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漏网之鱼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这个洞的洞口有点小,直径不过七八十公分,离这个洞厅的地面超过了一米,三个人爬上去之后才发现,这洞里的洞道比刚才的那个还大,只不过洞口部分突然缩小了,缩小那部分的厚度大约三十公分左右。

  我率先爬了上去,接着把温菁给拉了上来,最后是洪开元。

  洪开元太胖,背着包是不可能钻进来的,他先把背包递给了我,我将包先放在一边,然后再去拉他。

  费了很大的劲洪开元才勉强挤了进来,他一上来就开始发牢骚:“这尼玛纯粹是跟老子作对,没算准朕会御驾亲临啊!”说着就开始用手电四处乱照。

  我没理会他,就准备继续往前走去。

  “还真他妈是来折腾老子的,这口子这么小,里面却这么大!”洪开元边看边嘀咕。

  “行啦,快点走吧。”看着我准又往前走了,跟在我身后的温菁催促道。

  “我说妹子,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洪开元一边埋怨温菁,话才说了一半,就突然停了,同时还“咦”了一声。

  一听这动静,我立马就回头看向了洪开元,只见他正用手电照着刚才我放下他的背包的地方,好像发现了什么。

  我连忙靠了过去,往洪开元手电所照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靠近洞口边缘的地面上有块不规则的黑色印记。

  洪开元已经蹲了下去,同时还掏出了刺刀,正在那里刮着。

  这洞道四壁都是岩石,而且还是那种坚硬的玄武岩,刀子刮动的声音不但异常刺耳还相当瘆牙。

  洪开元刮了几下后,就用手捻了捻,还闻了闻,接着道:“这是血迹!”

  闻言,我连忙走过去蹲了下来,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只见那里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印记,形状极不规则,很像某种液体浸湿过后留下来的,沿着地面岩石的纹路四处延展开去。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我又在周围的地面上照了照,突然发现在这块黑色印记下面好像还有快更大的印记,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

  “看这情形,这应该是人类留下来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留在这里最多也就三五年的样子!”

  顿了顿,洪开元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一定是那两个脚印主人中的一个!”

  我稍作沉思,便道:“不错,这很可能就是那两个人留下来的!而且,这里还有其他人留下的血迹!看样子比年代更为久远!”我指着那些颜色黯淡的更大更多的印记说。

  ”会不会是钱东升当年带领的那帮小伙子留下来的?“洪开元皱起了眉头。

  ”很可能是!“我忽然想起了死在洞里和洞外的鬼子,就道:”你这么一说,你倒提醒了我一件事。“

  闻言,洪开元和温菁同时将目光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我没理会二人的神色,当下就开始分析当年的一些情况。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的编制通常是十三人为一个班,五十四人为一个小队。而我家这里当年并没有什么抵抗组织,据说,那时的鬼子在像这样的同一片区域内,他们一般都是按班分开行动。”

  “这共工岩周围有三个比较近的村子,估计那时最少有三个班的鬼子兵来过这里!按照我奶奶的描述来推断,一定是先有一个班的鬼子进到了洞里,当时应该是十二个人,因为钱东升在那之前已经干掉了一个!“

  ”在洞里,鬼子遭遇了袭击,有三个人逃了出去,然后就通报了附近两个村子里的驻兵,接着他们再次来到了这里,不过,他们在洞口就被干掉了!“

  ”那为何在后来其他的鬼子兵来收尸的时候却没再发生意外?“温菁有点不太理解我的话。

  ”只有一种可能。“洪开元忽然就插了一句:”袭击总共发生了两次,而他们这两次都是事先往洞里扔了手雷,因此,应该是手雷的爆炸惊动了这洞里的东西!“

  ”那为何,他们没再炸第三次?“温菁白了洪开元一眼,明显不太满意他的判断。

  洪开元嘿嘿一笑:“事不过三,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说着就朝温菁眨了一下眼睛,意思是太简单了。

  温菁没理会他,问我道:“你觉得呢?”

  “胖子说的有道理,但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估计我的表情不是很好,温菁就有些疑惑,说道:“担心什么?”

  “胖子的推理应该是对的!我是担心那些鬼子兵还有漏网之鱼!”

  “没死绝又怎么了,这都过去好几十年了,现在的小鬼子已经蹦跶不了了!”洪开元很不以为然地接了一句。

  “为什么鬼子兵在收拾完了外面的那些尸体后没再进来?为什么没有发生第三次袭击?为什么后来的鬼子兵不敢放火烧村子,也不敢从村中街道上走?”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温菁被我一连串的为什么给勾起了好奇心。

  这时,洪开元忽然就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明白老祁在担心什么了!”

  “你俩能不能别卖关子,有屁快放!”估计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温菁立时就怒了。

  “因为最先进来的鬼子兵中绝对没死干净!”洪开元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如果这些资料被军方所得的话,后面绝对还有很多的麻烦!”

  “为什么是最先进来的没死干净?”温菁立刻就瞪大眼睛,非常不解。

  “道理很简单,如果你是当年进入洞里的人,在见识过洞里的恐怖情景后,出去报信,又将其他的人带来,你会怎么做?”洪开元似笑非笑地看这温菁。

  “那我肯定会躲得远远的,而且还会非常小心!”温菁答道。

  “这不就结了!”洪开元翻了个白眼。

  “其实,这里已经没了‘如果’,很明显,日军当年已经获得了这些信息,所以绝对会记录在案了!”听洪开元说完,我也叹息了一声。

  “你俩的意思是,这小鬼子还会再来这里?!”温菁终于明白了。

  “也许,五年前进来的那两个人中,有一个还很可能是鬼子派来的!”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出了答案。

  听我这么一说,温菁几乎跳起来:“不是吧?!”

  洪开元也盯了我一眼,显然他还没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就道:“为什么不是两个?”

  “你不说这血迹也是五六年前留下的吗?”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再看看刚才咱们爬进来的洞口!”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留下的血迹就当年那俩人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其中一个暗算了另一个?”洪开元一拍脑袋,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其实,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

  我们刚才在那洞口外面并没发现什么异样,洞道口的外侧也没有血迹。而这些血迹却突然在洞口的这边出现,那么几乎可以断定,这里当时有人受到了袭击。

  如果是当年那些神秘的东西袭击所造成的,那这里怎么没有发现尸体?而且,那东西既然连几十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都不怕,就不可能采取偷袭的办法来对付两个人。

  如果不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有人或者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伏击或突然袭击了那个刚刚从下面爬上来的人。从留在前洞里的那两排脚印来看,当时只进来了两个人,因此,结论就只有一个——其中的一人袭击了另一人!

  再看那个洞口的形状结构就可以明白个大概,这洞道很是狭窄且外小内大,如果有人守在这里突然袭击的话,无论是谁,恐怕都难以在那个时候防备得了的。

  “看来,这里还真的有点热闹了!”洪开元啧啧地咂了一下嘴巴。

  “你们看,这里也有!”温菁忽然叫道。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