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不是人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就在胡三开门迈出的一刹那,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右手一把就箍住了他的脖子,同时左手的半截酒瓶就对准了他左侧脖子的大动脉。

  胡三个子本来就比我矮上半个头,我这一箍正好将他箍了个结实。

  “你要是敢动一下,老子让你立刻去见马克思!”

  我低声喝道,左手上那半截酒瓶最锋利的部位已经刺破了胡三的皮肤。

  我知道,论身手,我可能不是这老王八的对手,但我有个很大的优势,就是我年轻,蛮劲足,这一箍,一刺,不敢说能吓住胡三,但至少可以让他反应不及。

  “这…这位爷…有…有话好…好说…”胡三被我箍得有点难窒息,却不敢挣扎。

  但我并未放松,反而加大了手劲,直箍得他出气多进气少,身子开始软瘫,才稍稍放松了点,然后又将他推进了驾驶室。

  此刻的胡三分明已经接近缺氧的半昏迷状态了。

  接着,我以极快的速度解下了他的皮带,将他的双手牢牢地绑在了方向盘上,这才不慌不忙地拎着半截酒瓶绕到了副驾驶。坐好之后又将左侧的车窗留了一条缝隙,然后锁紧了车门。

  看着胡三还是有些恍惚,我左右开弓,狠狠地扇了他十几个耳光,直打得手发麻才住手。

  估计巴掌的作用很好,胡三终于缓过了劲来。

  一看是我,胡三那已经浮肿的金鱼眼里立刻就显出了一丝怨毒的神色。

  见状,我一声不吭,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鼻梁上,顿时鼻血直流。

  但这老家伙好像还不认输,阴狠的眼神丝毫也不退让,形同厉鬼般破口大骂道:“艹-你-祖-宗,你小子居然敢来阴的,老子让你出不了四九城!”

  他的神色确实很有点声色俱厉的味道,估计平常飞扬跋扈惯了。

  见他这副鸟样,又想起自己被他狠扁的情景,我顾不得手上有伤,连着又是一顿猛K,直打得他开口求饶,才停止了动作。

  “三爷,现在您知道后果了吧?!”我淡淡一笑,“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那胡三见我下手特狠,一点余地都不留,眼里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迟钝地点了点头。

  此刻,他的脸上犹如开了染铺,鼻涕、口水和血水到处都是,早已被我打成了满堂彩!

  我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道:“现在,您知道‘苍耳’是什么意思了吗?!”

  胡三咳嗽了几声,又吐了几口血水,里面居然还带了两颗牙!

  我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转脸看向车外,发现车头的灯依然亮着,那辆三轮已经完全变形了。

  深吸了一口气后,我又卯足了劲,忽然转身,一拳狠狠地就打在了胡三的右腰上。

  打完后,我并不去看他,好整以暇地将车子熄了火,拔掉了钥匙。

  我这一拳几乎是用了全力,胡三的身子立刻就像虾米一般弓了起来。

  但我觉得还不解气,接着又狠揍了七八拳,直到我自己都没劲了,这才甩了甩手,叹道:“他妈原来打人,自己的手也会疼啊!”

  接着,马上又恶狠狠地盯着他:“给老子记住喽,别说是这四九城,就算你他妈躲进五角大楼,如果惹毛了老子,老子照样活剥了你!!!”

  此刻的胡三,早已没了初时的锐气,眼里尽是哀求之色,嘴里含混不清地道:“祁…祁…老弟,祁爷,有话好好说,有…有话好好说!”

  我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一挑眉,道:“现在想起来了?”说着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小腹上。

  这回,胡三再也没忍住,哇的一声,就吐了他自己一身,整个驾驶台、方向盘上到处都是呕吐物!顿时,驾驶室就弥漫着一股酸浓烈的臭味,极为难闻,几乎让我也吐了!

  那味儿实在太大,我只好打开了车门,出去点了一支烟,抽了好几口后才再次坐回了副驾驶。

  我左手夹着烟,右手握着那半截酒瓶,冲胡三一笑,道:“缓过来没?”

  那胡三苦着脸看了我一眼,咳嗽了几声,又深吸了几口气,有气无力地道:“祁爷,我也是被逼的啊!”

  “是吗?”我斜着眼瞄了他一眼,胡三马上就紧张地缩了一下身子。看来,这回他确实有点怕我了。

  “说罢,怎么个被逼法?”我用夹着烟的左手抠了一下鼻子,笑道。

  “都是那秦虎,如果不按他吩咐去做,我会死得很难看!”

  胡三说这话时,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种极为恐惧之色,这神情是装不出来的,可见这老小子对死人脸秦虎是相当的畏惧!

  见状,我舒展了一下身骨,又将脖子活动了一下,懒洋洋地道:“最好一次性说清楚,详细点,我没那么好的耐性听你瞎扯淡。若让我看出半点毛病,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还打了个大大呵欠。

  我知道,现在已经做足了功课,此刻的胡三绝对不敢乱说半个字,因为从他一开始被我逮住,他一直都摸不透我在想什么,而且,我所有看似无聊的举动,已经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力,再加上我下手特狠,又是独自一人来暗算他,到现在为止,绝对已经起作用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看心理方面书籍,所以我知道,人在特定的环境里,一旦无法预料到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情况时,那种心理会极为脆弱,稍有压力就会完全崩溃。

  现在,对于胡三的表现,我相当的满意。

  我将双脚放在了驾驶台上,左手换右手,酒瓶和烟调了个位置,又将座椅调成比较舒服的姿势,开始听胡三的供述。

  原来,那个死人脸名叫秦虎,他其实并不是胡三的老板或上司!他和胡三的关系也谈不上是雇佣关系,而是胁迫!不过,那只是一开始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胡三就变成了秦虎事实上的打手和帮凶。

  大约在一年前的一天,秦虎来到聚灵苑说自己收集了很多陨石,想托他代卖,而且他的要价很低,胡三也因此得了不少的好处。一来二去,二人就混熟了。

  随着日子的推移,胡三从秦虎那里获得的东西越来越昂贵,差价也越来越大,所以胡三的贪欲也日益膨胀起来!碰上这么一个财神爷,他自然不肯轻易放手。

  直到有一天,秦虎说自己有一件价值超过千万的罕有陨石被一个姓姬的人给夺走了,如果胡三能帮他夺回来的话,所得二人平分!

  贪得无厌的胡三,见有如此发财的机会,怎肯放过,当下,他们就制订了一套详细的计划,准备去抢回秦虎的东西。

  据秦虎说,这件东西原本就是他祖上之物,因为偶然的机会得到的,因为是天外之物,秦虎的先祖将其视为至宝,并代代相传。

  而秦家喜欢收集陨石的传统也因此就产生了。

  到了明末,不知怎么的,这东西被姬家人得知,他们便从秦家人手里抢走了这个东西,而且,在得到这东西之后,整个姬家在一夜之间忽然就各奔东西,不知所踪了!

  秦家人痛失传家之宝后,一直不遗余力地查找姬家人的下落,但始终都没有消息。

  但他们并未就此放弃,而将此事作为组训,要求后人不遗余力地将它找回来。

  到了秦虎这一代,通过先辈们的描述,他发现这东西非常罕有,而且价值高昂,所以秦虎就更加留意了。

  几年前,秦虎终于发现了姬家人的下落,并最终找到了他们的落脚点。但由于年代太多久远,加上姬家人早已开枝散叶,整个家族又散落在全国各地,秦虎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那东西到底现在哪一个姬家人的手里,因为人丁单薄,秦虎家里并没有别的亲人,这才想到和胡三合作!

  随着调查的深入,胡三发现,这姬家原本是个很大的家族,其祖上还是西周王朝的后裔,历代都是豪门,以前聚居在东北,明末之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姬家确实在一夜之间将全族人都分散到了全国各地并隐姓埋名。

  但调查到最后时,结果却显示,真相并非是秦虎所说的那样!

  那东西本就属于姬家祖传之物,而且自西周以前就开始代代相传的了!

  更令胡三没有想到的是,在调查的过程中,秦虎根本就不按计划行事,竟然将所抓到的姬家人全杀了。

  按照计划,本来只要抓人,然后逼其说出东西的下落就可以了,但每次逼供完毕后,秦虎都让胡三将其毁尸灭迹。

  然而,此时的胡三早已是利欲熏心,根本就不管真假,依然跟着秦虎继续着他们的计划。

  后来,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胡三终于开始害怕了,他虽然贪但毕竟还没想过要杀人,而且还杀了那么多!

  因此,他就开始想着退出行动,但秦虎就劝他说,已经排除完了,只剩最后一家了!

  最后还威胁说,这杀人的事都是胡三干的,这时候收手已经来不及了云云。

  此时的胡三已经没了退路,最后只得答应,心想干完最后一次也就算了,再说了万一真的找到那东西,后半生就不用愁了,大不了从此隐姓埋名。

  那天,他们抓住的是一个小伙子,大约二十三四岁,好像是姬家当家人的儿子,几番逼问之后,依然没有得到答案!

  胡三很是沮丧,心道这秦虎是不是在忽悠自己帮他杀人,因此就开始暗暗生疑,做事也没那么卖力了。

  所以,待秦虎再次让他杀死那小伙子的时候,胡三死活不干了。

  那秦虎倒也不逼他,就当着胡三的面,直接杀了那个小伙子。而且,他杀人的办法让胡三至今难忘!

  说道这里,胡三吐了一口血沫子,又干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惊恐地道:“那秦虎,他不是人!”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