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又一个死人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随着温菁手指的方向,我和洪开元不约而同地都望了过去。

  那个位置正处在这个水滴形洞厅的尖端,那边的石头更为巨大,差不多有半人多高一块,石头后面的情形根本看不清楚。

  但温菁手指的却是一个与石头明显不同的东西,因为距离较远,只能看出那东西大概形状,是个细长之物。

  于是,我就用手电不停地照。

  忽然,我觉得那东西在手电的照射下居然有微弱的反光!

  我心里不由一紧,赶紧拉住了正想走过去的洪开元,又将温菁扯到了身后,接着道:“你俩别轻举妄动,那东西好像不是石头一类的东西!好像能反光!!”

  二人一听,立刻停了下来。

  我还在继续用手电照那东西,半晌,一丝异样都没有,这才道:“我过去看看,你俩呆着别动!”说着就慢慢地往那边靠了过去。

  随着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我终于慢慢看清了,那东西居然是一把工具刀,看款式还是瑞士产的那种多功能工具刀,绝对的现代产物!!

  我先是一震,但马上就想到了一件事:这会不会是那两个人留下来的东西呢。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眼睛的余光却看到一个更令我吃惊的情景:就在放着工具刀的石头稍下一点的地方,赫然趴着一个人!!

  我头皮一紧,刹那间,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汗毛倒竖,只觉得背脊发凉,要不是有温菁和洪开元在我身后,估计这会儿我早就冲出去了。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根本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一时间竟然呆在那里了。

  估计后面两个人发现了我有些不对,同时都冲了上来!

  直到温菁一声尖叫,才将我几乎已经离体的七魂八魄给拉了回来!

  良久,我才使自己冷静了下来!定定神,这才发现那二人也正长大着嘴巴,满脸写的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个趴着的‘人’始终都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我又仔细看了看,不由暗自骂道:居然被个死人吓了个半死!

  “卧槽,怎么一路碰上的都是特麽是死人啊!”洪开元嘟囔着骂了一句,“真特麽晦气!”

  好在那尸骸的面部朝下,看不到那恐怖的死人脸,我心神稍定。细看之下,发现这是一具已经完全脱水了的尸骸,因为从它的脖颈处可以看出来,而且应该已经风干了很久了。那尸骸身上的衣服保存完好,没有怎么腐烂,虽然看不出款式,但可以看出这个死者穿的是一套类似于登山者常穿的登山服。

  我没打算动它,而是先蹲下来准备去检视那把工具刀。

  一如我先前的判断,这确实是一把瑞士产的多功能工具刀,切割东西用的刀已经处在待用状态,它离开死者的右手并不远!

  看样子这事死者在使用这刀子后才死亡的,而且绝对不是瞬间的死亡,它应该是因为死者在濒死之际,因为死者的逐渐脱力而导致的这一现象,否则这刀子不会脱手。

  从现状来看,这把刀应该就是这个死者的随身之物。我又用手电照了死者及周围的环境,就直起身来,对身边的二人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刚才我一直没听到二人说话,就回头看向他们。

  只见洪开元好似在沉思,正蹙着眉头用手电照着那具尸骸。温菁好像不敢多看那尸体,一直在照别的地方。

  洪开元看了一会,突然道:“这具尸骸应该就是我们刚进洞是发现足迹的两人中的一个!而且是瘦的那个!”

  “凭什么这么肯定?”我白了他一眼。

  “身高、体形。”洪开元根本就不鸟我。

  他一边说一边蹲了下去,但并没去拾那把刀,而是对着刀子吹了口气,顿时,石头表面就扬起了一大团灰尘,我立时就骂开了:“死胖子,你他妈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我不过就是想看得更清楚点!”洪开元在自己脸旁挥动着手,“还真他妈有些呛人!”

  忽然,他很是诧异地‘咦’了一声,抬头冲我惊声道:“老祁,你快看,这石头上有字!!”

  我一听,差点吓一跳,骂道:“你他妈是不是中邪了,这么一惊一乍的?”说着还狠狠踢了他一脚,随即也蹲了下来。

  却见洪开元正使劲儿用手扫着石头上的灰尘,很快,我们就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那石头上确实刻了字,三行,总共九个字:

  风大

  老鼠

  小心千叶一

  这没头没脑的几个字看得我们一头雾水,根本不明所以。

  “老祁,你说这‘风大’到底是隐语还是一个人名啊?‘老鼠’又代表了什么意思?”洪开元挠着头皮还在盯着石头上的字,“还有这个‘千叶一’到底指的又是什么?”

  我没出声,只是盯着那几个字。

  那几个字分明就是人用工具刻上去的,从字的刻痕来看,有些漂浮的感觉,我又看了看那把刀,和那具尸骸,慢慢皱起了眉头!

  “看样子,这几个字就是这个人留下来的!”洪开元说着就跳下了石头,到了尸骸的旁边。

  “这个千叶一是人名吗?”一旁的温菁也走了过来。

  “那个不是‘一’,你注意看。”我指着那字,缓缓道,“这一横明显靠上,这应该是某个字的第一笔,这个人没有写完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小心’后面的内容在没表达清楚前是很难判断的,这个人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提示某些人要提防或注意什么人或者物,虽然我们通常情况下需要提防的大都是人,但也有很多别的非人类的东西具有一定的危险姓。”

  “所以,这几个字的就可能有几种意思,人名、地名、隐语还是其他,都很难说!”说完,我又叹了口气。

  这时,跳下去的洪开元已经将那具尸骸给翻了个个儿,嘴里道:“这人好像什么随身物都没有啊?”

  我没搭理他,因为有另一事物吸引住了我的注意力。

  在尸骸所趴位置的石头上,是一大片暗黑的颜色的区域,往石头底部呈发散状延伸,与周围石头的颜色完全不同。

  于是,我对洪开元道:“胖子,你检查一下石头上那暗黑色的区域是什么!”

  洪开元正在搜那尸骸的口袋,听我一说,立时就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拿着手电靠近了石头。他先找了块小石头在上面琢磨了一下,又用手捻起粉末来在鼻子边闻了闻,抬头道:“这是血迹,应该是这个人的!”说罢指了只一旁的尸骸。

  我‘哦’了一声,继续道:“你再检查一下那具尸骸,看能否找个一些能证明这个人身份的东西!”

  “这人真他妈穷,我刚才已经搜遍了他全身,啥玩意没有!”洪开元嘀咕道,“不会是个乞丐因为没地儿安身才跑到这里来的吧?!”

  “你见过如此装扮的乞丐?再说,这种地方即便是乞丐也不可能会跑到进来!”我有些没好气,骂道:“你他妈别那么多废话,仔细再找找!”

  “你他妈不会自己下来找?”洪开元一脸不满,嘴里丝毫不肯吃亏,但动作却没停。

  洪开元几乎将那具尸骸整个都摸了个遍,最后,他朝我双手一摊,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有些不耐烦,牵着温菁的手一起跳了下去,看得出来,此刻她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紧张害怕了。

  我之所以让洪开元来搜那具尸骸的身,是因为我真的对这玩意有些反胃,洪开元则不同,他是学医的,这事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看他什么收获也没有,我只好御驾亲征了。

  此刻,那具尸骸已经正面朝上躺在地上了,这下那干瘪的面部都呈现了出来,早已看不出死者的样貌了,眼窝只剩下两个黑窟窿,鼻子也早已塌陷,嘴更是恐怖,露着两排森森的牙齿,要不是我们是三个人一起,我早掉头跑了。

  强忍着那种反胃般的恶心,我先仔细看了看,由于尸首早已风干,根本看不出它生前的年龄,于是回头对洪开元道:“胖子,你是学医的,你能否看出此人的年龄?”

  “我刚才就已经看过了,此人年龄应该在四十二三岁,为此我还特地检查过他的口腔及牙齿!”洪开元答道。

  顿了顿,他又道:“此人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偏瘦,死亡时间大约在五六年前的某个时候!”

  听完,我发现站在身边的温菁还是有些害怕的样子,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我故意调侃道:“看来,你在刑侦队呆的那段时间不是混日子啊!”

  “谁他妈跟你一样,整天都是瞎混!”洪开元揶揄了一句。

  但很快,他又将话题转了回来:“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死在这里?”

  这是他的习惯,也是我欣赏他的地方,只要他专注某一件事的时候,无论别人如何干扰,他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正常。

  “很明显,他实在逃避某个事物或者说某个人!”我想了一想就答道。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