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这人从来就不记仇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东西丢了就丢了吧,你人没事就好!”

  温菁已经做完了手上的事,轻声道:“咱们不闹成吗,明天就回去!”

  “其实我也不想,钱是小事!若那死人脸说的是真的,我是担心他们真的会对我家人不利!”我叹了口气。“所以离开这里之前,我必须查清楚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温菁在我对面坐了下来,默默地看了我一眼,也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洪开元回来了,带回了两个烟雾弹,说人店里就剩这两个了。又说花了五百块买了一台收废品的三轮车,就放在下面。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我就走到窗户边掀开窗帘看了看街上。

  此刻,街上已经冷清了很多,人车都已经非常的稀少了!

  回到桌前,我打开了温菁放在桌上的手机,搜了一下,发现离聚灵苑四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消防中队,回头就对洪开元道:“还记得昨天胡三的车是从哪边过来的吧?”

  洪开元点点头说东边,有些狐疑地道:“老祁,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想干嘛?!差不多五十万,就这么打水漂了?!”我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道:“那可是我的媳妇本!再说,长这么大,老子还是头一次吃种亏!你觉得我想干嘛?”

  “但你想过没有,这是在他们的地面上,而且,胡三背后的那个人深不可测!”洪开元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如果此人真的不是在向你表演魔术,你觉得自己能有机会?”

  “你觉得我想这样吗?”瞟了他一眼后,我冷笑了一声:“先不管那是不是真的魔术,就冲他说过的话,你觉得我有没有这个必要?”

  洪开元沉默了。

  “如果那人真有那么厉害,咱们这回再回头去找他们是不是太鲁莽了点?”温菁秀眉紧蹙。

  “在没有把握之前,老虎的胡须我暂时不会去揪的!”我淡然一笑,“但狐狸却是非打不可了!”

  洪开元没再理会我,他拿着那个匕首“做”的“果然多”出神。

  半晌,他又走到了窗户边,又拨开窗帘朝外看了看,回头看了我一眼,就问我具体打算怎么做。

  因为温菁在场,我不想她也跟着卷进来,就假意说,首先得找回那陨石铁,那玩意儿可是我祖母给我娶媳妇儿的本钱,要是没了这辈子不得打光棍啊,肯定得拿回来。然后再查清胡三和那个死人脸之间的关系和绑架我的根本原因。

  温菁一听马上就变脸了,接着就开始骂人,说你脑子进水了,才刚跑出来,又去作死。

  很显然,她非常恼火,最后干脆直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

  我充耳不闻,任她发飙。

  见我油盐不进,温菁终于停了下来,开始改变策略。

  “对于这种人咱们就别记仇了!东西丢了就算了,没钱就未必娶不到媳妇儿呀?”温菁终于放缓了语气,柔声道。“你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

  “我这人从来都不记仇的!”我扭过头冲她一呲牙。

  闻言,温菁拊掌而笑。

  我转回头,轻叹了一声,淡淡地道:“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此话一出,气得温菁几乎当场就背过气去。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将嘴巴一鼓,转过了身子,不再看我,看样子是气坏了。

  但我此刻的心思根本就没在她那儿。

  我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其实,撇开这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但若是牵涉到自己家人的安危,估计这世上就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了!

  想着那个仿佛来自地狱的死人脸,就为了那么一块铁疙瘩居然说要杀我全家,日-你-祖宗,这次老子要不查清楚原因,就真他妈捅破天了。

  再说了,那块铁疙瘩价值那么高,我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按自己目前的收入,至少少奋斗十年八年没问题。更何况,这玩意是祖母留给我娶媳妇儿的,难不成真打光棍。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又扭头看了一眼温菁,心想要是能娶到这丫头该多好!

  又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一刻了。

  想着聚灵苑九点半就会打烊,就对洪开元道:“胖子,你先和丫头把行李准备好,到楼下大堂等着!我出去转转就回来,咱们赶凌晨的航班。”

  接着,我也不管二人有什么反应,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套上羽绒服,又从桌上拿走了洪开元买回来的烟雾弹,径自开门去了。

  街上,或许是有些晚了,也或许天气有点冷,几乎看不到几个人,除了偶尔经过的出租车,私家车都很少看到。

  一阵风刮过,我更加冷静了。

  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随即我就将羽绒服整个拉链拉到了头,又将帽子扯起来连额头都遮住了。

  此刻,从正面看的话,我就只剩两只眼睛露在了外面。

  然后我将双手插在兜里,朝不远处的聚灵苑走了过去。

  聚灵苑里此时只有两女一男,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下班了。

  我不慌不忙地走到门口,见那三人正低头忙活,就掏出了烟雾弹,拔掉了保险瞅准了往地上一滚。那烟雾弹就直接滚到了店内展览柜的底下去了,然后我就猛地大喊:“毒气弹,快跑!”

  接着直接转身快速离开,估计那三人连我的背影都没看到。

  离开聚灵苑,我先是拐进了一条最近的一条胡同,发现那里面居然没有路灯。

  转过几条胡同后,我又钻进了一条四通八达的小巷子,将羽绒服给脱了用袋子装好,接着又继续沿着街道阴暗的角落里走了一段距离后,就拦了一辆的士,直接返回,在距离聚灵苑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下了车,悠哉悠哉地往酒店走了过去。

  此时,距离我扔烟雾弹的时间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聚灵苑的门口已经停了两台消防车,一众人等正在处理善后,店内已是浓烟滚滚,那些消防员带着防毒面具站在门口往店内喷水。

  我丝毫也没在意,自顾自就进了酒店大堂。

  刚一进门,就看到温菁和洪开元正在和服务员交涉。

  见我回来,温菁连忙跑了过来,问我刚才跑哪里去了,我笑笑说随便逛了一下。

  “你没干什么坏事吧?”

  估计她觉得我笑得有点不怀好意,又低声追问了一句,“对面那聚灵苑好像失火了,是不是你干的?”

  “你看我全身上下,哪有一点像纵火犯的样子?”我嘿嘿一笑,“怎么样,退房手续都好了吗?”

  “胖子在和她们讨价还价,意思让少扣一点!”温菁有些郁闷地道。

  我一听就火了,心道,这死胖子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啥时候了吗?

  走到洪开元身后,我直接就给了他屁股一脚:“讨价还价也得看时间,一会儿就赶不上火车了!”

  我特地在“火车”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洪开元转身冲我眨了眨眼睛,低声道:“就等你这句话了!”

  说罢回头就告诉那服务员,说就按她们说的办。

  出了酒店,三个人就直奔洪开元放三轮车的地方。

  这死胖子还真有一套,将那破旧的三轮直接锁在酒店侧边一条路上的防撞栏杆上。

  那里没有灯,看样子平常经过的人也不多。

  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让温菁和洪开元等在这里,叫好出租车,多给司机加点钱,在这里等我。然后就蹬上三轮车,赶往胡三到店里的必经之路。

  昨天和胡三见面的时候,他让我们等了很久,当时店员说他在家里,足足让我们等了四十分钟,这个时间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对时间非常敏感,而且也最讨厌不守时的人!

  经过一家小店的时候,我又买了两瓶白酒,塞进了兜里,接着蹬着三轮继续往前去。

  大约骑了五分钟,我在一段路灯坏了的路边停了下来,又仔细看了看四周,发现周边也没什么监控设备,就找了个比较阴暗的地方坐了下来。

  接着,我掏出一瓶白酒,直接敲碎了。

  这是一种六十五度的高度白酒,瓶子一碎,酒香四溢,但那刺鼻的酒精味道比较难受,这主要还是因为我不会喝酒。

  准备好了一切之后,我就点了一支烟,盯着胡三的来路。

  这条路限速30公里,我想这老小子也不会快到哪里去。

  就在我准备点第二支烟的时候,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一辆车开了过来,车速确实也不快。

  看车灯我就知道,那是一辆路虎,而胡三的座驾也是路虎,应该是他!

  我立刻就站起身来,隐入了路边的一棵大树的后面,又侧身将三轮准备好等着那车的到来。

  眼看着那车还有大约十来米的时候,我瞅准机会,用力猛地一推,就将三轮给推了出去。

  只听哐当一声,那路虎就和三轮车撞在了一起!

  但我一点儿也不着急,从容地从地上捡起那半截酒瓶,直接就从车后绕了过去。

  因为我知道,胡三从撞车到反应停车再下车需要至少十几秒的时间,这足够我从车后面绕到驾驶室的位置了。

  经过车尾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了骂骂咧咧的声音,车门正在打开,一个人正准备下车,正是胡三!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