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杀人动机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说说看!”洪开元索性在一旁的石头上靠了下来,掏出了香烟,扔给我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了。

  我没有马上接话,接过烟,点上,深吸了一口后,这才缓缓道:“如果你判断没错的话,躺在这里的这个人应该是遭了他那位同伴的暗算!”

  “为什么这么说?”一直没出声的温菁开口了。也许她已经慢慢适应了现在的环境。

  “这个洞穴附近的人通常是不会进来的,从此人的穿着来看,他绝对不是我们本地人,我们这边的人经济条件都不好,没人会买这种专用服装。而且,据我所知,我们这附近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人口失踪的事情。”我又猛吸了一口,继续道:“两个外地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面来,他们来这里绝对有着某个目的,也许来这里是寻找某种宝藏又或者说某个特殊的物件!”

  “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洪开元很不以为然。

  “那我问你,咱们仨来这里做什么?”我反问道。

  “找秦虎啊!怎么啦,有问题吗?”洪开元丝毫没有感到我问他的用意,依然在自顾自地抽着烟。

  “那秦虎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你手上那破石头的来历嘛!”

  “那不就结了!”我冷笑着望着洪开元。

  估计是我不怀好意的表情惊醒了他。他几乎是跳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这俩人也是为了这事而来的?”

  “既然这里曾经发生过怪事,而且,还有这么多人知道,来几个人那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我坦然道。

  “嗯,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好几伙人,秦虎、没死干净的小日本,当年的董商,还有你家族的人!”温菁看着我的眼睛,放佛想从我的眼里要找出个答案来。

  她明眸如水,很是迷人,我没敢接她的目光,连忙低下头去,不过也没胡思乱想,就接了一句:”不错,这里面的秘密目前来说就只有四伙人知道,就像你说的一样。“

  ”但很显然,秦虎可以排除,因为他是最近才知道的。而我家的人也可以排除,因为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照你这么说,这两人肯定是余下的两伙人了!“洪开元将话给接了过去,他眉头皱成了山:”是小日本和那个董舒的后人?“

  ”就目前的条件而言,这结果应该是准确的。“温菁也点了点头。

  我没再为这事纠缠,也没接话茬,却想到另外一件事上面去了。

  按洪开元的推测,现在躺在这里的这具尸骸就是几年前进入这洞里的两个人中的一个,那个另一个去了哪里?进入洞口时,我只看到了两排进来的脚印,并没有看到有出去的脚印。

  难道,那俩人中的另一人从别的出口出去了?如此一来,就说明这洞里应该还有其他的出入口。

  想到这里,我又看了看地上的尸骸,对洪开元道:“胖子,你能看出他的伤口吗?”

  “这个我倒没注意!”说着他就蹲了下去。

  之所以问他是因为我不想去碰那具尸骸,不是说害怕,而是我看到这些东西总感到胃有些不舒服。

  很快,洪开元就有了结果。

  “在这里!”他将尸骸侧了过来,用手指给我看:“喏,就这里了!”

  我用手电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照,就看清楚了。

  伤口是在死者左侧的肋骨位置,还未到腰部,我不懂医学,所以也看不出在第几根肋骨。之所以能看清楚位置,因为伤口周围的衣服曾经都被血浸透过,呈块状,黑色,与其他位置相比有明显的差异。

  自伤口位置往下,直到脚部的衣物都是块状的。尸骸虽然是风干了,但并未呈扭曲状,看来此人死前不算是很痛苦,可以推断,此人很可能是失血过多后最终死亡的。

  “你觉得这伤口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我叹了口气。

  “看伤口的形状,狭长、扁平,应该是匕首一类的利刃!”说着还撕开了死者的衣服,露出了腰腹部位置。也许是洞里环境的原因,这尸骸的腰腹部居然并未烂穿,仅仅是塌陷了下去。

  “你看,伤口就在靠近心脏位置的那两根肋骨之间。”洪开元对我道,“这个位置不会一刀致死,也伤不到心脏,甚至连肝脏都伤不到!行凶者要么是个老手,要么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或许是误打误撞造成的。”

  我站在一旁,未置可否。举起手里的香烟,先吸了一口,又举了举手,示意洪开元继续。

  “我只知道一点,人如果被刺中这里,不会马上死去,会拖延很长一段时间,若中途得不到治疗,最后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从伤口来看,这不像是一个不懂刺杀的人所为,而是非常准确,出手快,狠!”洪开元继续道。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温菁插嘴道。

  “只有一种可能!”此时我心里已是豁然开朗,微笑道。

  二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我,一脸迷惘。

  “那是因为凶手想从死者那里得到什么东西!”我将香烟仍在地上,用脚踩灭,淡淡道。“死者很可能拥有某种凶手想得到的东西,但他却无法通过别的手段来得到它,所以凶手只能先留着这人的性命,然后通过威逼或跟踪来找到这个东西!”

  “你是说,这两个人不是一路的?”洪开元挠挠头皮,还是有些不解。

  “现在还不好说,也许他们是一起来的,也许凶手是尾随而来的。”我沉吟了一下,继续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二人的目的绝对相同!”

  说着,我就把自己的推测和二人大概描述了一下。

  这两个人,因为得到了什么讯息,知道他们想要的东西就藏在这个山洞里,于是都来到了这里。由于机缘的不同,死者很可能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而凶手却没能找到。无论这二人是不是一伙的,但死者得到的东西是绝对不会让凶手得到的。否则,凶手就不会下此毒手了。

  正因为凶手没有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如果通过正常手段无法得到的话,他很可能找机会来谋害死者。

  从死者在受伤后躲在这个地方的位置来看,他明显知道凶手不但想置他于死地,更想得到他手上的东西。所以他就一直躲在这块石头后面。他之所以趴在这个位置,因为这里正好可以监视进入这个洞厅的入口处,他拿着的刀子当初主要还是为了自卫。

  很明显,凶手的计划就是以逸待劳,等着死者带自己找到东西,又或者他觉得即便是死者受伤了他也无法有太大的胜算,所以凶手的策略就是等!等机会!!

  而现场除了死者留在石头上的刀,他身上连一片多余的纸都没有!那就说明,凶手在死者昏迷或失去抵抗力之后来到了这里,拿走了死者所有的随身之物!凶手之所以这么做,理由有二,一是他想从死者随身之物里寻找他想要之物或者说线索,二是凶手很可能不想让人知道死者的身份!而留在石头上的那几个字,很可能和那个东西相关,而且绝对是在凶手离开之后刻的!

  至于凶手到底有没有得到那个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的是真相吗?”温菁觉得我的推论有些不可思议,一脸的疑惑。

  “老祁,你他妈没去做刑侦工作真的是暴殄天物啊!”洪开元叹息一声,将手上的烟在石头上擦灭了,装进了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空烟盒。

  “但我始终无法理解刻在石头上的那几个字!”我苦笑道。

  “那我得把这家伙给剥光了再仔细看看!”洪开元嘿嘿一笑。

  “臭胖子,你这是对死者不敬啊!”温菁急了。

  “如果我能通过这样替他找到凶手,即便有些不敬,我想他也不会怪我的!”洪开元一边说一边开始脱死者的衣服。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场景,看不下去了,只好走到一旁又开始抽烟。

  “我艹,这个凶手可不是一般的简单,这人身上真的连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留下!”洪开元弄了好一阵子终于停手了,朝我喊道:“老祁,你眼睛毒,过来看能发现些什么,老子是已经尽力了!”

  闻言,我只好走了过去,一看,只见那具尸骸已经被洪开元折腾得不成样子了,心里暗道:罪过!

  我在尸骸旁边蹲了下来,又非常仔细地看了看死者的头发,又让洪开元在头发里翻看了一遍,结果还是很令人灰心,完全是一无所获。

  洪开元见还是没有发现就有些烦躁,骂道:“不管这劳什子事了,咱们又不是进来破案的!”

  我没理会他,忍着胃部的难受,小心翼翼抬起了死者的一只左手。手臂已干得只有一层皮直接附在骨头上了,那种黑褐色犹如鬼爪一般的手实在让我不舒服至极。

  手早已干枯,光凭肉眼,又在这种只能靠人工光源的环境里,我实在不能从手心手背都看出有什么异样来。

  于是,我就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死者的手指上!这时,由于我的不小心,居然将死者一块指甲给碰掉了,一下子,我就看到了指甲盖下面的异样:指甲盖下面好像有一小撮毛发!!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