟菩提花开的传说。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在没有天赋修行仙道的人们眼中永远是那么的诱人。

  “正是,阿弥陀佛,贫僧慧果,西方灵山而来。”和尚攥紧了胸前的破旧念珠,此刻这串佛珠正在发热,甚至隐隐约约有白色佛光漏出。

  这可不是普通念珠,而是佛门中的一件瑰宝,由七叶白莲的莲子所铸就的白莲念珠。

  身为佛门至宝的七叶白莲天生就具有佛性,可以撒出千万甘霖,明心静性。用七叶白莲的莲子所制成的这串白莲念珠更是长年累月受人供奉,具有诸多不可思议的妙用。

  能引发白莲念珠如此异象,代表眼前的少年和西方世界有缘。

  佛渡有缘人,从遥远西方灵山一直东渡来天台山的他今天又遇见了一位和佛门有缘的好苗子,怎么能放着不管。

  如今仙道大盛,稍微有些身家的人都挤着头进入各类仙术学院,诚心向佛的大都是些老人或者穷苦到实在上不起学的穷人,佛门能找到的好苗子越来越少,怎能让人不心急。

  虽然说佛门不讲出身,不看天赋,可本来身具佛门机缘的少年一个个被仙门抢走,连西方灵山的大修行者们也坐不住了,纷纷派出门下禅师引渡有缘人,以免佛门传承断绝。

  慧果也正是其中一人,一路从西方走来,他已经引渡了十几位弟子,可眼前的少年却是他遇到的和佛门相性最适合的苗子。

  能让他被授予的白莲念珠自动发光,代表此子天生和佛有缘,若是入了佛门,一定是一方高僧大德。

  “慧果大师,为何找我?”少年有些困惑。

  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引入注意的事,虽然读书时偶然也看过几卷佛经,但都是奔着其中的几种异兽记载去的,佛经中的佛理可是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慧果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迷惘中的少年,说道:“你与我佛有缘,可愿接下这份佛缘?”

  “佛缘?”少年相当的惊讶,他的身上哪有这种东西。

  他是被人从战场上捡来的孤儿,从小既不知道爹也不知道娘,除了自己是炎族出身以外就再也没有和身世有关的线索。

  长年以来他也习惯了,早已经放弃了弄明白自己父母消息的打算。

  既然是在战场上被捡到的,大概早就不可能再见到双亲了,抱着这样的觉悟,从小他就习惯了一个人。

  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书,一个人尝试炼药。在别的五六岁孩子还在父母呵护下玩着青梅竹马游戏的时候,孤儿院的他就已经开始用自己的药师天赋养活自己,并且用这个天赋带来的些许积蓄进入了这里的初级学院。

  今年十六岁的他已经顺利从初级学院毕业,并且通过了初级药师的考试。在常人看来他的人生甚至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哪怕现在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凭借这个药师的身份保证衣食无忧。

  但是他的人生绝非如此平平常常,而是充满了挫折和悲剧。

  因为,他有一个奇异的体质,对某些特殊少女会发生异常恋爱的体质。

  他不知道这种体质是怎么来的,似乎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这份冲动,一次又一次的对那些美丽可爱的少女告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怎么回事,明明和那些少女是第一次见面,可见面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悸动,最终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心中涌动的感情,一口气就冲了上去。

  理所当然的,这些突然的告白从没成功过。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告白,绝大多数少女都是一脸惊愕,然后毫不犹豫的拒绝。

  个性温婉的,会婉言拒绝;个性冲动一些的,直接把他揍一顿;个性古怪的,会让他留下一辈子难忘的悲剧回忆。

  这样的轮回,已经持续了九百九十九次,而三天前的那一次,曾经是他最接近成功的那一次。

  可惜,最终结果没有任何改变。

  但是,他从没怨恨过她们,不管是婉言拒绝的也好,揍了他一顿的也好,恶作剧爽约的也好,他都原谅她们。

  因为,他喜欢她们。

  并不是说说而已的喜欢,而是能包容她们一切缺点,优点的喜欢,发自真心的喜欢。

  每次和她们相见的时候,心脏都会跳个不停;每次遇到她们的时候,脸都会红起来,只见一次就会将她们的样子永久的铭刻在自己的心中。

  他甚至只需要轻轻闭上眼睛,就可以回想起她们所有人的样子,并且绝对不会弄错,从最初的第一位到最后的第九百九十九位,她们的样子都被他铭刻在心。

  对于他来说,每一次的相遇都是奇迹,每一次的邂逅都是初恋的心跳,这样甜蜜苦涩的记忆已经重复了九百九十九次。

  所以,他有了一本九百九十九页的日记。每一页都记载着一个故事,一个以童话的相遇开始,以悲剧的分别结束的故事。

  现在,这本日记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一页,代表完结的那一页。

  这样人生总是重复着悲剧的他,哪来什么佛缘。

  “大师,你弄错了,我是炎族的后裔,而且是一位药师,并未修行过佛法。”虽然很感激慧果大师对自己的关注,但是少年确实不觉得自己拥有那种传说中的佛缘。

  传说中,拥有佛缘的人是天生的佛门修行者,只要入了佛门自然就会大彻大悟,最终成为高僧大德。

  很多人都传言,佛缘就是佛门大修行者转世轮回后的特征。身具佛缘的人,可以说千万人中也难寻一人。

  他只是平凡的炎族子弟,身上哪会有那种东西。如果有那种东西,早在他看佛经的时候就该显现了。

  “色即是空,空既是色,世间万物皆于我佛有缘,只是何时有缘。世间生灵亿万,今日你和我在这里相聚本身即是缘,你和这白莲念珠相合又是缘,你已经看破红尘更是缘,不是吗?”慧果一弹指,白莲花开,对着少年拈花微笑。

  “原来大师看出来了……”少年没想到自己的落寞居然如此的明显。

  确实,他已经累了。

  第一次的失恋是苦涩,第二次的失恋是悲伤,这世上谁又能失恋九百九十九次,并且九百九十九次都是真心,绝无虚假的爱恋。

  正因为每一次恋爱都全力以赴,所以每一次的失恋更加的心伤。

  正因为每一次的相遇都那么美妙,分别时才那么的苦涩。

  哪怕再坚韧的神经,在九百九十九次的折磨后,终于也到了断裂的边缘。

  他,终于悟了,自己或许不适合恋爱,或许一开始就错了。

  从第一次到第九百九十九次,他都重复着同样的错误,收获着同样的失败果实。

  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不需要再爱,不需要再去抱有幻想,其实很久以前他就明白了,不管经历过几百次的恋爱,最终他也只会是孤独一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少年心中的凄苦,慧果手中的白莲念珠自然的发出柔和的白光,生出七叶莲花的妙景,让人一看便忘却心中忧愁。

  这可不是刚才慧果大师用佛法模拟出来的白莲花,而是货真价实的七叶白莲妙景,白莲念珠与生俱来的佛景。

  看到这一幕,连早已经修行至心性通明的慧果大师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少年所具有的佛缘居然如此深厚?不,没有修行任何佛法就能让白莲念珠呈现七叶白莲佛景,那已经不是简单的佛缘,而是更高层次的缘法。

  言随心动,白莲花开—这,这是身具慧根的表现啊!

  佛门三千世界,亿万果位,身具佛缘者千万人中才有一人,而身具慧根者早已经成为了传说,那可是成就无上佛门法相的基础。

  不管是镇压诸天妖魔的金刚法相,还是普渡众生的菩提法相,那都是佛门的大神通,大妙法,是连他都未曾达到的传说境界。

  “阿弥陀佛,佛祖在上!”慧果握着白莲念珠的手不住的颤抖,几乎就要将这串佛宝从自己胸前扯下来。

  无他,实在是眼前少年的佛门天赋让他心动了,甚至都快要破了他长久修持的静心禅。

  那可是慧根,佛门的无上机缘,天生的佛门圣子。一旦踏入空门,马上就可以大彻大悟,成就不可限量。

  “大师,我真的有修炼佛法的天分?”事已至此,少年也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和佛有那么一些缘分。

  在他九百九十九次失恋后,在他心灰意冷独自一人走在小路上的时候,和这位看上去就知道是高僧大德,并且特意为他演化出莲花妙像的和尚相遇,说有缘也没错。

  对于佛门的事情其实他不是很明白,也肯定自己没有那什么传说中的佛缘,但是或许他和眼前的这位慧果大师有缘。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妄语,你于我佛有缘,而且缘分非同一般。”慧果闭目垂眉,庄严无比的说道。

  在他的手中,白莲念珠演化出来的七叶莲花自然的绽开,发出万千佛光。

  这光不上天空,不入大地,只为一人展现,当是无上佛门妙法。

  阿弥陀佛,佛祖在上,慧果今日有幸得遇拥有慧根之人,即使粉身碎骨,一生修为化为乌有,也一定将他渡入佛门。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当是佛门大兴之兆。

  少年抬起头来,看着漫天的星河,那是这一时代的人类可望而不可及之物,传说中曾经有诸天神佛居住在上,可惜那已经是昨日黄花。

  或许,该是觉悟的时候了,昨日种种已是过去,今日他和佛有缘,和眼前的慧果大师有缘。

  “大师,等我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在后山山顶,我会去的。”少年做出了决定,那是十六岁的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阿弥陀佛,佛门有幸,定不失约。”慧果大师双手合十向少年点了点头,如行云流水般走向了后山的方向。

  很显然,他这就打算占位置去了。

  佛渡有缘人,然具有慧根而入佛门之人,为大功德,为大欢喜,为大吉祥。身为西方灵山的禅师,慧果大师不辞辛苦的来到东方海域,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寻找身具佛门机缘的人。

  为了将身具慧根的少年渡入佛门,别说一晚上,即使三年,三十年他也会等。

  看着慧果大师远去的背影,少年能感觉到他的那份诚意,也更加坚定了自己进入佛门的决心。

  所以,今晚就是最后的告别了,和他过去的全部。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