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这老头好厉害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我赶紧让洪开元过来,帮我照着,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将那一小撮毛发给弄到了手电筒的玻璃面上。

  这应该是动物的毛发,灰白中还夹杂中有些黄,短而碎,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毛发。

  “这不是人的毛发!”一旁的洪开元道:“它不但短碎,而且硬、直,从颜色看也不是!”

  我点点头,接道:“那你能看出是哪种动物的毛发吗?”

  洪开元摇摇头。

  我看了看其它四个手指,发现手指的指甲缝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我检查了死者的右手,情况差不多。不由就皱起了眉头。

  “看来死者生前接触过什么动物,而且也是费了不少劲儿的。”我抬起了头。

  “会不会是老鼠毛?”温菁忽然道。

  老鼠?对啊,那石头上不也刻了‘老鼠’二字?!难道死者生前抓过老鼠?

  “妹子,你真聪明,怎么就想到了这个?!”洪开元赞道。

  “会不会是因为这人没吃的了,最后靠抓老鼠为食?”温菁又道。

  她说得没错,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也许他抓老鼠和他在石头上刻‘老鼠’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二人说了,二人也没反驳,看来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接着,我又看了看那死者的脚,洪开元并没有将他的鞋子给脱下来。死者脚上穿的是一种比较名贵的登山鞋,是要系鞋带的那种。

  忽然,我发现死者右脚的鞋没有鞋带,不由就皱起了眉头。

  “算了,咱们还是走吧,这事咱仨也搞不定,出去报警的话估计警察也不会进来,别到时给自个带来麻烦!”洪开元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继续道:“如果将来有什么机缘再给这位老兄伸张正义吧,眼下咱们还是别耗在这儿了,这里的氧气相对老说比较稀薄,别到时咱仨也折在这里了!”

  我点头称是,接口道:“咱们在这里碰上这位先生的骸骨也算是有缘,虽然我们无法知道他为何葬身此地,但死者为大,还是将他入土为安吧!”说罢叹息了一声。

  洪开元和温菁都表示赞同。当下,三人就地扒开了一些碎石,忙活了好一阵子,才将那人葬了。

  那把刀子却被洪开元给收起来了,说是带在身边防身用。

  往回走的路上,我还是有些疑惑。

  刚才我们在检查死者身边的东西时,发现他身边什么都没剩下,那就表明凶手将死者所有的随身物品都洗劫一空了。

  其目的无外乎三个:一是凶手想从死者身上寻找什么东西,至于找没找到就不得而知了;二是凶手带走了死者所有的随身之物主要目的应该还是为了掩饰死者的身份!三是他需要死者身上的装备和食物。

  但这也不应该将死者身上所有的物品一扫而空啊!

  可凶手为何会单单落下了那把工具刀?那东西若是带在身上应该是极容易找到的,但凶手为何没能找到?除非当时是死者悄悄地藏起来了。那就表明凶手找到死者的时候,死者当时还没真的死亡或者处于昏迷状态,又或者死者还是清醒的,但对于凶手他已无力反抗,只能任其为所欲为。

  那么,石头上的字应该是凶手找到死者并离开后才刻上去的!而这其中真正的过程又是怎样一个情形呢?

  想着想着,我脑子就开始有些混乱起来!一时也毫无头绪可言。

  这时,就听到走在最后的洪开元正在发牢骚:“真他妈晦气!秦虎没找到,结果遇上一大堆死尸!艹!”

  我回过头去,问道:“胖子,你说那凶手到底在找一个什么东西?”

  见我又问起关于死者的事,显然心里更加不爽:“老祁,你他妈别在这事上面纠缠了,这些个劳什子的事好像不关咱们鸟事吧?!”

  我见他不爱听这些,心里的结一时又无法解开,不由就有些烦躁起来。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又回到了那处狭窄的通道。

  我走在最前面,因为已经走过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并未拿着手电四处乱照,只是照着脚下的路面。

  走到那段通道到中段时,我忽然发现通道尽头有光晃了一下,我心里一紧,连忙熄掉了手电,又回头让温菁和洪开元也关了手电,三个人立刻就停了下来。

  我以为是秦虎等人,回头低声叮嘱了几句,三个人都握紧了手里钢管,悄悄地朝通道口摸了过去。

  但没走几步,我忽然发现通道口外面的光居然朝我们这边过来了,我连忙止住了身后的二人,又低声说了句退回去。

  三个人又快速地退回到了那个洞厅内,并藏在了刚才那具尸体所在的巨石后面。

  刚刚藏好,几束手电光便照进了洞厅,并慢慢地朝我们藏身地走了过了。

  见此情形,三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来。

  “玥玥,这是条死路,秦虎肯定已经进了别的洞道!”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

  “二叔,您说秦虎他跑到这鬼地方到底是干嘛来了?”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为了一块石头,这畜生害死了咱们十多个亲人,这次不能再让他给跑了!”这是一个稍显沙哑的中年人。

  “这里有人来过!”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听声音应该还很年轻,有若银铃。

  “二叔,您来看看,能不能看出点门道。”那女孩继续道。

  接着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从痕迹上来看,这里曾经至少来过三个以上的人。”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痕迹虽然杂乱,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已经离开了这里。”

  “二哥,照您这么说,这痕迹应该是秦虎那么留下的?”声音沙哑的中年人道。

  “六叔,二叔这方面是行家,您就别添乱了,让他老人家再看仔细点!”又是那个小伙子的声音。

  “奇怪,有点不对啊?!”这是那个被称为二叔的老头的声音。

  “二叔,哪里不对?”那女孩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好像是三个人的脚印,而且其中一个应该是女的!”那二叔道。

  “怎么会?秦虎他们四个人中并没有女的!”女孩道。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卧槽,这老头好厉害。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