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引火烧身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温菁和洪开元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通常,很多人的传家宝都是金银玉器古玩字画什么的,但我家的这个所谓的传家宝就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他妈居然是一块陨石!

  当初洪开元推测说这东西是天上掉下来的,被我的先祖无意拾得,认为神奇这才留了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能说得过去,但祖母今晚告诉我们的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玩意竟然是从仇家身上得来的。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把这玩意拿出来卖明显就是作死的节奏!摆明了要告诉仇家:喂,那谁,你家的祖宗都是被我干掉的!

  如果说祖母不知道这事倒还罢了,可她分明是知道的,而且,这种做法纯粹就是引火烧身啊!

  从祖母所描述的情况来看,它出现在那场争斗之中应该不是偶然,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了,秦虎怎么会对它感兴趣?

  就像我之前假设的那样,这东西本就属于秦虎的先祖,或者说他知道这东西的真正来历!

  那么,几百年前的那场屠杀,秦虎很可能知道其中的内情!

  对于当年的火拼,虽然祖母并未说出到底有多少人,当时的祁家族人起码也有十几人,而对头却几十倍于己,至少也得好几百人啊!

  这他妈是种什么概念?战争吗?

  祖母虽然没说双方之间到底存在这怎样一种仇恨,但如此大规模的火拼就不能简单地用“仇恨”二字来解释了!

  那么,当时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导致双方大打出手的?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除了秦虎,我们祁家人应该也是知道的。可今天晚上祖母却只字未提!

  另外,她老人家又是如何知道这东西比较值钱的?这是个大问题。

  就像洪开元说的,她非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将事情扯到别的地方去了。要么她知道不想说,要不就是真的老糊涂了。

  祖母虽然八十多岁了,但还没什么老年痴呆症的表现,所以说她犯糊涂应该是说不通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是知道一些事,但因为种种原因或者说顾虑而不能说出来而已!

  既然如此,她这么做就必然有着自己的道理,但到底是什么呢?

  更让我不可接受的是,我那已经八十多岁的老祖母,怎么可能和这些东西扯上关系?!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一方面在推测,另一方面内心却在抵触推测的结论,心里不由就有些焦躁起来,脑子也开始越来越乱,想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论。

  有时虽然有感觉,但却总抓不住,也表达不出来,最后,我只得将自己的疑惑和二人说了一遍。

  听我讲完,洪开元脸色忽然一变,好像明白了什么,显得有些后悔的样子,不过那神情稍纵即逝。

  “难道老祖宗给你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引出一些人来?”他一下子就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了。

  “胖子说得有道理!”温菁马上就接过了话茬,“因为除此之外根本就解释不通!”

  “或许,奶奶要引出来的人正是秦虎!”说完这话,她就呆了一呆,看样子,她连自己的话都有点不相信了!

  听二人这么一说,我不由就有些哂然,没好气地道:“你觉得就我奶奶那身子骨还能和那秦虎一比高下?”

  “也对啊,这好像也说不通,照你所说,那秦虎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温菁抠了一下额头,愁眉紧锁。

  “其实,奶奶已经给出了答案!”洪开元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往地上一扔,闷哼了一声,丝毫也听不出他那种获得答案的喜悦之情!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祖母所有看似无意的说法,都指向了蟠龙洞,或者说共工岩!

  莫非这个蟠龙洞里藏有什么秘密?

  当年,祁家遭遇追杀之时,是因为神龙的庇护,才逃脱一劫,而那神龙最后却藏身于蟠龙洞中。

  而且,神龙当年的杀戮和钱东升当年在蟠龙洞里的遭遇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所有的死者皆身首异处!

  想到这里,我忽然就发现,陨石铁的出现和那所谓的神龙好像有种某种看不见的联系!那么,这二者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所有的秘密就真的藏在那蟠龙洞之中?

  就在我不断纠结之时,洪开元忽然冒出一句话:“或许,老祖宗在暗示咱们,要想消灭秦虎,必须得将他引入蟠龙洞!”

  他此言一出,我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难道奶奶她知道那秦虎的底细?

  因为已经相当明显了:只有这个解释是最合理的!

  在四九城被绑架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当时认为我家很可能会步上姬家的后尘!现在仔细一回想,这其中还真的有些问题了!

  姬家之所以被秦虎残害,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秦虎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我家的这个是不是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要是这样的话,我祖母所做的这一切就真如开始所设想的那样:祁家绝对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这个秘密秦虎是绝对知道的!

  照此推算,那我家此刻岂非已经在一个火药桶上面了?!那死人脸秦虎是否已经快到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更乱了,那种不安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心里就像猫抓一样难受!

  我-日,这太他妈乱了!

  “死胖子,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温菁看了我一眼,立刻朝洪开元吼道,估计她是担心我乱了方寸。

  怪胎就是怪胎,我本来已经心乱如麻还焦躁不安的心,经温菁这么一吼,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心道,既然如此,为了我祁家的安全,这次,我就让你秦虎来得去不得!就这么想着,心里就飞快地盘算了一下。

  接着,我冲温洪二人一笑,道:“既然我奶奶不想说出其中的缘由,肯定是有她老人家的理由,所以,我们不必为此再去纠缠!等处理完这件事,我想她老人家自然会告诉我们一些东西。”

  因为心里有了计划,所以我说起这话反而显得极为轻松。更何况,我不是那种遇到事情掉头就跑的性格,多年的习惯使得我总是喜欢迎头而上。

  “本来,我也不想让你俩跟着一起来的,毕竟这事多少有些危险性,但现在估计你们也很难置身事外了!”我叹息了一声,继续道:“秦虎的性格为人我虽然不了解,但通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胡三的供述就不难发现,此人不但行事狠辣,从来都不留把柄给人家,更喜欢赶紧杀绝,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思想上的准备!”

  “有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先得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境地,从最为被动的角度出发。因为人越是处于绝境就越能激发出意想不到的潜能来!”

  “你的意思做最坏的打算!?”洪开元精神一振,立刻就插了一句。

  “什么情况才叫最危险的境地?”温菁有些不解。

  “现在情况不明,我们也只能假设。”我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又悠悠地吐了出来,“我们假设秦虎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对我们也了如指掌,而且,还要假设他现在就在我们的周围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随时都有被他下黑手的可能。这就是最危险的境地了!”

  闻言,温菁不由就缩了一下脖子,下意识地扭头朝周围看了看。

  “老祁,话虽如此,但我们对他是一无所知啊!”洪开元已经没了当初那种不自然的举动,挠了挠头皮,又显出了平常那种憨厚的神态。

  “是狐狸,总会露出它的尾巴来的!”我冷笑了一声。

  “那么,这是该从何处着手?”洪开元将眉头皱成了山。

  “既然这所有的东西都和蟠龙洞有关,那么我们应该就从这里下手!”我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我就将早已成竹在胸的计划,低声和二人讲了一遍。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