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4

  • 小说:拐个皇帝回现代
  • 作者:月斜影清
  • 更新时间:2016-07-07

  冯丰回过神来,暗骂自己花痴,见了一个帅和尚就乱了分寸,若是年龄大点,不就跟杨二车娜姆一样了?只晓得对着帅哥流口水。

  她寻思,幸好自己还不算很老,不然就会被嫌弃为可笑的老花痴了,不禁道:“幸好,幸好!”

  伽叶见她自言自语,微笑着道:“既然无事,娘娘,就请吧。”

  干么又叫“娘娘”?

  冯丰这下可回过神来了,瞪了他:“我叫冯丰,不叫娘娘!”

  伽叶依旧是淡淡的微笑:“何事?”

  “我头疼……”冯丰笑嘻嘻地边说边从开着的门里走了进去,“伽叶,你在看什么经书啊?”

  “这里有两部经书是我寻访多年都没见过的,如今居然在这里看到,真是欣喜。”

  “哦,是这样啊,你喜欢就拿去好了。”

  “我已经看过了,不用了。”

  她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他说“我已经看过了”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他看过这一两遍,就将整本经书背得了。

  她十分不服气,拿起一本厚厚的经书,随意翻开一页,“哎,你背这段听听……”

  他笑起来,立刻叽哩咕噜地念了起来。这本书是楷体的繁体字,她认得的,但见他这样滚瓜烂熟地诵来,不禁目瞪口呆。

  她又拿起另外一本蝌蚪般文字的经书:“你背这个……”

  他又唧哩刮拉背诵起来,这次,冯丰一个字都不认得了,只能看着他干瞪眼,口里说不知他是不是在糊弄自己,心里却相信,他真的是过目不忘的。

  她想起自己小时候看电视,听电视剧的主题曲,一般听两三遍都会唱,母亲就常常夸奖自己聪明,如今,见了过目不忘的伽叶,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聪明人。

  伽叶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刁难过,但见她嘟嘟囔囔地发问,心里忽然有些孩子气的玩笑和愉快。

  他见她东张西望的样子,又拿起一本书随意翻翻,显然心不在经,便道:“你头还疼?”

  “嗯,我头好疼,伽叶,你给我看看……”

  冯丰上前一步,见伽叶立刻后退一步,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她忽然想起唐僧,每次看唐僧被那些妖娆的女妖精逼迫勾引时就是这样不安而惶恐的神色,她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想看看这个据说自小进入佛门的高僧定力如何。

  她又上前一步,伽叶再退一步,几乎要靠着墙壁了,她“哎哟”一声,脚步踉跄,一下靠在了伽叶的身上,用手捂住了头:“啊哟,我的头好疼啊……”

  伽叶纯朴,不知她在作伪,又见她的确满面痛苦之色,顾不得推开她,立刻道:“你怎么了?”

  冯丰情知若现在不装到底,以后就得被他防备并看轻了,他虽然单纯却并不愚蠢,以后若要防备了自己,可就大大不好玩了。

  反正头真的隐隐作疼,她的身子干脆顺势往地下滑去。

  眼看她就要摔倒在地上了,伽叶迫不得已,只得一只手扶住了她,另一只手赶紧掏出一个小小的药瓶,摸出一粒丹药塞在她嘴里:“你先服了这个……”

  他的手抵在她的背心,冯丰立刻将这粒小小的丹药吞了下去。

  自己靠着的这个怀抱,有几分淡淡的异常干净的薰香,而他的手是那样不经意的揽在自己腰间。忽然有种生平从未有过的安全而可靠的感觉,冯丰心里更是砰砰直跳,比中学时代见到暗恋以久的帅男生更面红耳赤。

  “娘娘,你去休息一下吧……”

  这声“娘娘”如霹雳一般将她从梦游里拉了回来,红了脸立刻站直了身子,拱拱手,“伽叶,谢谢你。”

  “不用谢。”

  冯丰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一眼,见伽叶大师依旧是那样平和的“色即是空”的神情,向他点点头,才转身走了。

  走出好远,心还在砰砰乱跳,冯丰忽然又有点沮丧又有点儿好笑,自己竟然想去勾引一个和尚,而且,那和尚还毫不心动。

  真是失败啊!

  唉,不说女人是老虎嘛?是自己姿色不够,还是伽叶本身就有问题?

  21世纪好多帅哥都是小攻、小受的,这伽叶大师和尚做久了,不要也变成耽美狼了吧?若他也BL,是攻还是受?

  “娘娘……”

  是柳儿的声音。

  冯丰暗骂自己满脑子不纯洁的色情思想,人家伽叶大师修为高深坐怀不乱,竟被自己想得如此不堪。她摇摇头,笑着迎了上去:“柳儿,我在这里呢……”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