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惊变

  • 小说:天机之神局
  • 作者:木野狐
  • 更新时间:2016-07-11

卧——槽——!我心里不由就惊叹了一句,还有这种魔术!?

  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那匕首就停在我的鼻尖处,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除非我脑子秀逗了,或者我还在梦游!

  很快,那匕首就卷到了刀柄处,然后,我就看到那塑料的手柄竟然开始慢慢开裂,而金属的刀身依然还在继续向后卷动!

  接着,那手柄上塑料外壳就完全裂开,但却不是爆裂,而是碎裂,纷纷地往地下掉落。

  最后,那匕首就变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非常不好描述,如果非得让我形容的话,它此刻的样子很像小孩子平常爱吃的一种零食——“果然多”果卷!!

  我看得目瞪口呆,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只要你说出那东西的来历,或许我会改变主意!”

  死人脸用蛇一般的眼睛盯着我,那没有表情的脸就显得更加的狰狞起来,我心里又开始发毛。

  长这么大,我何曾见过如此诡异之事?

  如果是魔术,那么这死人脸还真的是一个手段非常高明的魔术师了!

  如果这不是魔术的话,这哪里是人能干得出来的?莫非面前这个死人脸本来就不是人?

  我的脑子开始快速转动。

  虽然不懂魔术,但我知道,魔术师在开始表演之前都会有充分的准备,而且都会用到很多的道具。通常情况下,他们都会将一些破绽采用很巧妙的方法进行遮掩,比如观众的视角,灯光,或者用别的更为吸引注意力的东西转移视线。

  记得,刚醒来的时候,因为想逃跑,我曾特地观察过天花板,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垂吊东西的细线,可眼前这匕首却是实实在在地飞起来了。

  这死人脸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让一把匕首在眼皮子底下变成那个鬼样子,还真不是幻术所能做得到的!

  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

  想着,就偷偷地咬了一下舌头,日,生疼!

  终于,我有了自己的结论,这并非是自己的幻觉,也不是什么魔术,而是一种异能!!

  虽然,我不信什么鬼神,但对于一些奇怪又不能解释的现象却从来不排斥,认为那些现象之所以无法解释是因为我们自身认知的局限性所造成的!

  所以,也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并非都是非是即否那么简单。

  也正因为如此,我对自然界很多的不解之谜相当的痴迷,几乎到了一种忘乎所以的程度!

  而且,我之所以胆大,究其根源也在于此。

  当然,这不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而是一种对大自然敬畏的情怀!

  但对于刚才这种不能理解的事,毕竟也是头一回亲眼得见,而且还如此的夸张!

  此刻,人类与生俱来的那种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开始在我心里蔓延开来,没来由地就打了个寒颤,然后就只觉一股寒意自脚底慢慢向全身散了开去!

  下意识地,我又抬头看向死人脸。

  谁知,这一看不要紧,我立时就吓了个魂飞魄散,心脏都差点从口里飞了出去:我的个姥姥!!

  刹那间,只觉得的裆部一热,裤子就全湿了!

  因为,我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东西!!!

  只见,死人脸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部正在开始扭曲,好像有什么东西扯住了面部的上下端,在用力拉扯!

  那惨白的脸有如一张被摊平的面团,正在慢慢的拉伸,变长,与此同时,那已经变形的嘴里上下各长了出两对白森森的獠牙来,眼睛部位已经变成了两个巨大的黑窟窿,正变得越来越狰狞!

  这哪里还是人,分明就是一个来自阎罗殿的恶鬼!!

  刹那间,我只觉头皮一麻,汗毛倒立,浑身立刻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哇呀一声怪叫,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再也不敢去看那死人脸了!

  我虽然胆大,但那都是对于一些我们已知的事物,而对于那些未知的东西,和一般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良久,我依然被那种无形的恐惧所包围,直到我再次听到那死人脸冰冷的声音:

  “怎么样,你的骨头和这匕首相比,你觉得谁更硬一些?”

  对我而言,他此刻的声音就好似来自地狱,是阎王爷的催命咒,显得鬼气森森!

  我早已心胆俱裂,除了低头闭眼,哪里还说的出话来!

  “这东西就送给你了,拿着!”

  死人脸那阴沉而冰冷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闻言,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又打了冷颤,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心里直念鸭米豆腐,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过了一会,却并未有什么意外发生,我有些意外,就偷偷地用眼角余光看了那死人脸一眼,却发现他脸上一点变化也没有,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难道刚才的事又是幻觉?我心里不由就开始犯嘀咕。

  此刻,就见那匕首做的“果然多”就径直飞到了我的手边。

  我有些惊魂未定地看了死人脸一眼后,如同木偶搬地伸出手接住了那“果然多”!

  “想好怎么说了吗?”死人脸那蛇一般的眼睛依旧在盯着我,阴冷的吓人。

  这一刻,我已然是灵魂出窍,哪里还敢再看他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畏畏缩缩地点了点头。

  那死人脸嘴角一动,大概又想开口继续说话。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急促的敲门声,动静很大。

  我猛然一惊,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一下子将我已经离体的魂魄给拉了回来,我的神志也在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一错神的功夫,就听死人脸闷哼了一声,有些不耐烦地道:“进来!”

  门开了,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胡三,跟在他后面的,是个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

  此人眉清目秀,一身黑衣,身材修长,显得非常的酷帅,只是皮肤有些黯淡,如果不是脸色木然,缺少了一些年轻人的朝气外加有些萎靡的话,还真是个花样美少年!

  “外面来了一伙不明身份的人,人数还不少!”那美少年好像也很畏惧那中年人,和胡三一起,畏畏缩缩地走到中年人面前站定。

  “不明身份?!”中年人皱起了眉头,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疑虑。“你俩看着他,我去看看!”说罢转身就朝门外走了出去。

  就在死人脸离开的一刹那,我忽然发现,他站过的地方有一滩类似粘液一样的东西,巴掌大小,发出一种非常怪异的腥臭味,有点像我小时候扒开蛇窝时闻到的那种味道,非常的浓,因为我坐在地上,离那滩粘液状的东西很近,那味道几乎可以遮掩我身上的尿臊味!

  稍一凝神,忽然想起死人脸在我耳边说话时,他身上所发出来正是这种味道,之所以一时没能判断,应该是他身上的香水味掩盖了这种腥臭!

  “三爷,这小子都说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那美少年朝我看了一眼,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他这一眼,看得我心里直突突,难道这小子也是来拿我撒气的?

  走了个白无常,不会又来个黑无常吧!?

  那胡三白了美少年一眼,冷着脸道:“这是你应该打听的吗?”

  说罢,他没再理会那美少年,径直就走到了我的跟前。

  随即,就见他鼻子一动,就用手在面前扇了几扇,立刻就发出一声怪笑:“哟嗬,尿裤子了啊!哈哈,爷还以为你真特么很有种,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

  和常人不同,很多人都说我是个怪胎,因为我越是碰到什么激烈的事情,头脑冷静得越快。

  虽然还有些惊魂未定,但此刻的思维却异常清晰:看来,这胡三知道那死人脸会对我做什么!

  胡三的话音未落,却看到他身后的那美少年忽然动了。

  就见他脸色一变,眼神顷刻间就变得极为凶狠,那分明是一种仇恨的目光。

  那美少年右手一挥,一拳直接就朝胡三的脑袋狠狠打了过去,速度极快。

  我心里一惊,卧槽,这他妈又是哪一出?

  不过心里却在暗爽,不管这人是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以后怎么样以后再说,所以当时我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就静等着看胡三挨揍。

  谁知,那胡三好似早有准备,忽然以极快的速度掠到了我的右边,躲过了美少年的一击,随即就冷笑道:“我早就怀疑你小子有问题!”

  见胡三躲过,美少年去势不停,一脚直接就扫向了胡三的下盘。

  那胡三灵巧的一闪,又轻松躲过,同时转守为攻,一记右钩拳直接就朝美少年挥了过去,看他挥拳的姿势,就知道力道极大,要是挨上一记,估计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可那美少年应该也不是易与之辈,只见他身子往后一退,腰肢一扭,一个侧身,非常轻松地躲过了胡三的拳头。

  而且,姿态婀娜已极,好似一位美女在翩翩起舞。

  二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很快就缠斗在一起!

  与此同时,窗外也传来了打斗之声。

  这时,我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一见这种情况,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刚醒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房间里的情形,从门口走,门后还不知大是啥情况,出去纯粹就是找死,窗户外边虽然有人把守,但空间大,逃跑的方向也多,所以心里当时就计划了一下逃跑的方案。

  时不可失机不再来,当下我就不再理会胡三二人的缠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窗户边。

  那窗户本来就很矮,我左手一撑窗台,一发力,就跃到了窗外。

  外面早已经乱成了一团,好几伙人正在捉对缠斗。

  我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更不敢多看,寻了个缝隙,瞅准了方向,撒开脚丫子狂奔了起来!

  • # # # # # # #