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龙吟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收拾东西的时候,温菁怯生生地问我:”叔叔的事咱们不管了吗?“

  ”我老爹会处理!“我头也没回,继续往背包里装东西。

  ”你知道凶手是谁?“温菁一脸愁容,又问了一句。

  ”秦虎!“洪开元在我身后接道,”看现场和老祁的反应就知道!“

  温菁沉默了。

  我将包往肩上一背,刚一转身,却发现洪开元正盯着我。

  ”你确定他们已经进去了?“他早已经将包背在了肩上。

  ”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我看了他一眼,回头就对温菁道:”丫头,要不你还是留下帮我老爹吧?“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温菁忽闪着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清澈的眸子里露出了坚毅之色,”放心,我绝不会拖你们的后腿!“

  我没再出声,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会,然后转身当先就走出了房间。

  …………………………

  共工岩的洞口前,我和洪开元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着烟,温菁就坐在我的身旁,手里拿着一块小石子在地上乱画,三个人都没说话。

  太阳已经偏西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吸完最后一口,我站了起来,将烟蒂往地上一扔,伸脚用力一碾,接着就从背包里抽出了早上在镇上买的钢管,冲二人一挥:”走!“

  见状,洪开元和温菁也将钢管给抽了出来,握在了手里。

  眼前的共工岩洞口呈不规则的鸡蛋形,小头朝上,高度约一米六七,宽约七十公分,虽然被很多藤蔓所覆盖着,但依然可以看见洞里那黑漆漆的一片。

  看了一眼这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小山洞,我实在闹不明白,这里面会藏有什么秘密。

  但事已至此,也容不得我再胡思乱想了。

  小心翼翼地,我拨开了洞口的藤蔓,用强光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洞口这部分是段将近二十米长类似于甬道一样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又看了看地面,地上是一层厚厚的泥石和枯死的各种植物残骸,看泥石的形状,应该是洞外的雨水涌入而导致的结果,越往洞内,泥石就越薄。

  泥石的表面有很多杂乱的踩踏痕迹,痕迹很新,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

  我回头冲洪开元点了点头:”他们已经进去了!“说完,我就猫着腰,当先往洞里钻了进去。

  刚往里迈出了几步,就感觉到了一股阴凉之气迎面袭来,不自觉地我就缩了一下脖子。

  往里大约走了三四米,皮肤的感觉告诉我,这洞越往里走,那种阴凉之气越甚。

  又走了十多米,通道就结束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比较大的球形空间。

  我用手电扫了一下,发现这球形也并不是很规则,有点像包子的形状。

  洞穴直径大约有八九米,面积最少得有二百多平,洞顶没有那种一般喀斯特岩洞中的石钟乳,完全就是整体的一个曲面,到地面的高度估计超过了四米,比较规整,连突出物都很少,洞的地面比较平坦,稍向下凹陷,呈弧形。

  洞内的地面很干燥,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说明这里面没有受到雨水的侵蚀。

  地面上有很多杂乱的脚印,非常的清晰,应该是秦虎那帮人留下的。

  除了这些脚印,地面一片狼藉,有好几个小浅坑和一些碎石,还有些类似于金属的碎片,呈放射状分布在小坑周围。

  这想必都是当年小鬼子在追捕钱东升等人时,进洞前扔的手雷所造成的。

  我所在的入口处距洞穴底部有一个约五十公分左右的高度差,在靠近通道的洞壁旁边有一道宽约六七公分的裂隙,顺着洞壁蔓延,也不知它到底通向何处。

  裂隙的边缘非常干净,从残留的泥土来看,那是明显的水流痕迹。看来,自洞外流进来的雨水都自这裂隙流走了,洞内之所以如此干燥恐怕与这道天然的排水系统分不开了!

  再往远处一照,忽然就发现靠洞内右侧的地面上有几个人形物,仔细一看,不由就吃了一惊:那几个人形物原来是几具已经风干的尸骸!

  也许来这里之前对这洞里做了太多的猜想,此刻我居然一点也不慌张,又看了看别的地方,发现尸骸的左上方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应该是通往洞内的。

  考虑到温菁是个女孩子,我担心她害怕,就回头给先她提了个醒。

  没再多想,我直接跳了下去,并径直走到了那些尸骸的旁边。

  尸骸总共有四具,它们的身上早就积满了灰尘,被并排放在了一起。

  从他们身上还没烂完的衣饰上来看,不是现代人的服装,都是那种粗布做的,脚上也都是布鞋,看款式应该有些历史了,很像是解放前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是庄稼人。

  按照祖母的说法,这几个人很可能是跟着钱东升进来的那几个小伙子,估计是被手雷给炸死在这里的。

  这些尸骸已经完全干瘪了,头发也和头颅分离了开来,整个脸部就只剩下几个黑窟窿,但样子却并不狰狞。

  “这应该是老祖宗所说的那几个遇难的小伙子了!”

  不知何时,洪开元已经到了我的身旁。

  “他们好像是被人搬到这里放好的!”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也许是钱东升干的。”洪开元点了点头。

  我没再说话,静静地看着这四具骸骨。他们就那样并排着躺在那里,显得十分的宁静、安详,好像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正躺在那里舒舒服服地休息!看着看着,心里忽然就有些感伤,同时也涌出了一股敬佩之情,不由自主地朝那四具骨骸鞠了个躬!

  一旁的洪开元被我的情绪所感染,也随我一起鞠了个躬!

  就在这时,温菁的声音突然就从我们身后传了过来。

  “你俩快来看看,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

  估计她是不敢看这些尸骸,所以独自在一旁看别的东西。

  回头一看,却见她正蹲在地上,用手电照着地上那些杂乱的脚印。

  “这里很早应该还有人来过!”

  我和洪开元连忙走了过去,也在她身旁蹲了下来。

  刚才一进来我就被那些尸骸给吸引了过去,没注意这地面上的东西,因为秦虎等人的脚印实在太过杂乱了,所以当时也没太当一回事。

  “你们看,这些新鲜的脚印应该是秦虎等人留下的!”温菁指着地面,“再看这里,还有两排脚印,应该是很久以前留下的!”

  顺着温菁手指的地方,在那些新痕迹的下面,隐隐还有两排比较模糊的印子,从形状看,确实是人的脚印,而且还能看出这两排脚印应该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人!

  “从痕迹上判断,这些脚印应该是几年前留下的,而且,这二人穿的都是登山鞋!”

  洪开元开始用手去丈量那些脚印,看样子,他早年在刑侦队也没白呆。

  “这俩人都是男的,其中一个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偏瘦,体重不会超过六十公斤,另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六,较胖,体重得在七十公斤以上!”洪开元继续道。

  我皱了皱眉,心道难道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人来过这里了?这怎么可能?

  是不是有人误打误撞或者是进来探险的?

  想着我就问洪开元:“胖子,你能确定大致的时间吗?”

  洪开元挠了挠头,憨笑了一下,道:“光凭眼睛,我只能看个大概,从灰尘厚薄的差异上来看,这脚印应该是五六年前留下来的!”

  五六年前?我开始在脑海里搜索这个时间段里的信息。

  忽然,我就想起一件事来。

  这是件比较奇怪的事,去年春节回来过年时我听大堂婶说的。

  那天正是大堂叔请家里人吃饭,这是我们家的传统,每年春节都会轮流去各家拜年吃饭。

  开席前,因为无聊一堆人就在不着边际地瞎扯。估计见大家在扯一些神神怪怪的故事,一旁的大婶就给我们说了一个关于龙吟的怪事。

  这事发生在五年前,恰好是农村的双抢时节,因此大婶和叔叔一直都在田里忙活。

  那天,天已经快黑了,他们为了能尽量多的插田,依然没有回家的打算。

  在农村搞过双抢的人都知道,天黑前插的秧不容易枯死,所以,一般的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尽量多插一些,这已经成了常识!而且,这个时段气温也低了许多,干起活来也没那么累,所以那天他们干到了差不多七点才上来。

  大叔家有一亩田正好在共工岩前面的水渠下,二人上来后就在岩洞前面的水渠里洗手洗脚,准备回家。

  就在二人正忙着洗手洗脚的时候,不远处的岩洞里忽然传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像打雷,又有点像某种动物的低吼。

  洞口距离水渠也就几米远,也许那岩洞太深的缘故,传到洞口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在这夜里还是能听得很清楚。

  最先听到的是大婶,她立刻就问大叔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大叔忙着洗脚,头也没抬,敷衍道:“你听岔了吧,我怎么没听到!”

  但很快,同样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这次,大叔听了个清清楚楚,顿时就吓了一大跳。

  因此,他就对大婶道:“这不会是龙的吼声吧?!”

  “你可别吓我,这黑灯瞎火的!”大婶当时就有些慌了神,连忙啐了大叔一口。

  但她的话还没落音,紧接着,又有三四个同样的声音连续传了出来。

  这次,二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大婶头皮一麻,差点摔倒在渠里。

  此刻,大叔也真急了,一把就将还站在水渠里的大婶拉了上来,脚也不洗了,拔腿就跑。

  二人一口气跑了很远,直到村尾的一户人家面前这才停住。

  因为此时他们看到,路上还有其他的人们也正陆陆续续地赶回家,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第二天,他们将这事和村里其他人说了,但没有人相信这个东西,因为那天还有几个人也是在那个时候经过了那里,估计和叔婶二人不过是前后脚的时间,他们还笑话叔婶那天跑那么快是不是见到鬼了!

  见没人相信他们,二人也就不再多言,在我们农村,这种事说得太多了的话,会被别人嫌弃的。

  打那次之后,叔婶即便去那边干活绝对不会等到天黑,一般早早就收工回家了。

  日子一长,又加上之后真的没发生什么,叔婶就慢慢淡忘了这事,直到大家闲扯,大婶才记起来那里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想到这里,我就对温洪二人道:“五年前,这里确曾出现过一件怪事!”并接着就将这事说了一遍。

  二人听完,就都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复杂。

  “还有这种事?”洪开元捏了一把鼻子,皱起了眉。

  “你们说这两件会不会存在着某种联系?”温菁也是一脸的疑虑。

  “也许,答案就在这洞里面!”说着我就站起了身来。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