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传说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晚饭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温菁和洪开元的到来,父亲居然将祖父母也请了下来。

  之所以要用“居然”二字,是因为如果没什么大事,二老通常都是请不动的!至于原因,我也问过我老爹,说是二老年纪大了,喜欢清静,其他的就都语焉不详了。

  席间,一家人谈笑风生,倒也其乐融融。

  饭后,祖父早早就回了旧宅,祖母却留了下来,让我们三个陪她唠嗑。

  这是二老多年的习惯,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这样了,从来不会二人同时离开家很长时间,总有一个人先回去!而且,一般情况下,除了我,二老都不爱和年轻人唠嗑,不论是家里的其他人还是别的什么人!

  但今晚好像有些不同,我们三人围坐在祖母身边,她老人家却显得非常高兴,拉着温菁问长问短,很是不舍得,而且,她的兴致好像也很高,这确实是非常难得的。

  自我记事起,村里人都尊祖母为老祖宗,虽然时代已经不同,但她老人家在祁家的威仪却丝毫未减。

  不过,我始终没闹明白,整个村子的人为何如此尊崇祖母。因为在我的眼里,她老人家一直都是最疼爱我的祖母,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家,看不出和别的老人家有什么不同。

  趁着祖母的兴致勃勃的当口,我就拿出那陨石铁问祖母这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

  祖母并没有立刻表态,反应也很平淡,只说问这个做什么。

  我怕祖母担心,就说这东西忒值钱,家里那么多的晚辈,这么贵重的东西却只给了我是不是不太妥当云云。

  令我意外的是祖母并未在意这些东西,却只是问我是如何知道这东西的贵重的。

  无奈之下,我只得将洪开元如何发现,如何找人检测又如何联系买家简略地说了一遍,而对于自己被绑架和发现那些诡异的事情却只字未提。

  祖母听完后并未表示什么,淡然笑道:“说起这东西的来历,还真的有些玄乎!”

  闻言,我连忙给还在一旁闲聊的温洪二人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就围坐在祖母的身边,开始听她给我们讲述。

  原来,这块所谓的陨石铁并非是祁家的东西,而是几百年前在一次事故中留下来的。

  几百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祁家人遭遇了一次仇家的追杀,在那次战斗中,对方全军覆没,而且,所有人皆身首异处,无一例外,场面相当的惨烈。

  而这块所谓的陨石铁就是当年祁家人清理现场时发现的。

  具体的火拼过程祖母并不清楚,说祁家那次能逃过一劫纯粹是得到了神龙的庇佑,因为仇家当时的力量是祁家的几十倍,若非及时出现了一条会隐形的神龙,祁家人绝对逃不过那一劫!

  这块陨石铁是在那些人头目的身上发现的,当时它已经深深地嵌入了那人尸体的肌肉当中,很像是一块烧熔了的铁水掉到了那人的尸体上。在此人的衣服内袋里,还发现了一个和这东西差不多大的一个破洞,破洞的边缘也像是用火烧过的痕迹,看样子它原本是在此人的内衣袋里的。

  听到这里,我就有些疑惑,就问祖母当年祁家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为何遭到对方如此夸张的追杀。

  祖母抚了一下满头的银丝,笑道:“这些东西发生的年头太过久远,其中的内情早已无法证实,都是世代口口相传,哪里还找得出原因、辨得出真假!”

  听到这回答,我三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不过,我却有些怀疑祖母的说法,因为我们三个都清楚,通过检测,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地球上的东西,连中科院的专家都说这是来自外太空的陨石,在进入地球大气层时燃烧之后形成的,怎么可能会是这个结果?

  那么,祖母的说法真的是事实吗?我心里忽然就有些不安了起来。

  坐在我身边的温菁歪着头想了一会,就祖母:“奶奶,那您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吗?”

  祖母慈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叹了叹口气,喃喃道:“要是这世上真有鬼神那就好了!”

  言语之间却是另外一种意味,不知道温洪二人听出来没有,反正我是听出来了。

  正想插话,洪开元却抢了个先:“奶奶,您说的神龙后来怎么样了啊?”

  看了洪开元一眼,祖母呵呵一笑说那神龙消灭那些人之后,便藏入了雷公岭下的蟠龙洞中去了,也正因为如此,当年的祁家族长才决定在这里生根发芽,繁衍生息。因为这样就可以一直得到神龙的庇佑了!

  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心说这个什么蟠龙洞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啊。连忙就问祖母:“奶奶,我只知道雷公岭有个共工岩,哪里有什么蟠龙洞?”

  “共工岩就是蟠龙洞!”祖母转头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共工岩是后来才有的,是为了纪念祁家的一位恩人,这才改了个名字!”

  一听这话,我立马就蒙圈了,这一个问题还没解释清楚,又跑出来另一个!

  “奶奶,您能给我们说说吗?”温菁嘻嘻一笑,立刻就插了一句。

  而此刻,我发现坐在她身边的洪开元的脸色却正变得越来越难看,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祖母有些慈爱地看着温菁,笑道:“丫头,想不到你好奇心这么重啊?!奶奶年纪大了,这些东西记不太清楚喽!”说罢就叹了口气。

  “奶奶,这蟠龙洞既然有神龙盘踞,应该还有一些好玩的故事吧?”

  温菁忽然就露出了那种小女孩子才有的天真,笑着问道。

  见插不上嘴,我有些郁闷,一旁的洪开元依然没有任何表示,不过,他已经恢复了常态,扯了一支烟丢给我,自己也点了一支。

  祖母又看了一眼温菁,眯着眼笑了:“别东西还真记不太清楚了,但有一件事却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三人一听还有下文,立时就都来了兴致,就像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竖起了耳朵准备认真聆听。

  见状,祖母露出了更为慈爱的表情,扫了我们一眼,开始慢慢地描述。

  说起来,这件事也很离谱,发生的具体时间应该是一九四四年八月下旬,用祖母她老人家的话说,就是“三十三年,走日本!”。

  第四次长沙会战以后,薛岳将军到最后还是放弃了长沙,而后来的衡阳会战就更加惨烈,军队损失惨重,但小日本同样没捞到便宜!

  衡阳会战结束后,时不时地就有败兵路过村子,那时村里就开始听到一些风声。等鬼子真的快到了,除了几个胆子稍大一点的年轻人,其余的都躲进了离村子大约六七公里的龙山岭上去了。

  龙山岭是我们那里一条比较高的山脉,岭上丛林密布,山势险峻,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

  估计为了报复前段时间在长沙、常德和衡阳会战时的种种失败,鬼子来了以后,见人就抓,逢屋就烧,总之是无恶不作。一些没来得及逃离的人们都被抓去做了壮丁、挑夫。

  那时,鬼子还有个非常变态的规定,按年龄给挑夫规定重量,比方说四十岁就挑四十斤,七十岁就挑七十斤,这样一来年老体衰的老人哪里受得了这般折磨,通常都是不堪重负,十之八九做了他们刀下的冤魂!

  这让几个留下偷偷查看的小伙子恨得牙痒痒的。

  这几个小伙子是住在村子周边的几户外姓人,因为没住在村子中央,加上本地又没有什么抵抗力量,他们也没担心鬼子会对周边的这些散户人家过于关注,所以几个胆子大一点的年轻人就偷偷地藏了起来。

  为首的是一个叫钱东升的小伙子。

  当晚,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杀掉了一个鬼子兵,接着就遭到了疯狂的搜捕。

  因为四周的村子里都驻有鬼子兵,根本就没机会逃出这个圈子,万般无奈之下,钱东升就带着几个人躲进了祁家族人的禁地——蟠龙洞。

  不过很快,鬼子兵也尾随而至,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去的鬼子兵好像都死在了那里,最后就只有钱东升一人逃了出来。

  据他说,那些鬼子兵都被洞里的妖怪给杀了,而且全部都是身首异处!

  但跟他一起进洞的几个小伙子却都是被小鬼子给杀的,钱东升因为慌不择路掉入了一条暗河这才逃得一命。

  遗憾的是,因为鬼子在进洞之前往洞里扔了很多手雷,钱东升身受重伤,回来的当天便离开了人世。而且,其余的几个小伙子也是因为手雷在洞内爆炸被活活地震死的。

  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就狠狠咬了咬后槽牙,心道,这些个杀千刀的小鬼子,如今后有机会老子绝对会让你们好好喝一壶!

  后来,为了找回那些勇敢的小伙子的遗体,人们就去了蟠龙洞,结果都被吓了个半死。

  就在找到钱东升的那天下午,在长辈们的安排下,村里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就赶到了蟠龙洞,在洞口,他们发现了二十多个鬼子的尸体,无一例外的都是身首异处,整个洞口好似一个修罗场,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洞口四周,场面恐怖至极!

  八月的天气,炎热难当,那些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臭不可闻。

  几个胆子稍大的人,在尸堆里找到了一个冯姓小伙的遗体,大家检查了一下,发现他身上中了好几枪,还有刺刀的痕迹,看样子他在遇难后还被鬼子用刺刀捅过。

  看着这遗体的惨状,几个人忍住悲痛,找了些树枝藤蔓将遗体捆好,把他带了回去。

  由于去的几个人都听过钱东升的叙述,虽然很想进到洞里将其余人的遗体弄出来,但一看这场面,谁都不敢再进去了。

  几个人带着冯姓小伙的遗体回到了村里,和长辈们一说,大家都不敢再有别的想法了。

  祖母说,他们在找回冯姓小伙遗体后的第二天,前面传来消息,鬼子兵又要来了。大家又纷纷躲进了山里,等鬼子兵过去大家才跑了回来。

  但这次回来时,有人发现洞口所有的鬼子兵尸体都不见了。

  那时,湘桂会战刚刚开始,鬼子正在攻打永州,时不时就会有鬼子兵沿铁路线南下。村里的人们已经想出了对策,沿途有人望风,所以总能在他们来之前躲进了山里。自那次以后,村里的人们基本就没再受到鬼子的伤害。

  奇怪的是,那次以后,鬼子兵经过时,再也不会从村子中间的街道通过了,总是匆忙从村后的那条官道快速经过,片刻也不会停留。

  就连他们一贯的作风都变了,以前每经过一个村子都会烧杀掳掠,但从没见到任何一个鬼子去烧我们的村子。

  听祖母说完,三个人都有些迷糊,但想着有些晚了,也不好多问。又随便陪着祖母聊了一会别的,我就将祖母送回了老宅。

  等我回来,却发现洪开元和温菁正将父亲围在一个大木箱前,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不由就有些奇怪,心道这俩货又在折腾什么?

  正疑惑间,就听父亲高兴地道:“找到了,就是这个!”说着就将一本书交给了站在旁边的洪开元。

  走近了,才发现那木箱是我们家装族谱的。

  我更加疑惑了,就问父亲:“爸,您把这东西翻出来干嘛?”

  “哦,刚才小洪问我蟠龙洞为何改名共工岩的事,我记得这事族谱中好像有记载,所以就找出来给他看看。”父亲呵呵一笑,低头将木箱盖上,拖回了屋里。

  这箱子我见过很多次,每年清明节都会拿出来,因为家族庞大,房系众多,为了防止在祭祖的过程中出现遗漏,都会按照族谱上的房系进行安排和分派,所以每年的清明都会用到族谱。

  就在这时,就听洪开元在喃喃道:“好奇怪的族谱!?”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