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族谱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闻言,我和温菁连忙就凑了过去。

  我家这些族谱都是比较老旧的了,应该是道光年间的修订版,小的时候经常见到,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但现在洪开元手里拿着的这本却让我有些意外:从封皮上粗看时,其颜色、款式、大小,完全一致,几乎和其他谱书一模一样。我之所以感到意外,是因为它只有其他谱书的十分之一厚!

  我正要开口,洪开元却将它直接递了过来:”老祁,你自个儿看吧,虽然我没仔细看,但很明显,这本根本就不能叫族谱!“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族谱还是属于比较老的东西了,所以一般人不是很熟悉。

  族谱又叫家谱、宗谱,不同的地方叫法也不尽相同。一般是以血缘关系为主体,记载了某一个家族的世袭繁衍和一些重要人物的事迹,从侧面反应了一个家族的兴衰,也有点像一段家族的发展史。有些还记载了家族的起源,迁移,人口分布等信息。

  和别的族谱一样,这本的封皮也是土黄色的,右边是以行书注四个大字“祁氏宗谱”,但旁边却没有小注。这与别的族谱就有着明显的区别了。

  因为,我记得非常清楚,其他的那些谱书上都有小注,注明了修谱的时间、世系、房系及册号,唯独这一本上面什么也没有。

  我有些疑惑地翻开了,映入眼帘的首页却并非我预期的那样是文字说明,而是一副画像!

  更为离谱的是,这个画像居然不是版印的,而是手绘的!

  其实,看到是一幅画像我倒不觉得奇怪,因为我家这些族谱以前在清明节的时候也见到过,有些谱书上的扉页确实是有人像的,但那些都是版印的画像。

  而这本却是手绘的!

  画像上的人只有上半身,看年纪应该是个中年人,此人样貌非常儒雅,慈眉善目,国字脸,鼻翼饱满圆润,耳郭很长,嘴上有少许胡须,头带一顶带尾翅的黑帽子,我说不出它的形制和名称。上半身的衣服也是那种普通的古代服装,应该是清代以前的服饰。

  这人给我总体的感觉应该是个比较有修养的文人一类。

  看完这些我还没在意,但等我看到画像上面的字的时候,不由就大吃了一惊:那上面居然写着“恩公董舒公之像”。

  我之所以吃惊不是因为那些字,而是字所表达的内容!

  董舒!!这分明是一个外姓人,怎么会出现在祁氏的谱书之中?!

  然而,更离奇的还在后面,我先粗略地翻了一下,发现整本书说的都是这个姓董的人!

  这就更让我纳闷了:将一个外姓人纳入族谱已经是闻所未闻了,居然还为这个外姓人立传!此举真的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一般来说,家族中的普通人在族谱之中仅会做些简单的记录,如生卒年月、婚姻情况、后人姓名,葬于何地等等,而只有那些曾经为官或者对家族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才有比较详细的记述。

  如果要立传,除非此人史上有名且有不世功名,无论是身份、学识、财富和地位,都得相当出色才有资格被立传!

  那么,这个祁家恩人“董舒”到底做过何等有恩于祁家之事,能获得如此之高的待遇?

  我还发现,这本谱书除了扉页的画像是手绘的之外,里面的内容同样也是以笔录的形式来记述的。

  接着,我又仔细地观察了这本谱书的各种细节,发现它与其他谱书的纸质不同,比其他谱书的纸质明显要好,很像宣纸,因为我对此完全外行,所以也分辨不出,只能从质地颜色来判断。

  虽然封皮的颜色一致,但存在这比较明显的色差!这纸的颜色要比其他谱书要黯淡得多,略显发黄,这就说明,这本谱书在这些谱书修订之前就应该已经存在了。

  也就是说,这本谱书的做成书年代要早于其他谱书!

  而且,就连装订线的材料也不是一样的!这本书用的是丝线,而我见过的其他谱书用的都是麻线!

  如此一来,我的好奇心顿起,就开始仔细地阅读其中的内容。

  看过谱书的人都知道,绝大多数谱书中,文字间无明显的段落之分,再加上全部都是繁体字,很少有人会仔细来读这种东西。我原本也一样不在意这些,但它的另类却深深地勾起了我内心的好奇。

  再看时,那里面的字全部都是以蝇头小楷书写,从字迹上判断,这些字写得遒劲有力,银钩铁画的,看来书写之人应该是位饱学之士。

  我自小受祖父熏陶,对于繁体字都了然于胸,阅读起来也就不难了。唯一令人郁闷的是,这些内容居然没有一个标点,所以要看通其中的意思就显得有些吃力!

  好在这其中的内容不算是很多,虽然这本谱书也有差不多二十来页,但有内容的只有七页,后面的都是空白!心道,大概是因为如果纸张太少就会使书本显得太过单薄的缘故罢!

  我先看了一遍,对里面的描述明白了个大概,为了防止误解,我又看了一遍,终于,彻底看明白了。

  书中说的事发生在明崇祯十五年,因皇帝治理无方,皇权旁落又加上灾祸连绵,以至于天下大乱,匪患猖獗,民不聊生。

  其时,龙庙口这一带正碰上百年不遇的大旱,因此匪患就更加横行了起来,祁家一族也未能幸免!

  一日夜里,盘踞在龙山岭上的盗匪突袭村庄,整个村子都被洗劫一空,连所有的种粮都没给大家留下一颗!最后,这些盗匪还干脆一把火将村子烧成了白地!本来就已经遭受旱灾的族人,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了,几近绝境!

  两天后,有一位远方来的商人途径这里,见众人孤立无援,处境很是凄惨,他非常同情。当时的族长见有远方的客人,非常的热忱,在本来就不多的物资里匀出了一部分来款待客人。

  对此,那商人很是感动,于是主动提出来,他愿意暂时留下来帮助大伙渡过难关!

  族长大喜过望,对其是千恩万谢。

  第二天,这位商人便离开了,说是去准备准备。

  三天后,早已粮尽的族人都纷纷来问族长,那商人回来没有,族长说应该就快回来了。

  果然,那天的傍晚时分,那商人带来了整整一个队伍,不但有四五十个人,还有七八十匹马,马背上全是粮食及物资!

  众人绝处逢生,欣喜的心情自不在话下。

  见董商如此大手笔,族长非常惊讶,于是又问商人,这些物资价值几何,谁知那商人摇头不语。

  也得亏了这位董商,整个祁姓家族得以平安渡过了难关,而周围一些村子,那就惨多了!他们虽然没遭到强盗的洗劫,但因那次天灾,饿死和病死的不计其数!要不是族长因此匀出一些去救急,估计周边的那些村子的情况还会更加严重!

  之后,那商人就吩咐带来的那些人开始帮助族人重建村庄,并告知族长,这些都不需族人动手,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族人中病患极多,不宜劳作!对此,族长感激淋涕,称其为当世之活菩萨!

  接下来的日子里,各类建筑材料自外面源源不断地运进来,同时还有更多的工匠加入,不到三个月,整个村子就完成了重建,族人们都住进了新房!

  那商人不但帮助族人重建了村子,就连宗族的祠堂也被重新建造了一座,只不过所有的建筑都已不在以前的位置上了,格局也略有不同!对此,不但是族长,整个家族无论男女老幼无不对其尊崇万分!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那商人便向族长辞行,说还得继续行商!

  无论族长如何挽留都无济于事,万般无奈之下,族长带着族人恳请商人留下姓名,以便日后相报。这个要求,族长以前也提过,但那商人始终不说。这次,族长带着全族的人对其跪拜恳求,他这才道出姓名!

  原来,商人姓董,单名一个舒字,安徽人,但具体地址他依然不说。之后,他还强调,千万不要想着什么日后报恩的事,因为他也是在梦中受人点化,而成一巨贾。

  那点化之人也是告诫他多行善事,故此,他不希望族人因此而还有什么报恩之念,只说,日后同样多行善事便是最好的报答了等等。见其坚决不受,族长也只得作罢。

  时有族人中有人提出给董商建一生祠,日夜供以香火以保佑董商及其后人,对此,董商同样不准。

  众人劝说了很久,最后,那董商想了想,说既然他自己也是受人点化,若真要感谢,还是感谢那位点化他的那位神仙。商量来商量去,众人最终决定为那位点化董舒的神仙塑一神像供在宗祠之内,并单独使用原本计划供奉祖先的那一座祠堂偏殿作为专用的庙宇!

  对于董商梦中受点化之事,族长很感兴趣,于是便请教他详情。

  但董商告诉族长,说梦中之神乃是上古大神共工,他本是上天安排的水神,乃是天龙幻化而来。那共工在梦中叮嘱董商如何如何,之后便能子孙兴旺,家族繁盛等等!同时还描述了梦中大神共工的模样。

  一听说真正的恩人是龙神,族长大喜过望,他告诉董商,说祁姓一族世代受龙神之庇佑,也算是同宗了,并告诉董商祁家的庇护龙神就在蟠龙洞内修仙,也许这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就注定!

  董商大异,说那龙神也肯定就是共工。

  最后族长与董商合议,觉得那个蟠龙洞的名字有些不妥,干脆,就将蟠龙洞改名为共工岩了!那董商同时还将这新建的街道唤作青龙街,将供奉共工的庙宇称为神龙庙,并留下来待工程完工!

  神像塑好之后,族长又请董商过目,看形象是否准确,董商对结果甚为满意。

  不几日,董商就告辞了,之后便再没回来。

  为了使子孙后代铭记那位董商的恩德,族长还专门为其著谱立传并将其纳入了祁氏宗族的族谱之中!

  看到这里,我不由大吃一惊,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但一时又无法形容,而且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我根本没抓住它,再去想时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了。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