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玉璧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没再纠结,三个人直接就往左侧那个黑黝黝的洞道里走了进去。

  和入口相比,这洞道宽大许多,宽度超过了一米,高度也超过了两米,走在里面并不觉得有什么压抑感。

  虽然没有具体测算,但我估计这洞道并不是很长,因为一分钟不到,我们的面前就呈现出一个更大的空间。

  正想开口问走在最前面的洪开元,忽然就听他惊呼了一声:”我靠,这里面有好多的无头尸体!“

  他话音未落,我就看到身前的温菁呀了一声,立刻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接朝我扑了过来,一头就扎进了我的怀里。

  我没一点心理准备,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就将她抱了个满怀,心里瞬间就同时颤抖了一下,毕竟,我也是头一回来了个温香软玉满怀抱,再加上我本来就对温菁有些非分之想,一时间差点就把持不住!

  ”卧槽,好像全都是鬼子的尸体!“

  幸好洪开元又及时来了这么一句,我这才收住心神。

  红着脸,我连忙轻拍了一下温菁的背,低声安抚了几句就拥着她走到洪开元的身旁。

  才一眼,我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偌大的洞厅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而且全部都是身首异处,就好似一处人间地狱!

  看着离我最近的那几具样貌狰狞的干尸,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突突。

  从还没烂完的衣服、靴子和皮带来看,这些干尸身上穿的分明都是几十年前日军的军装!

  尸体的旁边还散落着不少的枪械。

  最令人头皮发麻的是那些个人头,肌肉都已经萎缩风干了,没有腐烂的表皮紧紧附着在头骨上,眼鼻位置只剩下三个黑洞洞的窟窿,白森森的牙齿全部露在外面,有些人头的面部居然还保留着着死者生前那种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嘴巴张得大大的,而且,每个人头还顶着一堆枯草一样的头发,显得异常的狰狞、恐怖!

  在手电光线的作用下,整个洞穴陡然就变得鬼气森森!我虽然胆大,但这种情景毕竟还是头一次看到,此刻,我能清楚地听到心脏在怦怦直跳的声音,不知道是我自己的还是温菁的。

  见状,我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又看了看怀里的温菁,心道可不能在她的面前失色,一咬牙强自镇定了下来。

  洪开元依然在到处乱照,但并未说话,只是将手里的钢管斜横在胸前,一副警惕的模样。那情形和动作,看起来还真有点像那么一回事。

  再一凝神,我随即就彻底冷静了下来,心道不管这里面有什么东西,秦虎他们已经在前面探过路了。

  看着这些鬼子的尸体,我又有些疑虑,记得祖母说被钱东升引来的鬼子都死在了这里,难道除了当年死在洞外的那二十多个小鬼子,还进来了不少?

  粗粗数了一下,这里总共有九具尸体,它们的位置也不尽相同。

  唯一的特点就是这些人倒地的位置都靠近洞壁处,而在我们这个方位的尸体最多,有五具。

  看样子,这些人当时正慌不择路的四处逃窜。

  我有些奇怪,这世上难道真有什么妖魔鬼怪?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荷枪实弹且训练有素的鬼子兵这么恐慌?

  看来,祖母的所说的那些东西很可能都是实情!!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这个所谓的妖怪能将先前进来的秦虎几个人也杀了!

  正想着,却见那身材臃肿的洪开元非常矫健地从通道口一跃而下,并立刻走到了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前面蹲了下来。

  看了看我们所站的位置,这通道口距洞厅的地面至少有一米六左右的落差!我心里不由就有点佩服洪开元了,心道,想不到这死胖子的身手如此干净利落!

  也没多想,我赶紧拍了拍怀里的温菁,笑道:”是谁说不拉后腿的?!“我知道,对于温菁,能彻底打消她心里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激将。

  真的是立竿见影,听我这么一说,温菁果然就从我怀里抬起了头,马上就离开了我的怀里,并随即朝我瞪了一眼道:”不拉就不拉!“说着鼻子里还哼了一声。

  见效果明显,我就笑了笑,道:”嗯,不错,是个巾帼英雄!“说罢也跳下了洞道口。

  脚一落地,我立刻就回身对温菁道:”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谁知温菁连看都不看我,轻轻一跃,竟然比我还轻盈。而且,她还随即冒出一句:”别小看人,本姑娘可是练了十多年的!“我不由就有些汗颜,心道怎么忘了这茬?

  我知道,温菁的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据说其父除了是古代文字专家外,还是一代武术名家,温菁自小就深得她老爹的真传,一般情况下,对付几个人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她之所以感到害怕,除了环境氛围的原因,主要还是出于女孩子的天性。但这种情况通常不会维持太久,这一点,我还是比较了解她的。

  我笑着耸了耸肩,对温菁道:”怎么?一点表现的机会都不给啊?!“

  温菁马上就白了我一眼,小嘴一翘,冷哼了一声:”猪头三!“随即就不再理会我,径自走到了洪开元的身边,也跟着蹲了下去。看样子,她已经彻底消除了心里的那种恐惧感。

  见讨了个没趣,我顿时就兴味索然起来,暗自苦笑了一下,回头就看向了四周。

  和外面不同,这个洞厅不仅大了许多,而且还异常的干燥,也更加干净,地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灰尘。

  因此,先前秦虎那些人的脚印在这里就完全消失了!

  洞厅的形状和外面的那个差不多,直径至少超过了十五米,洞顶也高了不少,差不多是外面那个洞厅的四倍还多。

  沿着洞壁走了一圈,我发现自通道进来的方位,在右前方和正前方各有三个洞,左边还有两个,洞口大小不一,大的可容一个人直立通过,小的估计连拳头都伸不进去。

  其中左边的两个洞中都可以容人钻入,右前方三个中有一个可以通行,而正前方的三个洞都可以通行!

  转了一圈之后,又想了一会,我先走到了左边第一个洞口边,拿着手电往里面照了一下,发现这条洞道是死路,不过四五米的深度,里面什么也没有。

  于是就转向第二个那个可以容人钻入的洞口边,我往里照了一下,发现洞道是弯曲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看了看温洪二人,发现他们仍蹲在地上看那些鬼子尸体,心道既然是进来调查的,那么就该每个地方都应该去检查一下才行!而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秦虎他们进了哪一个洞。

  稍一思索,我就把背包拿下来放在了洞口,接着就爬了进去。

  这个洞实在有点小,呈圆形,直径大约七十公分,底部稀稀拉拉散落着一些类似于动物的排泄物,都已经发白了。

  估计里面的空气不怎么流通,整个空间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异味,让我感到窒息,心里也很不舒服。

  由于通道狭窄,我只能匍匐着慢慢往里爬。

  往里面爬了不到两米,洞道就转了个弯,我发现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已经不通了,这又是条死路!

  于是我又用电筒往里再照了一下,想再确认一次后就准备退出去,忽然就发现洞道的尽头有些异样,那里好像有一堆草。

  想了一下,我继续朝前爬去。

  不一会儿,我就爬到了那堆草的跟前。

  仔细一看,很像个动物的窝巢,有方便面盒子般大小,周围到处散落着一些动物的排泄物。

  心想真他妈晦气,难道这就是一个动物的巢穴?

  不过,这个地方明显已经被废弃很久了。

  我用手拨弄了一下,发现那窝巢的草都已经非常朽败了,稍一用力就碎,看样子废弃的时间已经非常久远了。难道住在这里的动物遇到了它的天敌?

  从我们进洞伊始,这里基本就看不到有动物活动过的痕迹呀?那藏在这里的又是什么动物,它们为什么又消失了呢?

  我一边想,一边用手电去拨弄那个窝巢,劲道稍为大了一点,那个窝巢被整个挪动了一个位置。

  这时,我突然发现被挪开的窝巢下边露出来一个圆弧形状的东西,看样子并不是天然的。我赶紧把窝巢往前一推,马上,我就将那个东西的全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在窝巢下面是一只已经风干了的动物尸骸,应该是只老鼠,而且是只非常大的老鼠。而那个圆弧形的东西正在鼠尸的背上。

  这东西只有巴掌大小,中间有个洞,食指粗细,整个物件呈土黄色,一看就是人工物品!

  很明显,那物是被人系在老鼠背上的。

  因为我看得非常清楚,它是由一根类似于细绳一样的东西被固定在老鼠背上。

  虽然风干的鼠尸看着有些恶心,但我还是伸手将它拿了过来,忍着想吐的感觉小心翼翼地将鼠尸与那圆形物的分开,那细绳虽然还没腐朽得很彻底,但稍一用力,一拉就断。

  拿着那东西瞧了瞧,我发现这它很薄,厚度不会超过三毫米,很轻,拿在手里凉凉的。

  这时,我心里开始奇怪起来,谁会将这东西系在老鼠的背上?想了半天却没有丝毫的头绪,根本就无从着力。

  但直觉告诉我,这事一定是什么人特意这么做的,而且肯定是有着什么特别的目的!

  我又将那东西举到了眼前,开始仔细观察。

  从外形来看,这圆形物很像是玉,我以前也在网上浏览过一些东西,发现它和人们见过的玉璧有点像!

  莫非这是一块玉璧?靠,要真是这样那不是发大财了!

  虽然有些惊喜,但我并非那种容易得意忘形的人,随即就冷静了下来,因为自己对此一窍不通,这到底是不是玉还两说,现在穷高兴有什么用,于是就将那东西收了起来。

  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再没发现什么异常,就慢慢地退了回去。

  等我完全退出来以后,才发现,这种姿势的活动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短短几米远的洞穴,一路下来,我居然有点喘了。

  没等我站稳,那边一直在看鬼子尸体的洪开元就叫了起来:”老祁,你赶紧过来看看,这太不可思议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