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神龙庙里供着共工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到机场时,已经快凌晨一点了,看样子除了红眼航班我们别无选择!

  候机厅内,人并不多,大部分的椅子都是空着的,三人找了相对比较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一落座,就见洪开元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在盯着我,我知道,他是想问我对那个胡三到底做了什么。

  考虑到当时出租车司机在场,所以在车上我没有任何表示,除了自己那一副仿佛见了鬼的表情!

  这时,温菁也望了过来,无奈之下,我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给二人描述了一遍。

  等我讲完,洪开元的脸色已然变得铁青,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而温菁的眼睛则直直地盯着对面的广告箱,目光呆滞。

  见状,我只得暗叹了一声,又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半晌,我才睁开了眼睛,刚想开口,却发现洪开元和温菁正看着我,不过二人都是一副肃穆的神情,一脸的凝重!

  “老祁,这事非常严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这副神态和往日截然不同,我从没见过他这么一本正经地表过态。“这事因我而起,而且,咱仨都是至交,现在让谁置身事外都不太可能!”

  “所以,稳妥起见,咱们应该直接奔你老家!”

  洪开元最后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了这句话。

  三个人极为默契地对望了一眼,一起走向了航空公司的服务台。

  ……………………………………………………

  当天,中午时分,三个人就到了我的老家。

  对于我的忽然回家父母有些意外,不过见我带了温菁回来,不但高兴,更是热情万分。显然,他们是将温菁当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趁着父母忙活的空档,洪开元就问我关于那陨石铁在村子里还有没有与之相关的传说。

  想了半天,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村子里除了曾经有一座奇怪的庙之外,并没有其他与众不同的地方。而且,这座庙除了地基,现在也已经基本消失了。

  本来,洪开元见我摇头时就已经有些灰心了,但听我说到有座奇怪的庙,立刻又来了兴致,连忙追问这庙的奇怪之处。

  我告诉他,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这座庙和其他地方的庙宇都不同。

  首先是它的地理位置。

  一般的庙宇都修建在比较僻静的深山之中或者是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而它,却偏偏建在我们村子的村口,人口之稠密和菜市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更谈不上是什么佛门清静之地!

  其次是名称。它虽然名为神龙庙,但庙里供的却并不是龙王爷或者是其他人们熟悉的神仙菩萨,倒好像是一个妖怪。

  这些东西,我虽然未曾亲见,但却都听祖母说起过。

  她当年被送到我曾祖父家做童养媳的那会儿,因为还很小,经常在庙里玩耍,曾见过那庙里的泥塑。说那塑像非常之大,至少有五六米高,整个庙里除了这尊泥塑什么也没有,更看不到有什么和尚、高僧在此住持。

  那座古怪的泥塑,看形貌,它既非佛门众神,也非道家仙人,根本就不像平常庙宇里所供的菩萨神仙!

  它有着红色的头发,样貌狰狞,脑袋奇大无比,右手执一把大斧头,左手那时就已经不见了!更为诡异的是它的下半身还是一条蛇尾!

  所以,祖母那是说那泥塑非但不像神仙,却倒像个妖怪!

  见我说得离谱,洪开元很快就有些兴味索然,只有温菁却一直在皱着眉,好像在想什么问题。

  “老祁,这些个东西和我们所要调查的东西好像扯不上关系吧?”洪开元显然已经没了了耐性,“还有没有别东西了?”

  “我想到庙里供的是谁了!”一直都在沉思的温菁忽然就叫了出来,她这动静有点大,将我和洪开元吓了一大跳,接着二人便同时一头黑线地望向她。

  温菁也不理会,继续道:“在远古的传说中,有一位大神就是人面、赤发,蛇身,你们猜到是谁了吗?”

  “这我知道!你的意思是神龙庙里供着的是共工?”洪开元皱了皱眉,一脸的狐疑。

  温菁点点,又接口道:“这上古神话中,共工是水神,一说是他一向和火神祝融不合,二人经常争斗,正可谓水火不容,后来,共工战败,怒触不周山;一说是他和颛顼为争夺统治权而发起过战争,而颛顼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闻言,我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接口道:“这些不过是上古神话,出自于一些类似于《山海经》一类的古籍,其真实性无法考究,而且史书上并无此记载!”

  温菁一听就不太乐意了,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说你呆还不信,就算史书上有记载,也不一定就是事实啊!发生在过去的事,谁知道呀?”

  “丫头妹子说得不错,很多正史也不是完全就正确,而绝大多数时候,真正的历史反而就藏在某些民间的神话传说之中了!”洪开元也附和了一句。

  想了一想,我又道:“其实远古时候是不是真发生过什么事我倒不在意,我关心的是,为何我们村子里会有一座专门供奉共工的庙宇?而且,这庙宇位置如此之怪异,先人们到底为了何事而供奉他?据我所知,全国各地几乎没有专门供奉共工的寺庙啊!”

  “也有人说,其实共工是因为治水有功才会被尊为水神的,会不会是因为他治水有功才会被供奉起来的。但各种说法太过纷杂,无法判断。”温菁接道。

  “但共工在传说中是在中原一带,应该是黄河流域附近,不应该出现在湖南啊?!”洪开元皱起了眉。

  我笑了笑,又将话接了过来:“其实,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就是在中原一带,现在很多地方都不是原住民,绝大部分都是迁徙而来的。”

  洪开元沉吟了半晌,这才对我道:“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说你们祁姓一族自山西迁徙而来,迁徙到这里的时间至少超过一千五百多年了。很明显,这座庙宇就是你们祁姓一族建立起来的,因为这村子及附近的几个村子均以祁姓居多,且各分枝都极其繁盛。”

  “而祁姓一般情况下的说法是源于姬姓,应为黄帝后裔,若非意外,黄帝时期的老百姓是比较崇拜共工的,而且也是被允许的。因此,我觉得上古传说中的颛顼和共工之战应该没有发生过,否则同样作为黄帝后裔的颛顼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的子民来供奉共工的。”

  “照你这么说,那个什么共工和祝融之战真正发生过的可能性要大上许多了?”温菁若有所思。

  见二人越说越是离题万里,我就不动声色地将话全部给接了过来:“我看,这些比较久远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去纠结了,现在N多的专家学者都没能给出个准确答案,就凭咱仨,估计也弄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更何况,无论是正史、野史,还是民间传说,所有被记录下来的信息,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与当时相关的东西,但都不一定完全正确,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证据,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所在!”

  “而且,在没有文字的年代,所有的东西都是口口相传,传得久了,多了,最后呈现在后人面前的可能根本就是两码事!所以,对于那些发生在过去的事情,我们都应该持怀疑态度!”

  洪开元和温菁对望一眼,都没出声,又同时望向我。

  我慢条斯理地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自顾自点上,吸了一口后,悠悠地道:“其实你们也不用那么沮丧!还记得白猫黑猫的故事吧,道理很简单,无论当初是什么猫,也无论怎么在传说中变味,我们只要抓住核心的问题即可!”

  “别卖关子!”温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她的性子直而且急,最见不得别人和她拐弯抹角的,所以当时对我的表现就极为不满。

  我知道温菁发飙的后果,于是赶紧陪笑道:“白猫变黑猫,颜色和过程变了,但说的始终还是猫啊!”

  二人立时都作恍然大悟状。

  “老祁的话太他妈有道理了,人类从最初的认知开始,到语言、文字逐渐产生,后来脑力也随之慢慢变强、开化,但所有出现在意-识-形-态中的东西都应该源自于他们的所见所闻,虽然会有些变化,但应该都有出处,例如远古时候人类创造的图腾等东西都源自大自然一样,凭空捏造的东西应该不多!”

  “直到后来,随着人类智慧的不断提高增强,思维空间就变得无限大了,由此开始,人们就有了凭空捏造某些东西的可能。最直接的表现,就像我们平常的谎话一样!”

  洪开元侃侃而谈,我和温菁对他的此番言论是相当的佩服。

  不由我就来了句:“你这博士还真他妈不是吹出来的!”

  温菁倒没在意我的话,瞪大了双眼,道:“胖子,照你这么一说,那些发生在远古时候的事情到很可能真的发生过?”

  “宾果!我就说具有咱们高贵优良的皇家血统的人比较聪明吧,不愧是朕的皇妹,不像某些人就知道消遣人!”洪开元对温菁竖起了大拇哥,同时又白了我一眼。

  我懒得理会,就笑了笑,道:“但你们不觉得跑题了吗?”

  二人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我觉得这其中不应该纠结共工怎么怎么地,而是这庙里明明供着共工,却为何叫做神龙庙?!”我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了出来。

  “共工是水神,说他是龙神也能解释得通啊!”洪开元斜了我一眼。

  “你俩都别争,晚上咱们一起问问叔叔阿姨或者爷爷奶奶不就明白了?!”温菁见我二人抬杠,很是不满。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