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老祖宗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我站在那里出了一会神,悲伤的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了下来,但心中的怒火却越来越旺!我之所以被人称为怪胎,还有个令人诟病的性格,那就是我这人喜怒不形于色,因此,凡是了解我的人从来都不会猜我的心思!

  接着,我没再在意地上的那滩粘液,又走回了父亲身边,沉声道:“爸,先报警,堂叔是被人害死的!我这就打电话叫弟弟妹妹们回来!”

  父亲只是点了点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腮帮的肌肉正在一鼓一鼓的!

  “您放心,开元是法医,以前也做过刑警,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找到那畜生!这次叔叔的后事就辛苦您了!”我继续道。

  “你想干嘛?难道你们想去追他们?”父亲忽然就盯了我一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爸,这事儿您就甭管了,先处理叔叔的后事,剩下的我会处理!您应该了解自己的儿子!”

  知子莫如父,听我讲完,父亲没再出声,转身就对周围的乡亲道:“辛苦大家了,等下警察会过来,请各位先回去吧!”

  “各位叔叔阿姨,我也是刑警,为了不破坏现场,请大家回避一下!”洪开元朝周围的人扫了一眼,还真有些警察的派头。

  见堂婶还坐在地上,我连忙走了过去,将她搀扶了起来,正要安慰她一番,却见母亲也到了。

  她双目通红,脸上还留着泪痕,从我手里扶住了堂婶,闷声不响地将她带到了一边。

  半小时后,镇上的派出所来了七八个警察,他们先是勘察了一下现场,又作了笔录,然后表示他们已经立案,会设法尽快抓到凶手,让我们安心等消息等等,之后他们就离开了。

  但我知道,他们是查不出什么来的,之所以让他们来,主要还是为了证实我堂叔的死并非是什么意外,而是一场谋杀!

  只要他们确认过了,以后我就多了一些必要的砝码。

  父亲叫来了村里仅剩的四五个中年人,将堂叔的遗体运回了家,并开始安排后事。

  对此,我却丝毫也不在意,带着温菁和洪开元径自回了家。

  对于既有的结果,我从来都不会去纠结,遇到问题总会第一时间考虑如何去解决,而不是在那上面纠缠一些无谓的东西。所以,很多时候对很多事我都显得非常淡漠,家里人都说我是个比较无情的人。这应该和我的个性有关。

  而这,也是我被人称为怪胎最初的起因

  因此,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见祖母。

  折腾了这么久,我想她老人家此刻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我一进老宅子,就看到她正坐在堂屋里的供桌前发呆!

  这供桌前供的是祁家的先祖牌位,说实话,平常我从来就没注意更没关心过这些东西。

  见我进去,祖母就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虽然透着悲伤,但更多的却是另外一种神情,我无法描述那种神态,因为我从来就没见过别人露出过这种神态!

  没等我开口,祖母就先动了。

  只见她将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竖,人就站了起来,只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开始慢慢地走向里间,边走边道:”宇啊,奶奶有些累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接着又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物,有些事既然能拿得起,那就应该能放得下!“

  说到这里,祖母停了一下,转过了身来,又看了我一眼,继续道:”记住,今后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想达成某个目的,就必须先付出一些代价!但前提的,这件事必须值得你付出这个代价!“

  说完,她再一次转身,走进了里间,只给我留了一个背影!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了祖母的威仪!以前我总听别人说她是家里的老祖宗,还有点像杨门女将里的佘太君,但却从来都没见过。

  因为,在我面前永远她老人家都是一位慈祥祖母,除了听人说,我从来都没见过她的另一面。

  今天,我总算真正理解了”老祖宗“那三个字的真正份量!

  曾听父亲说过,祖母是大家闺秀,她娘家早年是个非常大的家族,但后来不知为何渐渐没落了,到了她这一代已经是日暮西山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十二岁那年,她就被送到我祖父家里来当童养媳!虽然她很少在晚辈面前流露什么,但从她言行举止来看,那种气势和气质不是学学就可以做到的。可见,她幼时曾受到过很好的教育,这应该与她娘家那个大家族有关。

  从我记事起,祖母在我的心里一直就是个很能干的妇女,做事干脆利落,雷厉风行。虽然我们祁姓家族名义上已经不复存在,但在大伙的心里,祖母的影响相当之大,整个村子的人对她莫不尊崇万分!若非以前曾有的种种缘由,我想,在现今社会谁会在乎这些东西?!

  祖母是个典型的从封建社会跨入现代社会的人物,别的东西我无法说清楚,但光从她适应或者说融入全新的时代氛围的适应能力来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可以这么说,她的思想完全与时代相吻合!她虽然出生于民国初期,但那时主要的社会形态还是非常封建化的,一直到现在,她所有的思想时刻都在变换,而且从不脱节。

  光凭这些东西,即便是我也难以做到适应得如此自然!

  而且,我一直都觉得祖母的思想比较前卫、开明而且很有预见性。

  首先,她认为知识在任何时候都是有用的,因此她一直主张家人在教育方面下大力气,我家曾经穷得三个月见不到油腥子,我和弟弟也差点辍学,我父母早就有放弃的念头。

  但祖母极力反对,说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我们三个把学上完,我母亲为此还曾与她争吵过,说连肚子都填不饱还上什么学?

  家里其他人也反对,那时爷爷还没退休,祖母说,将爷爷的工资匀出来也得让我们上学。要知道,那时家里人口非常多,总共有十几口子,而祖父的工资并不高!此事还闹得村里人尽皆知。

  其次,祖母的思想开明,遇事以理服人,一向极为公正,从不盲目处理。村里人,或者说族人无论事无巨细,但凡需要裁决的,都会亲自登门请祖母来定夺,就连那些小夫妻吵架,都会请祖母出面协调!

  再者,祖母不但不迷信,而且对那些鬼神之说嗤之以鼻,说人与世间万物一样,生老病死乃是自然,不必刻意去关心。

  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父亲年轻时就得了脉管炎,加上那时的医疗并不发达,所以花了很多的时间和钱都没能治好。后来不知道大奶奶(我祖父的嫂子)不知从哪里请来一个神婆,说要给我父亲驱鬼,在家里设坛做法,搞得乌烟瘴气。

  那时,因为祖母去了长沙的爷爷那里,不在家里,碰巧那天又赶回来了,见状,她二话不说,一顿乱棍将神婆打了出去!

  自此以后,就连村里有些迷信鬼神之人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做些迷信之事了。

  这其中很多事我也是听说而来,没有亲见,至于儿时的事也记不起来了。所以,除了知道村里人在背后偷偷尊她为老祖宗之外,其余的一概不知。

  而今,她老人家刚才的这番话却透着一股无形的威严,不但话里有话,而且不容反驳!

  从她将那块陨石铁交给我的那天开始,我就很少见到她离开老宅子。平常,她最喜欢我陪她聊天,但在那之后,她好像并不愿意和我有过多的接触,祖孙之间的距离好像也拉开了不少!

  以前我还没感觉到这些,但经过四九城一劫,我已经发现祖母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是刻意而为的!

  作为她的长孙,祖母是最宠爱我的,家里的弟弟妹妹几十个,除了我那因病夭折的小妹,没有一人能超过我。

  小的时候,我不但顽皮,而且蛮横,经常在外面惹是生非,不是和别人打架,就是弄坏人家的东西,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十足的熊孩子!

  我也因此没少挨父亲的揍,但绝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在祖母的保护下躲过一劫,而其他的弟弟妹妹们就没这么幸运了!现在想来,我儿时所受的宠爱,其实已经到了一种溺爱的程度。

  但到我长大成人,却并未变成人们想象中的不争气的样子,做事反而更胜一般人!

  祖母刚才的一番话,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所以,接下来我所要做的就是放手去干!

  既然祖母将那陨石铁交给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一些人,却又不愿意将详情告知,那么她一定有着充分的理由!同时,这也让我肯定了一件事,我们祁家绝对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是因为时机未到,祖母不肯言明而已!

  堂叔的意外,我其实很自责,也很内疚。毕竟,那秦虎是我引过来的!

  刚才见面时,祖母看起来虽然也很悲伤,但这一切应该是她意料之中的事,而且她这番话里已经明确地告诉我,无论做什么事,要想达成目的就必须付出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我虽然明白这些道理,但心里却始终不能接受,如果让我用生命的代价来达成什么目的,我宁可什么都不要!

  但祖母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些,难道,她所要达成的目标竟然比生命还重要??!!

  在我的心里,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人的生命更重要了!

  到底是什么,能够以生命作为代价呢?难道是所谓的信念?!

  可祖母最后的那句话分明就是告诉我:为了那个未曾言明的目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着想着,我忽然就打了个激灵:祖母费尽心机无非是想引来秦虎!而这个秦虎却好像不像是人!!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思维就开始无限发散,脑海里立刻就想到了无数个可能!

  很快,我就得出了结论:这所有的一切,应该和秦虎身上所具有的异能有关!!!

  想到这里,我立刻就做了决定,转身就走出了老宅。

  因为觉得不方便,洪开元和温菁一直就等在门口。

  见我出来,就都用一种期盼的神眼看着我。

  ”别瞎琢磨了,奶奶什么也没说!“我叹了口气,当先就往家里走去。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