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怒发冲冠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带着温洪二人到了镇上,大张旗鼓地采购进洞所需的物资。

  我们之所以要如此动作,不过就是变着法子告诉秦虎等人,他要的东西在蟠龙洞里面,而我们就要进洞了!

  而且,上次我从胡三的口里得知,他们其实并不知道那陨石就是我就祖传之物,也没查到什么与我家有关的东西,所以,只要我们一口咬定那东西来自蟠龙洞,那么,这所有的事就不会与我家里再扯上什么关系,而且,秦虎一旦知道这个消息,必然会跟进去彻查!

  其实,我们三人都清楚,那秦虎绝非常人,如果正面和他斗,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祖母的暗示是有针对性的话,那么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虽然我不敢保证将秦虎引入洞中之后能否消灭他,但至少,可以将他的注意力从我的家人引到我们三个的身上来!

  果然,在镇上转悠的时候,我一眼就发现了很多外地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这些人不爱说话,但只要一开口,却都是普通话,欲盖弥彰得太明显了!

  要知道,在我们这种穷乡僻壤,几乎没人说普通话,就连常年在外地工作的人们一回到故里都觉得还是家乡话亲切。这些人之所以不愿随意开口,主要还是担心暴露自己。

  但他们又忘了,我们这里的乡土人情很特别,从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上我一眼就能看穿。

  按照计划,我们三个就悄悄地跟在了那些人的后面,跟到最后,却发生了非常有趣的一幕,那几个人居然都进了同一家早餐店!

  见状,我带着温菁和洪开元也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也跟了进去。

  令我意外的是,那几个人好像不是一路的,居然是两伙人!这些人相互之间估计看不出来,温菁和洪开元也无法分辨,但我一眼就能看个分明!

  不过,我们始终都没有发现胡三和秦虎等人,这让我有些奇怪:难道这些人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些人?不由就暗暗观察了一下他们的行李和穿着,这些人穿的都是登山鞋,身上虽然不是登山服,但也都是运动装或休闲装,而且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大包,鼓鼓囊囊的。

  我家这附近并无深山老林,更没有什么可以探险寻幽的之所,这些人的行头就显得有些突兀碍眼。当然,不是我们这种有心人,估计也没人在意这些东西的。

  我又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胡三和秦虎我都见过,他们没露面应该是怕我发现什么,或许此刻他也在远处盯着我们也说不准。

  “我说老祁,你们这儿的人也太奇怪了,一大早连饭都不吃就到镇上来赶集,胖爷我可吃不消!”洪开元一进门就开始抱怨,“先整点吃的,饿死了!”

  “死胖子,除了吃你就不能有点别的爱好?!”温菁嗔怪地白了洪开元一眼。

  “要不是背时,我现在已经跟着老祁在五星级饭店里大快朵颐了!”洪开元将背包从肩上拿了下来,在一个空着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我和温菁也随即落座。

  “你他妈还有脸说,老子差点连这条小命都搭进去了!”我有些没好气地瞪了洪开元一眼,随即就冲店里喊道:“老板,给上三碗米粉,外加五笼小笼包!”

  “哎,胖爷我就是吕洞宾啊!”洪开元叹了口气,有些郁闷地看了我一眼。

  “死胖子,要不是你,祁宇会这么狼狈?!”温菁也在一旁帮腔,“幸好他没事,不然…”

  “不然什么,你想为夫报仇?!”洪开元忽然促狭地笑了起来。

  温菁立刻就闹了个大红脸,我顿时也尴尬起来,一时语塞。

  好在这该死的胖子从来都是过一遍就算。就见他抠了一下鼻头,又道:“老祁,你觉得那破玩意真的能值那么多钱?别他妈被胡三那孙子给耍了!”

  见他换了话题,我总算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连忙道:“应该不会,这事我还和别的人确认过,他并未说谎!”

  洪开元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副贼样,低声道:“那,咱们这次进蟠龙洞是不是能大捞一笔了?!”

  闻言,我脸色一正,也压低了声音:“应该错不了,不过,我听村里人说那洞里有妖怪!”

  “我去,你他妈还迷信这些?这都啥年代了?”洪开元哈哈大笑。

  一旁的温菁也回过了神来,但脸色依然一片绯红,低声道:“我看你俩是财迷心窍,万一那里面真有什么东西可就倒了老霉了!”

  “妹子,有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你没听过?”洪开元贼笑道。

  “这事也应赶早,今天我们把东西先准备好,争取明天一早就进洞!”我看了看周围,将声音又压低了一些。

  “如果让胡三那鳖孙也知道的话,就很可能被他们抢先的,我觉得越快越好!”洪开元一手扶在桌上,将头探了过来,对我轻声道:“这事目前你家里人还不知道,咱们可别露了口风!”

  “对呀,如果给村里人也知道的话,估计你们连汤都喝不上!”温菁嘻嘻一笑。

  我叹了口气,缓缓道:“那蟠龙洞也不知存在了多久了,以前从来就没听说那里面有什么,但从我捡到的那玩意来看,那里面可能真的还有些别的东西!”

  “哎,胖子,你说那陨石铁怎么会出现在山洞里的?”我故弄玄虚地冲洪开元皱了一下眉,“按道理,这种东西原本应该是露天的才对!”

  “你他妈懂个屁啊,天知道那蟠龙洞是不是陨石给砸出来的!”洪开元白了我一眼,“只要陨石足够大,莫说砸出个洞,就是给地球砸个窟窿一点都不算夸张!再说了,我们也不知道这玩意是啥时候落下来的,或许,它落下来的时候,这地球才刚刚成型,表面还都是岩浆也说不准!”

  “就你会瞎扯,我觉得可能是凑巧,一小块陨石飞进那么大一个洞里,虽然机率低,但还是有可能的!”

  温菁白了洪开元一眼,笑吟吟地接口道。

  闻言,我假装开始沉思。

  却见温菁一脸呆萌地道:“祁宇,你小时候是不是胆子特大,还特顽皮啊,山洞你都敢进?!”

  我干笑一声,讪讪道:“顽不顽皮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小时候挨揍的事情倒还记得不少!”

  洪开元一听,就哈哈大笑起来:“妹子,你以为老祁那‘苍耳’的雅号是咋来的?”

  二人这么一说,给温菁也逗乐了,她掩口而笑,却并不说话。

  这时,米粉已经端上来了,一同上来的还有五笼小笼包。

  三个人一大早就出来了,此刻肚中空空如也,于是就都放开了肚皮大吃起来。

  洪开元就更甚了,他的吃相最为不雅,如风卷残云一般,除了一碗米粉,五笼包子他一个人干掉四笼!

  吃饱喝足后,我见戏已经唱完,此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就起身买单,三个人嘻嘻哈哈地离开了早餐店,丝毫也没在意周围的人。

  又在镇子的街道上逛了一圈,所需的东西也卖齐了,三个人直接就回了家。

  中饭后,我正陪着温菁和洪开元在门前的晒谷坪上闲扯。

  这时,就见村里的满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见我在就问:“小宇,你爸呢?”

  见她神色慌张,好像是什么急事,就连忙冲屋里喊:“爸,满婶找您有事!”

  接着就问她:“满婶,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不得了了,你大堂叔在共工岩出事了!”满婶一脸的恐慌,“你还是和你爸赶紧去看看吧!我还得去找别人帮忙,现在村里没几个人在家!”说罢就不再理会我们,径自又匆忙去了!

  我一听,忽然就觉得不妙,连忙就站起身来,转身就准备前往共工岩。

  “小宇,怎么了,你满婶呢?”父亲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只得转过身,朝父亲道:“她说大叔出事了,在共工岩,我们得赶紧去看看!”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父亲性子比我还急,直接就越过了我,朝村后赶去。

  见状,我看了温菁和洪开元一眼,三个人也连忙追了上去。

  ……………………………………………………………………

  共工岩。

  等我们赶到时,那里已经围了好几个人,不过都是中老年人。

  拨开人群,我就看到大堂叔躺在水渠边,旁边坐着堂婶,正在嚎啕大哭。

  父亲连忙走了过去,一看,脸色立刻就变得铁青,回头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见状,我的心猛然一沉,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几乎就懵了!

  直到温菁不停地扯我,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不知道为何,听到满婶说堂叔在共工岩出事的时候,我就在心里认为,这绝对不是意外!!

  剧烈的刺激之后,我随即就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心道,既然人都没了,伤心也于事无补,不如赶紧找出原因!

  稍稍一定神,我也默默地走到了堂叔的遗体旁,本想安慰一下堂婶,但一时间有些哽咽,竟然没发出声来。

  强忍着悲痛,我就问堂婶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是见我到了,堂婶总算停止了大哭。

  在家里,我父亲是整个家族中长子,而我又是父亲的大儿子,所以,在我这一辈,我就是家里的老大。而且,又因为我多上了几年学,在家里地位算是比较尊崇,老一辈对我也都是很另眼相待,虽然这让我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法去改变什么。

  估计也是这个原因,堂婶才止住了嚎啕。

  听她抽抽噎噎地说完,我总算明白了一个大概。

  原来,堂叔和堂婶由于要给水田的水稻施肥,就吃了早中饭,二人早早就到了田边。他们的责任田就在共工岩前面那条水渠的下方,与共工岩洞口的直线距离不足二十米。

  就在他们施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共工岩前的水渠边来了四个人,他们当时就在水渠边休息聊天。一开始,堂叔他们并未留意,直到那四人中有人将吃完后的空饼干袋子往田里扔的时候,这才引起了堂叔的不满。

  农村人最恨有人将那种不能降解的人造物扔进水田,见那些人这么做,堂叔就说了他们几句。

  堂婶立刻就劝住自己的老公,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时那四个人也没回应,所以也没出现什么冲突。

  恰在此时,肥料快用完了而水田还有很多地方撒不到,于是,堂叔就让堂婶回去再取一点过来。堂婶也没多想,又见那四个人并未和堂叔起冲突,叮嘱了堂叔几句后,她就连忙赶回了家。

  但等她再次返回,却发现堂叔斜躺在水渠的护坡上,人早已没了气息,而先前在这里休息的四个人也不见了踪影!

  我连忙问她,有没有看清那四个人的形貌,堂婶摇摇头说她根本就没注意这个!

  无奈之下,我就看向了堂叔的遗体,他脸色呈青紫色,脖子上有一道乌青的印子!

  随即,我就冲一旁的洪开元招了招手,让他过来仔细检查一下。

  我知道,洪开元早年曾在刑侦大队的法医处呆过,本身学的就是医学专业,所以,他的判断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洪开元东摸摸西看看,很快他就直起了身,看了我一眼,缓缓道:”是窒息,他是被人箍住了脖子!不过,奇怪的是,我看不出绳索或者其他东西所造成的勒痕!“

  我没出声,站起身来,阴沉着脸开始四处查看。但找遍了四周,也没发现作案用的凶器!

  就在我有些灰心的时候,无意间几看到了几个村里老人所站的位置。其中一个老人的脚下有着一团明显的水渍一样的液体。

  我心里一动,快步走过去并蹲了下来。那老人不明就里,就连忙让开。

  才一蹲下去,我立刻就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臭味,那是我小时后扒开蛇窝时经常闻到的味道。

  仔细一看,那居然是一团粘稠的液体,和我在四九城被困的那座小屋里见过的一模一样!

  刹那间,心一沉,我立刻就明白了。同时,一团仇恨之火就慢慢自心底升了起来,并在心里开始逐渐变大变旺!一股冲天的怒气直冲脑门,瞬间,就觉得连自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我紧握双拳,直至手背青筋凸显,身子也开始发抖,狠狠地咬着牙齿,心中的杀意愈来越浓,默默道:秦虎,你个畜生,这次若让你活着离开龙庙口,老子将祁字倒过来写!!!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